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怪状连连
    “照此看来,这小说也不是胡编乱造,真可能存在黑魔法和白魔法,还有术士和巫术。”

    顾玙合上书本,喃喃自语:“艺术创作源于生活基础,想想我们的仙侠小说虽然夸张,但也算有根有据的。”

    他慢悠悠的站起身,手中的书本突然消失,转瞬又出现在隔壁的书架上。

    这小说正是西方最火的一套奇幻著作,以大不列颠国为背景,讲述了一群小魔法师打败大怪兽的故事。而在书架里,还放着好些类似的作品,有的描写精灵矮人,有的描写巨龙巫妖,有的研究炼金术士等等。

    顾玙答复王琦之后,就一直在家准备功课,把相关典籍翻了个遍。他也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:西方超凡世界未必有神,但像一些民间传说,或者历史上真实人物的传闻,却不一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比如尼古拉?弗拉梅尔,他是高卢国人,14世纪的著名炼金术士,被视为欧洲炼金术的祖师爷。

    他最出名的贡献,就是造出了魔法石——没错,就是哈利波波的那种魔法石!这东西据说能让水银变成黄金,还能让人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因为在1427年,弗拉梅尔卒于老家,各地的炼金术士挖地三尺寻找魔法石的秘密,结果夫妇俩的棺材里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而之后几个世纪以来,不断有人声称见过尼古拉夫妇……

    听着好像高大上,又充满异国情调,但仔细一想,这套路是不是很熟?跟我们的葛洪,叶法善,萨守坚的传说有区别么?

    所以咧,既然我们有先人遗泽,他们也没理由完全扑街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顾玙推开房门,见庭中寂静,树下无人,两个小的不知去哪儿玩了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找,足下轻点,嗖地离地三寸,又连踏数步。刹时间,整个人都虚化在空中,只余一片若隐若现的淡白轻雾,好似流云飞卷,一下就飘出半里。

    静心庐离练功场有四十分钟的路程,而短短几分钟,这片轻雾就到了场中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山风拂过,白雾弥漫,又缓缓化作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顾玙双足落地,感受着脚下的踏实沉厚,不禁大为满意。得炼形益神丹的帮助,一家四口的修行速度是蹭蹭上涨。

    他最为明显,就像刚才施展的《分虚化影术》,无论五毛特效还是持续时间,都比在长白山时强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真正的装逼如风,常伴吾身!

    当然也有点失落——小斋就在不远处坐着,吊都没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顾玙磕了一粒丹丸,刚运功消化干净,吐出一口长气,就听有人急声呼喊。而随后,龙秋颠颠的跑了上来,道:“太好了,你们都在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小斋询问。

    “出了一只大怪兽,好像厉害的不得了!”

    龙秋摸出手机,递过去给俩人看,却是APP的交流板块,首次由官方发布了一条信息:

    “近日在天华山-五龙背一带,发现一只未知野兽。此兽活动范围极大,经常跨地域流动,攻击力强,好食人。目前已有八人死亡,十三人受伤,望当地会员注意安全,不要贸然查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皱了皱眉,问:“还有别的措施么?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警戒了,山脚下全是防护网,政府组织了几个队伍进山。当地不少人闹着要搬家,还有去省里上访的。”

    汗!

    上访这种词汇,从她嘴里吐出来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话说那天华山在东云市的辖区边缘,与盛天的五龙背紧邻。五龙背也是座小山头,有温泉,是个挺热门的景点。

    前文讲过,从盛天往东南方向,全是连绵山区。这些山都是长白余脉,有大有小,一直贯通两大城市。

    那怪兽既然有流窜癖好,难免会到处祸害,这就得管管了。

    可怎么管呢?

    顾玙考虑片刻,忽道:“小秋,你去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啊?”

    龙秋刚要点头,立马反应过来,不确定道:“你让我,自己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还打不过一只畜生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……”

    妹子先是担心,随后又很兴奋,“呃,那我就试试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个疑问句,这就是个肯定句,你马上下山!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想准备准备呢!”龙秋有点蒙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准备,快走快走!”小斋也开始轰人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它……哎,哥哥姐姐!”

    可怜的妹子反抗无效,分分钟被俩人赶出去。开玩笑,好容易碰上点事儿,不抓紧机会让她历练历练怎么行?

    凤凰山第三,对付一只异化兽,准备个毛线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盛天,青年大街。

    这条街是城里的主干道之一,一到晚上便是车水马龙,霓虹闪烁,宛如不夜天。但从本月起,这喧闹就冷清不少。

    用电量太大,供应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宽广的大路上,一辆白色的汽车飞快驶过。这车属于轿跑,动力十足,操控性极强,而开车的老姐悠闲自若稳如狗——正是小堇的妈妈,杨青。

    她刚跟几个闺蜜做完美容,正准备回家,不是回老公的家,是回自己的家。没办法,早上跟老公吵了一架,不愿搭理,便跑去自己买的那套房子住。

    “听众朋友们晚上好,欢迎大家准时收听《晚间嘚吧嘚》,我是香香。节目开始之前,先给大家提个醒,其实前几天就发布通知了,由于夏季用电量紧张,这月开始分片儿停电。今天晚上八点钟,到明天早上六点,昆山路、沈山铁路、白山路等十三条街道将临时停电,希望大家做好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杨青一听,得,刚好是房子这片儿,一会得到楼下商店买两根蜡烛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节目一开始,我们先说说中元节的事儿。今年的中元节来得比较早,在八月八号,也就是说,还有十来天就到了。这个日子都不陌生,要给先人上坟祭奠,表达哀思……”

    广播里传来主持人的一通胡侃,杨青听着听着,却慢慢走了神儿。

    她家在江南,那里传统保留的特别好,还有自己的家族宗祠。以前每逢重大节日,她都会跟长辈一起祭拜,不过嫁到北方后,就很少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父母已经不在,还有个哥哥在老家,照看着爹妈坟墓。主持人冷不丁说起这个话题,一时把她的思绪扯出老远……

    大姐啊,开车呢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可想而知,随着车身一震,杨青猛地回过神。就听梆的一声,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,同时胎压监测提醒:右后轮胎胎压不足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她赶紧停车,下来猫腰查看,却是碾到了一个像瓦片似的东西,碎裂开来,颇为锋利,硬生生扎进了轮胎里。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杨青特郁闷,拔下那碎片,甩到旁边。她看看四周,此地在丁香湖附近,离市区较远,非常偏僻。

    中间一条大道,两边都是建筑工地。

   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她只得打电话报警,并向闺蜜求助,然后还不解恨,又找到那破物件用力踩了几脚,碎的稀巴烂方才罢休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