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安顺
    鱼山事了,各方散去。

    卢元清带着白云生返回道院,特异局则将鱼山定为最新禁地,委派人手在此设防,并暗中在民间巡查。

    毕竟有六把古剑和一枚剑种散落,一日不找回,一日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至于小斋,她帮自家那个不中用的男人解决麻烦后,没有立即回山,反正都出来了,索性一起逛逛。

    安顺,夜。

    从织金出发,上中下有三条路线:上面是黔西,中间是省会林城,下面便是安顺。他们之所以来此,是想看看那闻名遐迩的黄果树瀑布。

    诶,别误会,不是玩闹,而是黄果树在前不久遭了灾,已经不是那个旅游胜地了。

    “水蜈蚣,为龙虱幼虫,体长8-10cm,圆柱状,有一对钳状大颚,凶猛贪食,常用大颚将食物夹死,吸食体液,万不可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水黾,体长5-7cm,黑褐色,以死鱼体或昆虫为食,异化后喜食人液。水黾速度极快,可在水面运动,另有极强的弹跳能力,见之立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噫,好恶心的东西!”

    龙秋一脸讨厌的放下手机,还嫌不够似的,用小手扫了扫,道:“黔省这么多异化生物啊,感觉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巫蛊师还嫌虫子丑,上哪儿说理去?”顾玙靠在窗边,理解不能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水里的虫子,跟蛊虫不一样,蛊虫很可爱的。”龙秋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可,爱?”

    他咧了咧嘴,没办法将那些蛇啊、蜈蚣啊、蝎子啊、黄鳝啊跟可爱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些小生物不像大只的,可以用现代武器消灭。它们往水里一藏,或是躲在什么潮洞里,谁也找不到,这瀑布就算完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颇为遗憾,叹道:“哎,本想带你去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只要跟你们出来,去哪儿我都愿意……嘻嘻!”

    龙秋盘腿坐在床上,没穿袜子,不自觉的用手扳住两只小脚,不倒翁似的一晃一晃,然后忽然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傻乐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斋瞧着特可爱,忍不住伸手一戳,小秋一时没坐稳,抱着脚侧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她娇憨一声,又嗖地坐起来,靠着姐姐肩膀吃吃的笑。

    啧……顾玙暗自摇头,姬的没眼看!

    他只得取出大葫芦,又取出那枚剑种,强行让气氛恢复正常,道:“这一路我都在琢磨,刚有了点头绪。它就相当于一个教学系统和藏剑的专属识海,我能读取一些浅层信息,但真正的剑诀或者剑经,还得融合之后才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详细说说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剑种是剑气所化,自然带着那些前辈的心得感悟,你融了谁的剑种,就等于是谁的弟子。剑仙的总纲是修剑气,但途径有很多,单说剑经,光游仙派就有七部。这剑种碰到天分极高,剑心天成的人,就会主动投怀,比如白云生。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,就是压制住它,强行融合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我应该没问题,小秋也差不多,不行我再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七部剑经,七把古剑,显然两两相配。现在只出了四颗剑种,说明另外三部已经失传。”

    小斋微微皱眉,问:“你那把剑是火属性,万一与剑经不合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去找合适的剑了,或者我们自己炼制一把。”顾玙也略愁。

    “那,那,那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窜了窜身子,那了半天,自己乖乖闭上嘴。她本想说,我的剑种给哥哥,这样几率就能大一些,随即又回过神:每人只能融合一枚,而且融合之前,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剑诀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承丢失的坏处,游仙派明显是先传剑种,再炼剑器,现在他先拿了剑器,就有点MMP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患得患失的。我们先去瀑布瞧瞧,然后就融合剑种,管它是什么呢!”

    顾玙说罢,瞅了眼时间,忽然咳了两声,道:“咳咳……呃,不早了,睡觉吧,明天还得去黄果树。”

    不早了?

    龙秋盯着成直角的时针和分针好奇,不过下一秒就反应过来,特懂事的跳下床:“嗯嗯,我也困了,我去睡觉了,哥哥姐姐晚安!”

    话落,她就趿拉着拖鞋跑到隔壁间。

    哎呀,顾玙这个舒心啊!没白养!

    他颠颠的过去锁上门,回身张开双臂,笑道:“行了,事情解决了,你也训过了,现在该抱抱了吧?”

    “老顾,我发现你现在有点,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比划了下手指,想出个很妥帖的形容词,“贱嗖嗖的!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啊!咱俩都分开一个月了,小别胜新婚没听过么?”他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就算小别,以后百十年弹指一挥间,再往后几百上千年,咱们得隔多久才算小别?那是我不开荒,还是你长满草了?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一瞅这架势,顾玙就明白自己说错话了,立马道:“好好,我收回刚才的话……是我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小斋乜了他一眼,抬了抬下巴:“先弄弄你的鸟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顾玙一愣,跟着就听后面啾啾叫了两声,满脑袋黑线的扭过头,只见白玉晶鸟贼头贼脑的正在偷窥,鸟脸兴奋。

    “出去玩去,明早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窗子,直接给轰了出去,这回也不急了,道:“洗个澡吧,我给你放水。”

    丫溜进浴室,拧开开关,哗,水流从花洒喷出,颜色略暗。他没在意,结果放了十几秒,水流越来越浑浊,最后近成黑色。

    而且噗哧噗哧的各种卡顿,跟尿不尽似的往出挤。又放了片刻,只听砰!一声沉重的闷响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顾玙赶紧跳开,只见几条暗红色的小细虫,从花洒中喷出,pia的摔在地上,还在不停蠕动。

    “哟,新花样啊,你这虫子是助兴还是加情趣的?”

    小斋倚在门口,环抱双臂,又露出那种关爱傻儿子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不卫生,还是别洗了!”

    顾玙一脸的emmmmmm,连忙施展小搬运术,把那些脏水和虫子送进马桶冲掉。

    安顺地处乌江流域和北盘江流域的分水岭地带,境内河流纵横,水资源本就丰富,因此才有了那黄果树瀑布。如今瀑布已经被虫族占领,那酒店的喷头里喷出几只虫子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而经此一闹,顾玙也没了心思,趿拉出卫生间,苦逼道:“好吧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调戏完毕,却是心情大好,也运起搬运术,刷,某个人的内裤就甩在了地上,然后勾了勾手指: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(啊,我没有断更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