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取宝(2)
    “顾先生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法宝!法宝!”

    “好剑!”

    这把古剑一亮,众人皆自惊叹。

    白云生痴于剑,但他不会去抢,能打过也不会,这是他的心性。特异局一伙虽然眼热,但懂大局,更不会有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游宇是羡慕,唯有游乐,满满的渴望与贪欲。而激荡过后,副局长先反应过来,与局长对视一眼,齐齐低呼:“糟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糟了。”白云生点头。

    一共七道神光,另外六道应该就是六柄古剑,结果散于四面八方,天南海北,不知让谁捡了机缘。

    像这种宝贝,如果没有政府统一管制,落到私人手里,甭管他是什么身份,都不可能交公。一直藏着还好,就怕被人察觉,一旦泄露,必是祸事连连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特异局竟希望就此罢手,第一眼就出了七件,还有两眼呢……怕是要天下大乱了!

    顾玙则独坐一旁,握着灵石恢复气力,半响过后,方拿起那把古剑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咱们说古代剑器的平均长度,汉时长剑有十七寸九分,短剑十寸五分;宋时长剑有二十一寸三分,短剑十五寸二分。

    古代的尺跟现在不同,一尺为24cm,并非33cm。所以常讲三尺宝剑,换算一下就是72cm左右。

    像白云生那柄,剑锋三尺三,其实还没到一米。

    至于这把,也近三尺三寸,略重,样式极为简单,只在剑身上有几道火焰云纹,隐隐散发着一股炽灼之气。

    他没有输入灵力,随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就像热刀子在凝固的牛油板上划过,没有半点顿挫,那根半米高的断柱就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劈过柴的都知道,当斧子劈下去时,携带的冲击力会震荡到木柴,木柴分开的同时,也会被崩飞。但是这一剑,断开的石柱还好端端的立在那里,只是中间多了一道有焦黑痕迹的缝隙。

    顾玙很惊奇了,自己没用任何技巧,就是随便一挥……这只能说明一点,此剑锋锐无双!

    而紧跟着,他灵气运转,少少输入一道,见古剑刹时赤芒大盛,炽气升腾数尺,不由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剑居然没有神识烙印,还没被祭炼过。

    哇,这就厉害了!

    凡人使得,后天使得,先天使得,人仙亦使得。而凡人使来,神兵利器;后天使来;增幅战力;先天使来,有所发挥;人仙使来,估计才能真正的显露风采。

    一时间,顾玙似乎懂了游仙派的意思:明摆着就是装备大赠送啊,一穴出七剑,怕也是故意为之,要的就是广播传承。

    不管目的何为,他由衷佩服游仙派的气魄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,这剑是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正此时,那边众人过来,副局长当先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记载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面的三眼潭水可有古怪?”

    “此山乃是一个古门派的埋宝地,若所料不差,剩下两眼也藏着众多遗宝,数量不会太少。”

    不会太少!

    局长、副局长齐齐惊吓,这尼玛要是再来两次大爆,再分散各方,特异局就甭混了!可他们也没啥办法,人家执意要取,自己阻拦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,那您的意思是……”老黄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考虑。”

    顾玙毫不遮掩,坦诚道:“宝窟在前,不心动是假的,呃……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心实意的。

    大道五十,天衍四十九,留一线生机于天地万物。大道尚不做绝,何况修道之人?

    子曰: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;缓一缓,日后好相见。道教无因果,但道教有承负。

    天地人共生,长养凡物名为财,财而生欲,欲共生邪,邪而生妄,妄而生猾,猾而生害而不止则乱败,败而不止不可复理,因穷还反其本。

    简单讲就是:倘若不知节制,固守道心,等一切变成虚无,你们就该懵逼了!

    游仙派埋宝鱼山,广播传承,如果让自己掏空了,冥冥中可是自有天数……纠结片刻,顾玙终有决定:也罢,只取两眼,第三眼留待后人。

    不过呢,按第一眼的情况来看,自己恐怕力有不逮,还得打电话叫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凤凰山,练功场。

    一道青光忽从枝头跃下,七八米高的树,落地安然无恙。而紧跟着,这青光哧溜一窜,又慌张张的钻入草丛。

    它身形暂止,盘成一卷便便探头观瞧,长信子滋滋吐出,正是小青。它看了片刻,见草丛并无动静,瞳中流露出一抹得意。

    小青的眼睛本是暗黄色,带着冷血动物特有的阴晦感,可蹭了好几年的灵气,瞳孔已经变成了一汪碧绿,好似两颗硕大的绿水晶嵌在里面。

    同样的,它的皮肉筋骨也强韧非常,速度更是爆表,一秒钟七进七出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嗞拉……啪……嗞拉!”

    它正得瑟时,忽听一阵细微的怪响从头顶传来,当即蛇脸大惊,抹身就要逃。然而没个卵用,只见一张大网从天而降,正把它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小青扭动着身体,还不敢太夸张,以便碰到网边。这张网呈黑紫色,纵横线络清晰,十分逼真。但仔细一瞧,那一条条网线泛着虚光——竟是由一道道水雷织成的大网。

    “跟了我这么久,倒越来越像小堇,你若再没点出息,我只能把你扔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悠游而至,收回水雷,拎起宠物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这货摇头晃脑,缠上她的手腕,不停的蹭啊蹭。

    “不求你像师父的白蛇一样为我殉忠,起码也得有自保能力,这世道越来越乱,你光靠那点速度可吃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摇摇头,今日修炼完毕,慢悠悠的回到清心庐。

    话说金雷威势无双,水雷变幻莫测,她双雷已到无漏境。金生水,水生木,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……第三种却是修习木雷,最后中央之土,可总控五雷。

    清心庐内,热闹非凡,郑开心和母亲,李冬和老水,还有高明德几人都聚在庭中,正围观着一只巨大的蜘蛛。

    体长有半米多,棕褐色,头、胸、背皆有甲片。前端8个单眼,排成四行,口器巨大,腹部有四个纺器,即丝囊。

    蛛丝就是从这里吐出,其实是一种分泌粘液,遇到空气才会变硬成丝。

    “这是活的么?”李冬看着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“废话!当然是活的,被我砸晕了。你最好离远点,被吃了我可管不着!”小堇道。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不弄死呢?”郑开心奇道。

    “它的蛛丝很有用,我想运回来养着。”

    龙秋给蜘蛛布了层禁制,笑道:“我们在沙岭那边发现的,就这一只,很珍贵呢。”

    沙岭是个镇子,在盛天西边,那地方有一小片沙漠,又脏又穷。而白城在东边,两地相隔四百多里。

    “哇,那它,它有名字么?”郑开心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等姐姐来让她取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就她那取名肌无力的水准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刚说完,小堇就略略略的吐舌头,道:“这蜘蛛会遁地,还生活在沙漠里,直接点,叫沙行蛛吧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比我的土蛛好听。”

    小斋晃晃悠悠的凑过来,一把搂过妹妹,道:“行了,你们先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凤凰山众人,对两位小姐姐还抱着挺亲切的态度,对这位大姐姐就非常怂了,立时散去。

    龙秋一瞧就晓得有事要讲,问:“姐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位有消息了,自己搞不定,让我们过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小斋略带鄙视,道:“小秋,你跟我走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我我我我!”小堇连蹦带跳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顾玙第一天到洒基镇,第二天到织金,第三天凌晨,鱼山崩落。

    现在是第三日的晚上,讲真,给政府缓冲的时间很充足了。随着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完整,事件等级越来越提升,最后竟然送到了大首长那里。

    如今情况特殊,因为年底就要举行多国会议,正是用到某人的时候。所以上头的指令很宽松,八个字:通力合作,礼让为先。

    夜,月明。

    顾玙也很久没休息了,通知了小斋之后,简单吃了些东西,略略休整。此刻,他正坐在那截断掉的石峰上,研究这柄古剑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一把火属性的宝剑,自己可以祭炼,当作一件主攻法器。

    但他总觉得不妥,游仙派是剑仙派啊,剑仙不至于这么low吧?就宝剑厉害点,别的法诀啥都没有?

    他怕一旦用神炼法炼制,就暴殄天物了。

    何况他在心里吐槽,自己有火云针了,这又来了把剑,我这是跟火属性卯上了?那以后起道号可方便了,什么火云老祖,烈宵道人,欲火童子,七十二根神针外加一口大宝剑……啧啧,惹不起惹不起!

    他摇摇头,指尖在剑身上缓缓摩挲,似感受着千年前大能仙人的超绝神采。而突然间,顾玙猛地抬眼,盯着那扇破败的庙门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仅剩半扇的木门被轻轻推开,卢元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(腰又疼,求推荐膏药……膏药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