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宝贝儿
    这是一个相对原始的部落。

    占地颇广,四周用粗壮的硬木做围,里面没有道路,地面杂乱且干燥。房屋多是木顶或草顶,一般分两层,以石块筑墙,上层住人,下层关圈牲畜。

    而且每座木楼上面,都有一个用树叶苫盖的四处透风的平台,貌似待客之用。当然最特别的,是每户的屋梁上都挂着一只木杵状的器物,像极了某些丁丁——明显是生殖崇拜。

    部落有几百人口,三三两两的坐在屋前,有的洗衣服,有的鞣皮,有的抽着土烟。男人们的装扮都差不多,女人们则是无袖无领的宽大褂子,和长条花色裙子,还背披着一块小牛皮。

    他们见族里的帅小伙成功归来,不禁十分欢喜,可见后面跟着俩陌生人,又有些好奇和紧张。

    “叽里咕噜,叽里咕噜!”

    帕加一路打着招呼,将二人领到最大的一间木楼,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走了出来。他们交流一阵,对方皱眉,表示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帕加略急,回身胡乱比划着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轻笑,上前两步,传过去一道神念:“老人家,您好啊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瞪大眼睛,胡须微颤,仿若见鬼惊神。不过到底是族长,有点决断力,连忙躬身示意,请他们进屋。

    于是帕加退去,三人上楼,当真在那个平台就座。

    门巴族热情好客,摆了一桌果酒,还有一坨黏糊糊的大便似的东西,拿几片宽叶垫着。

    小堇瞧了半天,只拿起一枚果子咬在嘴里。结果那碎碎的红瓤,与粉嫩的舌头一搅,生理控制不住的流出许多**。

    “咝,太尼玛酸了!”

    她吐着舌,面部扭曲,攥着拳头各种颤达。

    顾玙懒得理她,由于交流方式比较费劲,便长话短说,道:“我们要找一种石头,很大,但很轻,就像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小块空空石推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族长仔细打量,又掂了掂,忽然冲下面喊了一嗓子。不多时,一个小伙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俩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,族长道:“他叫边巴,对大山最熟悉的年轻人,他知道这块怪石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储量么?”顾玙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族长对储量这个词不太理解,但意思是明白的,道:“有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请您帮我这个忙,我们必有谢礼。”

    他本想给钱给药,又一转念,干脆把背包打开,稀里哗啦的倒出好多东西,道:“这是糖果……这是压缩干粮……这是肉罐头……哦,这是调味料。”

    他重点介绍这组调味包,精致包装,清爽透气,绝不测漏,有盐、味精、胡椒、辣椒粉等等。

    果然,老头一瞧这个,乐得跟朵月季花似的,不住点头:“好好,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很多人或许不知道,玉石行有一个传承古老的规矩。

    在每一座产玉的深山中,都有一位老师傅。他们世代相传,挑选合适的孩童做徒弟,从小便放逐深山,训练本领,勘察地势,熟记山里的一草一木。

    而每个想进山采玉的人,势必先行拜访,得其同意才能行动,这叫拜门头。甚至政府找那些深山老墓,也要靠这帮人。

    门巴族虽然不是门头,但久居在此,对野人山了如指掌。帕敢玉石场开采了几百上千年,早挖的差不多了,若想找些极品胚胎,还真得求助他们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雪亮的弯刀劈斩,一截手臂粗的树枝应声而断,随着枝叶晃动,依次钻出三人,正是顾玙等人。

    他跟族长达成约定后,便立即出发。

    边巴比帕加要外向一点,语言不通,但一路手舞足蹈,比比划划。三人出部落,往东走,坐标大概在岩石山的东北方。

    如今已走了一个多小时,只见莽莽群山,层林紧密,仿佛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“我说巴哥,还有多久啊?”

    小堇走的不耐烦,嘴上问边巴,手上却捅了捅姐夫。顾玙估摸了一下,道:“快了,再有三分之一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分钟前,你也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小肥皂撇撇嘴,她是个闲不住的,一会上天,一会入地,一会抓只蛤蟆甩啊甩。

    勉强又走一段,这丫头随意一瞥,见右前方突然出现一道深深的沟壑,就想进去蹦达蹦达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刚跑两步,边巴抽风似的嗷嗷直叫,脸色骤变,疯狂摆手,急慌慌拽着小堇回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干嘛?那边怎么了?”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唔唔,啊!”

    边巴指着那条沟,情绪激烈,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哟!

    他越这样,小堇就越想瞧瞧,足下一跺,凌空跃起,就往那边窜去,“不用怕,看我降妖除魔……哎哎哎!”

    她刚窜出几米,就像影像倒放一样,又神奇的飞了回去,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姐夫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要闹,办事要紧!”

    顾玙把小姨子按在地上,略微动气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小堇特识时务,直接不抵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顾玙瞧了瞧那山沟,感觉阴森可怖,隐约有黑气升腾。再过去是一片密林,更是幽深可怖,似透着无穷凶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,三人终于在一处地方停下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看来,这里没什么不同,但边巴不一样,整座野人山已经变成了高清地图,牢牢印在脑子里。

    “就这儿?”

    小肥皂就特疑惑,转了两圈道:“除了树就是树,你别告诉我,它还在地下埋着呢?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边巴猛点头,一顿乱抹,厚厚的腐叶被扒掉两层,露出一小块石尖。顾玙连忙过去,神识一探,内有孔洞,灵气游转,正是空空石!

    他松了口气,笑道:“辛苦了,我们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量地形,退后两步,施展小搬运术。

    凤凰山的姊妹俩都是戏精,他和小秋就非常朴实,没有什么古怪招式,也没有狂风大作飞沙走石,只见地面的腐叶、烂泥和浅层硬土纷纷消失,转而在十几米外的地方,赫然多了一座小小的土山。

    “神……神……鬼……”

    边巴扑通跪倒,也忍不住叩拜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玙停手,表面的几层杂质已经清理干净。他以石尖为顶点,两边划开,勾出一个巨大的椭圆形,道:“如果没错,这便是空空石的体积范围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小堇就像一只被巨大的小鱼干砸晕的喵,这尼玛得多大啊!

    “别愣着,过来帮忙!”顾玙招手。

    她屁颠颠跑过去,问:“是要把它挖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先挖挖看,搬运的泥土就堆到那里,不要挡住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当即,俩人齐齐施展搬运术,开始挖掘矿石。

    俗话说,姐夫小姨子,天生一对,干活不累。那土山越来越高,边巴的眼神越来越僵直,当土山涨到七八米的时候,终于见了真章。

    “好大一坨!”

    小堇跋山涉水,劳心劳力,总算看着了大宝贝儿,简直爱不释手。她粗略估量,这巨石长有22米,高还不清楚,厚度最大有8米,呈一个梭子状。

    若是真正的玉石矿,起码有2000吨重,但空空石么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让开,我试试能不能搬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玙让二人退避,留出一大块空地,跟着灵力运转,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石略有松动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他再喝,灵力飙到极限,一股剧烈的波动笼罩石身,搬运术施展,空间挪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巨响,埋在地下半截的大石骤然消失,转眼出现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嗬!

    直到此刻,三人方看清全貌,高度足有12米,活生生一座小石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小堇扑过去,pia的抱住空空石,乐得屁颠屁颠:“大宝贝儿,都是我的!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帕敢,夜。

    玉石场灯火通明,矿区虽然停工,居住区却热闹非凡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这里有摩湾基、麻母湾、惠卡、摆上桥、大古地、赤通卡等33个场口(采矿地),每个场口都有自己的赌玉场,再加上衍生的酒店、俱乐部、肉体治疗院等等,真真是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莫敢是新开的场口,玉石相对丰富,客人也多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赌玉场内,就满是天南海北的豪客,围在一张桌前大声喊叫:“満色料!满色料!”

    “老王可以啊,赶紧转手吧!”

    “转个屁手,再看看!”

    只见缅国师傅拿着一块毛料,擦掉了一层石皮,里面满满的晶莹碧翠。

    赌玉有句行话,叫擦涨不算涨,切涨才算涨。别看擦口是绿的,里面完全有可能是空心,但有大爆的几率在,只要擦口见绿,价钱一定会涨。

    眼下,就有别的客人喊:“老王,九十万,转我!转我!”

    “九十万不少了,这料子才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七嘴八舌的议论,老王却一言不发,顿了顿,对师傅道:“切!”

    “有魄力啊!”

    “快快,切开瞧瞧!”

    吃瓜群众为的就是看热闹,才不管你好你赖。师傅对他挑了根大拇指,操纵机器,咔嚓一刀下去,毛料就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那料子一分,嗬,两边全是满色料。

    “卧槽!发了!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豆种,但品相不错,老王输了这么多次,总算硬了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万,转我转我!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二百万就想买满料,你当我第一天出来混?”

    老王得了彩头,心气也顺,连声笑骂。

    他是夏国的一位企业老板,有那么几亿家财,不好酒不好色,就好赌玉。这些年输多赢少,但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莫敢的安保措施非常棒,他也不怕有人偷抢,正想出去抽根烟舒缓一下,忽见大门一开,进来一男一女,后面还跟着个土人。

    (旅游失败了,回来更新。糟糕的活动结束了,获奖名单将在公众号发布,话说还有没搜到的么?好神奇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