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南荒初显
    所谓狂风扫落叶,雨打烂芭蕉。

    一夜过后,三人早早起床。酒店原有的早餐并未出现,据服务员介绍:前几天自来水还是好的,就从昨天开始,污染越来越重,经常喷出不知名的恶心小虫。

    据说这一片的自来水全部停用,仅剩城南城西还未受殃及。

    三人也无所谓,只是走到大街上,见安顺全城躁动,弥漫着一股莫大的恐慌,时有警察在街头巡逻,还有车辆排队出城。

    “多好看的城市,这就要完了。”龙秋瞧着特伤感。

    “不光这座城,水源下游的那些地方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看了看晦暗的天色,叹道:“古有苗疆南荒之地,恶水蛮山,百里一村,千里一寨。谁能想到灵气复苏,好端端的现代城市群竟要退化,难不成真要造一个南荒出来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除非他们能短时间解决污染问题,不然只能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也摇摇头,道:“以前山清水秀为荣,现在叫苦连天堪悲……走吧!”

    三人的目的地是黄果树景区,那边早就封锁戒严,花了大价钱才找到一辆车。向西南行了45公里左右,才在警戒线前停下。

    他们越过哨岗,偷偷溜进了景区。

    黄果树其实是个瀑布群,面积极广,周遭18公里内,另有地上瀑布10余个,地下瀑布4个,溶洞暗河无数。

    此地分为若干景区,还有几处苗寨,一年四季游人如织。不过他们眼前所见,却是空空荡荡,有如死境。

    三人顺着木桥栈道走了片刻,当先迎上一条宽河,水势平缓,没有丝毫波澜。河水好像非常的重,不是在河道中流动,而是带着一份重量沉在河床上。

    顾玙随手扔了块石子,只听咚的一声闷响,石子转瞬被吞没。而就在沉下去的地方,波纹越来越大,很快扩散到整条河面,跟着水光一闪。

    仿佛偌大的百叶窗被拉上,阳光遮掩,那白亮亮的水面一翻,竟然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龙秋惊叫,只觉鸡皮疙瘩爬了一身,那河面密密麻麻,一只黏着一只,什么水蜈蚣、龙虱、水斧、蝎蝽、水黾等等,全是水生虫群。

    它们被石子惊动,瞬间鼓噪起来。水黾闻到了生人气味,最为兴奋,一层层一波波,速度极快的往岸边移动。

    离岸边还有半米远的时候,当头一批齐齐跳起,哗,好似蠕动的黑色虫瀑冲上了岸。

    顾玙布下一层禁制,砰砰砰,虫群撞在了无形薄膜之上。它们智商奇低,仍然晃动着细长的口器,疯狂刺向薄膜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,放出十根火云针,连成一条火龙在水面划过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河面上顿时焦臭无比,死下去一层,又翻上来一层,再死下去一层,根本杀之不尽。

    “算了,太恶心了,去别处看看!”

    顾玙胃疼,忍着不适迅速闪人。

    三人继续深入,不一会,便到了主景区,也就是那个闻名遐迩的大瀑布。

    高七十多米,宽百米出头,从悬崖直泻而下,真是捣珠崩玉,飞沫反涌,珠帘钩不卷,匹练挂遥峰!

    而更神奇的是,还有一长达134米的水帘洞,从瀑布后面拦腰横穿。

    这瀑布倒还清澈,许是冲击力过大,虫群无处存活。三人略观,便顺着台阶直上,绕到后面的水帘洞。

    此洞由六个洞窗、五个洞厅、三股洞泉和六条通道组成。他们踏进第一条通道,就被眼前景象惊得一逼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龙秋立时想吐,搭着姐姐的肩膀不停干呕。小斋和顾玙也超级恶心,洞里竟躺着七八具人尸,许是前来旅游的游客,正赶上虫灾爆发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一种暗红色的水甲虫,堆满尸身,爬上爬下。

    三人视力极佳,清楚的看到那甲虫口器有两根长长的尖刺,轻松的刺入皮肉,似播下什么东西。而刺入的地方,瞬间鼓起一个小小肉瘤。

    七八具皆同,就像全身长满了脓包,五官被挤占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个肉瘤破开,一只小点的甲虫从中钻出,跟一只大甲虫尖刺相碰,颇为亲昵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小秋终于吐了出来,这些虫子竟用人尸作为培养基,来孵化后代。

    小斋忙拍着她的后背,顾玙则暗自心惊:因为这洞穴的石缝中,仍源源不断的有虫子爬出,何止以百万计?

    甭管什么人,甭管多强大的枪械,碰到群生的小生物都没辙。哪怕你把这山轰平了,也不能保证剿杀干净。

    虫族啊,本就是地球霸主!

    三人藏匿气息,又站了片刻,终于恶心难耐,想转身离开。结果刚走几步,就听那边哗啦啦碎石飞溅,却是一只蝾螈似的生物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直接冲到虫群中,长舌一舔,便卷进百余只甲虫,肥厚的唇部嚼动片刻,又是一舔。那些水甲虫毫无反抗之力,只等怪物吃饱喝足,哧溜窜进石缝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货来去如风,看的三人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自然界果然是最公平的,再弱小的生物也有自保手段,再强大的生物也有致命弱点。好比黄果树,虫灾刚生,又孕育出天敌来克制。

    三人本就来此勘察,窥一斑而知全豹,走了两处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,偏远地区、自然地貌越来越不适合居住,尤其夏国的几个边角:西北、西南、东北、东南,皆诞生了一大片无人地带。

    反倒以工业化为主的那些破烂城市,吃嘛嘛香,屁事没有!

    未来的变化趋势已然清晰,就看上头怎么规划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铜仁,梵净山。

    所谓梵净山,以前叫三山谷,后来佛教大兴,才改作“梵天净土”之意,据传是弥勒佛的道场。

    若在以前,自是香火鼎盛,豪客千金,现在么,和尚的日子可不好过啊!

    就像天柱山,本有座三祖寺,那是禅宗三祖僧璨传法的地方,地位何其崇高?结果国家要建基地,道门要立道院,和尚说撵就撵。

    梵净山也差不多,如今道教观念越来越普及,老百姓都改信三清,明白道爷有用,所以压根不来。和尚没有香火,日子过的惨,纷纷还俗,剩下的被异化生物袭扰,也申请改换寺庙。

    简单说,空山一座。

    至于那三人,从黄果树回来,便直奔林城,呆了一日,又到了铜仁。见此地风光秀美,便寻了家废弃酒店住下,打算融合剑种。

    清晨,薄雾。

    三人拾级而上,婉转随溪,只见群峰环耸,木石掩映,或上或下,或巨或纤,与身穿绕而过,步步生奇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是西线,这里有个很著名的地方,叫观音洞。就是绝壁上的一处石穴,依山悬空建成石屋,里面供着观音菩萨。

    每年都有不孕不育的善男信女,来此磕头,再带一小石头丢入洞中,据说来年必得子女。

    经过此处时,顾玙和小斋不以为意,龙秋却突然停步,双手合十,认认真真的拜了几拜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顾玙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拜拜啊,保佑你们早日生个小娃娃。”

    “添什么乱,还没想这茬呢!”他蛋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想啊?小娃娃多可爱,而且是你们俩的孩子,生下来就是先天了。”

    龙秋眨了眨眼睛,一本正经,这妮子现在不学好,貌似粉嘟嘟,切开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小斋听了却颇感兴趣,道:“我还没考虑这个……哎,老顾,你说是不是修为越高,生孩子越困难?”

    “生孩子不困难,怀孕困难吧?”

    顾玙想了想,道:“我们的生命层次不断提升,或许基因也随之变异,不是有个词叫生殖隔离么?可能精卵自相残杀,融合不了,反正我也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点点头,走了一段,又道:“我就很奇怪啊,现在还好,要是修出元神再生孩子不是很别扭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婴儿是有神魂的吧?他在肚子里睡觉,神魂从无到有,那我的元神也在体内,彼此不会影响么?胎儿吸取我的精气神,那我的元神已有意识,万一影响到了胎儿,生出来的到底是谁?是我的孩子,还是我自己?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,有点乱!”

    顾玙摆摆手,皱着眉顺了半天,愣没顺过来,“有病吧,没事说这个干嘛?听得我毛骨悚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小斋一把搂过他,笑道:“别害怕,哪天有兴致,生一个出来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他们对生理卫生知识进行友好交流的同时,不知不觉已到了山顶。

    顾玙一览群峰小,云海苍茫现,索性席地而坐,道:“这里不错,山高气爽,我先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取出剑种。这两日带在身边用灵气熏染,已经颇为亲近,不再那么抵触。而他端详片刻,就对准胸口,用力一按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剑种受到外力冲击,刹时剧烈挣扎。顾玙不予理会,硬生生的穿过胸膛,再用灵气紧紧包裹,任凭它拼命挣动。

    光球折腾了好半天,许是自知无力,终于慢慢温顺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一喜,散去束缚,只觉光球轻轻颤动,缓缓下沉,一直沉入丹田气海。它在气海之上盘旋少顷,似乎找准了方位,而后猛地一坠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只觉周身气息一震,仿佛什么东西种在了自己的精气神中,而与此同时,庞大的信息流密集且有序的涌入脑海。

    一个名字凭空浮现,正是剑种蕴藏的那部功法,《赤阳荡魔剑诀》!

    (友情推书:《末世符王》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