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酷暑之下(2)
    “何禾!”

    经堂内,肃穆端严,华阳道人念出了第一个名字,简单点评:“上月月考成绩第一,理应入选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住持!”小姑娘俯身行礼。

    旁人看在眼中,虽带着羡慕之意,却没什么惊异和不满。人家的表现有目共睹,早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徐子瑛!”

    华阳又念出第二个名字,道:“月考成绩第二,可入选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主持!”徐子瑛道。

    “聂兆元!”

    “白香亭!”

    他又点了两个男孩子,前者是月考第三,后者虽然不在前列,但平日表现优异,倒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四人一过,气氛瞬间紧张起来,仅剩一个名额,小萝卜头们都眼巴巴的盼着,希望能叫到自己。

    而华阳扫视一圈,缓缓开口,却是道出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名字:“林俊龙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全场顿时议论纷纷,顾不得经堂戒律,吵杂一片。连林俊龙自己都非常惊讶,他考试成绩不好,平时也不突出,更没有好人缘,为毛会被馅饼砸到?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方成子皱眉猛喝,声波好像通过一只大大的铜喇叭,砰的发射出去,然后迅速扩散。孩子们只觉耳膜发颤,极为难受,连忙捂耳闭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阳古井无波,依然简单点评:“虽说天资不足,但论刻苦勤奋,林俊龙当为观中第一,我与诸位道长商议,应当入选。”

    这貌似算个理由,小孩子不懂,若有老司机在场,一眼就能看穿。

    何禾出身寒门,天资超绝;徐子瑛出身官家,自身素质相当优秀;聂兆元和白香亭出身商界豪族,成绩中上;林俊龙也是寒门,是勤能补拙的草根代表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各个阶层都照顾到了,既不会引起逆反,也能激发寒门子弟刻苦向上。

    “这次交流,二十四个十方丛林都会参加,你们由方成子道长和清慧道长带队,后日一早出发。”

    华阳把五人叫到跟前,嘱咐道:“由太清宫,转京城白云观,再至天柱齐云,行程约三十日。此番我道门共收五百二十八名实习弟子,有好的,有差的,有和善的,有跋扈的。你们修习三月有余,也算学了些微末本领,共聚一处,难免冲突摩擦。切记,该让时让他三分,不能让时也不必顾虑,但不可主动生事,开眼界、学道理,才是此行目的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五人齐声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天门镇。

    六月中旬刚过,气温就变得愈发疯狂。单论潜州一地,已连续三日突破了四十度大关,五百万人口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尤其在城区中心,那里密度最大,温度也最高,挤在公交车上随便一蹭,妥妥就是体液感染。

    天门镇也不例外,不过这里有些奇怪:镇子里很热,可越靠近天柱山,越觉得凉爽宜人。

    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,很快发现了这个秘密。于是乎,每逢周末,都有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热狗们,专程来此纳凉。

    也非常神奇的,山脚下原本关门的一溜农家乐,居然有了咸鱼翻身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哟,一大早就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边有个农业园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园子离山不远,凉快,放心去吧!”

    一户农家乐的院子里,老板娘打过招呼,看着一家三口开车远去。

    所谓的农业园,其实是基地建立之后,特批的一个水果蔬菜种植场,由当地百姓承包,负责往山里运送。

    可人家机灵啊,一见有这么多人,立马摇身一变,成了一个采摘点——反正山也上不去。

    “唉,这天就奇了怪了!”

    老板娘穿着短褂,胖墩墩的坐在门口的大树下,自言自语道:“就隔五十来里路,一边四十度,一边二十度,什么世道!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表示不懂,pia的往椅子上一躺,左手茶壶,右手蒲扇,那叫一滋润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她正躺着,忽被一阵强劲的声响震醒,起身一看,却是一辆卡车压着柏油路,直奔山门而去。

    老板娘一愣,见车后边放着一个长条形的,好像盒子似的黑色物品。副驾驶还坐着一个年轻人,脸色苍白,病仄仄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随意往这边瞄了一眼,那目光一扫……

    咝!

    老板娘立时一抖,脊梁骨突然升起一道寒气,哧溜溜的到处乱窜,冷汗竟下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院,某处院落前。

    三十四位道人齐聚于此,心不在焉的低声谈论,不时看一眼那紧闭的屋门。在道院里,能排出这等阵仗的,只有晋升先天一事。

    之前有两个成功案例,按理说不该紧张,但这次不一样,可是有两位同时闭关!一个叫司空蟾,一个叫张无梦,都是全真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皆已中年,自幼苦修,积累深厚,纵然比不得卢元清,也是排在前十的好手。

    俩人同时闭关,既出乎意料,又在情理之中。诸位在山中修道两年,每日受节点熏陶,并辅以灵米助之,就算蛤蟆也能滚一滚了。

    不知等了多久,突然间,卢元清和石云来面色一喜,都感受到了屋中气息,成了!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果然,木门拉开,两个中年道人大步迈出,气势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恭喜司空师兄!”

    “恭喜张师兄!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迎上去,一一道贺,紧跟着,值守道士得到消息,钟声又起。当当当,足足撞了十二下。

    “二位师兄晋升先天,道院如虎添翼,在此拜贺了!”卢元清郑重施礼。

    “不敢,日后定将尽心尽力,扬我齐云声威。”俩人连忙回礼。

    年初时,卢元清等四人在长白山惨败,拖着伤回到道院。他与石云来并未失去威信,地位稳固,因为斗法比试,总有高低上下,还不至于狭隘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但张守阳、晁空图和钟灵毓就很苦逼了,他们明明自知不敌,明明有条件可以选择,却仍然守着师门道统,不肯改修内丹。

    想当初,正一全真势同水火,后来慢慢相融,如今不分彼此——除了他们三个,所有人都在修内丹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自成了其中异类,张守阳虽还占着监院名头,但已不能服众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三人上前恭贺,司空蟾和张无梦也只是淡淡回应,明显少了几分热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苦笑,默默退下,看着师兄弟围作一团,颇有局外人之感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大部分人都不理解:你们没有传承了!大世来临,道门正需要高手支撑,为毛还抱着传统不撒手?交流共通,互相增进不是很好么?

    就连正一的那些道友,都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二位师兄先请歇息,晚些我与石师兄再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而那边,卢元清见三人要走,忙与对方告辞,快步追上。

    “张师兄,留步!”

    他凑到旁边,有意缓解气氛,挑着话题问:“我还想请教呢,那千里传讯术研究的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哦,这张符是古代修士通信所用,品级虽高,施法的要求却很低。我这几天解构符纹,颇有成效,不出三日,我们便可自行炼制。”张守阳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是符法大家,还要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顿了顿,见稍稍远离人群,才委婉道:“师兄,自长白一行,我观你神情郁郁,似有心结,能否说与我听听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沉默,半响,张守阳才忽然顿足,转身道:“住持,我深感才能不足,自请让位,监院一职,还是留给两位师兄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非常意外,没想到对方如此果决,直接请辞。他也很为难,因为对方是天师道嫡传,身份摆在哪儿呢,但以现在的情况,确实不适合担任了。

    “住持!”

    他们正聊着,忽见一个道人从前院跑来,道:“住持,三位师兄,有客到访!”

    “可知身份?”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“呃,他没说,只是请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孤身一人,哦不不,是两人,一个年纪不大,一个全身罩着黑布,看不见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卢元清心中有谱,道:“走,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人快步来到前厅,见厅中站着两位,当先一人瘦瘦高高,五官俊秀,却透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感觉,凭白降了好些分数。

    “可是李肃纯道长?”卢元清试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李肃纯打量他一番,硬邦邦回道。

    “久仰久仰,快请坐!”

    卢元清十分热情,笑道:“早听闻李道长大名,今日一见果然不虚。哦,那位就是你的铁尸吧?气势非凡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李子古怪的瞧了他一眼,好像在无声吐槽:你丫怎么这么多废话!他直接扯出一纸文件,展开道:“这是批令,我要在山中借住一段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压根没看那文件,道:“你想来,来了就是,何需俗套文章,我道院自当相迎。不过你我并无交集,忽然到访,不知何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李子又瞧了他一眼,干脆利落的蹦出俩字:“避暑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