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围炉夜话(2)
    几人进到里面的一间屋子,没有窗户,堆放着一些杂物,好像是个储物间。

    艾哈德穿着一身西方式的长袍,随手在墙壁上一按,地板忽然裂开,又往下延伸出一段台阶。

    “请吧!”

    他带着五人下去,空间豁然开朗,比木屋的面积还要大,有桌有椅有很多木柜,摆着各种容器和实验仪器。

    艾哈德从柜子里取出一只结构复杂的容器,主体是个一尺多高的玻璃烧瓶,分为内外两层,瓶子连着几条管道,弯曲交错,只有一条有开口,其余都是完全封闭。

    瓶子里空空的,不过他一把魔法粉撒下去,星星散落,居然显出一个诡异又奇妙的物件来。

    说是物件,有点不恰当,但顾玙不知怎么形容。

    先是外层,堆着一些棕黑色的,半干半黏的东西,能明显感受到热度。这热度烘衬着玻璃烧瓶,使得它缓缓转动。

    而在内层,就在那个圆球形的空间内,赫然是一只赤果果的小人,屈膝抱腿,紧闭双目,脸上还带着一丝古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实说,现在很少有事情能让他动容了,哦不,不是动容,是悚然!

    此刻他就感觉到一股莫大的悚然,那个小人无论四肢身体,还是皮肉毛发,都跟正常孩童一模一样!

    而不仅是他,在场人皆是如此,屋子里安静异常,都看着它在圆球里缓缓转动,似乎随时就会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朋友,你成功了,你终于成功了!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埃内斯首先抑制不住激动,大胡子各种乱颤。

    “远没有成功,我只是初步复原,到底会变成什么形态,我也没把握。”

    艾哈德说着,又拿过一袋新鲜血液,顺着玻璃管注入烧瓶。深红色的血流进瓶中,没有积聚,反而在迅速减少,仿佛被它吸收干净。

    当一大袋血液注入完毕,它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,嘴角上扬,似乎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人么?”

    安德莉娅结结巴巴的询问,威卡教地处山姆国,那里势力太菜,见到这么高大上的东西,不免有些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把它称作人,也可以不用,严格来讲,它是炼金术的一种创造物。”

    艾哈德收好烧瓶,解释道:“我老师这一派的开创者,曾有幸跟随帕拉塞尔苏斯学习,这正是他留下的秘法……呵呵,好了,我们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关闭实验室,领着几人回到壁炉旁,安德莉娅的精神还处于恍惚中,喃喃道:“帕拉塞尔苏斯,天啊,您真是……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!”

    顾玙也非常惊讶,没想到艾哈德居然是这位的徒子徒孙,难怪另外三人对他如此尊敬。

    所谓帕拉塞尔苏斯,是出生在瑞士的一位日耳曼人,在欧洲中世纪堪称举世闻名的炼金术大师。

    他创立了一门学科,主张将炼金术和医学结合,更好的为人类服务。他有很多传说事迹,其中一样,便是何蒙库鲁兹(Homunculus)。

    就是人造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炼金术中,人类被认为是由肉体、灵魂、精神三种东西构成。也就是说,只要能炼成这些东西,就能不依靠母胎而让人类诞生。

    在欧洲的历史上,据说只有帕拉塞尔苏斯成功过,在一只坛子里创造了一个小矮人,不过没活多久就死去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要了命啊!

    要知道,造人这种事情,是神才能做的。你要是能造人,那神还算什么?

    所以何蒙库鲁兹从古至今,都被视作异端,被教廷疯狂镇压。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顾玙感慨啊,光冲这一样,这趟就没白来!在老家时,坐山观山,在国内时,坐道观天,真正放眼全世界,才晓得宇宙博大。

    比如造人一事,道门的体系是什么呢?

    要么是阴毒邪术,用零散的血肉骨骼拼凑出一具身体。

    要么是身外化身,生出另外一个自己。

    要么修炼到大境界,如太乙真人那样,用莲花荷藕捏个哪吒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都需要极为高深的道行,哪像炼金术,竟像一门专业学科似的,专门研究人造人。

    诶,学科!

    顾玙心中猛然一颤,似乎触到了某根神经,以至思维发散,心神杂乱,隐隐摸到了某个G点,半天才收拢回来。

    他将这种感觉牢牢锁定,又问:“你做这个东西,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初呢,是为了创造完美的生命。按帕拉塞尔苏斯的构想,它虽然比人类小,但出生便懂得各种知识,学习能力强,寿命长久,没有疾病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他自己的一个疯狂试验,可到了我这里,呵呵,就想试试能不能应用到自己身上。”艾哈德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那它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么?”科恩问。

    “不敢保证,毕竟没有第二个人成功过,我的希望估计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距它成熟还有多久?”玛丽安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很走运,还有七天时间,刚好在会议进程之内,到时我邀请你们来观看。”

    艾哈德又喝了一口不明饮料,目光转向顾玙,笑道:“东方道法历史悠久,不知在这个领域有什么研究,我很想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您开诚布公,我也不好藏私,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老顾说的是真心话,第一次见面,就拿这么大的秘藏出来,足可见诚心诚意。只见他摸出一张符箓,再虚空一抓,窗外大树上的一片树叶就到了手里,然后呼的一声。

    符箓燃烧,白烟涌出,渐渐化为一个人形,体型外貌跟顾玙分毫不差,就是表情略显呆滞。

    “变形术!”

    科恩先低呼一声,随即否认:“哦不,不是变形术。将一片叶子变成人,消耗的魔力可不是少数,这个波动却很轻微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原理?你那个是符么?”玛丽安也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符箓。符箓本身带有法力,使用时催发便可,当然需要草木金石作为媒介,还有本人的一点,呃,精神印记。这具分身可以讲话,可以走动,没有神魂,但有皮肉,能维持三天时间,受到冲击便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拍,1号机砰的一声,又消于云烟。

    “哦,魔法卷轴。”玛丽安秒懂。

    “你摘树叶的那招叫什么,跟法师之手倒很像。”埃内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小搬运术,它的用途有很多,比如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毫无动作,埃内斯的烟斗突然凭空消失,出现在科恩的嘴巴里。俩人都是一脸愕然,下一秒,科恩才甩掉烟斗,呸呸狂吐:“天啊,我居然跟这个老家伙间接接吻,太恶心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艾哈德大笑,道:“东方道法果然奇妙,要知道,变形术中的二者差别越大,施法越困难,更别说还能保持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,我实力差得很。修道修到一定的境界,可以身外化身,捏土成人,凭空造物,那才叫奇妙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捏土成人,凭空造物……”

    艾哈德念叨了两句,似乎非常憧憬,而他顿了顿,应是正式接受了对方,郑重邀请道:“你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惊喜,会议期间我们的沙龙还会举行,希望你能继续参加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场私人聚会,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才结束。

    安德莉娅独自离开,顾玙和埃内斯坐着马车一起回到酒店。经过这一夜,他脑中有太多想法,迫不及待的要见到老者。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夏国团队一大早就出发了,今天是开幕第一天,184个国家和地区的政要都得亮相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好呆在酒店看直播。

    各国表现的非常默契,开会就是开会,场内就是场内,不参杂任何神秘力量。夏、山姆、西西里、不列颠、澳、西、东瀛等等,光看出席的政要就能感受到一波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好容易到了下午,第一天的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老者匆匆赶回酒店,见到了对方,问:“顾先生,你昨天一夜未归,可是有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不是状况,是收获。”

    他将经过讲了一遍,道:“他们找我的动机非常确定,日耳曼、高卢和维京三国肯定有意合作,您多从这方面入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我在会上感觉不对……好,我明白了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多太多,我需要加深接触,然后好好梳理一番。我只能说,所得会远远超乎我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细致解释,只问:“您那边呢?”

    “大多数国家持观望态度,山姆国不像以往的那般强势,似乎没什么底气。非洲各自为战,拉美的几个国家已经达成了同盟,想占几分地位。澳洲在到处寻求伙伴,不列颠却出乎意料的高调,他们主张建设欧洲联盟,共同发展神秘力量,联盟设执委会,还有点毛遂自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山姆大叔自己应接不暇,国内太过混乱,没办法……咦?”

    顾玙眨了眨眼睛,忽道:“我有个建议,可能不太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请讲。”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得到一个消息,目前被山姆国登记在册的邪教组织有1200个。少数有些实力,多数坑蒙拐骗。

    议院还在扯皮,一方全面镇压,一方怀柔为主。不过他们掌控的超凡力量严重不足,还有巫毒教兴风作浪,可以说一团糟了。

    您看能不能这样,我们提供某些帮助,换取他们的一些利益,具体的我想不到,交给你们。哦,还有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摸出一张卡片,道:“这是威卡教的联络方式,他们的教义比较正面,你们可以联系一下,看能不能深入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接过卡片,很认真的在考虑,道:“嗯,有实施的可能性,我们会具体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哎,你们明天讨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些事情,牵扯、分化、拉拢,十天的大会,不到最后一天,谁也不清楚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您多辛苦,我就自己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在国外,你行事最好,呃……”老者头疼,这位总是在纯良无害和混世大魔王之间一秒转换。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波恩,城郊的一座古堡。

    这座古堡有近千年的历史,现在开发成酒店和花园,对外提供接待,在日耳曼颇有名气。就在会议召开的前两天,突然有一伙人将其包下,据登记资料显示,都来自不列颠。

    而此刻,十几个人坐在一张超大的长条桌前,正默默用着晚餐。

    他们衣着得体,举止优雅,刀叉礼仪是炉火纯青,十足的绅士派头。而吃着吃着,外面忽进来一位,走到为首之人旁边,耳语数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人放下刀叉,敲了敲桌子,道:“先生们,第一天的会议已经结束,不出所料,创立欧洲联盟的提案被多数反对,而我们的工作也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你们要记住,我们的国家曾经是世界最伟大的国家,控制着全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,有着34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。

    而现在,新的契机来临,我们纵然不能恢复荣光,也要在这场争夺战中占据主导地位。不列颠是现代魔法留存最多的地方,这是我们的命运,也是我们的幸运。欧洲的资源可不多,高卢、日耳曼、地中海还有北边的那群冰山海盗,都有自己的组织,通通都是我们的敌人!

    先生们,他们在会场内战斗,场外就交给我们,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势必要让足够多的国家达成共识,通过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底下人纷纷响应,这人又道:“埃内斯和艾哈德那几个老家伙先不去动,从小国家入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东方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自理家门,顾不上别的,只有东瀛表示暗中支持,不过我们不信任他们,继续警惕。还有夏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突然带了一丝恨意,道:“上次有两个同伴被杀,我怀疑就是那个男人干的,找机会干掉他!”

    “他能随行出访,就说明实力强大,我们未必……”有人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哈,不用怕,那位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一提,所有人都露出一种又崇拜又嫉妒又恐惧的复杂表情,似乎这个人一到,任何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