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第二代
    “你,你是神仙么?”

    郑开心瘫在地上,虽然还是无力起身,但恐惧的心情缓解了不少。毕竟丑人多作怪,颜狗遍地跑,他一看对方那张脸,就跟鬼怎么也扯不到一块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玙略微惊讶,自己本在此处修炼,没成想钻出一只娃。

    他仔细打量一番,见这孩子身上带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,与杨青的那团黑气颇为相似,但侵蚀性要弱了许多。这气息已与肉身的精气共生,互相依存,竟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白天景逸的说辞,恐怕就是那个中了邪的孩子。

    有趣!有趣!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你不去睡觉,跑来这里做什么?”他拉起小孩,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打完拳,就会在这呆会儿。”郑开心懵懵懂懂,下意识回答。

    “打拳?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景逸叔叔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介意,能练几招让我看看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我,我学的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的,郑开心就觉得对方有一股很强烈的亲和感,让自己非常非常的喜欢。他有点害羞,可还是摆好架势,一板一眼的耍起拳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蛮认真的观瞧,见套路简单,动作流畅,应是茅山派的基础功夫。

    那孩子耍了一会,就收势立身,又是满头大汗。他抬起胳膊,刚要去擦,就见对方轻轻挥手,只觉暖风拂过,脸上已是干净清爽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坚持练下去,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顾玙稍弯腰,摸了摸他的头,笑道:“你应该清楚,自己与常人不同,但是不要灰心,更不要有什么自卑感。这是你的天分,旁人羡慕还羡慕不来,以后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点点头,压根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呵,好了,我也该走了,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顾玙说罢,身形一晃,就飘出老远,再一晃,就到了视线的最远端。

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郑开心急着追了两步,大喊:“你还没告诉我,你是神仙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色空寂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叔叔?

    MMP!顾玙差点一载歪,我什么时候要被人叫叔叔了?我才二十五啊,那孩子也就七八岁……呃,好吧,也没啥错误。

    先不提郑开心如何失落,单说他回到道舍,没进自己屋,先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小斋打开门,把他让进来,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看到了那个小孩,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把经过讲了一遍,小斋也来了点兴趣,问:“那他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跟鬼魂接触过,沾染了一丝阴气。而他的经络又比较特殊,竟然存住了那丝阴气,所以对灵异之物比较敏感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我刚才查看过,那阴气已与身体共生,会随着自身成长而成长。如果能好好调教,必有一番作为。”

    “经络特殊,难道是传说中的九阴绝脉?”

    小斋脑洞大开,笑道:“不过九阴绝脉这东西,一般不是发生在女孩子身上么?被什么千年老怪抢去做鼎炉,等着主角来刷经验,某些口味奇葩的,还很热衷被牛头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巴拉巴拉的一顿吐槽,自己却乐的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俩人在这胡扯闲谈,都没有明确表态,说要带那个孩子回山。凤凰山人丁稀少,可也不至于见着个娃娃,就要死要活的抢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人家诚心拜求,收下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很明确,走高等级碾压路线,员工可以招,弟子宁缺毋滥,逍遥派听过么?

    “哎对了,吴前辈已经通知了徒弟,明天就赶来汇合,跟我们一起回盛天。”小斋忽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晁空图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在长白山打过招呼,那人挺独特的,他的眼睛跟卢元清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不错?”

    “相当不错!”

    俩人聊着天,一个坐床头,一个坐床尾,整着整着就越来越近,黏糊糊的粘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肥皂pia在另一张床上瑟瑟发抖,全身都充满了单身狗的芬芳。眼瞅着那对狗男女你侬我侬,要开始热烈鼓掌,终于忍不住跳下床,蹭蹭往出走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姐姐抽空问。

    “我辣眼睛,报警扫黄啊!”

    “咦,对不住,我都没看见你,你还没睡呢?”顾玙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艹艹艹艹!

    小肥皂跳起来就是一记平A,你特么看没看见,心里没点逼数么?

    没有,我膨胀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妈!妈!”

    郑开心急慌慌的跑回寮房,郑妈见他半天未归,正要出去寻找,当先骂道:“你干嘛去了,看看都几点了,我还以为被狼叼走了!”

    “我练功去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喘了几口气,神叨叨的把关门上,然后拽着老妈道:“我,我刚才看着神仙了!”

    “贪玩就贪玩,还编瞎话,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郑妈离开家庭,陪着儿子在山上居住,压力自然极大,导致情绪也不稳定。这会一听,本能的觉得儿子在撒谎,拿起什么物件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我真看着了,哎哟!”

    郑开心的屁股挨了一下,疼得直叫,绕着桌子开始跑,嚷嚷道:“你别打,别打,我真的看着了!”

    “叫你撒谎!叫你撒谎!我带你上来容易么,你懂点事行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的情绪一爆发,就没处讲理了,骂着骂着还含了点哭腔。

    郑开心也急了,喊道:“我都看见爷爷了,我为什么不能看见神仙?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女人猛地一顿,神情恍惚,戳在原地怔了片刻,才颤巍巍的坐下。她先捂着脸小声哭,哭了一会又勉强忍住,抬头道:“来,我不打你。你跟我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去练功,练完就到那个台子呆着。以前没有雾的,今天却起了雾,我就伸手去摸。然后,然后那雾就动了,变成了一个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小孩表达不畅,磕磕绊绊的讲解:“他跟我说话,还让我打拳,还说什么,我跟别人不一样,这是好事,以后我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这么说?”郑妈猛地抓住儿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长什么样,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“呃,高高的,瘦瘦的,眼睛特别亮,脸也特别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呢?衣服什么颜色?”

    “白,白色吧。”小孩有点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郑妈却突然陷入沉默,她白天在灵官殿扫地,见有客人来,就随意瞅了瞅,其中一个男子正是高高瘦瘦,穿白色衣服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女人心思杂乱,忐忑不已,犹如溺水之人揪住了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茅山的道长虽然好,但本事明显不及,他们可不会化雾。那人既然点出儿子的毛病,就可能有解救之法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晨。

    顾玙一行正在斋堂用饭,斋戒日已过,饭菜果然大变。外面的普通弟子不知怎样,就说里面的单间,一大早啊,居然看到了一盆牛肉包子和一盆青菜白粥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盆!

    沙包大的包子见过么?吴松柏一口下去,直接少了一半,面皮儿裹着肉汁流入喉中,香软醇厚,嗬,整个人都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昨天还当您开玩笑,您这,还真是喜欢吃肉啊!”顾玙简直惊叹。

    “修道之人连肉都不能吃,就算长生不老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松柏晃晃头,自嘲道:“我不比你们,也就好点口腹之欲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别这么说,您年岁又不大,指不定还有大机缘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借你吉言!”

    老头又吞下一个包子,道:“天柱山离此不近,我那徒儿已经上了车,大概中午会到,你们机票订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订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吃的杠欢,对面俩人却互视一眼,小斋从包里翻出一个木盒,道:“前辈,您帮了我们大忙,没什么拿得出手的,这个请您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客气!”

    吴松柏看都不看,随手拢进袖中。他当然知道是好东西,在气氛友好的情况下,凤凰山一向大方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人吃完了饭,出斋堂,顺着甬路返回客厅。

    顾玙正走着,忽见一个女人从角落冲过来,到跟前扑通一声,就直挺挺的跪在地上,口中大呼:“仙长慈悲!”

    噫!

    小肥皂吓了一跳,怎么茅山还有碰瓷的?她刚想喷口水,又见屁颠屁颠的跑来一只娃,哭道:“妈,你干嘛啊?快起来!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女人训了句,正要再拜,顿觉一股柔和的劲力将自己托起,耳边传来一声清润:

    “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那男子,只觉仙逸飘渺,非尘世中人,不禁有些退却。自己不是外向的性格,但为了儿子也豁出去了,忍着紧张和羞耻感,全身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仙长,请,请您收开心为徒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为什么要收他?”顾玙神情微妙。

    “开心昨天见了您一面,就心生向往,一夜都没睡好,一直在念叨……您知道,他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如果您不收他,我真不知他会变成什么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起初还在拍马屁,说着说着就吐露真情:“我也是没办法,他还这么小,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。我不求他有多大出息,我只希望他没了这个病,以后平平安安的……呜,求您慈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无声。

    吴松柏在旁看着,没有丝毫不快。郑开心并非茅山弟子,即便有收徒意向,以茅山的资源,也给不了他什么成长空间。

    小孩愿意拜,人家愿意收,这就是机缘,自己不拦着。

    而顾玙的目光在母子间转了两圈,忽道:“我可以带他走,但不是收徒,而且他只能自己去,你可舍得?”

    “只要您能治好他,我舍得!”

    郑妈这段被闹的,已经彻底抛弃了唯物主义。她一是相信茅山,相信茅山的贵客,二是死马当活马医,反正都这德行了。

    郑开心却不干了,一把抱住妈妈,哭道:“我不走,我哪儿也不去,我就陪着你!”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瞧着这番做派,小肥皂特嫌弃,搞毛线的生离死别啊?

    她懂姐姐姐夫的心思,不耐道:“行了行了,都去都去,别整的我们跟大反派似的!”

    (晚上还有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