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大家小户
    建设城市群的策略,夏国早就提出来了,并且一直在搞。最早的有五大(长三角、珠三角、环渤海、长江中游、蓉渝),后来又有建设19个城市群的想法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措施,无非完善、具体、有针对性了一些。32个城市群,除去青宁、唐古特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,基本涵盖了所有省份。

    这种叫组团式城市群,大中小城市功能互补,共建共享,城乡互动,区域一体……反正说多了我也不懂。

    单说文件一下,既然搞集中建设,自有大把的利益可图。不过上层稳如狗,中层不敢动,只有蝇营狗苟不了解情况,或利欲熏心,才会闻风而动。

    而这些利益之中,最熟练最快速的是什么?

    房地产啊!

    豫中省,凤凰山连锁辛襄店。

    这座凤凰山距市中心十公里,几百米高,地方不大,以前是矿山,开采的跟老司机一样。近几年弄绿化建设,植树恢复,才勉强看出点青山的德行。

    这会儿,在山脚与市区的中间段,明显圈出一片工地,竖着挡板,里面停着几辆挖掘机。工地前是一座接待中心,此刻大门紧闭,几个漂亮的女员工躲在桌后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外面,崔波挤在几百人中,挥舞着一摞单据,正跟大家一起嘶喊:

    “开发商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还我房款!”

    “还我房款!”

    后面的不断拥挤,前面的愈发激动,拍得玻璃大门砰砰直响。

    这却是一位开发商大佬造的孽,他在文件下发之后,就买了这块地,部门居然也批了。宣传语是天花乱坠,什么地王楼霸早就过时了,学区房也不新鲜了,现在流行的是灵区房!

    没错!就是依山傍水之地,以前通常盖高档别墅,现在与时俱进,要开发大规模的住宅区。

    楼先盖着,以后配套的商业区、学校陆续跟进,业主可就近入学。所谓毗邻非凡境,校前神仙居……人生,何止一步到位!

    崔波就是被忽悠上当的,他家在辛襄下属的陈桥镇,手里有笔闲钱,就忍不住买了套期房。

    结果前两天传出消息:土地不合法,盖楼不合法,政府要回收!这下可毛了,几百人都交了首付,便组团过来搞事情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“让让!让让!”

    就在群情激奋,要把大门砸碎之时,两辆车驱散人群,从外围直入。车门一开,下来几位市府领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见有管事的,也暂时消停。

    一把手走上台阶,亲自安抚:“大家静一静,你们的心情我理解,所以我不说套话,就告知三点。

    第一,开发商已经被拘捕,等待判决。第二,土地出让手续无效,由政府收回。第三,你们的钱款原数退还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退就退,我们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就是,那是我辛辛苦苦攒的钱,你一句话就行了?”

    其实听到最后一项,众人的情绪已有松缓,再吵吵嚷嚷的,无非施加压力罢了。

    一把手毫不在意,高声道:“我们说到做到,绝不拖延。大家今天就可以登记,先返还一批,剩下的在两个工作日内,定将如数奉还!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趁机安利:“那份规划文件想必都看到了,大家应该相信政府,都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和解决困难。此次事件,是个别同志以权谋私,收敛钱财,我们已经处理。我敢保证,不会再发生第二次!希望大家也提高警惕,以防骗局,一切建设项目以政府公布为准……哦,我今天还带了一些小册子,来,给他们发一发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得益于市政府的及时反应,事件迅速平息。

    折腾了好半天,一把手才坐回车里,也是长出一口气:“好险,幸亏来的快!”

    “领导,那位的靠山可在省里头,我们直接抓人,会不会有点过了?”助手却满脸忧虑,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,形势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领导冷哼,不屑道:“这个节骨眼上还敢发国难财,简直不知死活……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波登记之后,便累死累活的挤出来,上了自己的小破车。

    他没开动,先看那本宣传册子,上面介绍了辛襄在未来的大体规划情况。4个区、6个县,55个镇、69个乡,600万人口,皆有涉及。

    有的要扩建升级,有的发展工业职能,有的全力打造交通枢纽等等……他翻了翻,找到自己住的陈桥镇。

    此镇的特点有二:

    一是交通发达,南部黄河大堤东西贯境,东边又有黄河公路大桥。东有106国道,西有107国道,北可通京城,南可达湖广,本身也处在商都、汴梁、辛襄、楚丘四市的中心。

    二是地理特殊,紧邻黄河的滩涂地带。这片滩涂有一万多亩,动植物资源丰富,也有不少异化生物,但杀伤力较小,已被军队镇压。

    政府不知怎么想的,确认军队有能力保证安全后,竟然没有迁移居民,而是设立隔离带,将滩涂圈了起来。

    基于此两点,陈桥镇的位置相当重要,册子里着墨甚多。

    崔波粗略翻了翻,前面比较笼统,后面相对具体。

    比如市里要集中建设两类居住区:一个类似于宿舍,每间8-10人,专供单身狗和特殊人群居住,厕所和盥洗间公用。一个类似于筒子楼,按家庭分,一户一间,约十几平米,厕所公用,没有厨房。

    还有迁移群众的安置工作,市内的应急避难所,地下防空洞,甚至部队的简易营房全部启用。那边则加班加点的建造简易房,马上就要冬天,还要确保供暖。

    再有人员分配,会种地会饲养牲畜的,直接分到27个农业基地。会工业技术的,可到各大工厂等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崔波看完,靠着椅背半响不语。

    他高中文化,对部分举措不太理解,但大体方向是懂的。

    市里明显要增加农业人口,确保粮食和副食品稳定产出,同时确保工业稳定。而城市的闲散人等,通通引诱到工地搬砖,等房子盖好后,可优先分配。或优惠租赁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突感茫然,发动车子一蹭一蹭的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等待多时的妻子忙问:“怎么样,有说法么?”

    “市领导出面了,我的钱先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回来就好,拿回来就好!”

    妻子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,小门小户的,就那么点积蓄,真要打水漂得心疼死。她神色轻松,手脚快活的去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崔波却没什么心思,闷头抽了半包烟,忽听哗啷一声,却是上高中的儿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没晚自习么?”他奇道。

    “学校要开什么会,晚自习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你过来,我跟你说点事。”他顿了顿,招呼儿子进里屋。

    妻子刚做好了饭,道:“哎,干嘛去,马上开饭了!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不能饭后聊,来大宝,我正好做了你爱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

    崔波猛然大吼,把老婆孩子都吓得一愣。沉默了几秒钟,他才挥了挥手,却也没言语,拉着儿子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爸,你要说什么?”孩子显得十分紧张,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你明年不就高考了么,呃……”

    崔波斟酌片刻,终道:“你一直想报文科,现在别报了,报个农学或者理工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你们不都挺支持的么,我就想报中文系,我就喜欢文学!”孩子急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文学还有个屁用!”

    崔波解释不清楚,索性端起父辈的架势,不容置疑道:“你要么学农,要么学理工,如果成绩不理想,我跟你小舅说说,让你当兵去,当兵也强得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都快哭了,眼泪瓣在眼眶里含着,一个劲的掰弄手指。

    他固然气愤,也肯定不理解这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小商人,为了自己的前途,绞尽脑汁才想出了这么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而那些做出决策的人,同样不会知道,这些位于社会中下层的百姓,在新时代来临之际,又有着多少赌博与挣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黔,梵净山。

    此山山巅之上,有一坨奇石,临崖而立,高10余米。顶上是一斗状大石,下面则是一根较细的石柱,上大下小,形如蘑菇,故名蘑菇石。

    此刻,顾玙就坐在蘑菇石上,修习《赤阳荡魔剑诀》。

    他在这已经住了十来天,一边修剑诀,一边准备炼剑器。那柄古剑没有名号,自己偷懒,就起了个“赤阳剑”的称呼。

    别的法器可以用神炼法,剑就非常特殊,必须修出剑气,才能以之温养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先天,但认认真真的从术剑修起,待小成后,方进入法剑的步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闭目凝神,呼吸轻不可闻,头顶一轮烈日当空,正是最炽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面色如水,清逸飘然,默运法诀,只觉烈日中散出一缕赤红色的细丝,若有若无的进入体内。

    这便是赤阳之气,最是浩然刚大,邪魔不侵。而这细线入体,与自身的精气神相融,竟然迅速淡化,然后化作一道红色细流。

    液流沉重异常,远过寻常体液,一路直下吞入丹田,身体也发出“咚咚”“汩汩”的怪响。

    此为修剑气的第一步,赤阳灌体。

    这液体叫赤阳液,修此步骤,全身便如一硕大皮囊,液体在内不断摇晃碰撞,举手投足间,身中如翻江倒海,水银演地,毁物伤人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赤阳满体,剑气即生!”

    而第二步,便是加以淬炼,再由液化气,即为先天剑气。

    顾玙一只脚跨进人仙境,也费了十天功夫才初窥门径,难怪说剑仙难修啊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