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游氏兄弟(1)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顾玙随手一扫,将几只大鸟赶到旁边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那些大鸟被扇的连连翻滚,好容易稳住身形,又如同喷了伊藤猛鬼一样,不依不饶的扑上来。

    他略微不耐,索性放出一根火云针,哧溜溜的绕了一圈,瞬间划出一个以自己为圆心,以十米为半径的真空地带。路上满是焦黑滚热的鸟尸,散发着阵阵肉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玉晶鸟就停在他的肩膀上,鸟脸懵逼,双瞳呆滞。它就像第一次看见老虎的猫,哎呀我艹,这江山居然不是朕的!

    而顾玙四处打量,能觉出城中漂浮着一种很古怪的躁动,以至灵气紊乱,鸟群不安,甚至被引来此地,像在等待什么宝贝出世。

    这躁动非常微弱,摸不准方向,他毫无头绪,只在城中乱转。约莫四十分钟后,走至东面的一条公路时,他心中一动,直接化作一股云雾逐风飘去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白玉晶鸟吓得连连振翅,忙不迭的跟上,它可不敢独自停留,分分钟就被**。

    这一人一鸟很快出了城区,到东郊,此处鸟群更多,遮天蔽日。而那云雾收敛,恢复人神,顾玙一瞧,眼前一座数百米高的山头,山脚立着一尊石碑,上刻:

    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织金古建筑群之黑神庙——2006年6月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不禁一怔,这倒巧了!自己隐约觉得此地躁动最强,没成想却是鱼山,倒省得多走一趟。

    鱼山真的很小,似乎久未开放,暗红色的木门斑驳不堪,被两把铁锁牢牢锁住。门环的样式非常有特点,底座是一对似虎似狮,似龙似马的兽头,应有驱妖荡魔之用。

    县城内都空旷无人,更别提郊外。

    顾玙震开门锁,吱呀一声,木门呻吟。他抬步而入,后面的大群飞鸟扑扑棱棱,冲撞啼鸣,却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他将门轻轻掩上,就像一步迈出了红尘,吵杂全消。

    这山形姿奇绝,怪石林立,数十级台阶蜿蜒而上,直通幽境。里面建筑不多,走了一会仅见一角木亭,过亭到山腰,便是忠烈祠。

    忠烈祠是官方叫法,即是民间所称的黑神庙。

    整座庙规模不大,一庭院,一正殿,一碧琉璃精舍,前院还生着一株形如苍龙的老石榴树。

    就很奇怪,明明是个休闲的好地方,织金却没有完善开发的意思,任凭庙宇破败。

    顾玙随便转了转,见正殿空空,并无那位“黔州黑神总管荣禄大夫南霁云”的神像,只存有“忠义服人”的四字牌匾。

    后院则花草茂盛,左侧立着一栋藏书楼,楼前有二联。一为:且把鱼山添二酉,好同蟾窟映三潭。二为:日照锦城头,月映藏书楼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顾玙皱眉,此处的灵气波动最为强烈,以至鸟群不入,但到底藏着什么东西,位置在何处,终究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在庙中呆了半响,方自下山,还得去寻一位地方绅士才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织金,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这是县里最大的医院,平日病人就多,现在更是人满为患。走廊,过道,甚至楼梯的缓步台上,都或坐或躺的歪着许多伤者。

    伤势较轻的,多是表面划伤;较重的,就是器官受损;最严重的,直接肠穿肚烂,或脑颅开瓢。

    一千多人啊!再牛逼的医院也不能同时接收,预防感染、破伤风、止痛止血、麻醉等药物几乎告罄。医护人员忙得脚不沾地,还是处理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102号的伤口又崩开了,止血钳!我需要止血钳!”

    “没有止血钳了!止血带也没了!”

    “艹,绷带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绷带也没了,布带、毛巾都用上了!”

    “啊,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县医院的医疗水准能有多高?久而久之,医护人员也陷入了焦急与躁郁之中,绝望的气息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而在二楼楼梯口处,游氏兄弟正大呼庆幸。

    游乐的脑后被抓掉一块皮,包着厚厚的绷带,不停念叨:“多亏了你啊,不然我就挂在山上了。老刘叔就在我前面,一只大鸟扑下来,喉管都抓烂了。我还是运气好,有你这么个好弟弟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哥,我不救你救谁?”

    游宇被夸得不太好意思,他双手狂抡扫帚,也磨破了皮,但这种情况下,基本忽略不计,道:“要我说,还是叔婶命好,我爸妈也好,正赶上不在家。不然他们也跟着去,指不定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次捡条命回来,要是能闯过去,我下辈子都不抓鸟了。”游乐叹道。

    俩人正说着,忽听广播声响,一个女声道:“大家请注意,由于六盘水和省里的救援还没到达,本院的资源储备已经出现短缺。为了资源的合理利用,给伤势严重的患者更好的治疗条件,请大家看看自己的号牌,上面有医生画的标记。标记为绿色和黄色的,表示伤势较轻,警方会统一护送,转至邻县医院,请大家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话一出,瞬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,凭什么让我去,外面有鸟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谁爱走谁走,我七十多岁了,还怕你们?我看谁敢动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乐一瞧自己的号牌,赤果果的勾着个原谅色OK,郁闷道:“小宇,你找找有笔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上哪儿找笔啊?”

    “那一会来查,我就装严重,你别露馅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游宇是老实孩子,劝道:“哥,你也不严重,还是转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转什么转?说的好听,什么警察护送,这么多人送的过来么?外面上万只鸟,谁敢保证没事?”游乐一瞪眼。

    伤者各有算计,那边院方连同警方已迅速行动。

    “这位同志,请你配合!”

    警察叔叔嘴上客气,手可真利索,刷的就给一位大妈拽起来,推搡着下楼。大妈哭天喊地,比挤公交的时候还精神,一个劲嚷嚷:“你别碰我!我告诉你啊,我就不走,你再碰我,我就躺下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乱糟糟的请下第一批轻伤者。

    大楼外面停着几辆防暴车,特警全副武装,一见人下来,钢盾齐齐拥上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“啾啾!”

    鸟群一瞧人类,顿时铺天盖地的冲下来,砸的盾牌砰砰直响。

    “啊!不要吃我,不要吃我!”

    那大妈魂飞魄散,不管不顾,撒丫子就往前跑。她这一跑,其他人也慌了,刷刷的都往车上冲。

    后面的不晓得咋回事,也跟着跑,瞬间挤作一团。已经上车的抱住椅子开始乱踹,骂道:“你下去,下去!”

    “不要慌!不要慌!后面的先回去,回去!”

    警察叔叔声嘶力竭的维持秩序,可惜恐惧感一来,根本没个卵用。而紧跟着,人群中已传来惨叫声:

    “啊!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“休得伤人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清啸。一柄长剑似天外飞来,直直搅入鸟群,就如搅进肉堆中的机器,每一次挥动都击落一只大鸟。

    光寒四照,须臾之间,已然清出一片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“满了就走,走不了的退后!”

    跟着剑光稍敛,长虹倾落,却是一位英气逼人的年轻道士。

    (这章给neoniubi123萌,好奇怪的名字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