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四十章 剑气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蘑菇石上,顾玙不断吸取着赤阳之气,整个人好似一只大皮囊,液体缓缓充盈,好像一晃荡就会散了鸡蛋黄。

    他每日来此修习,已过了十余日,今天方有满体之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烈阳斜坠,西天一抹晚霞,混着黯淡的天光映照山巅。高处显寒凉,他却觉浑身炽热,液体越来越充足,近有满溢之状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赤阳灌体,剑气即生。顾玙愈加小心,默运剑诀,只听“咕嘟咕嘟”的怪响从身上发出,体内如大锅烹煮般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那枚剑种也在气海中缓缓翻动,每转一周,便吸收一道焰液。这焰液在剑种内淬炼,升华,又转为一缕细细的金红色剑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神识内照,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个过程,不得不感叹法诀奇妙。而随着吸收的液体越多,转化的剑气也愈发密集,同气海泾渭分明,一天一地。

    顾玙整个人宛如一口硕大的炼炉,周身热气升腾,笼罩数尺,连空气都被灼烤的微微扭曲。

    “嘎吱!嘎吱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突然间碎石纷落,山巅摇坠,却是下面的蘑菇石裂开数道细纹,已呈不支之象。

    这一坐,便是三日……

    第四日正午,烈阳当空,当剑种吸完最后一道焰液,终于停止翻动。

    顾玙就觉砰的一声,全身剧震,金红色的剑气在体内散开,四面八方,游走百脉窍穴,以他经络的强韧度,都感觉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好在数息之后,剑种就像启动了开关,再次疯狂翻转,那些凌烈剑气又被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再看剑种时,已不似之前的光球状,变得晶莹剔透,通身金红,仿佛一颗滴溜溜的圆珠浮在气海之上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凝神静心,慢慢睁眼,浮现出一丝欣喜,总算没白费功夫!

    他身形一动,就要跳下大石,结果屁股刚起来,就听轰隆隆巨响,那蘑菇石就像打烂的石膏像,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他赶紧往前一跳,才避免被砸,回头看着一地残骸,不禁心生愧疚:好端端的一处景点,就这么被我毁了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右手一招,插在岩石上的古剑就握在掌中,紧跟着催动剑种,输入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剑啸龙吟,响彻山间,好似褪去了千年杂质,终于露出了神兵真容。顾玙握着剑,颇有心意相通之感,随手横向一划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赤阳金焰冲天而起,剑势所指,长有十余丈,宽宥六七尺,这一片狭长区域,仿佛空气瞬间抽光,时间诡异的停顿了一息,待那金焰落下,才听得轰!

    天崩地裂,尘土飞扬,一道巨大的剑痕横亘山巅。

    溜溜溜!

    顾玙睁大眼睛,各种澎湃,如此粗长有力,以后跟媳妇儿打架总算有强攻技能了!

    他索性再竖着一挥,轰,又是一道剑痕出现,刚好形成了一个十字。

    所谓法剑,就是融通烈日真意,凝结剑气,可生金光剑焰。他现在初窥门径,还需要借助剑器施展,而再往后,用剑气温养古剑,收入剑种,威力又是不同。

    再再提高,便是身剑合一,身化剑光,一遁万里,才是真正的法剑大成——驱邪秽,焚妖鬼,普照万方,外魔不侵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两道剑痕,站立片刻,忽地转身面向苍茫云海,竞秀千崖,对这天地灵秀拜了几拜,随即下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丫以前看武侠小说,或者武侠片的时候,总觉得剑客超帅。结果自己学了剑,才发现不是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比如说,如何拿剑行走?在不能收进剑种之前,这会是他的一个长期烦恼。

    第一种,挂在腰间。顾玙还真试了试,走起来一怼咕一怼咕,体验十分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第二种,单手拿着,不过他没有剑鞘,某宝上也没搜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第三种,负剑。负剑也不是凭白黏上的,也是有个带子斜在背后,然后剑再插进去。

    美丑先不论,首先你得考虑服装的问题。白云生就是负剑,倜傥潇洒,可人家穿道袍啊,画风极搭。

    而这货呢,自从修道以来,就被刻意模糊了衣着打扮,以及发型因素。

    没办法,穿现代装太出戏,穿古装又太二逼。就像小斋,一身普拉达的连衣裙,CL的红底鞋,娇兰的KissKiss Cold唇膏,然后咔嚓一招手:“雷来!”

    卧槽,人设都崩了好伐?

    所以哩,他索性自己做了只剑匣,长三尺五,深山老木所制,手工粗糙,返璞归真,带着份天然奇趣。

    末了再配个把手,就这么一拎,美滋滋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湘,岳阳楼。

    此楼的名气无需赘述,屹立于古城之上,俯瞰洞庭,遥对君山,北依长江,南通湘江,登楼远眺,自是云影波光,气象万千。

    此时已入11月,南方的天气也渐渐转凉,站在楼上不免有些寒冷。今天的游客特别多,听口音就来自天南海北,男女老少皆有,不过都不是来旅游的。

    “今儿7号,还有6天就比斗了,也不知让不让围观……唉,希望没白跑一趟。”一位中年人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让围观也正常,毕竟是自家事,谁赢谁输跟我们没关系。”同伴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更关心洞庭湖啊,今年水位暴涨,估计快不行了。这片还算好的,别的湖区早就闹大发了,养殖户死了不少,什么王八蛤蟆小龙虾都上岸了,以后想看都没机会了。”另一位同伴道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消极,指不定湖底有宝贝呢,就跟鱼山似的。”旁边一位游客听了,忍不住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哟,您也知道鱼山?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啊,那么大动静,早就传遍了!我有个亲戚在邻县,就看着几道光飞出去,哎哟,哪个孙子那么好命哦!”

    “呵,网上不流行这么一句话么?以前总看YY小说,结果小说成现实,才知道自己不是龙傲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想当龙傲天,一家人整整齐齐开开心心就好……哎,你们说,如果洞庭湖真热闹了,能有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君山岛啊,嘿嘿,娥皇女英出来就厉害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充分展示了吃瓜群众的热情与大无畏。而在他们外围,却有一位沉默的孤身游客,衣着朴素,手里提着一只木匣,瞧着颇为奇怪。

    他站了一会,听那帮人的话题渐渐超速,转到了车辆保养方面,就没兴趣的踱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面墙壁,满是岳阳楼的历史、人文和景点介绍。他一目十行,很快扫到了最末,忽地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那篇文字的最后一段,写着:

    “在岳阳楼下的沙滩上,有三具枷锁形的铁制物品,重达万斤,其用途为何,至今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据《岳阳风土记》记载,江岸沙碛中有冶铁数枚,俗谓铁枷,重万斤。古人铸铁,如燕尾相向,中有大窍,径尺许,不知何用也。或云以此厌胜,辟蛟蜃之患;或以为碇石,疑其太重,非舟人所能举也;或以为置木其内,编以为栅,以御风涛,皆不可知。”

    别的景点,像二妃墓、湘妃祠、柳毅井之类,介绍的都很详细。唯独这个,只有简单的一小段。

    他思索片刻,便拎着木匣快步离开——这不是别人,正是老顾。

    话说他告别梵净山,就到了湘省境内,一路没停,过怀化,穿娄底,直接到了岳阳市。岳阳市再过去,便是皖省,一天可到龙虎山。

    洞庭湖在春节期间,便有水族生事,早就想来转转,正好趁此机会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觉着这三具东西古怪,便下楼到了点将台。此处便是东吴鲁肃点将的地方,由麻石砌成,南北各有梯阶下湖,檐牙高啄,两头雕着龙头,顶上盖着琉璃瓦。

    而在高台左侧30米处,陈列着一枚巨大铁枷。

    长约5米,很厚,两头呈燕尾形,通体青黑色,四脚圆润外翻,中间亦有两条平行突起,表面覆着很多锈迹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标牌介绍,这铁枷重万斤,起码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当年战争时期,东瀛和山姆国还想拉走,但怎么拽都纹丝不动,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然后在1980年5月,由于湖水干涸,岳阳楼的管理人员又在点将台下的湖滩上发现。

    当时一共找到三个,用了三辆绞车同时作业,才移至平台上。为了方便游人参观,还特意增设了景点。

    不过另外两只,后来莫名失踪,仅剩一只。

    对于它的用途,专家说法不一,有的说是船只停泊系锚的“锭石”,有的说是东吴为拦截晋人的战船,用来锁江的……

    顾玙直接跳进护栏里,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这东西很像古代羁押犯人的枷锁,又有点像一种长兵器,戟。他见四下无人,干脆伸手一抹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随着铁锈扑簌簌掉落,露出里面经过千年腐蚀的生铁材质,而在生铁之上,又显出一些不同寻常的纹路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指,一笔笔的顺下来,最后组成一个怪字。

    上面是雨字头,下面两部分,左边是三点水加个辛(这字念shen,没打出来),右边是三道撇。

    顾玙看了就一惊,这分明是道教的讳字,意指水官,即管理水域的神祗。

    我的天啊!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,由衷佩服那时人们的胆子:这东西也敢挖出来,还特么搞丢了!

    (今天终于搬进新家了,乔迁之喜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