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零四章 风起云涌(3)
    “震惊!近日多人突发精神疾病,真相竟是……

    OK,首先原谅我用一坨屎一样的标题做开头,其实我也考虑了许久,最终还是觉得这种强度的标题,才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事件的起因要从七天前说起,那天波波去机场送一个中性朋友,正在肝肠寸断,地老天荒之际,恰好看见一位身着普吉国传统服饰的国际友人。

    出于职业习惯和猎奇本能,波波随手就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对我那么一指,我就觉全身奇痒,比我家萨摩的舌头舔弄指数还要高出一万倍。对了,这是我抓自己胳膊留下的血痕。

    我乃胆大包天之人,暗戳戳的尾行到一家酒店,并在大堂蹲守。原以为那位友人是什么降头大师,来此洽谈生意,但事情的发展远超乎我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约莫半小时左右,又进来一位茅山道长。没错,就是英叔的那种茅山道长,照片为证。

    波波就愈发惊奇,一个普吉国大师和一个道长,真的只是巧合么?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,我决定跟踪到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知道,最近羊城各地有数十人突发疾病,然后都被送到南方医院。就在两位大师进医院的第二天,又有四位道长前来。

    我进不去那栋大楼,只能在门口蹲守。等到第三天,终于从楼里出来了一位患者,采访如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我守了整整七天,一共采访到五个人,说辞一致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不晓得怎么回事,更没有患病的记忆,只知道自己痊愈,不是医生的功劳,而是得益于那些道长做法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做法!

    所以呢,波波有个大胆的猜测:这些人,甚至全国报导的那些患者,根本就不是病,而是传说中的,鬼!上!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占波以前是记者,现在是个写手,有那么一股调查新闻的劲头。

    他将七天以来的取证成果汇总,条理清晰,语言通俗的写了一篇大稿,发到了自己的公众号上。

    他有四十多万的粉丝,每篇推文的浏览量加转发量,大概有六十多万。而这篇文章一出,短短三天,直接飙到了七百多万,十倍的增长!

    岭南这片的朋友圈已经传疯了,并且热度越来越大,很快扩散到别的网络平台。有的相信,有的无所谓,有的嗤之以鼻,各种狂喷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其他地方的网友也在不断爆料:

    “我小姨前阵子犯病,送医院了,昨天刚接回来。她说是一个道长给治的,她的程度较轻,还有一定的意识……尼玛啊,真的有道法啊,不是装神弄鬼的义和团啊!她以前信耶稣的,现在已经信三清了!”

    “直播接人,地点泉城人民医院,这是我哥,后面那栋就是住院部……哎哎哎,卧槽!有位道长在走廊,看到没有?看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是林城的,我要承认错误。我们这有个仙人洞道观,以前跟老妈去玩过,年纪小不懂事,还喷过里面的道长。前阵子我妈犯病,就是仙人洞的道长给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所谓谦锤百炼,求锤得锤。

    这些图文并茂的干货一发,简直铺天盖地,席卷了夏国的网络平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国上下都在谈论相关话题,大家从怀疑,到半信半疑,到八九成相信……然后,理所当然的陷入了集体恐慌or亢奋。

    恐慌,是人之本性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亢奋,也是人之本性,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《夏国修行发展三年规划》出台以后,从去年下半年起,政府就在影视剧、小说、政策宣传、中小学教育等意识形态方面,做了大量工作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看似不起眼,实则潜移默化的影响着群众观念,再加上今年异化生物频出,怪现象不断,APP上线……不少人已有了大概推测。

    其中最实锤的一个举措,就是学校的课间操,莫名其妙的改练体术。

    近半年的时间,足够学生发生一些初步转变。于是家长们纷纷惊奇,咦,自家孩子的体质好像好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如此之类,已然在广大群众心里埋下了一颗颗种子,只是上头坚守政策,不公开,不纵容,才不得不憋在心底。

    而今年,在政府的有意操控下,将部分信息流释放,就如燎原之火,将本就干枯饥渴的荒原,呼的一下,全都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齐云道院。

    如今的道院建筑群,已经完成了大部分。山顶是上院,供三十六友居住;山腰是大广场和中院,供日后的优秀弟子居住;山脚是下院,供普通弟子居住。

    现在大广场修建完毕,一水的抹青石,又经过细细打磨,可谓平滑如镜。常人光站上去,就有些不稳,走路更难,只能一故涌一故涌的往前蹭。

    “我说卢道长,你这个对我们太不友好了,走都走不稳,这是不欢迎我们拜访啊!”

    一个官员小心翼翼的挪着脚步,半真半假的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访,自有我们亲迎相送,何谈不欢迎呢?”

    卢元清笑了笑,挥手送出一道柔和气劲,将对方周身护住。那官员只觉身形稳固,脚步轻盈,不由道:“哈哈,我也是说笑,道院贵为神仙福地,自与凡世不同。”

    俩人聊着,很快到了山脚。

    官员道:“好了,不必送了,此事还劳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政府投入了这么多资源,千万别辜负了上头的一片期望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下山。卢元清看他消失在山道上,也抹身回到道院,立即召集众人,将指示一讲。

    有的明悟,有的不解,张无梦就问:“他们如此作为,到底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简单的很,你连这个都不懂么?”

    司空蟾性情怪僻,喜欢嘲讽讥笑,人倒没什么恶意。他跟张无梦同时晋升先天,交情也好,属于日常互怼。

    “你懂,你说!”张无梦哼道。

    司空蟾看向卢元清,见对方微笑点头,便道:“来来,让我告诉你。灵气复苏,他们兜的住;道法重现,他们兜的住;甚至生物异变,火洲封禁,他们也兜的住。但这次轮到鬼魂,他们就兜不住了。既然没办法遮掩,索性就不遮掩。”

    “那与我们何干?”张无梦的政治觉悟比较差,不大能领会。

    司空蟾愈发鄙视,道:“普通人知道世间有鬼,或许会心生希望,自己的魂魄不散,生命长久。但更多的人,定会产生恐惧。可如果让他们明白,政府有能力保护百姓,有能力驱除鬼怪和邪门歪道,不仅不会引起恐慌,反而会增加威信力。”

    “一句话,他们拿好处,我们擦屁股!”

    刚回山不久的晁空图,在旁边精辟定论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讲,我们既然享用资源,就该为社稷民生出力。缅国、挝国那些小国,自古便是穷山恶水,贫瘠之地。为了争夺资源,他们早晚会入境惹事,倒不如提前镇压。还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扫视一圈,笑问:“你们怕了那些术士和降头师,不敢比斗?”

    嗬!

    越明显的激将法,越是管用。几千年来,无论任何阶层,任何身份的夏国国民,对周边小国都抱着一种“啊,你们都是翔”的天朝上国感。

    修行界更甚。

    刹时间,个个神情微妙,按捺不住的显出一种大怼特怼的渴望和冲动。

    卢元清看在眼里,笑道:“三年前,道院初立,三年后,我们根基稍固。诸位在山上呆的久了,正好借此机会,下山活动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住持您呢?”张无梦问。

    “呵,我给诸位看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果然面厚心黑,这招摘花献佛用的好啊!”

    凤凰山,顾玙刷完了一遍手机,由衷赞叹,玩政治的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动心了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点,想凑凑热闹,你呢?”他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我水雷即将大成,懒得动。”

    小斋直接回绝,又道:“现在的形势一团糟,官方操纵,道门团战,百姓吃瓜围观。非到必要,我们不用站明立场,安静的做根搅屎棍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不过搅屎棍这种艰巨的任务,我的道行还差点。”

    顾玙颇为苦恼,装的跟真事儿似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让你喝!你当你是葫芦娃啊?你就一顶花带刺的老黄瓜,装什么水果啊?哭,还好意思哭,我存的酒都让你偷了!”

    正此时,老树下忽传来一阵笑出猪叫的声音。却是小肥皂在树下睡觉,人参精偷吸了她的灵酒,她则搬运了一澡盆老陈醋,哗的就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诶?

    两口子对视一眼,齐齐喊道:“堇堇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小肥皂挺着一脸的“我是事儿逼”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总嚷嚷出去玩么?我过几天带你下山好不好?”顾玙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?就我们俩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我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肥皂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她摆出一张二哈脸,在姐姐和姐夫之间来回巡视,忽然瞪大眼睛,做惊恐状:“姐,你是把他踹了让我接盘嘛?我是你亲妹啊,你可不能坑我!”

    (安利个女演员,郭珍霓。啊,真是又妖又美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