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借你一剑(下)
    “你跑啊,跑啊!哈哈哈,堂堂天师府传人,竟像只丧家犬一样,大家看看,这就是你们中原正统,这就是你们龙虎山的实力!”

    短短数息功夫,偌大的广场被砸的千疮百孔,张子良气焰高涨,不住狂笑。

    张守阳已被逼到角落,听闻似乎恼怒,猛喝道:“莫要欺人太甚,我豁出这条性命,也要与你斗上一斗!”

    他当即站定,从腰间抽出一把桃木剑,念道:“拜请桃木剑神,降下人间天地巡,小法祭飞剑,杀人命无存,神兵火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木剑一挥,一层波动笼罩剑身,凌空飞起,直取对方首级。

    “祭剑术,小道尔!”

    张子良十分不屑,柳鞭一甩,“九打木自折,给我断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柳枝抽在桃木剑身上,想象中的折断居然没出现,那木剑的速度却猛然加快,拉出一道长长的虚影,嗖的向对方刺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祭剑术!”

    张子良大惊,身子一斜,猛地就地一滚,堪堪避开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他还没稳住重心,就觉得左臂剧痛,扭头看去,只见自己的左小臂空空荡荡,鲜血狂喷,只留着一截上臂狰狞见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他又觉头脑一黑,有昏迷之状,连忙往身上拍了张符箓,又吞下一颗药丸,才勉强镇住伤势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金通看得清清楚楚,半个屁股都抬起来了,随即又默默坐下。卢元清也摇头暗叹,可惜了!

    确实可惜,这招叫敕剑术,正是在白鹤地宫发现的小道法。

    它没有剑气、剑芒这些东西,只是旁门方术,没什么提升潜力,就是飞剑的低配版。但优点也非常明显:施法门槛低,上手容易,对剑器要求宽松,无论是桃木剑还是精钢剑都能使用。

    敕剑术就一招,一剑飞出,便会化作一道残影,威力还算可观。

    通俗点说呢,附魔懂不懂?

    这是白鹤道人闲暇所创,随手就记在玉简内,张守阳本想出其不意,结果还是让对方躲过。

    “张守阳!”

    张子良气怒攻心,状若疯巅,顾不上波及四方,刷的扯出一卷黄轴,“这是你自找的,自找的!”

    “拜请阴兵速来临,铁链铁锁随吾身,迷魂童子摄魄郎,擒魂捉魄不长生!”

    他一口精血喷在卷轴上,那卷轴红光一亮,就像启动力量不足,随即又暗了下去。他目光阴沉,猛地一发狠,右手拽住自己的左上臂,运气一撕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惨叫,现场无不惊骇,这人竟把自己的一条左臂活撕了下来,血流如注,浸透黄轴。

    他疼得浑身抽搐,更拿着断臂朝下,往卷轴上用力一按,立时显出一个模糊痕迹。

    “迷魂童子摄魄郎,擒魂捉魄不长生,阴兵现!”他再次狂吼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刹时间,场内阴风阵阵,鬼哭戾啸,墙上群众人人惊恐,如临地狱。这卷轴是先辈留下的小法卷,里面封印着五位阴兵,一旦放出,便是追魂索命,生灵无存。

    穆昆当即面色一变,这已经超出了双方比斗的范围,卢元清也蹭地站起身,准备出手制止。

    张守阳则神情肃然,带着些许不甘,不禁暗中悲叹:列位天师先祖在上,难道我注定命绝于此?

    “借你一剑。”

    谁?

    他猛地一激灵,只听耳边传来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,重复道:“借你一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紧抿嘴唇,脑中隐隐浮现出某个身影,但此刻由不得多想,犹豫了片刻,刷的一挥,又祭出桃木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黔驴技穷尔!”

    张子良仰头大笑,吼道:“去,给我剥皮抽筋,摄取生魂,我要让他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大片的黑烟从卷轴中涌出,在他身后形成了一片黑云,云中凶神恶煞的阴兵隐现,连成云团飞扑上前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而同时,那柄桃木剑又飞了过来,平平实实,毫无异状。他挥动柳鞭,看着木剑,确定与上次无差,冷笑道:“六打灵自散,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他后半截瞬间卡在喉咙里,张狂变成了惊骇,冷笑变成了僵硬,疯了似的叫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一剑似从天外飞来,至半途,猛地剑光暴涨,一蓬金焰自剑身涌出,威威煌煌,赫赫八方,杀气凌穹苍!

    仿佛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它的速度和威势,当头斩破柳鞭,又杀进重重云障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咝咝……嗤!”

    五只阴兵剧烈哀嚎,黑色云团翻滚如浪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减。

    金光漫天,焰朵点点如莲,摇曳生姿,笼罩了半个广场,在红黑交错中,映的众人目眩神迷,心潮怦动。

    几乎转瞬之间,阴兵化作灰飞。

    剑来金芒解,碧空鬼雾消!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

    张子良呆若木鸡,心神大乱,甚至不敢生出抵抗之心。他只觉眼睛刺烈,然后意识一暗,连丝疼痛都没体会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更是傻呆呆的看着,那木剑破开柳鞭,穿透黑云,一路杀到他跟前,又像切豆腐一样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张子良一分为二,半具尸身左右分开,齐整整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死寂!

    东隐院全场死寂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骑墙众人目瞪口呆,张大嘴巴,思维和肢体的反射弧齐齐卡顿,皆处于当机状态。刚才还被追着打,怎么,怎么就赢了?

    哦,是了!应该是张守阳故意藏拙,找准时机才一击必杀?

    还有的激情澎湃,扑通扑通从墙头栽下,摔在地上还咧着嘴大笑:“哈哈哈,我龙虎山威武!道门威武!夏国威武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张子良的门人急扑过去,为其收殓尸身,手脚迟缓,目光复杂。靠山倒了,底气顿失,悲痛中还夹着莫大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则看向台上,三十五友一溜排过去,最后停在末座,那里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呵,还真是事了拂衣去!”

    他暗自苦笑,终究是受人相助,才赢得比斗,一瞬间确有心灰意冷,心境不稳的迹象。可随即,又变得坚定无比:我为道统而争,只是本事不济,日后必加修炼,这人情还了便是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穆昆叹了口气,无悲无喜,这结果本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要么龙虎山胜,要么海外胜,要么凤凰山出手,龙虎山胜……之前筹划的时候,就考虑到顾玙和天师府的来往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缓步走到台前,高声宣布:“张子良败,龙虎山胜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张子良身死,门人还在,按照约定,他们可以走,但所学道统必须留下。这就不用龙虎山出手了,政府会帮他们料理。

    这几名弟子跟随张子良多年,对他的秘藏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们也非常识时务,毕竟坦白交代,还能留条性命。而除了奥恩之外,其余几个夏国人种的弟子,都透露出想加入天师府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年海外拿走的东西很多,其中符箓咒法共72篇,各类小法器共18件,这些都是威力寻常但变化多样,有特殊用途的。

    较为厉害的,则是那方镇山诛邪印,一口三百年桃木法剑,两张紫符,五张蓝符。

    天师印确实存在,但不在张子良手里,而是跟《太上呪鬼经》一起,留在了南洋的天师府密室中。

    没办法,特异局又跟道院商议,派几个好手去取印云云,按下不提。

    单说决斗之后,众人齐聚天师府。虽然死了一个陈木子,张守阳也气力大衰,需要调养数月,但总的气氛是很欢快的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,天师道分裂百年,在您任下得以一统,足以名垂千古。”

    内厅,清茶,卢元清以茶代酒,敬了张金通一杯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敢当,不敢当,侥幸而已,还多亏诸位鼎力相助!”

    哎哟,风波过去,张金通那个舒坦啊,乐得跟朵月季花似的,连连摆手自谦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正是您和张师兄的功绩,谁也抹杀不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心情都好,客套话一溜一溜的。不要以为道士就不会社交,这是人之本性。

    “舅公!”

    说了半天,一直沉默不语的张守阳忽然开口:“顾居士现在何处,我要当面道谢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等比斗结束就走了,说是先回鹰潭,明天就回凤凰山。”

    张金通顿了顿,道:“我觉得还是不见为好,心意自知,见面反而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沉默片刻,点头道:“也罢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谭崇岱听了,忽道:“住持,我们何日回山?”

    “若无变故,明日便回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暂离半日,明早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好,您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基本上,卢元清一般不管他们的私事,平日也给予相当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谭崇岱显得有些古怪,冲大家拱拱手,挺着枯瘦的身子迈出内厅。

    张金通望着他的背影,许是年龄都很长,忽生悲戚之感,道:“老道长时日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说的众人无言,良久,卢元清才幽幽叹了口气,“是啊,时日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(这章给KovenChan萌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