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陶家
    丹拓挂了,不是暗悄悄的挂了,而是众目睽睽之下,一道雷给劈成了渣儿。

    高凌也废了,受到色降反噬,神智残缺,下半辈子就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公众也好,对于高家也罢,官方都得有个表面的说法,哪怕是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“昨日中午时分,一流窜多省的犯罪分子,在春城桃园小区被击毙……由于犯罪分子武力装备精良,误伤多名群众,现已安排救治,当事人及家属的情绪基本稳定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乎,这么一则不要脸的新闻就出现在春城的官方纸媒上,只有一丢丢一丢丢。而当天亲眼所见,以及道听途说的那些群众,内心活动大概是:算了,你说是就是吧!

    从八月份沸沸扬扬的“鬼上身”以来,夏国百姓已经习惯了这种传播方式。官媒永远一本正经,岁月静好;网媒永远怼天怼地,真相毕露。

    二者之间鲜明有趣的对比,给了群众不少谈资,当然他们也理解:哎哟,政府煞费苦心啊,这也算曲线救国吧?

    当天的事情,没留下任何的图片和视频资料,但几乎每个人都确信不疑,并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,为之补全了一切空白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现场,我敢肯定,那人扎着黑布包头,是个缅国人!”

    “缅国人跑春城瞎搅合,这下扑街了吧,我们家太上不是好惹的!”

    “楼上的,你怎么知道是道教出手?”

    “雷啊,雷啊!除了道教,你见过哪个势力有雷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已经脑补一出大戏了。南蛮夷族包藏祸心,潜入境内搞风搞雨,道长正义出手,一雷劈之!”

    “啧啧,本以为东南亚的降头术很吊,这回一看,还是自家给力!咦,忽然就好有底气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佬太多,萌新瑟瑟发抖,我就想问问,凤凰山特喵的到底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我在网上查了查,甬城、岐山、乐清、山河屯、莆田、盘水……光词条就有二十多个,卧槽,连港岛都有个凤凰山!这神仙也忒大众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管不管,我决定要踏遍千山万水,寻访真仙去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滇西,瑞丽。

    瑞丽是个县级市,与缅国的木姐紧邻,嗯,木姐是个地名。夏国在此开设了通商口岸,大力发展玉石生意,每年吸引客商、游客近千万。

    边境的居民生活一向有趣,两地最近的地方仅隔着一道铁栅栏,还破了个大洞,竟可自由出入。那边还停着缅国的黑摩的,可载着你木姐一日游。

    这边也一样,经常有对面的小乞丐跑过来,可怜巴巴的往路边一蹲,语言不通,就是要口吃的。

    “哎哟,可怜见儿的,这边的钱你能花么?”

    小堇就拎着一袋子食物递给一只脏兮兮的小萝莉,又摸出几张纸钞晃了晃。那孩子拿过一块面包狼吞虎咽,嘴里唔唔哼着,不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能花就行,揣好了,别让人抢去。”

    她把钱塞进小萝莉的衣服里,不禁叹道:“唉,新闻上说的没错,国内歌舞升平,国外水深火热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抽了抽嘴角,得亏我对你深入了解,不然还真以为你悲天悯人,圣母发光咧!

    陶宇就没这觉悟,立马为小堇的善良而感动,道:“碰见了就是缘分,我问问相关部门,能不能把这孩子接过去抚养,也算尽了一份善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啊,好人好报,你是有福德的。”

    小堇神色肃然,一本正经的拱拱手。

    话说他们干掉了丹拓之后,特异局便找到真庆观,当然不是问罪,只是询问一下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如今形势复杂,异象频生,特异局彻底成了修行界的后勤大队,兼道门工会,兼宣传总监,兼调研机构等等。以前抱怨没活干,现在抱怨累成狗,就这个命。

    顾玙也没摆谱,详细说了事情缘由,至于高家、真庆观、民众情绪如何处理,那就不是他管的了。

    随后,二人和陶宇便来到了瑞丽市。

    陶家在本地做玉石生意,实力不俗,在口岸有一栋商业大楼,里面数百间店铺。大宅子也不远,口岸往东走十几分钟便是。

    “缅国最近不太平,三股势力在争夺政权,几乎每天都在打仗。野人山那边是重地,现在归梭温一系的军队看管。其他两系是眉苗和葛丹伟,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那边人心惶惶,有不少偷渡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陶宇边走边介绍情况,低声道:“陶家在对面有些关系,我试试能不能联系上,把您送到野人山。您虽是神仙中人,但无端争斗,还是尽量避免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急,先看看你那位大伯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玙不置可否,跟着他又走片刻,便到了一座庄园。

    没错,真的是庄园,高墙大院,三层白楼,里面还有喷泉和草地。小堇一见就很惊讶,叫道:“老陶,想不到你还是个大土豪啊,一直把你当暴发户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也是暴发户,从我爷爷算起,也不过传了三代。”

    陶宇的性格真心不错,顿了顿,又惭愧道:“别看这房子很像样,外强中干罢了。公司已被陶然架空,就大伯手里还占着股份,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步。你们在春城折了他的计划,他势必恼羞成怒,怕是要找人来闹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三人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一位端庄秀丽的中年妇人匆匆迎出,急道:“小宇,你总算回来了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,大伯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情况很糟糕,再找不到办法,只能准备后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别担心,我请了两位高人过来,一定能驱除邪症。”

    当即,他为双方引荐。那妇人是陶宇的姑姑,家族人大多被陶然收买,只剩一些老弱妇孺守在这里,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,我大伯就在楼上,您要不要先看看?”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二楼的一间卧室,一个保姆和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正在照料。床上则躺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,形同枯槁,气若游丝,甚至感觉不到还有些许生机。

    顾玙搭眼一瞧,心中有数,道:“是中了邪气,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俩孩子特聪明,知他是贵客,纷纷扑过来:“求求您,一定救救我爸爸!”

    “只要您救活爸爸,您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姑姑却生怕触犯,忙道:“先生自有决断,你们不要在这打扰,来,跟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,顾玙便取出葫芦,倒了一颗祛邪丹,喂入男子口中,同时运气引流,疏导药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歪坐一旁鼓捣手机,毫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陶宇睁大眼睛,满怀希翼,他已经知晓丹拓的事情,丹拓虽不出名,他师父却是凶名赫赫。

    那么逻辑就来了,三神=大高手,三神的徒弟=小高手,能轻松灭掉小高手的,起码也是个大高手。

    救人的成功率是蹭蹭往上涨,他甚至非常庆幸,自己被陶然一顿打,否则还撞不到这两位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凭什么乱闯,这是我们家!”

    “陶宇你给我滚出来!那老不死的没几天活头,我们先送你去见阎王!”

    “哇哇,你别进去,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正此时,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吵杂哭闹。陶宇浑身一颤,立刻看向顾玙。顾玙压根没反应,小堇却收起手机,翻身下楼。

    仅仅一分钟,楼下又是鸡飞狗跳,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饶命!饶命!别打了!”

    对着一帮杂碎瘪三,小堇使了一招乌鸦坐飞机,分分钟怼翻全场。她点住那帮人的经脉,扑通扑通,一个个大头冲下都扔进喷泉池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那对少男少女惊为天人,眼冒亮光,混忘了刚才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在这看着,快淹死就搬出来凉凉,然后再按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动不了!”

    小堇屁颠颠的跑上楼,顾玙也差不多收尾。

    男子中的,应该也是一种降头术,可以慢慢的让内脏衰竭,直至到死。只是手段不高,很容易破解,估计是从哪儿找的一个小降头师。

    顾玙将手掌贴在男子胸口,灵气运转,将药效逼到极致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“嗤!

    只见男子全身蒸腾,明显有淡淡的黑气逸散,越过了几秒钟,黑气转白,白又变成了透明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少顷,顾玙收手。

    陶宇见大伯呼吸平稳,脸色也多了丝红晕,不禁大喜。而导致家族差点扑街的降头术,在人家眼里,只同碾死蚂蚁般简单……不知不觉中,他已敬如天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!谢谢先生!”

    “您对我们陶家大恩大德,以后有什么吩咐,尽管开口,我们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姑姑也不笨,不赶紧抱大腿,还留着过年嘛?

    “不妨事,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顾玙刚要客气几句,忽地心思一动,道:“你们三代经营玉石生意,可有什么奇珍异宝与我一观?”

    (啊,我想弄个公众号,没事写点啦啦啦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