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好同蟾窟映三潭
    “夜夜忆故人,长教山月待。今宵故人至,山月知何在。”

    朱槿花寒,月出东山,顾玙躺在藏书楼上,难得念了一首完整的古诗,笑道:“我虽然不是故人,也巧在今宵,倒想看看这山月真容。”

    他又转过头,瞧着在殿檐下静坐的白云生,忍不住问:“道长,你那剑术每日都练么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为何不练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想练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人多羞涩,理解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云生睁开眼,流露出一种“你丫好歹是天下第一,怎么这么逗比”的蛋疼目光,又缓缓闭上。

    无趣!

    顾玙见他不应,不禁撇了撇嘴,一手把玩着玉如意,一手撸弄着小鸟,只等着这长夜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在下午时分,众人发现了对联中的秘密。现在是八点多钟,南方的秋夜还很漫长,月亮刚刚冒头,要等到明天凌晨,还有相当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今天是圆月,皎白纯净,没有半点瑕疵。众人聚集在小小的黑神庙中,各自成团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还好鱼山是景区,以前装过线路,不然连个电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电没水也不行啊……哎,你那还有没,给我折点!”

    “留心烫……来来!”

    在碧琉璃精舍内,副局长领着五名成员挤在一起闲聊。这里没什么东西,颇为空旷,到处透着一股老旧的腐朽味道,在今夜显得尤为清冷。

    他们刚吃过饭,一人捧个热水杯嗞溜嗞溜的喝着水,别看表面悠闲,心里紧张的要死。人家就负责调查收集这个的,对情况非常了解,像这种异象/宝出世,往往伴随着莫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可不留不行啊,临阵脱逃是渎职。何况人总抱着侥幸心理,万一捡漏立功,那就大发了……再者说,不还有那位在么,怎么着也不能见死不救吧?

    他们这边说,而在不远处的老石榴树下,游氏兄弟也在低声交流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还是走吧,我总觉得这里很危险。”游宇再次劝道。

    “啧,你要不是我弟,我真想掐死你!”

    游乐恨铁不成钢,训道:“那两位高人没看见么?他们说的话没听见么?明摆着这山上有仙缘,你特么还想走?”

    “你总说仙缘,可仙缘要是这么好得,也就不叫仙缘了。”

    游宇看着憨笨,却自有一番理解,道:“反正我觉得,我没这个本事拿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游乐扇了他一下,骂道:“你不想拿,我想!念书念傻了吧?你不去争,它就能乖乖到你手里?行,你既然这么说,等会真要有机会,你别跟我抢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抢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揉着后脑勺,对俩人压根没抱希望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正聊着,忽听庙门外传来一阵拍打声,在深山中格外清晰,并有人喊道:“开门开门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他们就在前院,自跑去开门。好家伙,外面足足站了二十几位,个个气势逼人,当中一位问:“特异局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兄弟俩回话,副局长赶了过来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老黄,你这就不够意思了!”

    那人似乎认得副局长,笑道:“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告诉我们,不地道不地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黄副局长抬眼一扫,那里面有织金县政府的,有支援部队的,还有好些精锐战士,荷枪实弹。他当即面色一板,道:“这里不安全,请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,别这么一本正经的,有果子大家摘,有蛋糕大家分,这道理你不会不懂吧?”那人还在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老黄骤然抬高音量,厉声道:“我再说一遍,请你们回去!异象出世,不是儿戏!”

    他可不傻,特异局在此,是职责范围,但这帮人算怎么回事?出了事自己还得背锅。

    那人见对方不给面子,有点挂不住,沉声道:“老黄,你别忘了,当初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特么废话!”

    老黄直接打断,道:“你也别忘了,特殊时期,特异局有权辖制一切地方部门,要不要我给局长打个电话,中央亲自来说?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那人瞬间扑街,点了点对方,终究没敢炸毛,灰溜溜的带着人滚回山下。

    此番争吵,自然传到后院的二人耳中。白云生仍然闭目养神,顾玙继续玩鸟,他不是圣母,更不是圣母婊。

    提醒已经给了,听不听是你的选择,每个人都得对自己的生命负责。当然,如果真有危难,他能救则救,不能救的,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夜已深沉。

    一轮飞镜挂在天边,小小的鱼山庇于其下。碧琉璃精舍那边并无声息,似乎都已睡去,后院就更为安静。

    白云生真的很能坐,几个小时都一动不动,那柄古朴长剑就放在膝上,剑锋三尺三,净重六斤四两,为派中历代相传。

    顾玙躺在阁顶,似睡未睡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忽然一阵山风吹过,枝叶摇摆,他猛地睁眼,只觉鱼山的灵气躁动值瞬间飙增,就像脑电波受到强烈刺激在疯狂跳跃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白云生也睁开眼,向地面看去,借着微弱的灯光,见那石砖地已经变成了黑色。却是山里的蛇虫鼠蚁集体逃窜,犹如一层蠕动的黑色地毯迅速向林间涌去,又扑梭梭的滑落山底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好多虫子!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起来!”

    前面传来惊叫声,脚步杂乱,八个人一同跑来。副局长脸色刷白,问道:“顾先生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快到时辰了,你们要走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副局长首次犹豫,真正面对危险时,毕竟英雄还是少数。而他顿了半响,对手下道:“我留下,对你们不强求,想走的尽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过后,有三人退出,两人留下,也想搏一搏。虽然不清楚,他们想博的是什么?许是功名利禄,许是跟兄弟俩一样,也在向往着仙缘。

    当即,三人匆匆下山。之前的那帮家伙还在山脚守候,车辆拥挤,灯光雪亮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顾玙暗自摇头,一挥袖子,道:“你到别处暂避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白玉晶鸟振动双翅,转眼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其实顾玙挺好奇的,从宋代的罗胜先到民国的庹几禅,共有十几位道士从巴蜀来到鱼山搞事情。按此推断,这应该不是异象,而是跟萨祖道印一样,属于先贤遗宝。

    他们如此大费周章,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,就是不知道,这遗宝是何种性质的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一点点过去,天光从漆黯到浓墨,从浓墨到黑蓝,又从黑蓝色一层层的漂染开去,渐渐薄淡、剔透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就是气温,积聚了一宿的寒气集揉在黎明之前,仿佛结成了一顶无形寒帐,将鱼山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天要亮了!”

    白云生忽然道了一句,副局长连忙看去,果然,在东方的地平线上,已露出一抹浅红。

    这浅红就像一只饥饿的精怪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一切,而那黑蓝愈发单薄,被驱逐的无处藏身,直至最后……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如大海退潮清光万里,万花吹雪繁花落尽,待尘埃消净,只一轮红日跃上天边。

    顾玙跳下藏书楼,白云生也站起身,其余几人又激动又紧张,东盼西顾,忽然游乐叫道:“月亮!月亮还没落山!”

    “那边,那边!”

    “日月同辉!日月同辉!”

    顾玙举目远眺,只见那轮初日在东边升起,正是锦城方向,而一轮淡月清晰可见,圆圆整整的挂在西边。

    清辉斜照,正落在藏书楼的八角顶阁上。

    “日照锦城头,月映藏书楼!”

    他心中满是兴奋,甚至有些迫不及待,来吧来吧,让我见识一下先贤大能的手段!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随即,他忽地一怔,因为不断躁动的灵气团突然停止了跳跃,连细风都不再流淌,仿若时空静止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钟,顾玙面色骤变,这次的感觉终于明显了:就在这后院之中,有一股力量喷薄欲出!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旁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闻有声如雷,自东南来,向西北去。跟着地面颠簸,屋梁椽柱,错折有声。

    少顷,又听轰!轰隆隆!

    巨响接连而至,正殿和藏书楼剧烈晃动,瓦片掉落。特异局众人与游氏兄弟大惊失色,再无方才果决,急忙向前院奔去。可刚跑几步,就见那数丈高的黑神正殿,好似被顽童拆零的积木,哗啦一下,墙倒屋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座鱼山也开始震动,天光晦暗,摇坠将崩。

    三面侧峰皆有大石滚落,倾颓入河。临近的河水更是泼起丈余,不远处的村落鸭鸣犬吠,男女老少衣衫跑出屋子,喧如鼎沸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副局长在颓垣前乱跑,猛然惊叫,只觉脚下一空,地面突陷。他一米八的个子,直接短了半截,下半身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嘎吱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那栋两层高的藏书楼也禁不住力量,咔嚓一声,兀的裂成两半。地面犹如一只巨兽,张开大口,将这座古楼整个吞没。

    而以此窟为中心,震动一圈圈的疯狂升级,后院的石砖地就像被撕碎的破布,断裂塌陷,哧剌剌的碎成一块一块。

    这地窟转瞬就扩张了数倍,疯狂挤占空间,一座石峰承受不住,竟然拦腰折断,足有十几米高的巨岩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副局长魂飞魄散,身子在往下掉,上头有东西砸,根本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白云生身形一纵,呛啷啷长剑出鞘,如切豆腐一样插入石壁,左手捞起对方,猛地向上一扔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副局长还没上去,又有一名成员掉了下来。白云生脚尖一点,拔剑,旋身……噗,长剑再次插牢,如法炮制,又给扔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!”

    游氏兄弟距离较远,也没逃过,齐刷刷的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游宇大脑一片空白,毛孔在冲击力的刺激下全部张开,冷风灌入体内,游走周身,直若到了鬼门关前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他猛地一闭眼,只等着自己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但紧跟着,他忽觉身体停止下坠,反而轻飘飘的往上升,睁眼一瞧,自己竟被一团云雾托起,迅速向安全地带飘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几人算好运的,另一名特异局成员根本不及搭救,直生生的坠入地窟,又被两块飞石夹在当中,立时被碾成了肉沫血粉。

    “身化虚物!”

    白云生盯着那团云雾,惊诧不已。他气力将尽,也顾不得多想,奋力一跃,双足刚刚落地就往前一窜。

    紧贴着鞋跟边缘,一块地皮瞬间塌陷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鱼山的震动还在持续,山脚下的更是哭天喊地。有的被石头砸中,有的被河水卷起,有的被地缝吞噬,车辆损毁,伤亡一片。

    “扑通,扑通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……卧槽,我没死!我没死!哈哈哈!”

    游乐被摔到地上,先是愣怔,随即大喊大叫,似哭似笑。他拼命拨拉着游宇,游宇却神情呆滞,还没从刚才的奇妙感觉中回神。

    片刻,他浑身一激灵,连忙来回搜寻,最后将目光钉在那座倾塌的侧峰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那云雾在峰顶缠绕,缓缓化为一尊人影,直如海上明月,管你涛生云灭,他只星河在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面色如水,此番鱼山崩裂,书阁陷穴,原本古朴静雅的黑神庙,眨眼间毁去大半。只前院少许完好,其余地面已经塌陷,建筑无存,露出一方巨大的地窟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轰……”

    又过了几分钟,这场突如其来的震动终于停止,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他从高处俯瞰,只觉一蓬青光猛地从地穴喷出,绕云直上,欲冲九霄。而待青光散去,地窟真容显现,他不由一惊:

    那地穴正形成一只巨大金蟾的模样,似蹲在山腹,张开大口要吞天噬地。而在那蟾口之中,却有三眼潭水,映着西边淡月。

    且把鱼山添二酉,好同蟾窟映三潭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