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授艺
    清晨,练功场。

    老水、郭飞、李冬、闫涵和郑开心站成一溜,神色肃然的听顾玙训话。纵然老水是远房亲友,此刻也没有卖弄资格,显得极为尊敬。

    “你们五人有大有小,身体、悟性、心性各不相同,老水有些基础,但也不多,几乎都是第一次接触剑术。”

    顾玙也收敛温和,授艺就得有个授艺的样子,继续道:“现代人的阅读层面过于开阔,尤其对玄玄道法,总有些脑洞太大。我先讲明一点,我教的是剑术,你们可以理解成武侠小说中的一招一式。学剑之人,都应有对剑的理解,不要随波逐流。你们用它淬炼体魄也好,修养身心也罢,甚至把它当作杀人术,都对。

    当然,你们现在不必烦恼这些,先接触,先熟悉,先感受你手中的剑和它刺出的那一瞬间。”

    “先,先生,那以后我们,我们要叫您师父么?”李冬强忍激动,语带颤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们并未入我门墙,称呼照常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有些黯然,不过也理解,这就像洪七公游走四方,碰到合缘的就教上几招。

    而顾玙讲罢开场白,便道:“好了,开心你留下,其他人跟我到另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为什么让我留下啊?我也想学!”

    孩子一听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情况特殊,不适合我的剑诀,由小秋负责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秋姐姐?”

    哇,小孩一秒换画风,乐的屁颠屁颠。谁不想有一个身材高挑,腰肢细细,手指纤长,脚踝白嫩,声音软软,还顶着一身温柔芬芳的老师呢?

    这也是顾玙临时想起的,郑开心的经络中带着一道阴气,自己的荡魔剑诀恐有相冲,小秋的扶摇剑诀却没关系。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李冬等人羡慕嫉妒恨啊,我也想要秋姐姐!

    过不多时,龙秋也到了练功场,双方各占一边。这场地颇大,有一个足球场的面积,倒是互不影响。

    “老水,你的木剑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单说这边,顾玙接过水尧的剑,先打量一番,长三尺三,材质为山中老木,硬度极高且带有韧性,重约三斤七两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可见都用心了,削磨的颇为精细。

    “这套剑术本无名,我偷懒,就取了个《赤阳剑法》,共有九宫三十六式。配套的心法你们已经抄录,我今天也不教招式,只教你们出剑的姿势和如何发力。”

    他提着木剑,语速不急不缓,却像直接刻在四人心里那般清晰。

    “剑术有十六字诀,抽带云抹提,点崩撩刺击,绞截斩格劈,挑拨挂错洗。这十六字是基础中的基础,又可简为四字,格、洗、击、刺。格、洗是防守,击、剌是进攻。我先教你们一种,刺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只见他左脚跨出一步,右手剑平直向前,一股劲力似从足下生起,又窜至腰腹,至背部,至右肩。

    而从右肩处开始,劲力猛然暴涨,就像巨浪平推,顺着胳膊奔涌到剑身,然后: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四人猛地一捂耳朵,面部略显痛苦。

    这一剑刺出,空气居然被生生刺裂,发出尖锐的爆音。甚至能清楚的看到,剑尖前端的气团骤然一颤,形成了一小片扭曲空间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溜溜溜啊!为顾老师疯狂打call!

    郭飞在短暂的惊叹过后,随即便是按耐不住的兴奋和冲动,似幻想着自己仗剑四方,布种天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面无表情的收剑,问:“都说说吧,你们刚才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郭飞顿时懵逼,光顾着YY了,哪里留心别的,支支吾吾难言自愧。

    “呃,您左脚在前呈弓步,力从足下生,直出为刺,力达剑尖,臂与剑也成一条直线,这是奇中正之势。”

    比较意外的,闫涵居然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有用功。”顾玙点点头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已经把内法和基本的理论知识发下去了,看不看就是你自己的事情。?

    剑术有正奇正、奇正奇、奇中正、正中奇、奇中又奇、正而复正共六门,合阴阳变化之势。

    所谓奇正,就是上、下、左、右、前、后等方位,辅以转折、起伏、快慢、动静等等,用来交手对战。

    闫涵说罢,李冬也开口道:“您刚才收势的时候,并非收全势,您右手持剑,斜高指天,左足微微后绷,好像要连着一招仙人挂影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顾玙略微惊讶,这小子可以啊!

    虽然他手里有九宫三十六式的图谱,单光凭这丝痕迹就能猜出自己的刻意为之,那就不是死记硬背的事了,而是对这些招式有独到的理解和悟性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他难得赞了一句,又问:“老水,你呢?”

    “牛逼!”老水一翘大拇指。

    滚滚滚!

    顾玙懒得理他,把木剑仍还,道:“人在相斗之时,身体手足皆有屈伸之节。屈于后者,伸之于前;屈于右者,伸之于左……这便是奇正在门,阴阳相济,如果出现差错,那你的动作必然僵直。想出好剑要练手,练身,练眼,练足,这是你们私底下的苦功,我管不着。好了,拿着你们的剑,先练这一刺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这一组的人正式开始修习。

    四人各不相同,老水大大咧咧,实则粗中有细,非常聪明,很快就掌握了技巧。郭飞似乎想挽回一点面子,以至心态急躁,完全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闫涵谨慎小心,中规中矩,模仿痕迹较重。

    至于李冬,真的很惊喜。有时候悟性不等于聪明,聪明是普遍认知,悟性只在某一领域,就比如这小子,技能点都点在了修行上。

    他没有照猫画虎,而是在基本技巧之上,思考如何让自己的动作舒服、顺畅,人虽宅,出剑却带着一丝随性自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边,画风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龙秋没抱着“教”的心态,郑开心也没揣着“学”的意识,权当有机会跟小姐姐腻故腻故。

    所以气氛就很欢快,小秋带着他坐在树梢上,一晃一晃的跟讲故事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学剑也不长,还是跟姐姐学的,我觉得呢,剑术水平可以分三等。最不厉害的,就是只能看到剑,却看不到人。比如你跟坏人打架,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剑,他一刺,你就磕,他一削,你就挡,这就说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明我害怕他的剑,老想着别打到自己!”郑开心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嗯,说得好!所以千万不要这样,拿着你的剑就不要害怕,发出的磕挡声越多,就是水平越差。”

    龙秋摸了摸他的头,笑道:“那中间一等的,就是看不到他的剑,能看到他的人。你跟他比试,就只追着人走。这个就很厉害,一般人就打不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最上等的呢,就是看不到人,也看不到剑。他一剑刺过来,我剑出身随,由剑的动作带动全身,我的剑一出手,身体相随,自然就避开了。

    就像剑诀里说的,迫则能应,感则能剑,洵穆无穷,变无形象,复柔委从,如影如响,彼身首异处矣!”

    她说的轻轻柔柔,毫无霸道,郑开心却浑身一颤,懵懵懂懂的觉出一丝吞江溯月,涤荡乾坤的天大气势!

    前面说过,小秋的剑道天赋凤凰山第一,今天给小孩子一讲。虽然他有不懂之处,但印象已经牢牢扎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一剑既出,彼身首异处矣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,饭厅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久违的聚在一桌吃饭,爸爸妈妈在中间,俩妹子一边一个。小堇对授艺的事情就很好奇,不过她忙着炼制翻天印,实在没空玩闹,便问:“秋秋,你当老师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开心挺乖的。”龙秋给姐姐剥了头蒜。

    “那你都教什么了?难道抱着书给他讲小红帽?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就讲了讲自己对剑术的看法,他听的可认真了。”龙秋又给哥哥剥了头蒜。

    “开心年纪小,小秋教他正合适,慢慢来就行,不用着急。”顾玙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知道,他还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小秋猛点头,慢悠悠的扒拉着面条,竟然不发出半点声音,那叫一温婉。小堇就很不服,哼哼唧唧的又干了一大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他此次回山,能呆上一个月左右,下月中旬才会出发,怕是每天都能看到这种温(er)馨(bi)场面。他又转向女朋友,问:“哎对了,你不是说要收蛛丝么,到底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!”

    小斋摸出一团银色的,诸多丝线缠绕在一起的棉花糖,道:“这就是沙行蛛的蛛丝,可防一般水火,尤其对沙尘有相当棒的免疫力,就是没有防御效果,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顾玙拿过来,随手扯了扯,对其韧性也很满意,问:“能产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只蜘蛛,每月能吐一两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年才两斤多,你还想做衣服?”他无语。

    “衣服做不了,做条内裤总行吧?”小斋

    内裤,内裤你防什么水火?

    顾玙暗自吐槽,简单吃完了饭,道:“我明天去趟凤凰集。”

    “要坦白交代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瞒了这么久,现在也该告诉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