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围炉夜话(1)
    “晚上好,年轻人!”

    角落中的阴影一阵波动,就像荡起了一层层的水纹,跟着走出一个白种老人,满脸的络腮胡子,正是白天碰到的那位。

    他操着一口纯正的高卢语,先跟顾玙打了个招呼,又对安德莉娅笑道:“你也好啊,美丽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法师阁下!”

    安德莉娅竟也能说一口流利的高卢语,还跟人家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能不能考虑一下这边?”顾玙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大胡子笑了笑,变出一根法杖,口念咒语,冲着他点去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感受到一种没有危害性的奇异波动袭来,念头略转,没有动作。而随着那法杖一点,效果顿生,立时觉得自己跟对方多了一种微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我要先说句抱歉,没错,我确实在跟着你,而你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哟!

    老顾来兴趣了,对方讲的还是高卢语,自己却能听懂意思,好像语言自动转换一样,不禁问:“这是什么法术?”

    “一点沟通的小技巧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老头摸了摸胡子,笑道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埃内斯马克西米莱昂。”

    他吐出一长串名字,老顾当然没听过,安德莉娅却面露惊奇,激动道:“天啊,您就是埃内斯大师?我简直不敢相信,哦,我叫安德莉娅,隶属威卡教的巫师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威卡教?嗯,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老头客套的点点头,明显没把她放在眼里,又道:“年轻人,实不相瞒,我今晚有一个私人聚会,本在考虑是否邀请你……不过看了刚才的战斗,呵呵,你合格了。”

    嘁!

    顾玙暗自撇嘴,这种居高临下的施舍感太过滑稽。他现在无限接近于人仙,气息收放自如,若非同等境界,根本看不出自己的底细。

    他有意藏拙,也想打探打探,便道:“我能问问是什么性质的聚会么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就我们几个老家伙而已,单纯的学术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好啊,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他见安德莉娅在旁跃跃欲试,笑道:“我跟这位小姐是朋友,既然碰到了,能不能一起过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罢,你们一起来吧。”埃内斯瞧了小姑娘一眼,算给了他一个情面。

    于是乎,老头当先领路,三人离开巷子,又走了一小程,停在了一处街角。他拿着法杖,敲了三下路灯杆,念了一串古怪词组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听“哒哒哒”的马蹄声响,一辆十分复古的中世纪马车从黑夜中跑了出来。拉车的是两匹黑马,高大健壮,线条极美,眼睛却死板呆滞,不似活物。

    “魔法傀儡,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埃内斯简单解释了一句,三人上车,马蹄哒哒哒的再度响起,直奔郊外的一座村庄。

    顾玙从酒店出来,不过两个小时,就见识到了许多陌生的神秘力量。他愈发好奇,西方世界比东方更杂、更散、派系更多,但总的传承体系,貌似比夏国完整一些。

    由于有一段路程要走,三人随便闲聊,他也摸清了二人的大概身份。

    先说安德莉娅。

    威卡教创立于三百年前,以古天竺的“气”,以及原始巫术为基础,产生了独特的修行方法,来扩展肉身和意识境界。

    它在山姆国比较流行,是官方认证的合法教派。组织结构是,最高领袖为女祭师,然后是高级、三级、二级、一级巫师。

    达到高级巫师的程度,就可以独立出去,创建自己的巫师组织。这个组织的专属名词叫Coven,通俗翻译,就叫集团。

    威卡教的教义是很积极的,以欢快、尊敬、荣誉、谦卑、力量、美、权力和热忱这八个美德为核心,只要不伤害别人,尽尔所欲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也很包容,比如,非常支持同性(防和谐)恋。

    安德莉娅隶属的巫师集团,叫黎明湖畔,有13个人,领袖是位高级女巫。她就是被其派遣,来伯恩探听消息,顺便发展信众。

    至于巫毒教,又称伏都教,源于西非,是糅合祖先崇拜、万物有灵、通灵术等等的原始宗教,跟萨满教类似。

    16世纪的时候,大量的非洲黑奴被贩卖到海地,也把原始宗教带了过去,后来在海地扎根、变异,形成了现在的巫毒教。

    他们最著名的便是还魂尸,是指一种处于生死临界状态的活死人。那个侏儒就是其中一员,正在美洲跟威卡教争斗。

    然后是埃内斯。

    这老头貌似和蔼,实则精的跟猴儿一样。他吐露的很少,只知是高卢一个魔法协会的领袖之一,地位颇高,在本次会议中负责安保工作。

    而今晚的聚会,也是他们几个朋友组织的,人不多,就四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马车走了半小时左右,拐进了一座小村庄,停在了一栋木屋前。三人下车,埃内斯拍了拍马头,傀儡调转方向,又很有节奏的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“它不会走丢了吧?”安德莉娅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年轻人,你知道为什么要把地点选在波恩么?就因为这里住着一个老家伙,他在城里设置了很多魔法点,作用是你想象不到的……走吧,我带你们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埃内斯用法杖敲了敲门,吱呀一声,门自己敞开。

    顾玙进屋一瞧,里面布置朴素,东西繁多,很像一百年多前欧洲流行的那种沙龙聚会,靠着暖烘烘的壁炉,还有几张柔软的躺椅。

    二男一女已经坐在了椅子上,年纪都很大,隐隐以左面的白胡子老人为首。他腿上盖着毛毯,招呼道:“埃内斯,你迟到了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只是去接两个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埃内斯脱掉外套,给双方介绍,道:“这位是艾哈德,这位是玛丽安,这位是科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的目光直接略过安德莉娅,停留在顾玙身上,莫名安静片刻,白胡子老人也就是艾哈德,才轻轻点头:“欢迎参加我们的聚会,希望我们几个老家伙不会扫你的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幸运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顾玙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其实他刚进门就认出来了,艾哈德正是东道主日耳曼政要身边的大护法,那位女士玛丽安,则是北欧维京国的大护法,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朋友——那个科恩倒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而俩人这一对话,却让旁人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尤其是埃内斯,他只能感觉到对方不凡,但没有更多的印象,艾哈德的实力是欧洲公认的强,用如此尊重平等的态度,岂不是说……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他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少顷,六人坐定,各捧着一杯香喷喷的,不知什么材料做的热饮。

    艾哈德道:“今天有新朋友来,我就再重申一遍,我们虽然属于不同的国家,但在这里,没有政治立场,只有学术交流。以往都是我们在探讨,难免有些乏腻,你来自东方,我很想听你讲一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算搞明白了,这几位在灵气复苏之前就认识,复苏后也没有改变,时常聚会。

    当然这次肯定不同,或多或少代表着本国态度,除去科恩不提,起码日耳曼、高卢、维京三国,已经提前达成了友好协议。

    而埃内斯突然邀请自己,怕也是三国对夏国政府/修行界的初步试探。

    刚好啊,他正憋着一肚子的疑惑,略微想了想,道:“初来乍到,不敢妄言,我们东西方对彼此可能都不太了解,我是修道之人,便从这个道字讲起。

    我们夏国人常说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
    那它到底是什么呢?按我们的理解,它就是万事万物的存在与运行轨迹。简单讲,自然二字。

    就像日月东升西落,野兽自行繁衍,风无人扇而自动,水无人推而自流,草木无人种而自生,不呼吸而自呼吸,不心跳而自心跳等等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遵循着自己的轨迹,不生不灭,无形无象,无始无终,无所不包……这便是道。

    放在我们人群与社会中来说,它的体现更加明显。比如做人之道,经商之道,君臣之道,学习之道,夫妻和睦之道等等,这些也叫做道。

    按西方宗教来讲,是神创造了世界;科学家们又说,是大爆炸才形成了宇宙。这个我学识浅薄,不做妄言。

    我们认为,是道创造了宇宙,而宇宙的构成,则是气。

    气是世界的本源,其中各有不同,有天地玄黄气,有阴阳二气,有五行之气,有地煞凶气,还有乾天罡气……这些气构成了世间万物,而我们修行所需的也正是这些气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玛丽安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摊开手掌,放出一道灵气,垂直的立在掌心。灵气无形无状,他加以控制,以一种高速频率不断震动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掌心上的空气开始扭曲,空间变形,散发着一圈圈的能量感应。

    “OH,居然没有元素构成!好清澈的波动!”玛丽安低呼道。

    “与古天竺的某些修炼方法类似,不过要更加纯粹。”埃内斯摸出一只烟斗,吧嗒吧嗒的叼着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看过一本古籍,里面记载了一种冥想方法,吸收的便是这种气,但是非常非常困难。”科恩也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真想拿来做做试验,或许它能转化成一些更有趣的东西!”

    就像顾玙初次见到魔法一样,在座的也颇感新奇,纷纷议论着这种陌生的能量。

    谈论了一会,艾哈德道:“好了好了,请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玙笑着收回手,又道:“天地是气所化,包括人也是。我们修炼,便是返璞归真,回归本源。通俗点说,让人再变成气,即可与天不老,亘古长存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夏国修士的信念,也是我们所走的路。从上古到现在,千千万年,无数人前赴后继,披荆斩棘,只为求那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片刻,接着道:“所以,我敢问一句,我们修行为超脱自在,与道同存,坐视宇宙生灭。那你们修行,为的又是什么?亦为长生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都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由于那个语言相通术,他说的固然有些文绉绉的,众人也能听懂。安德莉娅全场最鶸,晓得自己就是充话费送的,难得收敛脾性,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而过了半响,埃内斯忽然敲了敲烟斗,道:“如果你在十年前问我,我一定会告诉你,我渴求魔法的知识与力量。但现在,我发现为了追求这些,我已经付出了最宝贵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?”顾玙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!放眼整个欧洲,在魔法理论上,我自认排在最前列。可我积累的知识越多,就越觉得恐惧。”埃内斯叹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一样。你们知道我得知元素重现后,第一反应是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玛丽安接口,随即自己答道:“我先去了弗拉梅尔的墓地,去找贤者之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真的难以想象,你这个冷静如冰山的家伙居然会做出这种事!”科恩不由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前些天查阅老师留下的资料,贤者之石应该炼制出来了,但不老药没有。而且不知什么原因,弗拉梅尔弄丢了石头,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艾哈德的传承似乎很牛逼,一提老师,另外三人都面露尊敬之色。

    跟着,他又笑道:“新来的小朋友提了个很简单的问题,却是我们都刻意回避的。我们修习最初,或许为了智慧、力量、财富或权势,但到最后都变成了一种,你们叫长生,我们叫永生。”

    顾玙也笑了起来,果然天下修士一般怂,,都怕死!

    “既然说到这里,刚好,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研究有成果了?”埃内斯奇道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成果,初步复原而已。”

    艾哈德很大方的样子,慢吞吞的站起身,把五人带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(说一下吧,由于来自东方的河蟹力量太过强大,某某教和某某教我尽量规避,没办法,望大家理解。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