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有一剑
    午后,龙虎山。

    耗费了将近三个小时,群众才有序的离开上清镇。有的被吓破了胆,急慌慌的赶回家;有的兴致盎然,期待着明天决战;有的对道法悠然向往,打算在此常住,恨不能马上拜师学艺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谈论比斗之事,无暇顾及其他,这龙虎山本是大好景点,竟落得无人游玩。而此刻,却有二人拾阶而上,正是托尼和短发男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两轮比拼,真要跟我们对上,有几分把握?”短发男问。

    “东方道术确实诡秘神奇,我们接触不多,很容易中招。”

    托尼也收起笑脸,认真分析道:“我观第二轮,那俩人的法力波动,跟我们的体系完全不同,硬碰硬的话,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根据破坏力分析,那么大的声势,仅仅拆掉一座高台,倒是不足为惧。这种攻击程度,光是我们教派就有几人可以达到。”短发男道。

    俩人边走边聊,很快就到了山腰的正一观,这宫观还是老样子,冷冷清清,长草荒芜。

    托尼略微打量,奇道:“据说那丹炉就在后面山上,怎么不派人防护?”

    “许是笃定拿不走吧。”短发男也观察了一下地势。

    二人不想打草惊蛇,小心绕过正一观,顺着后山小路往上走,不多时就到了丹炉存放的水帘洞。

    经过凤凰山炼丹,天柱山炼丹,这里已经有了些烟火气。洞外扎成一个粗糙营地,还搭了三间木屋。

    结果二人刚到,就不禁一愣,居然有人捷足先登。

    四个古怪男子敲晕了看守的小道士,正准备进洞,听得声响,也转头一瞧。双方目光碰撞,火花四射——正是东瀛那帮碎催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无言,气氛紧张又尴尬,对彼此的身份心知肚明。那四人全作游客装扮,十足的驴友装备,这边俩人更神奇,明明是西方人种,但借用某种法术遮掩,看着跟夏国人无异。

    片刻,托尼才指着一位道:“哦,你就是在酒吧外撞到的那个,难怪能找到我们,倒也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四人对视一眼,为首之人上前,问道:“两位也是查看丹炉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,不是又怎样?”托尼笑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,我们不便打扰,请二位先行查看。”

    那人明显贯彻了东瀛对西方大国的优良传统,嘴上叫爸爸,心里喊孙子,态度温良恭俭,实则骂爹骂娘。

    “哦?果然有礼貌的很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都是间谍,操着一口流利的夏国话,还能拽两句贯口。

    “嗨,我们这就离开!”

    为首之人点头,带着同伴就要下山,结果短发男脚步一横,挡住去路。托尼也晃晃悠悠的凑到跟前,抬了抬下巴:“我说让你们走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一名小个子非常气愤,拳头紧握,领头的一把按住,不满道:“阁下还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碰到了,不妨交流交流,我对你们的阴阳道很感兴趣,有什么秘辛法术可以说说?”

    这就摆明找茬了,领头的脸色阴晴不定,沉声道:“不要欺人太甚,真当我们怕了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托尼笑了几声,语调一转,满满的优越感与鄙视,道:“世界大变,古法复苏,有能者居之。我不列颠自当领于世界之先,你们区区一个岛国,就妄想占据一席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“阁下一味逞口舌之快,怕不是……退后!”

    领头的骤然一惊,只来得及提醒一声,身形便往后飘出。同伴的反应也不慢,齐齐避开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脚尖离地的同时,原本干燥平整的沙土地面,忽然一阵扭曲,沙石稀释,泥土溶解,恶臭的黑水涌出……眨眼间,这一块数米见方的路面,竟成了一小片沼泽。

    令人毫不怀疑,一旦陷进其中,就是被吞噬的命运。

    领头的一见对方动手,心知不能善了,双手合拢,开始连环结印,喝道:“结界,护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身前陡然亮起一圈光晕,散发着幽蓝幽蓝的光,迅速扩大、合围,似要形成一个巨大光球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短发手腕一翻,掌中就捏了一把红色粉末,口中念了一个古旧的词组:“??t gewunigen!”

    他将粉末一撒,顿化漫天红雨,是实非虚,宛如一颗颗坚硬的子弹,铺天盖地的砸在还没完成的结界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结界受此重创,闪烁不明,几有消散之感。其中二人见状不妙,也迅速结印,喝道:“犬将,出战!”

    “蛙神,出战!”

    蓬蓬!又是两股白烟升腾,一只半人多高的金毛巨犬,和一只深绿色浑身长满疙瘩的蛤蟆现于场中。

    “式神?”

    托尼眯起眼睛,忽变出一根半尺长的精巧木杖,朝两只精怪各自一点。

    “嗖!嗖!”

    两道箭矢光束快如绿色闪电般从杖端射出。巨犬和蛤蟆躲闪不及,猛地身形萎靡,法力空虚,精神一阵恍惚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从开始动手到现在,东瀛帮毫无反击之力,一招一式各种被怼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人伤亡,领头的已无心恋战,果断道:“你们断后!”

    “嗨!“

    他们的阶层极为严苛,做手下的时刻要有捐躯觉悟,毫无犹豫,站成一列挡在前面。领头的则调转身形,往棵大树上一贴,整个人渐渐透明,却是想借着草木遁走。

    “sw?se gesi?as,,selfa b?d!”

    只见短发男声如吟唱,念了一段较长的古语,随后蹲下身,右手啪的一按地面。

    剧烈的波动荡起,地上突现出一个硕大的六芒星图案,将四人完全笼罩,一道道漆黑光束如气如浪,疯狂升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领头的硬生生被打回原身,跟着就感觉身体僵直,腿脚难移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瞧,吓得魂飞魄散,自己的双脚竟然变成了黑灰色的石头,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,自己的皮肤、血肉、筋络、骨骼,都被一股土石性的元素疯狂侵蚀。

    他试着调运法力,可惜无济于事,眼睁睁瞧着石化一路攀爬,从大腿,到腰部,到胸口,脖颈,最后在头顶收拢。

    四个人,转瞬之间,就变成了四具石像。

    表情动作还保留着死前的那一刻姿态,硬梆梆,死寂寂的戳在山间荒野。

    “阴阳道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托尼一脚踹下去,一具石像碎裂,稀里哗啦的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砰砰砰,他连踹三脚,又看了看昏迷的两个小道士,杀机顿起,摇摇晃晃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就是魔法么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声悠然似从天外云端飘至,二人猛地一转,目光直勾勾盯着来处。

    来处是个小山坡,顺着野径的延伸起伏,先看到的是一头黑发,然后是一张清清淡淡的面孔,然后是修长的身子。

    而当这人完整的站在跟前时,他们又不禁惊奇。太普通了!平平无奇,没有任何的异常波动,再配上这张脸,简直有点弱不禁风。

    托尼暗松了一口气,只当刚才对战,没有留意环境,才让这家伙偷偷遛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又来个送死的,今天算你运气不好!”

    他一向心狠手辣,不由分说,法杖一点,又发出一道光束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这绿芒速度极快,宛如闪电匹练,瞬间就到了对方面前。而下一秒,托尼就瞪大眼睛,满脸的不可置信,只见那人伸手一抓,就这么一抓。

    光束居然被接住了……接住了……住了……了……

    MMP啊!丫立时三观粉碎!

    这叫弱化射线,起源于西欧巫术的诅咒,后来进行改良,研究成了一种使用方便,更具实战型的魔法。可让敌人身体衰弱,意识空无,不战而胜。

    它是虚的,本质上是一种能量波动,结果哩,就跟玩闹似的被空手捏住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在掌心跳动的绿芒,竟分析不出它的能量构成,不禁大生趣味,问:“这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心中翻江倒海,不敢作答,哪还把对方当成路人甲,明明就是地狱级副本的守关大魔王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你们传承隐秘,不说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顾玙等了片刻,见他们不答,点头道:“好吧,我再问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短发男颇具夏国风格的拱了拱手,道:“我们是不列颠特殊工作人员,来此观战,与人生了些摩擦,现已解决。打扰您雅兴,十分抱歉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拽过托尼就要闪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们走了么?”

    顾玙完美复制了刚才的那句话,左手轻轻往下一压,示意停步,道:“你们肆意杀人,摄取女子魂魄,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一听此言,便知在酒吧造的孽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短发男狠狠瞪了托尼一眼,辩解道:“那女子只是普通人,自与你我的身份不同。当然,我们胡乱行事,确有不对,给您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人?普通人也好,修士也罢,都是我夏国子民。”

    顾玙声音骤然提高,一字重过一字,“你们入境行凶,还想一走了之?谁给你们的胆量和脑子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话音方落,整个人的气势完全变了样。

    短发男急退数步,只觉皮肤一痛,说不出的难受,好似如芒在背。他惊骇莫名,即便面对长老院的几个老家伙时,也没有这般压力。

    这不是表象的气势威压,而是从内到外,从骨头到灵魂,从意识到反应,是低级生命面对高级生命的那种天生恐惧。

    那几个老家伙,他知道是人,人的压力。而这位不是,仿佛无穷无尽,天地之威!

    托尼也收起嬉皮笑脸,浑身的汗毛孔都刷刷的往里灌风,风钻进体内,顺着五脏六腑游走一圈,通体发寒。

    妈的,这到底是谁?夏国高手不都在台上了么?就算最强的卢元清,也远远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托尔斯泰有云: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

    仅仅一盏茶之隔,他们就体会到了东瀛帮众的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二人搭档多年,配合默契,一瞧对方的态度,便决定抢先出手。

    短发男不敢保留,拼尽全身魔力,吐出一串咒语,身前陡然浮现一个圆形图案,中间倒悬着一个半(防和谐)**人。

    长发垂地,酥(防和谐)胸高耸,下身围着布裙,这女人似身受酷刑,似享受其中,似纯净圣洁,似妖媚邪异。

    图案一现,便放出万道黑色光束,带着神秘的诅咒力量,宛如万条黑蛇,张开大嘴,要将对方活活吞噬。

    托尼也法杖连舞,划出一个六芒星形状,使出自己的最强魔法。

    “呵,倒是挺花哨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左手一挥,先把两个小道士搬运到身后,接着右手又一招,COS媳妇儿的路数,清喝道:

    “剑来!”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一柄古拙剑器从林丛中飞来,不要问他为什么事先藏在林子里,嘤嘤嘤……

    体内剑种转动,剑气催生,三尺剑身赤芒大作,虚空一划。

    我有一剑,荡魔无双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遭的空气瞬间扭曲,被热浪烤灼变形,以至于视线模糊,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一道赤阳金焰冲天而起,剑势所指比之前又扩充几分,长有十多丈,宽宥十余尺,带着浩然匹敌的刚大气势,直接趟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黑光与六芒星迎上剑气,连一丁点的缓冲时间都没有,分分钟碾压而过,图案上的女神还是女司机被全部吞没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托尼和短发男瞳孔紧缩,只觉一条金焰火龙扑将过来,在眸中越来越大,气化当场。金焰更是不停,奔入林中,又足足冲了数丈,才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数息后,尘埃落定,只见一条巨大的沟壑枯裂在山间,又延至林中深处。宛如火龙肆虐,大片大片的树木荒草化作灰飞。

    那二人更是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貌似凶残了点,以后少用,少用。”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收剑入匣,忽地目光一凝,“咦?”

    顺着视线看去,焦土炽热的沟壑里居然还躺着一样东西,没有损坏。他捡起一瞧,却是一块联合六芒星形状的牌子,材质不明,正面呈金色,刻着一窜字母,好像人名,又好像代号。

    背后漆黑,刻着一个古怪符号:A∴A∴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玙瞧了瞧,隐约觉得符号在哪儿见过,细细思索,随即眼睛一亮。官方给他的关于西方神秘力量的资料中,有一小段提过这个符号。

    “∴”,这个东西在数学里,代表“所以”,跟字母A连在一起,就是不列颠一个神秘组织的象征,就叫A∴A∴,简称AA。

    它是魔法协会,不过只是分支,本身隶属于一个更庞大,更严密,更具影响力的组织,泰勒玛魔法教派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