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条件(1)
    鹰潭,车站。

    顾玙和小斋提着两个大木箱子出来,引得路人频频侧目。这俩箱子四四方方,外观粗糙,模样古怪,连把手都是新配的。

    里面自是炼丹用的药材。

    两个丹方,共34种药,他们各准备了七份,已是能力所及。炼丹是个大活儿,实力、技术、运气缺一不可,稍有不慎就要推翻重来,所以成丹率一向不高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抱太大希望,七份药,有一份成功就算不错。

    鹰潭是个小城市,没什么可看的,出了站便要打车去龙虎山。小斋先上了车,顾玙刚要迈步,忽地一顿,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响亮的宣传语:

    “新风寒感冒颗粒,全新上市,峨眉制药厂生产,一剂见效,一剂见效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峨眉制药四个字瞬间挑动了神经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顾玙当即转身,跑去街对面的那家药店,推门就道:“拿盒感冒颗粒。”

    “刷医保么?”店员问。

    “呃,现金。”

    他汗了汗,莫名有点羞愧。

    话说药店都有个隐藏规则,又便宜又好用的药,肯定收在里头。又贵又一般的药,大多摆在明面。

    店员一伸手就从柜台里拿出一盒药。顾玙瞧了瞧,包装普通,厂名倒是显眼,配方上写着:麻黄、葛根、紫苏叶、防风、桂枝、白芷、陈皮、苦杏仁……

    功效:解表发汗,疏风散寒,用于感冒,发热,头痛,咳嗽等。

    6袋装,口服,一次1袋。

    “哎,这个一天吃几次啊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是重感冒,基本上吃一袋就好了。”店员道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感冒,就吃它好的,就冲了一袋!”

    此时,旁边的大妈特有当托的潜质,插嘴道:“这药好使,你就放心买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,谢谢。”

    顾玙蛋疼,又问道:“峨眉制药还有别的产品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店员古怪的瞄了他一眼,道:“还有这两种,跌打止痛膏和桑菊饮。”

    “各来一盒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他拿着三盒药出门,上了出租车。车辆启动,驶离车站,直奔二十公里外的龙虎山。

    小斋瘫在座椅上,头枕着男朋友的大腿,自己的两条大长腿别别扭扭的蜷曲着,有点无处安放的敢脚。

    她摆弄着药盒,仔细查看一番,三种药,都是比较常见的材料,配方也很中庸。

    他们在白城还没发现,不确定北方有没有,但肯定的有一点:这应是政府统一研发,可能向全社会推广的产品。

    “还没那么糟糕,总算转向民生工程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手动点了个赞,问:“哎,你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他递过小票。

    她接过一瞧,顿时有点惊讶。同一类型的药品,厂家不同,价格也往往不同。比如同仁堂的感冒颗粒是13.5,白云山的是11,修正的是25。

    但这个峨眉厂的,要36块。

    还有跌打止痛膏,白云山的是36.5,滇南白药的是19.5,这个要58。再加上32块钱的桑菊饮,一共花了126块。

    按常用药来讲,的确贵了些,可又转念一想。如果真有宣传的那么好用,你是愿意买一盒999感冒灵,吃完了还不一定好,还是愿意多花点钱,买上一盒峨眉出品?

    尤其现在,大部分的城镇居民都有医保,基本不构成压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索性一挥手,布下禁制,道:“王琦说的没错,果然是大动作,尝鼎一脔啊!”

    “呵,现在是感冒药,以后保不齐出来什么补气散,强身胶囊,一秒续命膏。等过两三代人,国民的身体素质整体提高,啧,确实很有远见,也很赚钱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甭管谁在那个位置,都会为自己家族考虑。咱们消极点说,只要在获益的过程中,吃相不那么难看,还能顾及几分民生,其实就挺不错了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这三种新药,对老百姓有没有好处?有!

    那幕后把持的顶级权贵,能不能赚到钱?更有!

    在多数国家,这已经是非常良心的结果。

    俩人嘀嘀咕咕的,嘴唇一直在动,却没传出任何声音。司机师傅开了一会,似有察觉,便往后视镜瞄去。

    顾玙自有感应,本想闭口不言,谁知小斋一搂脖子,硬生生压低,开始用舌头吊打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得!

    师傅一瞧,只能暗叹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好一派仙家气象!”

    顾玙拎着箱子,抬眼望着那三扇朱漆大门,言不由衷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噫,太假了!”小斋特嫌弃。

    “到了人家宗门祖庭,不都得这么说么?”他理所当然的吐槽。

    天师府如今也是景点,今日却不见游客,那三扇朱门左右紧闭,中门大开,显然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二位可是顾居士和江居士?”一位知客上前施礼。

    “正是,特来拜会张天师。”顾玙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家师就在内府等候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知客带他们进院,先拐到寮舍安顿行李,然后才到了三门。

    三门便是天师府的私第,进门先是院墙,过院墙则是天师殿,由三个厅组成。前为过厅,中为客厅,后为内宅。

    张金通就盘坐在内宅榻上。

    此人年近六十,面色枯黄,显得不太精神,颇有郁结之相。他穿着普通的蓝布大褂,似在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说起嗣汉天师府,那就是一堆烂账。

    夏国建朝后,对宗教势力进行打压,无论佛道。第六十三代天师不堪压力,流落海外,以至本土一度没有天师尊位。

    老天师有个侄子,在海外立坛,自称第六十四代。

    张金通本是外戚,为老天师的外孙,后来政府允许传道,他就被扶持起来,也改了姓氏。而那个张妙贤,却是正儿八经的张氏后裔,为老天师弟弟的孙子。

    结果被排挤到西山万寿宫,做个吊儿郎当的主持。

    所以说,张金通是半路出家,身份一向难以服众,坊间时有诋毁传言。不过他对龙虎山的贡献不小,修复古观,发扬道统,还培养出张守阳这样的嫡传。

    “师父?师父?”

    知客道人进来,唤了好几声,张金通才睁开眼,道:“哦,客人到了?”

    “到了,就在客厅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下去吧,我去招待。”

    他把徒弟赶出去,先整了整衣冠,才迈步到了客厅。只见一男一女正坐着喝茶,端的是风流卓异,飘逸出尘。

    (啊,我自己打脸了,身体状况实在不佳,今天就一更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