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仙缘?仙缘?(上)
    天柱山。

    道院自建立之后,规模就不断扩大。朱岭海拔518米,按卢元清的构想,未来将分成三块区域:

    最上面,是在原有建筑的基础上翻建的新宫观,能容纳百余人,齐云三十六友便居住于此,已经完成。

    半山腰,则是数十间屋舍,连带一个偌大的圆形广场,还在施工中。

    山脚下,在靠近牌坊内外,各有两片建筑群,也是百十间屋舍,同样未竣工。

    意思很明显,第一批就收了528名实习弟子。他们在十方丛林修习三年,就会被送到各地的子孙庙,再修习三年,优异者会被挑选入院。

    第二批计划在后年,还要扩招,这样一代代招下去,修士的基数就越来越多。道院作为官方指定的唯一正统,势必千观来朝,子弟无数。

    他的眼光极其长远,一心为道门发展,这也是众人信服的最大原因。

    却说这日,在天柱山山门的大广场上,忽驶来几辆大巴车。车门一开,上百只小道童鱼贯涌出。

    年龄在6-16岁,皆身着道袍,头梳道髻,脚踩十方鞋。人数虽多,竟没有丝毫吵闹,跟着自家道长排队上山。

    何禾跟在徐子瑛后面,好奇的四处打量,只见千崖竞秀,万壑争流,云天连青壁润,风来松卷翠屏,确与人间气象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跟爸爸妈妈来旅游过,乱糟糟的,有好多小摊小贩。现在封山了,一下子清静,倒像没有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徐子瑛拉着她的小手,主动搭话,不时指点介绍,这里是什么去处,那里是什么景点。

    这位老姐虽然婊气,但非常识大体。内斗归内斗,到外面却是整个太清宫的形象,何况就两个女孩子,当然得互相关照。

    何禾还小,本就没往撕比的方向努力,俩人倒亲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话说24个十方丛林,每家出5人,120人整。他们先到京城的白云观转了一圈,道门领袖李清之亲自训话,勉励一番,并认识了好些才俊。

    都是一等一的人杰,资质心性都不比何禾差。

    人的思想和境界,是随阅历增长而不断提高的。他们在本地,只觉自己是天之骄子,到了外面,甭说全世界,就一个夏国何其广阔?

    出来十几日,孩子们心里那点得意,那点与凡人有别的飘忽感,早就沉淀下去。

    队伍走了约半个时辰,就到了朱岭脚下。众人略感失望,分明就是一个大工地的样子,不过再往上走,到山腰,又变成了惊叹。

    只见一座圆形广场铺贯山间,青石条条紧密,找不出一丝缝隙,宛如青色水镜一般。这广场极大,足能容纳千人,正中颜色深重,却是嵌着一对阴阳鱼。

    四面有环栏,还有两侧房舍,虽然没有竣工,已能感受到那股恢宏气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就在广场上列队等候,屏气噤声,不多时,忽听山顶钟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钟声响彻,如清风敲撞,空空群山,一位道人顺着石阶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紧跟着,第二位,第三位……整整三十五人,足下轻点,衣袂生风,好似谪仙降世。最后,卢元清才独自缓步而下。

    他没有卖弄本事,给人的威压却最重。孩子们看着那脚步踩下,只觉踩到自己心口上,好容易等他站到跟前,压力才顿时一松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场中一片静默,不自觉的都多了份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“我乃齐云住持,卢元清。列位得以拜入道门,自是机缘天赐,务必潜心修习,感悟玄玄,六年后,自可来此拜师修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左侧,站着石云来和张守阳,右侧是司空蟾和张无梦。张守阳的监院之职已经被撸了,由石云来顶替。另两位先天依次晋升,占了观中高位。

    政府的目的,他们一清二楚:在下一代面前彰显实力,算是心理激励。他们很愿意配合,都是为了道门前途。

    卢元清简单训诫,没多停留,纷纷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作秀痕迹明显,但小屁孩就吃这个!一个个抻着脖子,望着长石阶直通天外云端,简直目眩神迷,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啊,我以后一定加入道院!”

    “卢道长好帅,我要拜他为师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!”

    带队的道长们并未阻止,反而也露出欣羡之意,他们就因为实力不行,才没选中入院。而孩子们热闹了一会,就被领去半成品的房舍,条件简陋,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何禾猛地睁开眼,从睡梦中惊醒。她躺在床上愣怔了一会,只觉眼角凉凉的,连忙用手一抹,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屋里有八个人,徐子瑛以及另外的师姐妹。她们还在熟睡,小姑娘犹豫片刻,终究不好叫醒,便洗漱穿衣,悄悄出了门。

    天光未亮,山中还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她熟门熟路的摸到一片小林,那里已有两个少年在打坐炼气。一个来自青城山天师洞,叫陆龟蒙,属正一派;一个来自长安楼观台,叫鲁谦,属全真派。

    那楼观台本是楼观道祖庭,楼观道的初祖都很熟,叫尹喜。

    该派一直自行发展,但两宋以后,高道乏人,著述罕有,逐渐衰落。当时有个领袖叫李志柔,果断转投全真,拜丘处机为师。所以元明清三代至今,楼观道信奉的是全真。

    这两个少年也是天纵之才,且比常人更加勤勉,何禾来此练功,时常遇到,算点头之交。

    她自己找地儿,盘着小短腿,有模有样的运转周天。基础的养气法没啥威力,重在强身塑骨,培养气感,扩充潜能。

    她坐了好一会,才慢慢收功,又打了两路拳。

    待天亮时,早课钟响,三人急慌慌的跑回道院。此地作息与太清宫并无两样,就是讲课的人换成了道院尊长。

    孩童启蒙,接受的教育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上课的课本和内容,都是一层层筛选下来,尽量通俗易懂的呈现出一个新世界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有仙人,有道法,有邪教……火洲原来是异象,天柱山原来是节点,今年酷热原来是灵气影响等等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上头的分寸掐得极准,为防止这帮小屁孩问出,比如“道长,现在谁最厉害啊?”

    “道长,凤凰山也是节点,为什么不能去啊?”

    “道长,内丹法是不是天下无敌啊?”

    呃,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课本很机智的避开了这些区域,只给了个大概轮廓。

    而上午课堂之后,何禾便迫不及待的要跑出去。徐子瑛一眼瞧见,喊道:“小禾,你又去找那个僵尸叔叔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人多可怕啊,你怎么喜欢跟他呆着?”

    “我没觉得可怕啊,他人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颠颠下山,坐上内部通行的免费电车,直奔白鹤岗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