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斗技(1)
    “回去……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睡一觉……明天都忘掉……”

    午夜,那名长卷发女子从酒店出来,没有打车,就这么摇摇晃晃的顺着街边走去。她双目无神,神情呆滞,一副被吓傻还未还魂的样子,可偏偏还能走路,还能辨认方位。

    在平时,这是“捡尸”的最好对象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女的可真正,起码八十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那屁股翘的,她老公还不得爽死!”

    “妈的,咱们怎么就没有……哎哎,有个妞儿!”

    迎面马路上,忽闪出两个年轻人,许是刚喝完酒,一路嘴炮震天。瞧见女人后,立时亢奋起来,颠颠凑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?呵呵,我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女子看了看对方,诡异的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住哪儿啊?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可以走的,可以走的……”她边说话边晃悠,脚下踩着碎步,根本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哟!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一瞧就是溜冰溜嗨了,而且不是主动溜,十有八九是被忽悠,然后嗯嗯嗯,再嗯嗯嗯,人家爽完了一脚踹出来的主儿。

    屌丝穷逼苦啊,头顶原谅帽,压根不介意,反而挤眉弄眼,一副捡到女神的德行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太危险,还是我们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实在回不去,去我们那里也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俩人左右一架,就要把女人带回住处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白雨一伙刚撸完烧烤,吵吵嚷嚷的准备上楼。顾玙坠在后面,听他们吹逼胡侃,感受着久违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他拉开大门,还没等迈步,忽地搭眼一瞧:俩黄毛架着个姑娘进了隔壁宾馆。黄毛就罢了,那姑娘貌似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“老白,你们先上去,我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着点啊!”

    待白雨他们离开,顾玙抹身转向隔壁,没废话,直接敲晕,然后拖进消防通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好睡一觉,睡一觉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眯着眼睛,还在不停摇晃,对自己发生过的事情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顾玙打量一番,她的身上有一种非常陌生的能量波动,带着淡淡的黑暗气息。这气息十分古怪,扭曲,疯狂,还蕴含着一股情欲味道。

    他又用神识一扫,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女子的神魂已经极其微弱,如果正常人有10,那她只剩下2,宛如风中残烛,随时都会熄灭。

    此种手段,目前的修行界路数,竟没有对得上的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瞧着不断呢喃的女子,轻轻叹了口气。魂魄近乎涣散,绝对活不成了,除非有什么天材地宝,拿来滋养神魂,过个十几二十年,才能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有这种宝贝,谁舍得给一个普通女子使用?

    他摇摇头,伸手敲晕女子,还是交给警方吧,总归有个后事处理。

    鲁迅说过: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

    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眨眼过了三日。

    那两个古怪男子,除了这档子事之外,并未有什么异常举动。东瀛那帮人就更加小心,整日龟缩在别墅内。

    两帮人对彼此的存在心知肚明,而且不光他们,肯定还有别国的探子在此。

    到现在这个阶段,虽然对别国的具体情况不清楚,但大概是了解的。就像夏国,政府知晓灵气复苏,有三年左右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消耗大量人手探听,东瀛是三年,南洋是两年,非洲是三年,欧巴罗各国也差不多。唯有不列颠例外,是四年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很重要,毕竟多出一年,就多了一年的谋划准备,底牌就可能保靠几分。而年底就要开国际大会,说白了,即是各国相互试探,然后统一规则的政治博弈。

    11月13号,阴历10月20号,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先的诞辰。

    天师府往东二里,左拥象山,门对泸溪,面云林,枕台石,立着一座宫观,即上清宫。始建于东汉,为祖天师张道陵修道之所,又名天师草堂。

    从凌晨开始,各路群众便齐齐出动,以抢占有利位置。

    顾玙跟着白雨一伙到了现场,原本还想遮掩几分,免得被认出,结果一瞧,完全不用考虑。

    好家伙,就在东隐院的伏魔殿前,足足塞了近千人!头挨头,胸贴胸,脚踩脚,人在这里都是垂直排列,一不留神就可能怀孕喽。

    更别说左右的院墙上,高树上,屋顶上,乌央乌央的全是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至于大殿前,搭起了两层高台,分内外,内层是比斗场地,外层则是三排座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瞧见这场面就汗了汗,还算有节操的,起码没弄个快手直播,老铁666!

    众人叽叽喳喳的,等了不多时,齐云三十六友,张金通等人,还有穆昆一伙,便到了上清宫外。

    好嘛!

    都被吓着了,卢元清也抽了抽嘴角,一抓穆昆胳膊,道:“得罪了!”

    话落,二人便腾空而起,就像两只大鸟飞过高墙,待气息将竭时,卢元清啪的一甩拂尘。那拂尘好似炼制的法器,竟兜出一股强劲气流,将其又往前推出十几米,稳稳落在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瞪大眼睛,明明憋着一股子骚情亢奋,反射弧却偏偏滞后不应,以至于集体懵逼。

    夏国人嘛,从小到大谁没看过几部武侠片,追过几部YY小说?骨子里都有那份“老子天下第一,乃们都是热翔”的谷道情怀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是被当猴耍,不爽快!”

    晁空图却哼了一声,耍性子道:“我要回茅山,你们爱谁去谁去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快点!”

    钟灵毓在旁边嗤了一句,还不忘面无表情的吐槽:“你是回茅山,还是去凤凰山?听说你跟人家的堂妹相处甚欢?”

    “诶,揭人不揭短,过分了!”

    晁空图就很郁闷,只得拍出一张符箓,口中念道:“金光幻化,摄景入象,去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符箓化作一道流光飞至上空,随后云气升腾,金芒散乱,顷刻间搭起一座似云似气的长桥,浮空而立。

    这桥留存的时间貌似极短,众人不敢怠慢,一个个纵身跃起,刷刷刷踩着云桥而过,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“哇哦!”

    “道法道法!没白跑一趟!”

    “道长,收我为徒吧!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群众刚从上一波的惊叹中回过神,紧跟着又连着第二波,喧如鼎沸。

    “哼,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忽又传来一声,压过全场,只听有咒念道:“天地日月星,吾召力士魂,随气一摄至,追精立现形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猛然间,场内起了一阵怪风,沙尘迷眼。过了片刻,有人抬起头,惊叫道:“快看!快看!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望向半空,顿时惊掉了下巴。只见张子良像坐轿子一样,坐在一团云气之上,周身另有四只虚虚幻幻,看不清面貌的人形光晕。

    前后各二,分立左右,似抬着云轿前行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数息间,云轿落地,四只光晕散去,张子良拂了拂道袍,一脸挑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手指微动,看来海外一脉果真带走了不少传承,师兄这一战,恐怕多有变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,黄巾力士?”

    东瀛的几位挂在树上,死盯着那几团虚光,面上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咦?倒是有些本事!”

    托尼大大咧咧的坐在屋顶,之前卢元清也好,晁空图也罢,看着挺欢实,其实都是辅助的小技巧。

    张子良这一露面,他也带了些严肃,随即又笑道:“不愧是千年传承,可惜不是他们的,还落得个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轻敌!”

    短发男指向卢元清、石云来几人,道:“论实力,他们就在你我之上,我撑不过几招。”

    跟着又指向晁空图和钟灵毓,道:“还有他们,也不在你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哼,夏国的实力都聚齐了吧?”

    托尼冲场中扬了扬下巴,不屑道:“高端战力不错,中下层太弱,真要打起来,我不列颠完胜。看看这些浑身酸臭的凡人,除了台上的,还有谁?!”

    他心思一活跃,一丝若有若无的黑暗气息就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旁人自感受不到,某人却打了个呵欠,往那边乜了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上,四十来人落座。

    张子良当仁不让,抢先上台,声音不高,但全场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龙虎山千年道统,传承不绝……近百年前,我叔公流亡海外,并未就此消沉,而是创立了海外天师道,从此正统之争,从未断过……如今大世来临,也该了解这段恩怨。故此我登门约战,张守阳,可敢出来对话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张守阳闪出座位,到另一端站定。一个张扬跋扈,一个沉稳内敛。

    “好,事先有言,你我比斗三场,生死不论,敢应否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底下哗然,生死不论,法制社会诶,玩大发了!

    张守阳神色淡然,反问:“输又如何,赢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赢了,你们亲迎我进府;我输了,从今往后远避南洋,承认你们为天师正统。”

    “呵,赌注小了点,不如改一改?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你输了,你那一脉重回我龙虎山,道统归宗,世世代代不得违逆,敢应否?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张守阳原话奉还,台上众人,包括顾玙都吃了一惊,这特么才叫玩大发了!

    张子良更是又惊又怒,心思百转,没想到对方如此果决。沉吟片刻,他还是对自己的信心占了上风,狠声道:“好,我应下了!”

    (大家重阳节快乐,身体安康,菊花满满。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