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空空石
    陶家,客房。

    金风细细,月入帘栊,顾玙坐在榻上,手里正捧着那块空空石。由于行程很赶,他一直没抽出空研究,眼下稍作安顿,便拿出来瞧瞧。

    这石头比篮球大两圈,表皮粗砺且不规则,瞧着普普通通,也亏得拍卖会那帮人有眼力,不然肯定错过。

    顾玙先分出一缕神识,慢慢探入其中,片刻即收。内部材质与外观相同,但构造十分独特,里面竟是由一个个圆形孔洞组成。

    这些孔洞纵横交错,彼此相连,貌似杂乱,但就像一只偌大的蜂巢或蚁穴,蕴含着一定的结构规律。而孔洞之中,又有一股微弱的灵气在缓缓流动,贯穿全体。

    “自然造物,果真奇妙。”

    顾玙不由轻叹,在掌心掂了掂,随即送出一道灵气,小心的与那股气息融合,又一起游动开来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汩汩!”

    随着两股灵气汇聚增大,速度也略微加快,石内竟发出好似风穿林,水流淌的声响。

    而顾玙明显感觉到,掌心的沉坠感忽地一提,这石头居然又轻了许多,仿佛一大块棉花糖托在手上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他大感有趣,继续送入灵气,不断降低石头的重量。约莫十几秒后,内部的孔洞已被灵气充满,无法增加。

    空空石也变得无限轻,不过很可惜,还是没有飘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皱眉沉思,这石头的重量与灵气有关,那冲击力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先撤掉灵气,恢复原来的程度,然后布下一层禁制,用了三分力,往墙上一掷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石头像砸在了一层透明薄膜上,带起一层无形震荡,禁制分毫未损。

    他又用五分力,再次掷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禁制闪了几闪,有些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这禁制的强度虽然不高,但仅凭肉身力气就能破除,威力着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顾玙实验完一轮,又输入两道灵气,使内部充盈,然后再用了三分力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石头直接击穿薄膜,力道不减,硬生生嵌在了墙里。整栋房子被震得一晃,门窗轰隆,外面立时喊叫声声。

    “地震了!”

    “地震了,快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一咧嘴,心虚的收回石头,又暗自惊喜。很明显了,冲击力与投掷的力道和内部的灵气程度有关,这两个数值越大,威力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按此特性,他炼制翻天印的想法还真可能实现。不过光靠这块可不行,最好找到一块超级大的,孔洞无限多的,那才值得炼制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先生,刚才怎么了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正想着,门外传来陶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事,在研究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可以进去么?”

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陶宇推门而入,对墙上的凹印视为不见,只道:“先生,我把公司存的几块老料都拿来了,还有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他莫名犹豫,取出几个布囊,推过去道:“这是我们自身佩戴的物件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话说现在的玉石市场杂乱不堪,鱼目混珠已成常态,经常能看到什么百年老玉,百年老玉,其实都是扯蛋。

    所谓的百年老玉,明面上都是假的,你得从黑市淘,或许能收到真货。

    玉的年份,是从加工成型之后开始算,矿石不算,那叫胚胎。无论是明是暗,现在私藏最老的玉,基本到民国封顶。甭说更早,就连清朝传下来的玉,都几乎不可见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民国玉,大多也是不干净的,比如从棺材里挖出来,然后转了几手销赃。这样的玉想随身佩戴,必须请高人做法开光,且不能给旁人看。

    一旦看了,对那人的寿命、财运都有影响。

    陶家的这几块物件,是找降头师驱过邪气的,按理说也不能拿给外人。但顾先生不是外人,是高人,所以陶宇思量再三,还是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顾玙也挺好奇,一一拆开布囊,见是两只镯子,两只玉佩。不见得有多精美,就是周身流动的气息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先生对我们有大恩,我们无以回报。这几件小东西,如果您喜欢,就请拿去玩玩。”陶宇道。

    “呵,这是你们随身之物,我不能夺人所好,见识见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把玩片刻,又将布囊推回,笑道:“走吧,看看那几块料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……”

    讲真,陶宇有点出乎意料,看向对方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敬重。他领着顾玙下楼,到了院子右侧,那里有专门的仓库,里面放着三块硕大的胚胎。

    滇南产玉,这个玉通常指的是翡翠。

    玉的概念很广,大致分软玉和硬玉,翡翠便是硬玉。而细分的话,像和田玉、岫玉、蓝田玉、独山玉、黄玉、东陵玉等等,它们都叫玉。

    陶家这三块,两块硬玉,一块软玉,可谓镇厂之宝。

    而顾玙瞧了瞧,不免有些失望,再好的料子也是凡间事物,连天山的青玉石都比不上。当然也不错,起码能制成玉简,存储信息。

    这一下,差距就出来了:凡世的极品=修行界的大路货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三块我都要了,你估个价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陶宇听罢,却抿了抿嘴,果断道:“这些老料,我愿赠予先生。不求别的,只望您慈悲,许我陶家一线仙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倒头就拜。

    “哎,请起请起!”

    顾玙连忙兜住,道:“实不相瞒,凤凰山对玉石的需求量颇大,我观你性情忠直,担当敢为,遂想长久往来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当然愿意!”

    陶宇大喜,随后又显忧虑,道:“不过先生,您也知道,现在国内的玉石矿越来越少,质量不高,要是都如这等品相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比这低一等也行。通俗点说,中上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我们在滇南有一座矿山,主要面对中端市场,出产量绝无问题。真正的好玉在缅国境内,我们也多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矿山?”

    顾玙略一思索,道:“灵气已影响到方方面面,那些玉矿很可能异化,或者有新的矿脉正在成型……这样,你提前买下一些开采权,从明年起,凤凰山每年都会派人过来。你们配合便是,其他问题由我们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是!”

    陶宇吓了一跳,这老板也忒可怕了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许你一事。只要我们关系不断,陶家每有新生儿降世,我们会前来查看,倘若资质合格,便可上山修行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陶宇脑袋都要炸了,这正是自己所求的东西,当即不管不顾,真真拜倒:“谢谢先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野人山,帕敢玉石场。

    这里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翡翠产地之一,位于野人山边缘,矿区呈长条状,面积约2071平方公里。

    周围荒无人烟,最近的镇子在113公里以外,但它从诞生那天开始,就从未缺少过热闹。不说有多少工人在此谋生,单就前来赌石的各地豪客,都足以让这里成为一座偏安深山,又灯火通明的不夜城。

    “刚才运气不错,开出一块冰种料,哈哈哈,今年值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行了,花了几百万才得了两块豆种!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丧气,来来来,今天我请客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一个夏国人和一个大马人勾肩搭背,晃晃悠悠的走进一家俱乐部。门旁的橱窗里站着几只妙龄少女,穿的十分客气,勾的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苗伦一身野战服,叼着大雪茄,坐在吉普车里看着过往豪客,眼中鄙视又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鄙视,是瞧不起这帮孱弱的有钱人;兴奋,是他们能带来天大的利润。

    苗伦是梭温手下的得力干将,奉命看守玉石场。梭温以前是政府将军,首脑倒台后,局势一团糟,干脆拉起队伍自立山头,跟另两支人马打的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帕敢是重镇,数易其主,但无论哪一家,对土豪都得客客气气,毕竟是财神爷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苗伦狠吸了一口雪茄,用力吐出白烟,刚才被那些骚浪贱货撩出点火气,想着去哪儿开开荤。

    嗯,白嫖……

    想干就干,他蹭地跳下车,举目四望,近处的灯火和远处的漆黑长夜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呆了一个月了,还是特么的不习惯!这哪是人住的地方,晚上都不敢出厂区百米,否则分分钟喂了蚊子。

    苗伦晃着脑袋,皮靴子迈开,咔咔的走向斜前方。那里有一溜矮屋,其中有自己的便宜相好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他刚走了几步,就听围墙外的枝叶摇动,山林隐隐,似有只鬼影摇曳。他只觉脊梁骨发凉,还没等细看,那鬼影猛的扑近,跟着眼前一暗,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苗伦醒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块空地上,四周高木围绕,中间燃着火堆。一个伛偻枯瘦的老太太坐在旁边,火光映着她的脸和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苗伦惊叫,手脚并用的往后蹭。因为那脸,不是人脸;那影子,也不是人影。他不认得对方,但自小就听过很多传说,野人山中,妪婆老神……

    “太吵了!”

    老太太皱眉,随手一弹,立时把男人的嘴巴封住,沙哑道:“我说你做,我的徒弟丹拓被人杀了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给我找出那个人!”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