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难难难
    古代修士炼丹,都是用六一泥铸炉。

    这个六一泥的配方早已残缺,百年来争论不休,始终没有准确数据。所以张金通说的不假,除非有什么遗宝出世,否则世间就只剩这一尊神炉了。

    “洞外那草庐痕迹,据说是祖师所留,我也不知真假。这飞瀑之水能用来炼丹,大可放心。哦,二位是在此暂住,还是随我回府?”老道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留下吧,有劳天师了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稍后我让人送上一些用品和晚饭,还有二位的行李,明日我再来看望。”

    张金通言罢,抹身就跃出石洞,头也不回的下了山。他懂江湖规矩,炼丹是件非常隐蔽的事情,倘若外人偷窥,当场打死都没得讲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师府也保留一些炼丹术,比如张守阳给卢元清的那几颗丹丸。但他们用的是普通丹炉,丹药也不成品级,无非是强效一些的救命药或补药。

    而这尊炉,天师府从未用过,因为实力不足,连开启都开启不了。

    此刻,顾玙和小斋正围着丹炉,见其憨实笨拙,外表黑黑漆漆,像抹了一层厚厚的炭粉,一时竟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把它拆开,然后清洗一下吧?”顾玙忽然提议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力气大,你来。”小斋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嘁!

    顾玙懒得吐槽,什么我力气大,明明是你嫌脏罢了!他摇摇头,挽起袖口,先握住最上面的圆珠,用了三分力,然后一拧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居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又用了五分力,再一拧,只听“嘎啷”一声,塔顶微有松动。

    顾玙很惊奇啊,索性运起十分力,“砰!”随着巨大的闷响,那塔顶终于卸了下来。而他探头瞧去,先瞄着一个古怪的硕大容器,这叫“水海”,是降温用的。

    将水海拆掉,下面则是悬胎鼎,用来放草药金石。它悬在炉中,再下面,便是添火的丹灶。

    他一共拆出了四件,稍感费力,但装作很累的样子,道:“我完事了,你洗吧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小气的男人!”

    小斋很鄙视,右手一伸,两指并拢,喝道:“水来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只见银河倒挂般的飞瀑,竟然凭空截断,就像用剪刀剪掉了一半,下半部分完全消失。隔了两秒钟,这瀑布才重新接续,倾泻直下。

    而她面前的虚空中,却突然出现了一团偌大的水球。

    这水球似有生命一般,慢慢将四个部件包裹,然后像一只自尉心的史莱姆,在那儿上下上下的腻咕腻咕。

    噫!

    顾玙瞧着有点恶心,道:“你为什么不默发,还非得喊一声?”

    “假装自己会控水术啊!”

    小斋理所当然的回应,见那水球渐渐的从透明变成黑灰色,又是两指并拢:“去!”

    黑球瞬间消失,转眼出现在洞外,哗啦啦的下了场黑雨,都浇在了山林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不想理她,只打量那四个部件,而这一瞧,顿时惊艳。

    蒙尘千年的珍宝露出了真容,当炭层褪去,一种似金非金,似石非石,似土非土的古拙色彩就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才有个神炉的样子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甚是欢喜,小心的组装完毕,大家伙往那儿一摆,简直厚重如山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天色已暗。

    天师道的四位弟子挑着诸多物件,迅速上了山。张金通考虑的很周到,像住宿的帐篷被褥,吃食用的碗筷蒸锅,照明的手电汽灯,还有添火用的木炭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顾玙和小斋在洞外搭好帐篷,没再继续,而是闭目打坐,调节精气神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代修士炼丹,须斋戒、顶冠、披道,跪捧药炉,祷请大道天尊,再行入山。时间要在开山月(三或九)的吉日良辰,筑坛要烧符篆,炉鼎插置宝剑古镜等等。

    有的或许是心理安慰,有的可能真管用。

    他们没刻意布置,只是刚好赶上三月份,便也挑了个吉日,即是明天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晨曦。

    顾玙整整修炼了一宿,此时还没停止,一吞一吐,正采食朝霞之气。当初阳完全跳出地平线,驱散了淡淡的山间白雾,他才收功起身,自觉神气充盈。

    对面的小斋也睁开眼,同样光彩流动,华蕴内敛。

    俩人目光一碰,脚下一踩,齐齐跃入洞内。

    顾玙打开箱子,取出一份祛邪丹的药材,祛邪丹的品级比炼形益神丹要低,先试试手也好。

    道教的外丹术,经过长期试验,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方法,包括飞、升、抽、伏、点、关、养、煮、炼、锻、研、封等数十种。

    每一种,都需要灵力、神识、技巧、火候各方面紧妙配合,稍有不慎,就可能浪费了一份材料。

    《玄珠心镜录》有云:祛邪丹,半数材料研作小块,二两作一包,包入粗布袋内。半数材料阴干,加水沸煮,并将布袋悬于鼎内,频加水,二三日布袋渐轻,汁渐浓。煮至四五日,药已在汁内,取布袋,再煮之,升丹,而成丹胎,即收。

    添火则是,卯酉顶火各六两,是指每日上午和下午七点,各添木炭六两。

    简不简略?简略!没办法,试呗。

    顾玙把材料放入鼎中,再将布袋悬挂,然后盖上塔顶。小斋则添炭生火,转眼间,炉内红通通一片,热度升起。

    跟着,二人盘坐在两侧,神识探出,时刻留意情况。

    “咕嘟!”

    “咕嘟!”

    那材料本是草木之物,泡在水中蒸煮,很快就变得软烂。水也呈现出一种红、绿、黄、黑混杂的古怪颜色。

    而悬挂的几个布袋,也迅速被蒸汽浸透,湿湿软软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大抵是漫长的,好在二人边修行边查看,也不算无聊。中午时分,张金通来过一次,见洞内烟火缭绕,愣是没敢进去,站了片刻就离开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二人按时添炭添水,小心看护,晃眼就过了一天。

    果然,那布袋似乎干瘪了些,顾玙用神识触动了一下,重量也轻了几分。而那一锅怪汤,颜色慢慢相融,已无限接近于绿色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过了四天。

    布袋完全干瘪,汤汁浓稠无比。小斋运起小搬运术,瞬间取出布袋,打开一瞧,嗬,药材近乎气化,只剩些碎渣子黏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顾玙双手伸展,似环抱丹炉,两股柔和的灵力顺着掌心散出,从两边的灶口灌入。火势被其一催,立时涨高数寸。

    而随着灵力越来越大,火焰熊熊,猛舔着鼎底,似要将其吞噬融化。本就黏稠的汤汁更是咕嘟作响,不断有气泡崩裂,很快就变成了半液半固的形态。

    这个步骤,就叫升丹,是丹成的前置程序。相对的,还有降丹,炼制复杂丹药的时候会用到。

    小斋挺担心的看着男朋友,短短十几分钟,那张脸上全是细汗。饶是他灵力深厚,也禁不起这等丧心病狂的输出。

    一哆嗦,几个亿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又坚持了十来分钟,顾玙终于支持不住,喝道:“接手!”

    小斋不敢怠慢,连忙替过对方。顾玙一撤手,马上摸出酒葫芦,灌了几口,然后抓紧时间调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抿着嘴,前所未有的严肃,她灵力不是强项,大概挺了十五分钟,就要扑街。而偏偏此刻,那汤汁越来越干,越来越小,眼瞅着要成丹胎,却听“砰!”

    一股绿蓬蓬的东西炸开,在鼎内四溅纷飞,已然流胎(材料没有控制住,报废的意思)。

    “唉,我的错!”

    小斋叹了口气,面露不爽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第一次么。”

    顾玙又喝了口酒,道:“升丹消耗灵力极大,下次你先来,我支撑的时间多一点,便于你调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于是乎,二人调理完毕,开始第二轮试验。

    前面的都好说,到了升丹时,小斋先上,完了顾玙接手。这次的策略不错,他气竭之后,小斋刚好续费成功。

    她一边催动灵力,一边探出神识,那锅汤汁已变得跟果冻一般,通体深绿,真像个史莱姆软趴趴的pia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便是最初级的丹胎,她当即用神识一卷,将胎体裹住,慢慢揣揉。直至圆润饱满,通透光华,方可成形。

    貌似一切顺利,可几秒钟后,小斋忽然神色一板,愈发不爽。

    雷法强横无双,对敌所向披靡,可玩这些大活儿,她的短板就出来了:积量不足。这次又是如此,又差那么一丢丢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胎体终究没有成形,再次流胎。

    她嗖地跳起来,飞到洞外,就听一阵噼里啪啦,轰隆轰隆的声响。几分钟后,她发泄够了,回到原地问:“你还差多久?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左右,我就能接上。”顾玙粗略估计。

    “还是恢复速度的问题,怎么能加快些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猛地一顿,扭头看向男朋友,顾玙也无奈苦笑,摸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躺着几颗微微发光的灵石。

    “唉,就算再不舍得,也只能用这个了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