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五十章 借你一剑(上)
    张子良如此做派,一来性格使然,二来也有扰乱对方心境的意思。海外对天师府传承的了解更甚中原,倒也没说大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听了,仍是面色如水,随手摸出三张符箓,喝道:“金刀飞剪速来临,去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法诀一出,三张符箓立时化作三道金色流光,如刀锋锐匹敌,似剪绞索无双,散开于三个方位,锁死了对方全部退路。

    这叫金刀飞剪咒,破防能力超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子良冷哼一声,忽从弟子手中接过七枝柳条,约有一尺来长,叶片细窄,碧绿莹润,分作七节,外面裹着黄褐色的表皮,下端有一小截空白,留着手握的地方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这一动作,在场人都是一愣,捋遍正一派的现存道术,都没有类似的施展手法。

    柳条在符箓派中,通常是驱鬼、辟邪、安神所用,可那些都是用一枝,一口气祭上七枝的还没见过。

    张金通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,这摆明了是海外一脉的独有道术。老头也不容易,一把年纪跟着担惊受怕,眼睛都不敢眨,直盯盯的向场中瞧去。

    “一打天清,二打地灵,三打人无路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张子良脚踏魁罡步,左手捏勾邪回兵指诀,右手挥动柳枝,口中念咒。

    三道金光已经飞到跟前,可就距他两尺左右,突然停滞不动,反而齐齐震颤,仿佛在害怕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张子良不慌不忙,还在继续念:“四打鬼无门,五打金自销,去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右手猛地一扬,柳枝就像喷了催化剂般骤然疯涨,哧溜溜的窜到三米多长,钢鞭似的对准一道金光,啪的一抽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金光被迎面抽中,顿时一颤,凝结不固,竟然化作金星点点,就这么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“啪!啪!”

    张子良接连抽了两下,剩下的两道金光没有抵挡住半分,皆自消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第一次露出惊容,这是什么道法,好生邪门!

    他自幼受天师府培养,眼光自是不同,表面看上去,好像是柳条把符咒抽散,实际上,却是柳条蕴含着一种相生相克的波动,恰恰克制了符咒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来,看我一一破之!”

    张子良收回柳枝,一脸的讥讽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金甲力士,大圣令行,急走元踪,急急如律令摄!”

    张守阳并未乱了心神,而是跟沈靖端一样,也招出一尊金甲力士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这力士从金光中跃出,威斥怒喝,手持巨大双锏,带着凛冽风声,呼的当头砸去。

    张子良站立不动,柳枝又挥,“六打灵自散,去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柳鞭一甩,空气一阵剧荡似爆裂开来,一下就抽在力士头上。那力士是灵气虚体,没有实物,免疫物理攻击的,结果被抽到金光涣散,活生生的没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张子良大笑,气焰嚣张,高声喝道:“还有什么招数,使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眉头紧皱,不声不响的又甩出一道小术,却是符箓化作一支箭矢样的火焰,速度极快的向对方射去。

    “七打火自灭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与前两次相同,火焰也是一击即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,果然所料不错,那七枝柳条竟带有自行变化,管你出什么招数,只要实力不是明显高出一截,对方就会生出克制之法。

    形象点,独孤九剑的破剑式、破刀式、破掌式有木有?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再试探了,我直接告诉你!”

    张子良完全一副猫戏老鼠的姿态,道:“这就是《太上呪鬼经》,当然你可能没听过,不过不要紧,你今天能死在它手下,也不枉苟活了!”

    “《太上呪鬼经》!!!”

    场中还没怎么着,台上的张金通先哆嗦了,身子不禁往旁边一倒。卢元清连忙扶住,问道:“老天师,这道术是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呜,守阳休矣!休矣!”

    张金通太过激动,嗓音哽咽,以至于不能正常答话。

    还是茅山派的住持吴松柏冷静,充分发挥了一个讲解型NPC的职能,沉声道:“正一道术千万,神鬼莫测,有些是正中之正,有些毒辣万分。《太上呪鬼经》便是后者,它里面记载了各类诅咒道法,属于黄神咒术。

    我也是听师父提过几句,此经含天地炁咒,克制万物,咒金金自销,咒木木自折,咒水水自竭,咒火火自灭,咒山山自崩,咒石石自裂,咒鬼鬼自缚,咒灵灵自散……所谓天师神呪至,不得相违戾!

    只要针对对手的特性使用,自可战无不胜。此经威力极大,这张子良只修得皮毛,否则一言咒下,守阳早就魂飞魄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如此厉害的道法?”

    不仅是卢元清,在座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,天师府底蕴两千余年,只是流离动荡,饱经天灾人祸,才搞得像个破落户。结果真法出世,简直碾压的节奏!

    “守阳……呜,顾居士,顾居士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张金通缓过气,忽想起还有一尊神在,急忙看向末座。顾玙坐在那里,依旧跟谭崇岱聊天,似也在聊这《太上呪鬼经》,言谈之间还颇为赞叹。

    你赞叹个粑粑啊!

    老头真想冲过去,一鞋底抽死丫的!

    他固然焦急万分,毕竟是一派领袖,既然对方承诺了,就肯定不会让外甥出事,强忍躁动老实观看。

    再说场中,张守阳知道对方的路数后,就果断采取守势,不再主动攻击。

    “怎么,无计可施了?那就该我了!”

    张子良又拿过那方镇山诛邪印,往半空一扔,“去!”

    那铜印翻转,带着千钧之势砸下,对方也再次施咒,周身金芒护体。

    “哼,又是护身咒,给我破!”

    他右手柳鞭猛抽,抽在金芒之上,一击即散。

    张守阳无法,只得调转身形,运起罡步体术,躲避一旁。那印轰的砸在砖地上,立时碎石崩飞,塌陷出一个坑洞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一时间,镇山印狂轰乱炸,张守阳不管用什么术法,都被柳鞭破掉,在场中四处逃窜,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张子良明显把《太上呪鬼经》当万能钥匙用,粗暴的很,若是张道陵有眼,气也能气死,简直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“居士,居士!”

    张金通再看向顾玙,顾玙目不转睛,表示看得正嗨皮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