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三百章 铺垫
    刘晓勇是个大学生,还是个死肥宅——两者并不矛盾。

    他老家在羊城,自己也在羊城的一所大学就读,学校离家就五站地,小半辈子没走出过三百公里外。

    跟许多死肥宅一样,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动漫、玩游戏、下里(防和谐)番。上学的时候跟老师学,放假的时候也跟老师学,学的澳(防和谐)门赌场上线;学的深入浅出,殚精竭虑;学的八百标兵奔北坡,步兵更把骑兵碰……

    二十岁了还没谈过恋爱,买盒安全套唯一的原因大概就是,嗯,好奇。

    “唉,又一段短暂的人生结束了,好无聊……”

    这天晚上,刘晓勇抱着一桶火鸡面,哧溜哧溜的追完了新番动漫,不禁有些怅然若失。每次都是这样子,每次刚喜欢上一个动漫女主,就不得不与其告别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难得站起来,自己扔掉面桶,又拎了一打维他柠檬茶坐回龙椅,跟着点回b站首页,一刷新,咦?

    非常意外的,首页大图片居然临时更换,而且五张图片变成了一张,只见上面一行大字:恭贺乔迁,二次元的世界你不懂!

    图片则是一位穿道袍的胡子大叔,面对镜头拱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刘晓勇随手点进去,这视频较长,半小时左右,弹幕已经刷满,乌央乌央的一片霸屏。他索性先关闭,只观看内容,不是搞怪,不是炒作,还真是道士做法。

    地点好像在新办公楼的入口处,摆了一张供桌,桌上有三牲四果,三支高香。十几个人分成两列,在左右跪拜,那大叔就站在中间比比划划。

    许是戴了麦,听得清清楚楚:

    “太上台精,幽光爽灵,卫我身形,应变无停。神光奕奕,天玄地冥,洞澈五行,游幻三清,吾今顶礼,宝道师经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刘晓勇看的一愣一愣的,他不太懂,但隐约能估摸出,这好像是净室驱邪的咒语。说严肃吧,咋瞅咋逗比;说扯蛋吧,偏偏每个人神情郑重,姿态虔诚。

    弹幕就更是戏精:

    “以后弹幕加些道符黄纸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溜溜溜,就差杀个程序员祭天了!”

    “镇压鬼(防和谐)畜,道法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看成了请个b道士做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次看到这个场面,还是在车迟国,不过当时是三个道士……”

    哈哈哈!刘晓勇爱死这帮家伙了,手按键盘片刻,也噼里啪啦的追随一条:“天灵灵地灵灵,广电总局放个行!”

    发完这条弹幕,此事对他而言就算翻过。不过他随意一瞅,咦,视频有半个多小时,难不成全是道士做法?

    刘晓勇按住拖动条往后一拉,到了二十分钟左右,内容一变,却是在b站的明星会客室里,那位大叔正接受采访。

    “陈道长,前两天是七月十五,俗话说中元节,鬼门开。那您说说,这世上到底有鬼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好简单回答。首先我要告诉大家一点,恐惧来源于未知,当你对一种事物有所了解的时候,你心中就会轻松许多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长身姿奇俊,仪态风骚,看着就特有水准,“按照我们道教的观念,这世上是有鬼的。但这种鬼,并不是影视剧里,或小说里描述的那样,青面獠牙,作恶多端,来无影去无踪的。

    道家认为,天地万物都是道生。这个道,你可以理解成气,天地万物都是气所生,鬼也一样。

    当人死去的时候,他的气凝结不住,就会分离消散。有的气直接消失于天地,有的与别人的气组合,形成新的生机,有的发生了转换,变成了动物,或者金石草木……”

    他解释了一通,浅显易懂,立意新颖。弹幕一时稀少起来,不知是人走了,还是看的入神。

    随后,主持人又问:“民间传说有鬼上身的故事,那到底有没有鬼上身,我们该如何避免呢?”

    刘晓勇一听,顿时精神专注。因为就在前两天,自己的一个同学给姥姥办完头七,好好的人突然就疯了。

    此事在班级群里闹的很大,说是关进了精神病院。当时就有人断定,这必是撞鬼了!

    “鬼上身是民间传言,道家叫‘阳衰招损,阴气相冲’。鬼是生气分离所形成的阴气,有些人体质孱弱,精神恍惚,本身的阳气就不够充足,自然容易招惹阴气……所以有这些特点的居士,建议多晒晒阳光,强健体魄和意志力,不要去年久阴暗的地方,或碰触一些很久很陌生的物件,它们很可能受阴气熏染,对身体有害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您刚才讲到强健体魄,我忽然想起来,现在国家推行的中小学健体术,如果身边有会的,不妨学习学习,简单有效。那陈道长,最后一个问题了,您能不能讲一些相关的民间习俗,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?”主持人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,民间的习俗各有不同,但比较通行的,就是头七,它有一套非常严格的程序规范……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刘晓勇听着听着,便觉后背发凉,墙角、窗根、床下好像随时都会钻出一个东西来,甚至放在桌子底下的双腿,也是冷飕飕的发颤。

    他啪的关了视频,趿拉趿拉的走到客厅。

    老爸老妈正在看电视,是个新闻节目,巧了,也是主持人采访一位部级官员,大谈丧葬传统。

    “夏国有五千年历史,留下了很多民俗传统。比如老百姓总说的红白喜事,婚丧嫁娶,这个规矩就非常非常多,并且流传到现在。

    前两天是中元节,我刚好有假期,就带着一家去扫墓。一路所见所闻,呃,其实挺心痛的……烧纸这个事情,其实政府倡导很多年了,要文明祭祀,有些地方还提出鲜花换纸钱的方法,但实际效果并不乐观。

    城市里还算可以,就是在广大的农村地区,烧纸相当普遍。我们的专家做过一项调研,在今年的中元节,仅仅一天时间,京城的PM2.5就飙升了15倍。

    你们可能不清楚,一捆纸钱燃烧后,就能产生约3斤的二氧化碳!同时还有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多环芳烃等等,对空气的污染特别严重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目前就有考量,以农村地区为重点,逐步的、合理的减少烧纸行为,倡导文明祭祀、丧葬,包括清明,中元,寒衣节,甚至头七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七?”主持人打断。

    “对,这个很多人都晓得,也是要烧纸的。先抛开封建迷信不谈,我们尊重这些传统,但我们更要知道,治理环境污染迫在眉睫!上千年的东西不可能一代人就摒除,可人的观念在慢慢转变,也许几代人后,我们都能舍弃烧钱,选择用鲜花寄托哀思……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刘晓勇以一个死肥宅的敏感度和锐利,瞬间觉出不对。他摸出手机,刷了刷微博,果然排在热搜第三位的,赫然两个大字,头七!

    点进去一瞧,有的介绍当地的头七习俗,有的痛斥封建迷信,有的信誓旦旦,说鬼魂灵验……五花八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睛,网站、微博、电视,三大平台,几乎包揽了所有阶层的受众。齐齐发威,就为了一个丧葬,一个头七?

    他总感觉不对劲,可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,我们这儿早就不烧纸了吧?头七也没怎么办过,我就记得十几年前,给我姥姥办过一次,以后就没见着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,老妈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,四五年前吧,城里就没见过烧纸了,不过回老家还有。”老爸道。

    “也难怪人家禁止,现在雾霾这么重,得增加多少PM2.5。”老妈道。

    “屁了!工厂污染不管,总管老百姓的鸡毛蒜皮,开车、烧菜、开空调,都特么影响环境。现在连烧纸都管,要是真有鬼啊,第一个抓他们!”

    呀!

    刘晓勇差点惊叫,老爸一句话捅破了窗户纸,他费劲脑汁也没想出来的:要是真有鬼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,我就佩服那些搞策划的,脑回路总跟常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凤凰山上,顾玙刷完了几拨新闻,忍不住感叹。

    “简单粗暴,政府摆明了不承认,可又暗戳戳的放任民间私议,自己把控舆论,引导方向,老套路了。”小斋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老套路,但人家用的好,民间有这个基础,自然要扩展一下想象空间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笑了笑,道:“不管科技怎么发展,相信有鬼的也大有人在。让群众自行脑补,这是最厉害的地方。我估计只是第一步,还会有后续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后续动作?”

    一直默默喝茶的晁空图忽然插嘴,道:“我倒有些眉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儿扒的料?”小堇好奇。

    “师父刚传来口信,说现在鬼上身的太多,人手严重不足,叫我过去帮忙。并且有一批人归我管理,最好速成一些抓鬼道术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颇为无奈,继续道:“还有就是,官方从港岛、南洋请了几位正一后裔,以及那位流亡海外的天师府嫡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此言,顾玙和小斋都是一怔,这是神马意思?政府要搞事情啊!

    小堇比较耿直,奇道:“请那帮下三滥的来干嘛?花钱送打脸么?”

    “明面上帮忙抓鬼,实际上……呵呵,无非营造声势,让大家看场猴戏,便于他们宣传罢了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放下杯子,轻笑中透着一股冷意萧然。

    (哈哈哈哈,再过几天,我就是合法驾驶的司机了!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