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二十章 杀鬼(2)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飞头巨口张开,对准那截白嫩修长的后勃颈,狠狠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老鬼婆遁在黑雾中,见之大喜,这黄毛丫头不知从哪儿学的雷法,竟把自己逼得狼狈至极,早窝着一肚子闷气。

    这飞头是她苦心炼制而生,有吞噬之能,只要被咬到,必会吸干精血与其相融。

    “去!去!”

    她木杖连顿,不断加持,那巨口已然裂到极致,其余的器官都被挤到上半张脸,狰狞可怖,然后一口咬在了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老鬼婆的喜色还没完全显露,便骤然直坠。那丫头身上猛地荡起一层波动,强大的反震力如同空气弹一样,一下子将飞头震退。

    小堇反应也快,身形往前一窜,回手就是一记金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此番变化极快,远超乎二人想象。情势立时扭转,老鬼婆躲闪不及,被轰得倒飞出去,在地面摔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嗤……”

    黑雾瞬间震荡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小,转而视野清明。

    “好险,我都把它忘了!”

    小堇也是脸色刷白,下意识的瞅了瞅胸口,那里挂着一枚龟甲,已是光华黯淡,失去了效用。

    她这次对战,本以为十拿九稳,可没成想,对方的经验完全碾压,还是被套路了,一时间又是气愤又是羞愧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发出漏气般的喘息声,倒是果断非常,立刻咬破舌尖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她对着木杖喷出一口精血,鬼面杖头乌光大作,浑身又被黑气包裹,半飘半遁的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“哪里跑?!”

    小堇足下一跺,紧追不舍。她的法力不足以再放出一道金雷,便在右掌布满雷光,炮弹似的向前方冲去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,旷野无垠。

    就在这座深山的矿区之中,二人一追一逃,穿街过巷。灯光迷离,影子飞驰而过,留不住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那些酒吧、商铺、俱乐部的老板员工,全都瑟瑟发抖,门窗紧闭,仿佛外面有两只食人恶魔在争夺猎食权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老鬼婆挨了一记,本就是强撑,只觉金雷在体内疯狂乱窜,根本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小堇见距离越来越近,猛地跨过一大步,右掌提起,嗞拉嗞啦的雷光缠绕,砰的就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老鬼婆又摔出十几米,躺在地上,狠狠道:“你当真要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少特么废话,你咬我的时候怎么没客气?我今天要是让你跑了,我就甭混了!”

    小堇提掌上前,就要拿下首杀。而就在此时,突然冒出几声清脆的枪响,打破了夜空寂静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轰隆隆!就见几辆吉普车冲进场口,后面还跟着一辆卡车,满载着荷枪实弹的士兵。一位长官模样的军人鸣枪示意,跋扈嚣张,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来的好!”

    老鬼婆不惊反喜,拼起最后的力气往前一扑。

    蓬!那团黑气陡然吹胀,化作一片黑云盖住了吉普车。下一秒,车上惨叫连连,散发出重重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“鬼!鬼!”

    “开火!”

    其余士兵大为惊慌,纷纷开枪。老鬼婆早有防备,哧溜钻入车底,眨眼间又从第二辆吉普车上窜出,又是四人毙命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小堇对着如此密集的火力,不敢靠近,身形连闪躲到一栋房屋后面……哒哒哒!就在两尺之外的地面,打出了一排弹孔。

    “是你逼我的,我今天就算死,也要让你陪葬!”

    士兵气血旺盛,正是大补之物。老鬼婆吸了好多人干,状若疯巅,只见她横过木杖,刷的一撕,露出里面的一卷皮轴。

    她往空中一扔,皮卷自动展开,材质枯黄,貌似人皮,长四尺,宽两尺,上面绘着一尊青面獠牙的邪佛像。

    这佛有四面身,共八条臂膀,张牙舞爪,择人欲食,散发着浓烈的邪气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邪佛神!邪佛神!”

    此图一亮,枪声骤止,恐慌蔓延。这些士兵是葛丹伟的前哨部队,四五十人,从密支那连夜过来,本想快活快活,结果撞到神仙打架。

    缅国是佛教国家,自有无数传说野史,这邪佛神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据说它本是深山恶鬼,由于吃人吃的太多,法力极为高强,竟胆大包天以佛位自居,最后被佛陀封印。

    先不提传闻真假,这四面八臂邪佛图倒是老鬼婆的师父所传,有百年历史。她平日以精血喂养,使其飞出杀敌;也能直接祭出吞噬敌人,威力极大,算压箱底的本事。

    士兵都是缅国人,见之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“阿拉嘎巴!”

    老鬼婆念了句咒语,伸手一指,那图却纹丝不动。她知道自己实力受损,使用不得,当即面色一狠,更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嘎拉贡巴!”

    她抬手在脖子一划,然后一掀,竟将自己的头颅摘下。她乃半人半鬼之身,不可与常人视之,只见无头尸身捧着头颅摇晃上前,化作一道黑光,直直没入图中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邪佛图得宿主死祭,那尊青面獠牙的佛像立时睁眼,周身血光迸涌,扑向人群。

    士兵们早就四散奔逃,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年兵跑着跑着,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目光与佛像相对,顿觉摄心夺魄,倒地昏死。

    还有的边跑边开枪,那图却似虚无一般,任凭子弹穿过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刹时间,场中黑气翻滚,血光弥漫,夹杂着硝烟惨叫。地上转眼多了十几具人尸,皮肉不剩,只余一具残骨骷髅,惨如地狱。

    “哎呀!哎呀!”

    小堇急得直跳脚,可自己没啥法力了,怎么办?怎么办?她猛敲脑袋,这会才想起来,连忙扯出传讯符,“也不知来不来得及?”

    她捏着符箓,刚要送出去,就觉耳边传入一声清润:“退后!”

    “姐夫!”

    她顿时大喜,左右瞅瞅不见人影,随即仰头一瞧,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从莫敢的方向,忽飘来一片白色云雾,这云雾的速度极快,犹如碎天银河在天际流过,长风破浪,直济沧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张着嘴,半个字都吐不出。她晓得姐夫一直在研究《分虚化影术》,平日也见识过,无非变变云,变变烟,没觉得有啥威力。

    但此刻,情况危急,一脚跨进人仙门槛的顾玙全力施展,竟似天降神瑞,涤荡人间。

    而那边,四五十个士兵已经挂掉了一多半。邪佛图吸了好些精血,气焰嚣张,它里面封着一只邪灵,此刻蠢蠢欲动,颇有出画之势。

    它吃的正开心,猛然画轴一转,面向那片云雾,顿生忌惮。而云雾不停,转瞬到了跟前,与血光缠绕的邪佛图直直相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仿佛时空凝固。存活的士兵眼巴巴望着半空,还没等眼皮落下,就觉天摇地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麻母湾被瞬间撕裂,狂风怒号,呼呼作响,整条街区连连颤动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云雾将邪佛图死死困住,邪灵在其中拼命挣扎,青面獠牙的硕大头颅探出画轴,双目带血,巨口大张,竟要吞云而噬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半空隐隐传出一声冷哼,倏地,一道道匹练般的红光飞出。再看那云雾烈烈生辉,宛如一片瑰丽的火烧云,映的夜天淡碧,山间明灭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邪灵被火云针硬怼,只得退回画轴。它完全陷入一种癫狂状态,上下翻滚。

    又斗了片刻,邪佛图终于挣开一道缝隙,化为乌光直踲山中,却是要逃。

    只见那红云翻腾,异彩奇绝,点点赤芒飞将出来,又托出一条赤龙,追着画轴杀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狂风席卷,赤焰冲天,邪佛图被赤龙穿身而过,再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紧跟着,云雾离散,宛如银河倾落,缓缓化作一人。那邪佛图归收长卷,老老实实的躺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小堇颠颠跑过去,语无伦次,话不能言,只比比划划的表达着兴奋之情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顾玙狠敲了她一记,怒道:“你不是说不闯祸么?传讯符为什么不用?幸亏我发觉动静,不然怎么跟你姐交代?”

    “我,我真的没闯祸啊!我跟她打来着,一开始都赢了,后来法力不够啊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俩人正说着,忽听一声枪响。却是存活的士兵聚集一处,手持各种枪械,战战兢兢的问话:“你们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夏国人,你们是葛丹伟的部队?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你们来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兄弟们死了大半,军衔最高的一个家伙拿着枪,手紧张的直抖,枪口直晃。

    顾玙特怕他走火,干脆双臂一划,嗖嗖嗖,对面的几把枪都到了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几个家伙好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消散,吓得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之前我找苗伦谈,结果他跑了……现在你们来了,我们就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带着部队撤离却没走多远,暗戳戳想捡便宜的苗伦,随着老鬼婆身死,忽感胸口一痛。

    隐藏的降头反噬,叫都没叫出来,扑通摔落车下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