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零五章 顾氏兄妹
    这是一座**的城市,简称春城。

    难熬的酷暑已经过去,时值九月,春城到了一年中最宜人的季节,连阳光都斑斑点点,柔柔细细,透过那微黄的银杏和悬铃木,撩动着内心的微风不噪。

    顾玙带着小堇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,感受着久违的悠闲气氛,只觉现世安稳,岁月静……啊呸!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,我要这个!”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,我要那个!”

    “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买买买!”

    他们刚在酒店安顿好,就出来闲逛,短短半个时辰,手里就拎了六个袋子外加三份小吃。而小堇还在前面蹦蹦哒哒,左顾右盼,寻找下一个感兴趣的物件。

    他能怎么办,陪着呗!

    话说俩人从盛天出发,第一站就到了春城。此地在滇南省,滇南省在夏国边境,与缅国、挝国、越国三国接壤。这三个国家,很多方面都受到中土文化的影响,也都有降头师的传承。

    如今“患者”们基本痊愈,那些人之前得到许诺,可在境内开堂传法,自然要现行兑现。但他们不傻,不会直接怼到京城,肯定就近施为。

    滇南少数民族众多,自古便有巫蛊流传,根子上也比较适合。于是乎,这个地处西南的大省,就成了幕布拉开的首个舞台。

    其实顾玙有点慌,姐夫带小姨子出来,远游千里,朝夕相处,怎么看都是工口发展。他固然不会带着小姨子跑路,但这个行为,还是搞得自己鸡儿直颤。

    这丫头忒熊啊!

    “姐夫,这帽子好看么?”

    某间路边小店里,小堇戴上一顶白色的遮阳帽,冲顾玙眨啊眨啊的。

    “好看好看,买!”

    他不废话,直接付款,哎哟,看得老板娘一脸的姨妈笑,简直男貌女貌,珠联璧合。

    小堇对他的态度极为满意,孔子说过:当姐夫跟小姨子独处的时候,才能看出他是不是真的爱你姐。

    而经过一天来的考察,顾玙举止有度,花钱大方,关心的同时又不逾越,搞一些下三滥的撩骚招数……

    哇咔咔,这样我就能放心的套(gou)路(yin)他了!

    小堇心情愉悦,戴着帽子得得瑟瑟的出门。许是没看路,刚出去就撞到一个行人,那人差点飞出画外,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非常大,远远超过了被撞到的怒气值表现,小堇一愣,也喊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却不说话了,打量了几眼,忽问:“外地人吧?”

    “外地人吃你家大米了……哎哎,艹,这人有病吧?”

    她看着对方忽然抹身离开的背影,各种莫名其妙,捅了捅姐夫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不过我刚才就发现,这的人古古怪怪的,你看他们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小堇瞧了片刻,也察觉出来了:那些行人脸上都带着一种,呃,好像生怕你知道,又生怕你不知道的诡秘和纠结感。

    “一群神经病啊!惹不起,惹不起!”

    她的记忆比鱼强不了多少,很快就忘在脑后,继续得得瑟瑟的闲逛。

    这回倒不买东西了,而是探头探脑,似在寻找什么地点。顾玙陪了一段路,忍不住问:“你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赌玉啊!那帮人来滇南,不是百分百触发这条剧情线嘛,我们怎么没有?”她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赌玉要干嘛?你又不缺玉,又不缺钱。”顾玙头疼。

    “成就收集啊,强迫症伤不起……哎哎,你看那边!”

    她真没有一分钟安静的时候,突然指向路旁的一家店铺。而顾玙瞧去,却是一间古色古香的门面,上有黒匾,印着三个墨绿色的字体:平安阁。

    平安阁?

    这名字就很奇怪,俩人对视一眼,难得默契的齐齐上前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里面的空间极大,色调舒适,布局很像那些人参、名酒、名茶的专卖店。两侧是柜台和货架,中间地板较低,摆着木雕形状的桌椅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烹茶,见他们进来,起身道:“欢迎光临,二位需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你都卖点什么?”顾玙一脸小白状。

    “哦,二位肯定是外省人吧,第一次来春城?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毛病吧,我们是不是外省人怎么了?”小堇比姐夫还白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要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来来,我先给你们介绍介绍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板引着他们到柜台前,道:“我们叫平安阁,顾名思义,就是保平安的意思。你们看这些玉佩、吊坠、护身符、神像等等,都是请回去保佑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请?不花钱你给我么?”小堇道。

    “呵,您又开玩笑,佛祖传经还要讲个价钱呢,何况关乎自身安危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安危?”她不解。

    老板倒惊讶了,奇道:“你们还不知么,世道要大变了!还是说你们那里没出现类似的情况,但不可能啊,你们不上网么?”

    “啊,哦哦!这个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一拍脑袋,恍然道:“我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,你要说这个,我们还真不需要,在家里请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二位都是年轻人,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老板打开玻璃罩子,拈出一张黄色符箓,“虽然你们有准备,但这东西多多益善,自己心里也安稳不是?您看这张符箓,这是龙泉观的陈庆友道长亲手画的,只要往门梁上一贴,什么妖魔鬼怪都进不来!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顾玙问。

    “不多,五万。”

    五万?

    顾玙瞥过去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,这符上毛的波动都木有,能驱鬼就神了。他刚想掰扯掰扯,就听小堇道:“才五万,给我拿三张,我要了!”

    “哟,豪气!”

    老板一挑眉毛,接着介绍:“还有这枚佛牌,是普吉国大师亲自加持,随身佩戴,百邪不侵,也是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拿,呃,我爸我妈我哥我姐……给我拿五个!”小堇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,等会就给您装起来。”

    咔咔就卖了四十万,搁谁谁爽。

    老板笑得跟朵月季花似的,哇,这,这姑娘简直佛光普照,头顶上就赤果果的四个大字:人傻钱多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将三张符箓和五枚佛牌装好。小堇利索的付款,忽道:“对了老板,有没有放公司的啊?我公司刚搬新楼,想镇镇邪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,有,您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老板溜溜的把她引到另一边,指着一尊金漆神像,道:“俗话说南斗主生,北斗主死。这位叫度厄星君,在南斗星君中排列第五,掌厄运灾祸。您把他请回去,在公司供奉,定保你事业发达,日进斗金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左瞅右瞅,充分表现出一种女性在购物时的天赋特征,嫌弃道:“不要,太丑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您再看看这边。”

    老板许是见得多了,不以为意,又道:“这位是好生度命天尊,位属十方天尊,也可保你平安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还是丑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再看看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一连看了四五个,小堇都不中意,摇头道:“老板,你这不行啊,我到别处转转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挽姐夫胳膊,特自然道:“我看前面还有一家,去那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已经摸到她的意图,任由小肥皂发挥,很配合的往出走。结果没走几步,就听背后喊道:“二位留步!”

    老板蹭蹭上前,犹豫了片刻,道:“按理说,我这是坏了规矩,但看两位心诚,我也就破个例。您在店里没相中,不要紧,有个地方保准让您满意。就看你们,呵呵,有没有那个胆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这屁话说的!四十万的破烂我想买就买,拿回去不好使就当姐图一乐,你特么搁这堵的谁呢?还有我不敢去的地方?”

    小堇这架势,要是再套上一身白貂,妥妥的十级东北老妹儿。

    老板还真被震住了,连忙道歉:“对不住,对不住,只是那地方确实重要,我也得多加小心。这样吧,两位先留个姓名电话,明天就有一场活动,到时我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!”

    顾玙也皱皱眉,不耐烦道:“我叫顾姜!”

    “江山的江?”

    “葱姜蒜的姜,她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顾小秋,是他妹妹!”

    小堇没等他吐出口,就抱住他胳膊,抢先应道。

    妹妹?

    老板狐疑的看了看俩人,小堇一瞪眼,道:“瞅什么?不像啊!”

    “像!像!”

    老板忙点头,就是有点骨科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,身份证请出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啧,怎么这么麻烦,给!”

    老板接过两张身份证,目光一扫,突然间,脑中一阵迷糊,意识好像当机重启,看到了身份证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个是顾姜,一个是顾小秋。

    “好,给您。明天晚上,到店里就成。切记切记,不要对别人透露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墨迹了,先走了!”

    话落,二人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小堇蹦蹦哒哒跟没事人一样,冷不丁一扭头,发现姐夫正盯着自己,当即一抱胸,斜后方纵跳,“啊,你终于要对我下手了!”

    “下个锤子!”

    顾玙隔空敲了她一记,摇头笑叹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那一遭,他心中难免比较:带小秋出来,省心!小秋的执行力非常高,但主观能动性不强,给不了什么建议。

    而小堇呢,虽然闹腾,却是个拔根眼毛就能当哨吹的主儿,确实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所谓社会我堇姐,胸平路子野。从这点上,也算省心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