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约战
    瑞丽,陶家。

    在这座大庄园里,特突兀的停着两辆重型卡车。俗称前四后八,即前转向轮为两轴四轮,后驱动轮为两轴每组双轮共八轮。

    这是国内比较常见的重卡,载重在50吨左右,而在它们的车厢里,已经各装了一块空空石。

    没办法,原石太大,长二十多米,宽八米,高十几米,重百吨。即便有那么大载重量的车,也没有那么大的车厢,必须得分割。

    这是顾玙回来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当葛丹伟的主力部队赶到帕敢时,见到的只是一地枯骨,血腥满地。指挥官是个聪明人,自己是为了争权,为了求财,没必要非得菊花套电钻——找怼。

    所以在顾玙的武力镇压和钱财缓和下,很快就答应帮忙,立马找车运到边境线,然后由陶家接收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若想将两块宝物运回凤凰山,有两种方式可选。”

    而此刻,陶宇就跟在顾玙身后,毕恭毕敬的介绍:“一种是陆路,全程四千多公里,耗时较短;一种是海路,先从瑞丽到粤省,再用货轮运到东云市,里程长,但安全性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海运?”

    与大多数人一样,顾玙飞机常坐,船却很少接触。夏国有两万多公里的海岸线,北起东云,南至北仑,如果走这么一遭,刚好绕着大陆线溜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海运就算了,起码得十几天,我们家小妹怕是等不起,就用卡车送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您是先行返回,还是跟着车一起?”陶宇又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这茬,顾玙就脑袋疼。

    由于小堇对空空石的重视程度,压根舍不得放手,一定要跟着才安心。拜托,四千多公里呢,他可不想在卡车里窝上几天。

    “这个等等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把话题岔过去,问:“我们去了好几日,滇南的形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热闹啊,您都想象不到!”

    陶宇突然就来了兴致,表情生动,劲儿劲儿道:“您走的第二天,腾冲就闹了人命,一家四口被生生灭门。警察根本找不到线索,我们开始也不知情,后来议论纷纷,说四口人无缘无故的,正睡觉的时候就死了,这是被下降头了。

    然后真庆观的道爷就出手了,一位是陈观主,一位不晓得名姓,据说是什么祖庭宝地来的。俩人一查,果然是大马国的黑法搞鬼,拿了钱替人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道爷?”顾玙一乐,觉着称呼挺新鲜。

    “呃,大伙都这么叫。”陶宇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接着说,后来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后来就打啊!那天有不少人在场,还有拍视频的,现在网上都传遍了。那新来的道……道长,使一把精钢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!”

    顾玙打断,精钢飞剑是什么鬼,“你确定是飞剑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对了,我这有视频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陶宇形容不清,干脆拿出手机,放了一小段影像。顾玙接过一瞧,画面模糊晃动,但也能看出是两个人在打斗。

    一位是典型的大马人种,一位正是石云来。

    内容较短,只有二十几秒,就见那黑法转身想跑,石云来手中长剑嗖地扔出,化作一道青光,稳稳的把对方串在地上。

    跟着就是: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杀人了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飞剑!飞剑!神仙啊!”

    “真有神仙啊!”

    噫!

    顾玙咧了咧嘴,这不叫飞,只能叫掷。他看的特明白,石云来的长剑应该跟小秋的差不多,都是相对基础的法器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法器!因为在最后两秒钟,石云来有个收势,而那长剑瞬间消失,这明显是收进识海了。

    啧,这倒有意思了,道门貌似得了神炼法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得此结论,并没有什么危机感,反倒非常兴奋。新世界来临,入局的人越多越好,这样才有意思,才能称得上革旧图新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还给陶宇,问:“还有别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都是类似的。最近也不知怎么的,东南亚的人全涌过来了,除了滇南,桂省、粤省也有发现。现在都在议论,这世道即将大变,各地道观香火骤盛,不少人都跑去拜师。以前我们这边的……呃,您别见笑,挺信那些黑法的。如今么,呵呵,都说还是自家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恐慌么?”他奇道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可没啥激烈举措。前天有几个混混上街煽动,打砸店铺,没半小时就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陶宇顿了顿,忽道:“对了,我在网上看到一个,好像是海外的张天师找上门,要跟龙虎山斗一斗,谁输谁让位。”

    “海外的张天师?”

    顾玙微微惊讶,刚要细问,忽听电话声响,摸出来一瞧,却是穆昆。

    “喂?你在哪儿呢?”穆昆的声音略急。

    “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事么!你在帕敢惹了那么大的乱子,还好意思问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惹什么乱子,你就甭装腔作势了,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穆昆冷哼一声,简要说明。

    缅国现在没有总统,由三家军队把持,其中梭温和眉苗两家,联合向夏国抗议。大意是你们在我国境内胡乱杀人,抢夺物品,一定要给个交待巴拉巴拉。

    交待个锤子!

    其实死些军人无所谓,主要是那个老鬼婆。人家是三神,还有两个神兄神弟,她一死,那两位自有感应。

    缅国的黑法全出自三人门下,不少人是政商军大佬的座上宾。而老鬼婆挂掉,那两位自然不干,于是就搞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小顾啊,你这次也太胡来了。现在国际形势紧张,年底我们就要参加会议,你就别再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穆昆貌似斥责,语气中却忍不住的带着一丝得瑟。

    “呵,要不这样,你转告他们一声。我再去趟缅国,凡是修行界的,谁想报仇尽管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道:“我一次打服!”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穆昆也装不下去了,道:“行了行了,杀一个就够,剩下的我们来做。哎对了,你找那块石头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玩儿。”他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嘁!

    穆昆知道白问,但听到答案还是不爽,啪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陶宇搁旁边听得直愣,结结巴巴道:“先生,您,您把谁,把谁杀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老鬼婆,哦,就是你说的那什么三神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,卧室。

    顾玙抱着手机,刷完了一大波新闻,全是海外天师要与本土天师正面肛的消息,不禁笑道:“有意思,这得去瞧瞧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(假期结束,上班快乐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