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结交
    八月八号,阴历七月十五,中元节。

    今儿一大早,白城的老老少少就陆续出门,齐奔凤凰山(防和谐)东麓的墓园。在乡村和主城区通往墓园的路上,各种轿车、驴车、吉普、小蹦蹦,挤的是满满登登。

    而在十几里外的山门处,也是人声鼎沸。或者说,从入夏以来,山上就没断过来避暑的游客。

    这帮人三五成群,三两一伙的往上走,当中又有一行最为显眼:两男四女,还带着一只娃娃,又有一位穿着蓝布大褂,赫然是位道士。

    正是顾玙等人。

    话说杨青的事情解决之后,第二天他们就回了白城。没走北面,而是从正门进,这是晁空图的提议。

    难得来一回,怎么着也得看看全貌。于是乎,众人权作游玩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小顾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发财了,啥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朋友啊?来来来,这几瓶水拿着,爬山怪累的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有不少摊贩热情招呼,都是曾经的战友。

    顾玙一一应对,没有丝毫尴尬。这也是自己的经历,如果强行否定,就等于否定以前的生活,他还没那么狭隘。

    晁空图却看着有趣,问:“你为什么不关闭景区?也好落个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呵,人在俗世修行,也得沾点烟火。太清静了,心理容易出问题,再者说,他们又去哪儿讨生活呢?”

    他这边话落,晁空图还没讲什么,郑妈忽然插了句:“顾,顾先生,这座山真都是您的?”

    她不自觉用了敬语,

    “算是吧,应该是我们俩的。”顾玙想拉女朋友的手,谁知小斋胳膊一斜,搂住了龙秋,压根不理。

    “哎哟,您真是本事啊,我们家开心有救了!”

    郑妈半夸张半诚恳的开始捧臭脚,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性格,挺内敛的,可往往环境改变人,只需要短短几天。

    她的这种市侩和刻意,让顾玙略微厌烦,不过也理解,都是爱子心切。

    几人边走边聊,随着山路愈发崎岖,人流也逐渐稀少。凤凰山面积广阔,分东山和西山两条路线,他们走的是西边。

    “咦,那座峰孤拔秀美,云雾氤氲,好一派仙家气象!”

    晁空图脚步一顿,忽指着南面的一座山峰赞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最高的攒云峰,我上去过,确是仙家气象。”

    顾玙面不改色,走了一小段,也指着北面道:“那座叫箭眼峰,仅次于攒云峰。据说是薛仁贵站在定军山上,搭弓引箭,对着凤凰山奋力一射,峰顶就被贯穿。从此定军山被称为发箭岭,这里就叫箭眼峰……不必当真,都是旅游局编排的由头,薛仁贵没事儿射凤凰山作甚?”

    “哈,天柱山也有一座类似的,只不过叫晓月峰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大笑,转头望去,见那箭眼峰犹如倚天长剑,而在峰顶处有一天然形成的圆形空洞,不由道:“此峰高度第二?我倒觉得不逊于攒云峰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玙一怔,攒云峰863米,箭眼峰812米,50米的落差应该很明显。他久在山中,不曾注意,晁空图第一次来,却格外留心。

    此时被其一点,一家四口齐刷刷望去。

    “哇,好像真的变高了!”小堇率先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那棵树我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指着山腰的一株横生松树,道:“以前它刚好在半山腰,现在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,莫非是人参精的缘故?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,人参精还没这么大本事,应该还有节点本身的作用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那人参精已与山龙地气连通,相辅相成,每刻都在潜移默化的改造环境。但凤凰山自身的特质更重要,节点灵气的浓度和活性度,自不是一般可比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,可是上次的人参精?”晁空图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会带你去瞧瞧。那家伙爱喝酒,你也带着酒葫芦,怕是能凑一对cp了!”

    小堇拍了拍他肩膀,态度特自然。晁空图178左右,她175,女生显个高,瞧着体位刚好。

    几人聊得杠欢,郑开心却累的不行了,可又不敢说,怕叔叔阿姨们训斥。

    顾玙看在眼里,他并没有什么磨练心性的癖好。这小孩只是得天独厚,有了丝机缘,但究竟收不收徒,起码得观察两年。

    “小秋,时候不早了,你带开心先回去,顺便备下晚饭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们没事,孩子歇会就好了!”

    郑妈连忙摆手,开玩笑,越是这时候越得显出点品质来。

    龙秋却不管,直接蹲下身,笑道:“我带你去休息好不好,妈妈等一会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

    郑开心对她颇为信任,又问:“那我们怎么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飞回去啦,你害怕么?”小秋对孩子挺顽皮的。

    “飞,怎么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飞呀!”

    小孩不明所以,刚吐出半句,就发现被姐姐抱起,然后眼前一晃,各种景色仿佛剧烈震颤,接着就听: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罡风烈烈,白云飘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郑妈吓得魂都没了,眼睁睁看着龙秋抱着儿子跳下山崖。可下一秒,她又瞪大眼睛,只见那姑娘身形急坠,如大雁般在空中一折,脚就踏上石壁。

    而石壁哗啷一声,竟然突出一小截梯阶。

    她借势一点,又直落数丈,腾腾腾顺着悬崖如此两番,眨眼就到了离地数十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啊!姐姐,姐姐,啊……我在飞,我能飞了!”

    下面隐约传来儿子的胡言乱语,郑妈不知是喜是怕,身子晃了晃,险些瘫倒。这一瞬间,那些心机统统消失,有的只是敬畏和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面露异色,齐云那帮货自从得了白鹤遗宝,就乐得跟三胖子似的,手里攥着点核弹头,成天琢磨开怼。

    可凤凰山也不差啊!

    他才不管是不是龙秋有意展示,单就这手道术和法力,啧啧,二圣之下另有一人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太阳偏斜。

    在景区逛了大半天,走完了三分之二,下午时分,他们终于进到内山。

    这里的感觉完全不同,外山以自然景观为主,里面人工规划的痕迹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先是大片大片的果林、竹林和药田,区域明显,偶有混杂。这一片嫣红累累,那一片翠茂深篁,又夹杂着各种草药,端的是满目繁多。

    几个年长的男子正在园中打理,刚要招呼,被顾玙挥手制止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很好奇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员工啊!我们发工资的,年终奖金,恋爱基金,劳保社保,节假日福利,我们按劳动法办事。”

    小堇回了一句,然后虚空一抓,一只硕大的石榴就握在掌中。她掰开两半,里面是晶莹饱满,宛如红珍珠般的石榴籽。

    她就像只储备冬粮又忍不住贪吃的肥仓鼠,边走便捏下红籽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特神奇,因为对方给他的感觉,一向是没心没肺狗屁倒灶,没成想还有可爱软萌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小堇察觉到他的目光,随手扔过一半,“喏,这石榴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不怎么吃这玩意,但既然给了,也不好拒绝,低头刚要开动……妈卖批!哪里有什么石榴,就是半个空壳,红珍珠全没了。

    再一瞧某人,左手多了一把红籽,咔咔嚼的正欢。

    “你又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小肥皂莫名其妙,正义凛然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特奇怪啊,你早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?”晁空图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运气好啊,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好,但什么都不如运气好……卧槽,太酸了这个!”

    小堇皱着一张脸,二哈秒变沙皮,一股强酸在舌尖蔓延,迅速扩散到整个味蕾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酸好酸!”

    她双手空空,石榴又转到晁空图那里,吐着舌头各种蹦达,“咝,这尼玛酸男辣女,都怎么吃的,呸呸呸!”

    她脑回路无缝对接,嚷嚷着自己才懂的吐槽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看了她半响,忽地噗哧一乐,拈了一颗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嗯,酸酸甜甜的,果然不错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清心庐,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没有客,顾玙和小斋坐在主位,正听李冬汇报上半年的成果。

    “现有各类果树880株,共收水果36吨……早稻还没下来,预计有少许增产……高老爷子推陈出新,试验了几种果酒,我拿了三坛……茶叶库存275斤,草药还在成长期,没有采集……三只小猪情况良好,已经长大了一圈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沉吟片刻,道:“药材不动,灵米不动,果、酒、茶、笋干可以出售。你去找老水对接,此事就交给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李冬一喜,混了大半年,总算正经做事了。其实山上也没别人,都是技术工种,只能挑他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水哥刚注册了一家公司,说是负责盛天辖区内的货品运输。这是短期目标,以后还要覆盖全省,甚至全关外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哟!老水人才啊!

    顾玙一乐,道:“行,这事我知道了,你先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李冬告退,他把账本交给领导,问:“也相处两日了,你看晁空图如何?”

    “60分,尚需观察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呵,我也这般想法。老实说,有天师府和茅山打底,我们想没有偏见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反正对全真无感。”小斋抻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自王琦来过之后,俩人的视野就扩大到全球范围。

    是,夏国内部免不了争斗,但面对全球都在变化升级的趋势,大策略肯定统一对外。所以他们想跟道门交好,而且要找个合适的朋友。

    比如茅山,比如晁空图。

    (这几天状态都会不好,:(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