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杀鬼(1)
    早上还热热闹闹的莫敢场口,到晚上竟变得冷清萧索。街道无人,吵杂不闻,连两侧的街灯都暗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玙和小堇不明所以,三位士兵却面色骤变,因为没看到巡逻站岗的同伴。他们急慌慌的跑到赌玉场,还好,老师傅还在。

    “葛丹伟的部队要过来了,苗伦已经走了。”老头摩挲着一块翡翠,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三个士兵更是激动,他们没接到任何命令,也就是说,自己被长官抛弃了。虽然三家部队在帕敢有停战协议,但像这种漏网之鱼,敌方也不介意顺手割草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们!”

    一名士兵的情绪最为强烈,操着不太利索的夏国话,冲上来就要揪顾玙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由衷的表示歉意,然后跟敲地鼠似的,咚咚咚三下,全部敲翻在地。

    他把枪支另放一堆,各布下一层禁制,道:“老师傅,这三位先寄存一会,今晚恐怕不太平,您门窗锁好,还是别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哑着嗓子低笑,只摆了摆手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随即,二人出门,小堇问:“姐夫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凉拌,等那位葛丹伟过来喽!唉,无政府的地方就是难搞。”他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“啊?就这么干等着啊?”

    小堇转了转眼珠子,笑道:“姐夫,要不我们去转转吧,看看他们从那边过来?三十多个场口呢!”

    “呃,也行。”

    顾玙想了想,道:“那你是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那边,你去这边!你不用担心,我肯定不闯祸!”她立马接茬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盯了她半响,道:“那好,一小时后在这里汇合,不要离开太远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!”

    “传讯符带了没,别忘了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知道了!”

    她得蒙赦令,匆匆应了一声,便飞奔而去,转眼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莫敢的面积不大,类似一座小村庄。小堇跑了两三条街,见客人几乎走光,只剩下矿工和那些商铺的老板,无精打采的在屋里拍蚊子。

    他们显然已经习惯,个个神情淡定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人啊!”

    她很快跑完了莫敢,脚步不停,又继续往前。前面是大古地场口,情况类似,也是非常冷清。

    过大古地,再往前,就到了惠卡场口……一座连着一座,仿佛这一大片矿区都陷入死寂,那灯光并未带来多少安慰,愈显得诡异空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小堇脚程飞快,连跑了四个场口,等到麻母湾的时候,她刚进厂区就眨了眨眼,“嘻,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丫挺着一张菜鸡脸,大摇大摆的闯进去。与上次来时大不相同,那一溜的肉体治疗院全部停业,诸位老师也深藏不出。

    她随便敲开一家酒吧,探头问:“大叔,听说新部队要来了,从哪个场口过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儿,你胆子够大的,还敢呆着?”老板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敢留,我为什么不敢啊?”

    “哈,虽说他们不乱杀人,但难免有害群之马。小姑娘你这么漂亮,最好躲在屋里,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了!”

    小堇退出来,毫不在意,插着兜在街上闲逛,一会看看这,一会瞅瞅那,有意无意的就到了一条巷子里。

    这巷子又窄又深,两侧都是矮房,空间极为逼仄。她晃晃悠悠的迈着步,昏灯将影子拉得老长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团黑影在她背后窜起,无声无息,飘忽不定,似乎把人影吞没。而那黑影不断翻滚,又猛地一张,仿佛幕布拉开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里面赫然是十几只白面血眼的人头在疯狂蠕动,如体内生满了蛆虫,在争抢仅剩的皮肉精血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少顷,一颗长发的女人头抢到了最上面,嘴巴一张,嘴角豁裂直至耳后,生生冲着小堇咬去。

    始终在慢慢踱步,并未发觉的小堇骤然消失,身形一闪,已经出现在鬼怪身后。

    她懒得看那玩意儿,将目光越向前方,就在巷口处,光线明暗交汇的地方,立着一个伛偻身影,干干瘦瘦状若枯骨,手里还拄着木杖。

    “你能躲过我的小鬼,想必就是了。我那不成器的徒弟,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那人一张口,竟是字正腔圆的夏国话,还带着点旧时代的古意。

    小堇看不清她的脸,听声音年岁颇长,遂笑道:“哟,老太太,你可别跨国碰瓷儿。我家里有些钱财,也禁不住你这么讹人,你徒弟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丹拓,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丹拓……哦,有印象有印象!他一本正经的去滇南搞事,听说死无全尸啊,这可不怪谁,只能怨他学艺不精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的好,就是他学艺不精!”

    老太太不怒反笑,道:“你是夏国人,几百年来我们两国修士多有争斗。我不欺小,按规矩来,你报上师门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的规矩!你那什么年代的事儿了,现在是新时代,就算有规矩,也该我们说了算!”

    小堇活了二十多年,从未输过场面,下巴一扬,“要打就打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老太太这回真怒了,道:“道门无人,竟派个黄毛小儿过来!等我把你炼成飞头,看你还能嘴硬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她猛地一顿木杖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那团黑影就像充着气的气球,不断膨胀膨胀,眨眼就涨到三米多高。那十几颗人头也随之放大,上下翻滚,齐齐飞出。

    这些人头极为古怪,无身无形,就是一只只齐脖而断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小堇恶心的要死,双手一拍,招出大葫芦,喝道:“去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道由细砂组成的黑色洪流,从葫芦嘴奔涌喷出,这洪流漂浮在半空,迅速形成一片云团,笼罩前方数丈之地。

    正是她金雷大成后,姐姐送给自己的雷云砂,也是目前唯一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那些人头尖啸扑来,扎入云中,铺天盖地的黑砂受其牵引,立时发生碰撞,而在碰撞中,又有噼里啪啦的雷光闪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刹时间,一道道手指粗细的金紫色神雷轰下,这一方区域的光线瞬间黯淡,仿若天劫降世。

    “雷法?”

    老太太面色悚然,木杖又是一顿,急道:“回来!”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后面的还来得及,前面的已有四五只进入雷域。雷携带天地之威,天生便是邪魔鬼怪的克星。

    这几只飞头就像烈日下的霜冰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哗啦……砰!”

    一阵乱糟糟的声响过后,两侧矮屋全部崩裂倒塌,残骸满地,焦土成片。

    老妪婆顾不得灰飞烟灭的飞头,只死死盯着对方,又惊又怒:“道门还有雷法传世?这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多了……雷来!”

    小堇收起葫芦,一招手,一道比刚才粗壮数倍的金紫雷光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“莫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老妪婆在她喝出最后两字时,就已经施法,周身黑气疯狂涌出,身形隐遁。那黑气掀起层层气浪,一波连着一波,带着山呼海啸之威,席卷四周。

    眨眼间,整条巷子已被吞没,并继续向外延伸。

    “啊!救命!”

    “救命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紧邻巷子的商铺里,突然传来声声惨叫,估计是留守的当地人不幸遇劫,怕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而金雷轰到其中,震出一大块空洞,又被裹着血气的黑雾瞬间补足。

    “喂,老太太,你别打不过就跑了吧?”

    小堇紧紧皱眉,这东西极其诡异,一个劲的想钻入皮肤,似要占据这具身体。耳边鬼哭戾啸,凄惨嚎叫,宛如声声魔障。

    自己的听觉、视觉也被降到了最低点。

    她一边运气抵抗,一边故意找话,观察片刻,发现黑雾带有某种病毒般的性质,可以食人补充能量。

    “哼,上不得台面的东西!”

    她冷哼一声,当即伸手一抓,掌心出现一块石头,啪的贴上一张蓝色符箓,捏诀低喝:“变!”

    云气升腾,符箓化形,变成自己的模样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“老刁婆,有本事别放雾霾,我们正面肛,看谁厉害……老刁婆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她言语挑逗,又暗戳戳的给替身下令,那替身长腿迈开,有些僵硬的向前跑去,直直冲到深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堇自从在长白山栽了之后,表面嘻嘻哈哈,心里却自认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她修炼本就勤奋,之后更加拼命,没事就被姐姐殴打,积累经验。只不过外表人畜无害,容易蒙蔽群众。

    此番第二次对敌,她紧张的要死,可越紧张,她就越稳,到目前的发挥简直完美。

    砰!替身进去片刻,就听右前方十几米处传来攻击声,神识波动,替身扑街。

    那边!

    她出手的速度远超过了大脑反应,猛然清喝:“雷来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雷光闪动,几乎与此同时,只听一声惨叫,跟着扑通一下,似有人倒地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小堇大喜,布虚术施展,两步到了跟前。结果一瞧,仍是黑雾翻腾,不见人影,地上却躺着一块鬼牌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直到此刻,她终于心神一乱,还没来得及做好防护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颗人头骤然从后面飞起,巨口张开,狠狠咬向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(同学们中秋快乐,好好赏月,不要搞事情。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