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抓鬼(2)
    所谓术业有专攻,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茅山派跟鬼怪打了近千年的交道,对其分类、习性、法术神通等等了如指掌。而如今灵气复苏,鬼怪初步重现,实力尚且弱小,正属茅山道士的业务范围。

    却说晁空图按下了六颗鸡喉,剩下一颗攥在手里,然后又翻弄行李,稀里哗啦的掏出好些东西。

    卧室中只余四人,顾玙随手布下一层禁制,继续跟小斋围观。小堇却站得非常近,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,那箱子就跟机器猫的口袋似的,各种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晁空图把物件归置到一处,先捡起一个墨斗。这墨斗是古代木匠用的测量工具,在茅山术中,就是量天地正气,绝无偏差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扭动线轮,扯出一条红褐色的用鸡血浸染的细线,封住了两扇窗户,吩咐道:“接盆水来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小堇一愣,随即才反应是跟自己说话,问:“多大的盆儿啊?”

    “略大一些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她屁颠颠的跑出门,隔了两分钟,又屁颠颠的跑回来,把手里的家伙往桌上一放,咣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瞅瞅那大得离谱的洗衣盆,又瞅瞅完全不自觉的小肥皂,考虑要不要把她按下去搓成一锅肥皂泡。

    什么鬼?你直接拎个浴缸来得了!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只拿起一刀黄纸,随手一划,呼的就烧了起来。那黄纸被扔进盆里,竟在水面燃烧成灰,迅速成了一滩黑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右手一挥,啪!第七块鸡喉骨,死死钉在天游关的穴眼上。

    这天游关是阳气流动的循环口,如果将其钉死,屋内的阳气就会停止流动。

    普通人觉得呼吸不畅,憋闷,呆久了晕头转向,乃至休克。而修士的感受就更明显,顾玙面露异色,不愧是千年大派,凋零至今,随便拿出一样,都是不得了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啊!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床上的杨青也有察觉,嘶喊的愈发疯狂。可慢慢的,她那身子就软了下去,最后眼神呆滞,仿佛植物人一般。

    晁空图不敢怠慢,取出一张剪成乌龟状的符纸,整体呈圆形,黄色,比巴掌还小一点。

    “人来隔重纸,鬼来隔座山,千邪弄不出,万邪弄不开……天清清,地灵灵,天有三奇日月星,通天透地鬼神惊,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,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!”

    他念了一遭驱鬼咒,左手捏诀,右手拈着纸龟,猛地往盆里一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纸龟入水,只见一道白烟蓬地升起,盆中嗡响。那纸龟在水面浮了两下,忽然抬了抬头,四肢划动,竟然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晁空图捏诀,再往床上一指。

    那纸龟前爪一探,身体游动,慢悠悠的就想爬,爬,爬出洗衣盆……他不禁瞪了某人一眼,某人各种没心没肺,又变身表情包:哟哟哟,这个吊!这个吊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所幸还好,随着水落声,纸龟费劲的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伏在盆沿上顿了顿,似在辨认方向,然后猛地一跳,直接pia在了床上,又慢悠悠的向前爬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青还是植物人一般,浑身的肌肉却隐隐抽搐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乱冲乱撞,又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终于,纸龟在四人的目送下,缓缓爬上了身,然后继续往上,整个糊在了杨青面部。

    就见它垂着脑袋,对着她的双眉间用力一啄,再往起一拉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一道肉眼可见的滚滚黑气就被叼了出来,刹时间,室内阴风阵阵,连温度都降了几分——正是那只饿死鬼的游魂形态。

    它本能的感觉到危险,想飞出窗户逃走。但此间阳气被禁,鬼魂辨别不了方向,只能在空中乱窜。

    “哼,区区小鬼也敢祸害人间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冷哼一声,抽出一把桃木剑,口中念咒:“前有黄神,后有越章。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。何神不伏,何鬼敢当。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念罢,他左手二指并拢,在细长的剑身上一抹。

    这一下,仿若龙泉出鞘,呛啷啷一声,木剑竟含了一丝威凛金光。

    他刚要喝道:去!

    然后就听:轰!

    从身边猛然劈出一道金紫雷弧,带着浩然之势正中鬼魂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那可怜的家伙不知藏了多少年,好容易附个身,谁成想一帮BOSS组团下本,连脸都没露,直接被轰杀干净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晁空图一脸的MMP,扭头一瞧,小堇指尖还闪着雷光,根本不理他,扑上床就去看妈妈。

    你妹啊!

    要不是我把鬼逼出来,你特么能杀的了?这会跟我装大尾巴狼!

    讲真,他的气性非常非常好,可不知怎么的,自从碰到这只肥皂,随时随地都想打人。

    “晁道长,这就完了么?还有没有我们要做的?”顾玙撤下禁制,微(ba)妙(gua)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预备了很多……呃,对,完了!”

    晁空图还想解释一番,可想想特没劲,无奈的把鸡喉收起,冲外面喊道:“龙居士,上来吧,没事了!”

    片刻,龙秋拎着坛子跑上楼,也很神奇,“这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原本防备它破窗而出,才让你守着,现在倒简单了……”晁空图调整的非常快,已经将那股无奈和失落压制住。

    按照传统套路,自己先用纸龟把鬼魂叼出,然后上桃木剑,桃木剑不行,还有符箓,门窗都被墨线封住,还有人拿坛守着,可谓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结果咧,就像你提前一个月约好了女神,挺着狗舔似的大油头,喷着骚气的古龙水,逛街晚餐看电影,最后成功开房——女神说,哎呀不好意思,那个突然来了……

    啧,丧病到无以复加!

    “今天真是大开眼界,茅山术盛名不虚,有劳晁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来帮忙,我们还真的没办法,多谢。”

    到底两口子会说话,其实也是实情,他们硬肛可以,但的确不懂怎么驱鬼。

    至于小堇那边,她见杨青面容安静,呼吸平稳,似已沉沉睡去,不由问:“喂,姓晁的,我妈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过来瞧了瞧,又抖出一张符箓点燃,化成一团火焰在杨青身上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那火焰始终红中带青,并未变色,他便道:“鬼气已经驱逐干净,只是精力消耗过大,过于疲乏,修养十天半月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你个没到先天的家伙,还挺有本事的嘛!”

    小堇心情大爽,看对方也顺眼了不少,一把勾住他肩膀,道:“这人情我记下了,以后谁欺负你,找我,我帮你平事儿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酒店。

    别墅的房间有限,容不下这么多人。确认杨青安全后,小斋和小堇留下,其余人便到外面暂住一晚。

    郑妈和郑开心一直在楼下等,她们啥也不知道,就看龙秋提溜个罐子跑来跑去。后来听说是抓鬼,哇,半惊吓半兴奋的,一点困意都冇。

    小秋蛮喜欢郑开心的,左右无事,便陪在房间里聊天,顺便讲讲凤凰山的情况。

    单说顾玙这边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晁空图的房间里,咨询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晁道长,明天就是中元节了,我们要做些防范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民间总说中元节,鬼门开,其实哪有什么鬼门?只是这一天阳气最弱,阴气最盛,所以鬼魂最容易出现。”

    晁空图换了身蓝布道袍,施施然的靠在沙发上,道:“你放心,鬼魂现世,一定是通过某些仪式,比如头七、招魂,或者坏了什么执念寄托的物件。除此之外,它们不可能轻易出现。这世间人道为先,仙道其次,这便是天地公理,除非环境动荡,生灵涂炭,那时才是妖魔鬼怪的乐土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例外?”

    “例外也有,比如鬼得了什么大机缘,恢复灵智,那就比较难抓。如果它再得了修行功法,那就成了鬼修,也算我辈中人。这鬼修的路子极其诡异,派中没存下太多资料,只知他们巅峰有限,最多就是到鬼仙。”

    顾玙点点头,顿了片刻,又问:“你刚才说招魂,那招的是全魂,还是游魂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晁空图想了想,道:“就要看各自造化了。人死后,七天内是完整神魂,七天后分离,有的直接消失,有的与其他游魂组合,有的变成厉鬼,有的懵懵懂懂在天地间游荡。通常它处于什么状态,我们招来的便是什么状态。当然也有大能者,可补全三魂七魄,重塑肉身……呃,我就不班门弄斧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对方的眼神,又补充一句:“招魂是较高级的法术,我未到先天,施展不得。居士若心怀故人,我是无能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好好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顾玙被逗乐了,这的确是个妙人儿。他虽与对方比斗过,但此番接触下来,却颇具好感,便道:“晁道长,你既然来了,要是不急着回去,到凤凰山转转如何?”

    “凤凰山?”

    晁空图眨眨眼,毫不矫情的应道:“好啊,我在齐云憋了这么久,难得外派,不好好游耍一番,怎么对得起我师父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