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牛鬼蛇神
    天师府,夜。

    风露中宵,冷月寒庭,张金通撑着年迈的身子站在大门口,双肩微耸,探着头向街边观望。

    府门左右各吊着一盏灯笼,灯光明亮却不炫耀,照着深夜中的来路去往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一辆车从远处缓缓驶来,停在了广场处,车门一开,张守阳和卢元清走了下来。二人一见老道已在等候,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张金通拱了拱手,道:“卢道长大驾光临,多谢了,难为你还亲自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天师亲迎,愧不敢当,还是进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俩人寒暄一句,张守阳反倒没言语,只跟自己的舅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进到内厅,打发走门人,张守阳方道:“张子良约战三场,我们已经知晓,届时出战便是。不过我就想知道,当年他们那一脉流落海外,到底拿走了多少东西,才让他有如此底气?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个无从得知,毕竟新朝刚立,打压道教,有几十年的空白期。等我接任天师府,又没有任何资料留下。”

    张金通叹了口气,道:“唯一确定的一点,就是他们拿走的东西中,必有天师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二人的面色都很难看,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话说张道陵得道时,有四大法宝:一为斩邪雌雄剑;二为阳平治都功印;三为符篆,包括护身、镇妖、镇宅的36天将符及各种经篆、篆像;四为宝物,包括天蓬尺、玉笏、玉冠、拷鬼桃杖、令牌等等。

    一千多年以来,这些法宝丢的丢,丧的丧,基本所剩无几。唯有那枚法印,世代相传。

    阳平治都功印,“阳平”是指巴蜀青林县阳平山,居道教“二十四治”管理中心之首;“治”是从事法事活动的场所;“都功”为治中职事,即道家首领。

    此印用于各种斋醮祈禳,驱鬼镇妖,祈晴求雨和祛灾纳福的作法仪式中,像最高级的金色符箓,用它才能施展威能。

    而后来,历朝历代对龙虎山多有封赏,赐下不少法印。比如宋宣和年间,曾赐《神霄玉文之章》铜印;明嘉靖,又赐银刻版的“阳平治都功印”。

    这些印,统称天师印。当然最正统的,只有张道陵传下来的那枚。

    此印在一定程度上,就是天师府的代表,所以现在就很尴尬,人家海外有,这边没有。这也是天师府看着比茅山lowb的主要原因,要不怎么说,历史遗留问题最大呢?

    “天师莫要忧虑,那张子良就算持印在手,以他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效用。等张师兄一击败敌,法印自然物归原主。”卢元清见气氛不对,便出声宽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承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张金通沙哑的笑了笑,又问:“守阳,那人必有我们不知的符法手段,你跟我交个底,到底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顿了顿,道:“我观他捉鬼影像,同样未到先天,符法多变,然内气略显不足。只要他没有太过奇绝的法宝,我有六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六成,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金通点点头,道:“凡事不求满溢,剩下的便是尽人事听天命。”

    “舅公,有一事我还不清楚,这场比斗的赌注到底是什么?”张守阳问。

    “赌注?”

    张金通冷哼一声,道:“这不是我们决定的,他若赢了,必得政府扶持,入主天师府。我们赢了,地位稳固,也长了道门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地位稳固,脸面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语调变沉,哂道:“他赢了可执掌正一,我们赢了只是虚名荣耀,好便宜的事情!”

    他嗖地站起身,在厅内踩了几圈,忽跟卢元清对视一眼,道:“我们应该主动争取一下,他若败了,人可走,道统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张金通不禁发颤。

    “舅公,天师府分崩近百年,是时候做个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张守阳一向稳重大气,但事关门派命脉,也隐隐下了狠意,“我要让海外一脉,重归祖庭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好破旧的城市,我站在街上都能闻到一股特有的酸臭味!”

    深夜的鹰潭街头,两个年轻人走在方砖路上,其中一位不停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你的鼻子可能吸多了药粉,我怎么没闻到?”另一人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还是这么一本正经,总是让我想起家族中的那些老头子……咦?”

    这人一直左右踅摸,忽然眼睛一亮,“酒吧?这种小地方还有酒吧,我想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嫌他们臭了?”

    那人显然清楚同伴的秉性,好色成性,准保是去猎艳的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他们的女人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皮肤,不是我们那里的人可比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别扫兴啊,回酒店也是枯坐,来来,我带你去享受夜晚!”

    这人生拉硬拽的把同伴扯过马路,进了那间名为“摩登时代”的酒吧。

    龙虎山在上清镇,距此二十多公里,接待能力有限,游客们便将鹰潭作为了据点。好歹是个地级市,夜生活还是挺丰富的。

    他们一进去,就听咚咚咚的激烈音乐声,几百号狗男女在里面肆意嗨皮。尤其是舞池内,破灯闪的跟艹他娘一样。

    比较客观的说,喜欢夜场的通常有两种人:一种是纯玩,就是爱热闹;一种是找刺激,要么419,要么溜冰,要么同性,要么群P等等。

    各有各的套路,各有各的圈子,轻易不会打混。

    而这两位一亮相,就引得众人瞩目,没办法,颜值爆表啊!一位留着齐肩长发,戴着银耳钉,五官线条柔顺清晰,又透着几分妖冶魅惑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他的整体风格一点不娘,不像有些打扮的男人,哎哟,恨不得让你知道他撸管的时候都翘着兰花指。

    这位就非常得体,散发出一种很中性的美感。

    另一位恰恰相反,短发,眉目凛冽,线条如雕刻般英挺,全身都荡漾着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:性冷淡风。

    岂止是女人,连男人看了,都觉得他们美到逆天。

    俩人往吧台前一坐,立马就有两只猎物送上门。

    “嗨,帅哥,能请我喝杯酒么?”一位长卷发的女人歪在旁边,对那个妖艳贱货笑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这句话惯有的套路呢,接下来你应该叫一杯不加冰的Martini,但我却十分希望你喝龙舌兰。”长发男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是龙舌兰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让你有兴趣继续往下问而已。”长发男一摊手。

    “咯咯,你真幽默,好,那我就要杯龙舌兰。”

    女人打了个响指,酒保手脚麻利的调了一杯龙舌兰,又端上一小盅盐。女人将盐抹在手背上,伸出舌尖舔了一下,又拿起杯子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手背上,那一丁点的舌尖湿痕,似升腾出一抹旖旎的光晕。女人没躲,反而往前探了探……情调与调情,本在一线之间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他的同伴却非常厌烦,对面前的女人道:“我不感兴趣,如果你想,可以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艹,神经病啊,老娘不玩3P!”那女人失望的骂了一句,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闪人。

    “师师?嗯,好名字,我叫托尼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还告诉人家英文名,你又不是假洋鬼子。你放心,人靓活儿好不粘人,不会赖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女子也是经验丰富,欢场老手,没说几句,就跟长发男打的火热。同伴愈发不耐,皱眉道:“我不想在这浪费时间,我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哎哎,你这人就是扫兴!”

    托尼无奈,只得道:“我的兄弟想回去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我的私藏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希望你的私藏跟你的脸一样中用。”

    女人本就是找乐子的,当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于是三人出门,走了一段,便在路边等车。她显得非常嗨,这种等级的帅哥可不容易钓到,摇摇晃晃的踩着小碎步,似在街头起舞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蹦跶了几下,她忽然叫了一声,却是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路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路人轻声道歉,先看了女人一眼,目光又转到两个男子身上。他莫名顿了顿,没说什么,抬脚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对方也打量他一番,只觉气度内敛,但瞧不出有不凡之处,便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三人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短发男拉过同伴,低声叮嘱道:“别惹出麻烦,我们只是来探查情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托尼不以为意,自顾自的搂着女人进屋。

    廊灯一开,昏黄黯淡,气氛顿生。在酒精与荷尔蒙的双重催发下,那女人越看越爱,情不自禁的搂住男子,上去就是一顿狂啃。

    “呵,你倒是心急!”

    托尼的双手上下游动,感受着对方的曼妙起伏,眼中却清澈一片,没有半点情欲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我等不急了,快来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啃了一番,自己倒在床上,简直迫不及待。男人带着一抹诡笑,缓缓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女人热烈迎合着,起初享受非常,可突然间,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只见红光大作,她身下竟然现出一个形似六芒星的古怪图案。这红光将二人笼罩,朦朦胧胧,又带着诡异的催(防和谐)情作用。

    女人吓得魂飞魄散,身体却不自觉的保持动作,根本控制不能。男人也继续挺动,眸中透着习惯性的嘲讽和亢奋。

    “啊,求求你……不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开始还在叫,后来就没了声息,仿佛行尸走肉般,机械的配合对方。

    终于,男人嘶吼一声,六芒星瞬间大亮,随即转暗,又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吐出一口气,看着瘫软在床的女人,不由耸了耸肩,道:“站起身,穿好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就像木偶一样,僵硬的下了床,乖乖穿戴整齐

    “你走出这家酒店,回到自己的地方去,好好睡一觉,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,你不记得任何人,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女人应道,双目无神,呆呆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唉,没意思!”

    托尼摇摇头,摸出一根烟无聊抽着,仿佛只有刚才的那种场面才能让自己兴奋。

    “哗啷!”

    正此时,短发男破门而入,微怒道:“我警告过你,不要惹麻烦!你现在胆子大到尊卑不分了么?”

    “别大惊小怪的,那女人七天后才会死,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。”托尼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这是夏国,不要乱来!”

    “哈,都说夏国厉害,但我们又没亲眼见到。长老院几十年不问世事,或许早就老糊涂了,如今情势不同,全球统一重启,凭什么就惧他三分?”

    “无知,你才知道多少……谁?”

    短发男刚要训斥,猛地转向阳台,他的动作比声音更快,话音未落,手心就现出一道箭矢样的绿芒,朝窗外射去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绿芒击中玻璃,居然没有碎裂,而是从玻璃内部穿过。而外面,一只头部硕大的好像侏儒似的丑陋男子,正伏在十几米高的窗台上。

    他躲闪不及,被射了个正着,只听砰的一声,男子居然变成了一张纸片,被风一吹,碎裂缤纷,簌簌掉落。

    两名男子大惊,奔到窗前,看着纸屑还没落在地上,就在空中随风旋转,莫名消失。

    “式神!”

    短发男面目阴沉,“东瀛的人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鹰潭,一处别墅区内。

    几人坐在客厅里,气氛沉闷,忽然一人手一招,收回一点白光,沉声道: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东方路数,有点像不列颠密教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不列颠?哼,他们也来了。”为首之人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必慌张,我们就是来探探情报,夏国政府或许早就心里有数,所以我们暴露也没关系。但是要切记,尽量避免发生冲突,活着还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,死了就真的死无对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(你们提供的确定是龙套嘛?一个个都是主角模板啊,什么身怀剑种,壮志未酬,还都跟小秋一见钟情,都是戏精,戏精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