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取宝(3)
    顾玙见卢元清进来,先是微怔,随即了然:应是政府那边的动作,请道院来此,就不知是敌是友了。

    当即,他朗声道:“卢道友,好久不见,待我下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还是我上去吧!”

    卢元清笑了笑,脚下一顿,身子腾空而起,至数米高时,左脚迈出,竟似步踏虚空般,刹时就到了石峰壁前,跟着右脚在壁上一点,整个人就轻飘飘的落到断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啧,莫非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梯云纵?”顾玙惊叹。

    嘎!

    老卢一载歪,好容易装了个逼,瞬间气氛全无,拱手道:“梯云纵是小说家之言,当不得真。自长白山一别,十月有余,居士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“托福,还好还好。”

    俩人你来我往的闲扯几句,其实心里门儿清。

    方才卢元清那番动作,行云流水,毫无凝滞之感,显然是修为增进的表现。而顾玙观他形神姿态,雍容自然,光华归真,比年初要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再联想石云来的那柄法器,和两个道士关于“灵兽”的言谈,便不难猜出,道院也得了什么先贤遗宝。

    事实也如此,自发现白鹤地宫后,道院就不断组织人手开发,现已将第一层全部清理干净。所获甚多,包括一些小道术、小符法、小法器和简单丹药的配方等等,大大增强了道院底蕴。

    就拿丹药来讲,有一方名补气丹,虽比不得炼形益神丹的妙用,但在后天巅峰-先天这个阶段,也是不错的辅助手段。

    张守阳就在天柱山,道院要用天师府的六一神炉,自然不会拒绝。卢元清便是服了此丹,修为才有明显增进。

    道院有庞大的政府资源扶持,占尽天时地利,纵然前期缓慢,后期势必一飞冲天。顾玙清楚这点,油然生出一股兴奋感……唉,高处不胜寒,寂寞谁能懂?

    俩人在心里过了几百招,他方问:“你的脚程倒快,不知来此为何?”

    “遗宝出世,当然要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目光一转,道:“这就是潭中宝剑?能否借我一观?”

    顾玙随手扔了过去,老卢接过,细细打量一番,还回道:“好剑,好剑!听说另两眼也有若干宝物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游仙派意在广撒传承,我也不能拖了后腿,再取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愿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顾玙眨了眨眼,这种表态就是友非敌了,笑道: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聊到这,卢元清拱拱手,从石峰跳了下去。他也不再理会,自己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夜过去,转眼到了次日上午。

    鱼山脚下俨然成了一个简陋营地,防护和后勤部队全部赶至,方圆数里就开始设卡,附近的那个小村子也被清空。

    此山如今灵气浓郁,引得众多鸟兽来朝。白玉晶鸟贼精贼精的,等到绝对安全的时候,才肯飞回来。这会正在临时主人身边绕来绕去,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正逗弄着小鸟,忽而眉目一喜,快步走到庙门前。

    吱呀!半扇破门被推开,进来两位女子,正是女朋友和小妹。

    “小斋!”

    他张开双臂,本想来个热情似火的拥抱,结果人家不配合,回了一记关爱傻子的眼神,龙秋也摆了一张单身狗的冷漠脸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好在他脸皮甚厚,笑道:“以为你们中午才到呢,来的倒挺快……哦,这是我的鸟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鸟?”

    小斋瞄了眼那只傻鸟,哂道:“你的鸟可不长这样!”

    说罢,她绕过男朋友,径自凑到断层边缘,观察地窟。顾玙有点懵,忙拉住龙秋,小声问:“怎么回事,你姐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说你刚愎自用,做事冲动不经大脑,自己搞不定了才想起我们,不能给你好脸子看!”

    龙秋乖乖的原文复述,深(xing)表(zai)同(le)情(huo)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媳妇儿说的都是对的,竟然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而那边,小斋看了看地窟,跟卢元清和白云生打了个招呼,随即眉头微皱,感受到一道很不舒服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转头一瞧,却是游乐在旁边目瞪口呆:哇,两个女人好漂亮!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她颇为疑惑,这种人,在这种地方,居然能活过三章?

    “江小姐,龙小姐,一路辛苦,可要休息休息?”正此时,特异局的两位领导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们直接开始,这个要怎么取?”她转向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呃,它们出来时天女散花,速度极快。我先下去勾引,你们在上面盯着,最好每人盯准一个目标,能捉多少是多少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明白了。”龙秋点头。

    “尽力而为。”卢元清道。

    得!一帮神仙开会,特异局众人苦笑连连,只得退后观瞧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大家准备准备,我下去钓金蟾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顾玙身形一闪,人已不见,化作一团雾气坠入地窟,十米……二十米……三十米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金蟾法意再现,吞天换地,日月无光。他有了一次成功经验,只抱守灵台清明,任凭山崩地裂,万物虚无,我自屹然不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法意消散,意识重现,发现自己又在直戳戳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三眼寒潭,中间那眼已经取出,还剩一左,一右,取哪个?这就难选择了,因为他只打算取两眼,万一选个不好的,可就没处说了。

    顾玙减缓速度,慢慢下落,几番思量过后:罢了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已经决定了,就别再磨磨蹭蹭。

    他催动雾气,直接往左边那眼飘去,就是你了!

    而上面人见状,亦是各显神通:

    小斋手掌一翻,一道黑紫色的雷弧在掌心跳动,变幻着各种形状。龙秋则招出金蚕,化作胖娃娃伏在身边,黑洞洞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往下观瞧。

    她也会《分虚化影术》,但没哥哥那么精深,关键时刻不便尝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看了看小斋的水雷,默不作声的从怀中取出一面铜镜。有两个巴掌大小,样式古朴,背面刻着云纹,正面金光沉敛,镜面迷迷蒙蒙。

    这正是白鹤地宫的镇魂镜,他刚刚炼制完成,可定万物性灵魂魄。

    却说顾玙,突破一层层的隔膜阻碍,小心翼翼的接近潭水,先顿了片刻,然后雾气游浮,与水面轻轻一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果然,与上次一样。这眼寒潭也开始猛烈搅动,漩涡急转,并且散发出阵阵浩然威势,远超之前。

    顾玙心中一凛,不敢怠慢,死死盯着水面。

    约莫数息之后,漩涡骤止,宛如炸药在水底炸开,砰的寒水飞溅,而在水花之中,嗖嗖嗖又飞出四道神光,速度更快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饶是顾玙有所准备,雾气翻腾,也只来得及卷住一道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小斋的水雷张开大网,尽可能的盖在洞口,一下就罩住两道。随即雷网紧紧收住,那两道神光并不安份,不断挣扎跳动,几近破网而出。

    “金蚕!“

    龙秋小手一指,胖娃娃瞬移般的扑到空中,迎上一道神光。

    它伸出白胖的胳膊,想要去抱,结果刚抱住,哧啦一声,黑烟升起,金蚕神魂剧痛,不得不撒开手。

    那神光改变方向,竟直奔游宇飞来。

    游宇呆立原地,没有任何动作,游乐却疯了似地冲过来,猛地把弟弟推开:“我的!我的!我的宝……啊!”

    砰!神光穿胸而过,又遁于云天之上,茫茫不见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龙秋又急又恼又羞,偏偏自己这边出了差错,还害死了一条人命。可没等她呵斥金蚕,姐姐那边又传来一句: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这次的宝物威力远胜之前,小斋自己网住两道,已非常勉强。比斗片刻,终有一道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那神光飞至半空,兜转着就要远遁,忽听一声清喝:

    “定!”

    旁边忽传来一声,只见一道金光射出,正照在光团之上,刹时静止不动。卢元清面部微微扭曲,持镜的手轻轻颤动,显然也是勉强至极。

    仅僵持少顷,光团便有挣脱之意。

    “师兄莫急,我来助你!”

    白云生弹剑出鞘,跃入场中,长剑刷刷展开,布成一片剑网。那神光感受到剑气纵横,居然没走,反而上下翻飞,进退有度,似在与其过招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白云生后天修为,却浑然不惧,剑势连绵不绝,如长江大浪汹涌袭去。

    而神光试了几回合,忽地在半空一顿,周身光晕暴涨。紧跟着,这大了数倍的光团俯低一冲,一下裹住剑尖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这柄传了几百年的古剑,根本没有抵抗之力,就这么一寸寸的被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“我的剑!”

    白云生心如滴血,目眦欲裂,又见神光威势不消,直冲自己飞来。他猛地闭眼,以为自己会同游乐那般,结果意识一暗,顿失知觉。

    “轰!!!”

    那边小斋也怒,金雷缠绕,咔嚓劈了一记。神光这才老实,像只光球似的被捏在手里。不多时,顾玙也上了来,手里捏着一只光球,见状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一共四道,跑了一道,收服三道。而仅须臾间,游乐身死,白云生倒地不醒……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