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土人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一条灰棕色的蝰蛇在腐烂潮湿的叶层上蜿蜒而行,背部的紫色圆形斑点与周遭的紫色杂草融为一体,成为了最天然的保护伞。

    蝰蛇是全世界有名的剧毒蛇类,九月是繁殖期,觅食旺盛,也是伤人最多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刻,它就暗戳戳的潜伏在草丛中,两道冰冷的竖瞳,厌恶的盯着不远处的人类,身躯微弓,打算给对方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嗞拉!”

    结果还没等弹射出去,它就听了一声怪响。以蝰蛇的脑容量很难理解这个东西,它只觉周身骤热,突起的高温瞬间将自己笼罩,然后……就成了一根撸串。

    “噫,又是蝰蛇,肉不好吃啊!”

    小堇嫌弃的拎起尾巴,随手一甩,黑炭般的尸体就晃晃悠悠的挂到了树枝上,撇嘴道:“不是说山里有缅甸岩蟒嘛,怎么一条都没碰着?听说有七八米长,哇,能吃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哎,千万别立flag,指不定一会就撞见了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撞见就撞见呗,反正是你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小堇一脸的理所当然,道:“你看我干嘛,我也没有法器,怎么怼它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这倒是实话。小肥皂好歹也是金雷大成了,可连个正经法器都木有,确实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若是找到空空石的矿脉,你自己先炼制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番天印么?感觉略俗啊,板砖就比较清新了。”小堇道。

    “清新个锤子!炼器不是随便炼的,得有一种,呃,你自己的理解在里面。这个太复杂说不清楚,回去再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顾玙叹气,多数时候可以忍受小姨子的胡闹,但在修行一事上,还是把把关才好。

    这是俩人进山的第三天,脚程不快,刚走了一半。

    因为一路过来,不时能看到遗留的战士骸骨,好人做到底,超度超到头,自然耽误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野人山的环境着实恶劣,不说各种瘴气毒虫,光是山中的古怪气候,普通人都很难抵御。

    潮,热,闷,黏……就像你穿着厚衣服,被关在桑拿房里,又接了十几瓢水,嗞拉嗞啦的往炭箱上浇。嗯,你们感受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禁制防护,俩人的身体早被汗和湿气浸透,甚至溃烂脱皮。

    在这种环境下长途行军,入目所及满是参天巨树,看不到天空,也没有任何标志和路口,极容易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俩人又走了一段,顾玙略感不对,便道:“我上去瞧瞧,你先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找了一棵三十多米高的大树,提气纵身,一下就上去十来米。若是在年初,他通常会在树干上一蹬,再借力蹿升。

    可这次跳起来之后,却觉多有余力,体态犹轻,不免想尝试尝试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没借助任何附着物,也没施展什么道法,就凭着自己的身体和灵气鼓动,硬生生又上去七八米。

    待高过树腰时,才感气息衰落,连忙脚踏树干,蹭蹭踩到了树冠处。天高云淡,一目千里,顾玙却无心欣赏,只反复回味着刚才妙趣。

    服用了近半年的丹药,果然增益显著。他现在已到了人仙的门槛,再跨一步,便是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道,或者说气,是宇宙万物的本源。那修士修行,其实就是一个回归本源的过程:气化成人,人再修成气,化成道。

    先天虽牛,终究也是人;人仙,却占了个仙字。

    所以顾玙隐约有一种感觉:到了人仙境,灵气会有本质的变化,自己的身体、皮肉、经络、窍穴等等,也会与现在不同。

    就拿刚才的体验而言,他真的认为:人仙,是可以飞的。

    先按下这些不表,却说他立在树冠之上,举目远眺,只见碧海涛声,松浪滚滚,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了两种色彩。

    在西北方向,约一个时辰的路程,地势平坦开阔,有房屋人烟,应该就是帕敢玉石场。

    在东北方向,光秃秃一片,那里是唯一没有森林覆盖的地方,裸出黄褐与灰白交杂的巨大岩体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位置,正处于整条山脉的中部,与两点连线,刚好是个等边三角形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他确定方位,轻巧落地,道:“西北是玉石场,东北好像有岩山,我们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约莫两个小时后,二人赶到了岩山附近。

    这山有百米高,横贯勉强能看见首尾,黄中泛灰,灰中衬黄,嵌在绿意葱葱的野人山中,像极了一颗坏死的病染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顾玙随手掰下一块,端详片刻,道:“这就是普通的沉积岩,没什么异常,灵气活性也很僵滞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……啊,这边也是!”

    “这边也是!这边还是!”

    小堇比较闹腾,左跑跑右跑跑,哗啦哗啦的震碎不少岩体,并无发现。

    没办法,俩人只能跳到山顶。这山顶倒比火焰山强些,起码有很多矮小植被,不至于那么死气。

    顾玙寻了处地方,手一挥,只听“嗤嗤嗤”接连爆空声响,炼制完成的六十多根火云针全部放出。

    这火云针化作点点赤芒,在空中闪耀,诸多的强光聚在一起,竟形成一片氤氲光晕,宛如红日降世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他一声清喝,赤芒齐齐游动,而后首尾相连,又变成一条红龙。奋髯云起,矫首翻冲,砰的乱石迸溅,红龙直直的钻入山中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小堇眨巴眨巴的凑过去,蹲下身瞧着那个孔洞,杯口大小,黑幽幽的,一眼望不到底。

    她还伸手抠了抠,赞道:“姐夫你可以啊,藏的这么深,我姐鞭长莫及啊!哎?既然火云针威力这么大,为啥不多炼点呢?炼它几百上千只,简直一发入魂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用干别的了,成天就绣花玩,再说我法力也支撑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白了她一眼,手一挥:“收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又是碎屑乱飞,红龙钻出山体,顺带着好多内部的样本石块。他一一查看,皱眉道:“没有空空石,我们去那边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着,俩人转移地点,重新打眼,重新勘测。一连凿了五个眼,他消耗的不行不行,也没发现空空石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莫非只有那一块,真正的矿脉还没形成?”

    顾玙席地而坐,喝着灵酒恢复气力,皱眉道:“不应该啊,只出现一块的机率太小了。不过除了这里,别处也不像有矿山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再找找,实在不行只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不是白来了么?”

    小堇特不爽,撅嘴道:“早知道就不费劲了,在这破地方逛了三天!”

    “哎,这话不对。很多事情你做了,不一定有结果,但你不做,就一定没结果。”他趁机教导。

    “嘁!别给我灌这种毒鸡汤,谁告诉你就一定没结果?不跟媳妇儿做(防和谐)爱,媳妇儿怀孕的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偷换概念,不要抬杠。”

    “我抬杠怎么了?我就是不高兴!”

    小肥皂有时候超可爱,有时候恨不得一巴掌拍死。眼下这档口,她就明显犯病,说着说着愈发来气,自己抹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干嘛去?”姐夫那个操心啊,起身就要追。

    “拉屎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他对翔还是没兴趣的。

    其实顾玙也挺失望,可性格不同嘛,不像小姨子那般外放。他稍微躲远,靠在一块大石头继续喝酒,盘算着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此时,他就听那边传来一声撕(xing)心(gao)裂(cai)肺(lie)的尖叫,吓得浑身一抖,连忙跑了几步。

    不过又立刻定住。

    按照套路,不管发生了什么,自己都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,然后女孩子嘤咛娇羞,扑到怀中,开始互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他特淡定的转身,默默回到原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说你来你就来,哇,你好多肉啊!”

    果然,那声尖叫过后,又跟着一阵得瑟。那边就像爆炸了似的,各种拳打沙包的砰砰响,一个巨大的黑影被揍的冲天而起,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噫!

    顾玙一瞧,赫然是野人山的山霸之一,缅甸岩蟒!

    这种蟒是亚洲第二大蟒,体长7-8米,性情凶暴,武力值惊人。这座岩山估计就是它的领地,可惜碰到了小肥皂,瞬间蛇精变长虫。
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那大蟒摇头晃脑,竖瞳涣散,被打到怀疑人生。它倒也光棍,哧溜哧溜急窜了十几米,就往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跑?”

    小堇一手还提着裤子,蹭蹭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咝咝!”

    那大蟒连爬带滚,眨眼到了林中,借着环境掩护,一路喀嚓喀嚓,树木摧残无数。小肥皂正在气头上,刚好来个沙包,怎么可能放过?

    她追了一段,眼见前方荆棘密布,藤蔓丛生,不由大乐:“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

    话落,她提气纵身,像只灵活的乳燕飞上一截枝桠,双足轻巧,丝毫不晃。接着双手一拍,取出绿皮大葫芦,葫芦嘴对准大蟒,喝道:

    “吸星大法!”

    刹时间,虚空中似有血液流动之音。

    那大蟒猛然僵直,眼瞅着一点点干瘪下去,生命机能迅速消失,最后表皮松落,瘫死在地。

    “嗬,这一瓢血能制不少药了。”

    她掂了掂大葫芦,满意的点点头,又小手一抓,抠出一只硕大的蛇胆和两颗长牙。摸完尸体,她才瞄了眼荆棘丛,道:“出来吧,别躲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知道你是个人,不然你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堇收起葫芦,往前凑了两步,而荆棘丛中沙沙作响,过了片刻,真走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此人穿着白色的短上衣,下身没有裤子,而是用一尺来宽、三尺来长的布围遮丑。其实根本遮不住,能清楚的看到一根又黑又长的棒槌在那儿当啷。

    更神奇的是,棒槌头还用白线一圈圈缠住,不晓得是啥风俗,反正看着就挺辟邪。

    此外,他腰间还挂着弯刀、火镰,背着粗布口袋,慌乱且震惊的戳在那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帕加是个正经的门巴族小伙。

    身材粗壮,皮肤黝黑,五官轮廓幽深,嘴唇厚实,这在部落里是标准的美男子形象。

    当然他的名字就不太好听,帕加,翻译过来是猪粪的意思。孔夫子说过,人生大起大落,贱名好养活。

    门巴族的历史悠久,夏国境内也有,但区别很大。国内的多与藏族融合,缅国的就比较原生态,还保留着古老的生活习惯。

    这个古老也是相对的,帕加的族人有几百号,在野人山较深的地方居住。生产力差些,但也不像外界传闻那样的刀耕火种,毕竟现代社会,距玉石场也不远,时有外界接触。

    今天,他扛着一袋子土产去玉石场换盐巴,回程时贪了近路,便从岩蟒的领地内穿过。他们就在山中,对一切都很熟悉,有信心避开危险。

    结果咧,刚走了一段,就见那只令族人恐惧的大蟒滚落石山,又在自己跟前,活活的被一个丑女子吸成蛇干。

    嗯,腿辣么长,腰也不粗,胸也不肥,丑死了!

    “咦,还是个野人?你能听懂我的话么?”

    小堇十分惊奇,数次试着交流,见对方满脸茫然,不由嫌弃道:“切,吊大无脑,至理名言。”

    旁人全特么靠不住,她只能扯着嗓子喊:“姐夫!姐夫!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

    顾保姆飞奔而至,也是奇怪:“还真有门巴族啊,我以为都是传说呢。”

    他凑近两步,伸出手指点在对方额心,就像跟人参精交流那样,送过去一道神念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啊!啊!唔……叽里咕噜!”

    帕加差点没吓死,脑中突然多出一个意识,而且自己居然懂!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我们不是恶人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门巴族本就是原始信仰,帕加看着眼前的男人,扑通跪倒,五体投地,吐出几个土语音节:“神……鬼……”

    (昨天的加更,是给亲爱的Fingii萌,忘写上了。话说公众号那么明显,你们怎么会搜不到?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