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下山
    谭崇岱到底没熬过今年冬天。

    就在两日前,他忽有所感,觉自己寿元已尽,没有恐惧,没有悲戚,就那么平平静静的下了朱岭,独自登上十里外的倚云峰。

    那峰顶地质奇特,有无数天然形成的大小石窟,深则数十丈,浅则三五尺。谭崇岱择一而入,就再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卢元清亲自守在外面,整整守了两日,只觉对方的气息越来越弱,终于在两日后的清晨,再也感应不到。

    他便知,老道长已然去了。

    回想三年前,齐云三十六友缘聚天柱山,建立道院,满腔抱负,誓要开创道门盛世。结果三年后,长生路上多白骨,还剩三十五人。

    道门虽然衰落已久,而在近现代的环境中,其实也有一些名声极高然不知真假的道士。

    他们死,哦不,他们羽化之后,都会搞一些盛大的斋醮仪式,甚至有什么羽化周年纪念大典等等。某些地方的某些人,还会流传着肉身不腐,金身化像,把一具尸体供起来,享受香火之类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好像形成了一种习惯意识,大家都很接受。以至于谭崇岱去后,官方就提出来,要为其举办一场斋醮,建造肉身宝塔,以示悼念。

    本是好意,但卢元清难得发了脾气。

    他当天就宣布,既然老道长选了倚云峰作为归处,那从今往后,此峰便是道院众人的羽化归息之地。

    路漫漫其修远,不知谁先去一步,不知谁窥得天机,不知谁蹉跎毕生……然活着的人,带着死去的人的份量,依然前行,我辈皆是同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是谭崇岱事先打过招呼,顾玙听闻消息,并未显得震惊且伤感。当然,他也在凤凰山设坛烧香,遥遥拜了几拜。

    之前老道长找他,求了一件事:若你得道,见我一丝转世游魂,还请度我一度。

    顾玙当时应下了,这一应可不得了,便是承诺在身,有道心见证。没遇到便罢,真遇到了,但他没做到,必会道心散乱,墙倒屋塌。

    夜,静室。

    小斋坐在蔺草席上,拿着葫芦倒出一颗益神丹,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炼制的时候,出丹率本就不高,经过一段时间消耗,这已是最后一颗了。顾玙马上就要出国,不过有小秋在,也能勉强顶上,俩人还得去趟天师府开炉炼丹。

    而她吞下之后,立即运气调息,消化能量。

    那火红色的,仿佛带着晶莹光芒的丹丸,刚入口就消融在玉液中,药性化作一道道红流四处飞散。

    小斋气血大盛,一团虚虚实实的红光冲天而起,在那光晕中,又夹着一道金紫一道黑紫和一道青紫,在全身窍穴噼啪作响中,宛如三条游龙腾空飞舞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这红光才渐渐减弱,直至消散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睁开眼,感觉木雷之气又增进几分。照此速度,大概一年可修成一雷,也就是说到大后年,五雷便能圆满。

    按照常规理论,五行相生相克。

    比如她先修金雷,金生水,其后修水雷,水生木,现在又修木雷。但金是克木的,二者之间有所冲突。

    不过《神霄大雷琅玉书》妙就妙在这里,五种雷气的平衡性极佳,金克木,而水又生木,一消一补,便为圆融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她打坐完毕,刚想出去转转,却听有人叩门三声,随后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功课做完了?”顾玙进来问。

    “嗯,丹丸用光了,过几日我带小秋去趟天师府。”

    小斋屁股刚起,又重新落下,问: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有点想法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顾玙坐在对面,习惯的握住她的手,轻轻摩挲着那白玉般的手背,道:“我觉得自己这段时间非常奇怪,之前是没有的,但从见了谭道长开始,就莫名其妙的总是压抑。然后又见了方晴,这种情绪就更明显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多愁善感你知道么,特言情那种。我最初以为是受了谭道长影响,可我琢磨琢磨,好像不对,它是一种控制不了的,似乎我就应该经受这么一遭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,具体点。”小斋非常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具体不了,如果非要讲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思索着一个形容词,片刻方道:“告别,是一种告别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舍弃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不不,舍弃太生硬,太冷漠。而它就像在冥冥中指引着我,我应该跟某些人,某些事,某些回忆告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沉默了一会,忽问:“你知道斩三尸么?”

    “呵,我以前常看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懂她的意思,笑道:“斩掉善恶,斩掉自我,便可成圣。这个说法先不提,我觉得我现在也有类似的体悟。

    修行即超脱,每提升一个大境界,超脱的不仅是精气神,不仅是道法本领,应该还有一颗尘心。了却凡尘,告别过去,自可称仙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逻辑是对的,这可能就是人仙的必经之路。你这个是非常宝贵的经验,最好再沉淀一些,也能给后人启示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也觉时机未到,虽然心中有一股蠢蠢欲动,但还差那么一点点。当然我也不急,此去西方,或许能有什么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?不对!”小斋忽然打断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?”他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过去告别,那我算什么?”

    小斋眨了眨眼睛,似戏谑似调情,笑问:“等你成人仙了,我这个女朋友就自动降成前女友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顾玙绝地求生无数次,早就千锤百炼,笑道:“佛家总许大宏愿,宏愿不成,誓不成佛。如果真有这个的话,那你就是我的宏愿,没有你,我不成道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嘴巴就被两片柔软堵住,像含了一口的香糯蜜甜的红果馅。紧跟着,身子一仰,又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满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彻夜的雨打烂芭蕉声中,很快到了十一月十四号,雪。

    天光昏暗,细白浮动,落雪纷纷散散,王琦裹着一丝寒意终于到了凤凰山——会议即将开幕,恭请顾真人下山。

    (啊,我坚持住了,没有断更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