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七十章 门(3)
    “我全真以戒律为本,传承千百年,现有《初真十戒》、《中级三百大戒》、《三坛圆满天仙大戒》。若按祖师古训,冠巾后方为道士,道士受戒,方为戒子,品级依次提升。不过现在新政,你们是第一批实习弟子,今日我们便来学《初真十戒》。”

    经堂内,二十四只小萝卜头端身盘坐,徽和道长站在最前,正给他们上早课。

    “第一戒者,不得不忠不孝,不仁不信,当尽节君亲,推诚万行。

    第二戒者,不得阴贼潜谋,害物利己,当行阴德广济群生。

    第三戒者,不得杀害含生以充滋味,当行慈惠以及昆虫。

    第四戒者,不得淫邪败真,秽慢灵气。当守真操,便无缺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九戒者,不得交游非贤,居处杂秽。当慕胜已,栖集清虚。

    第十戒者,不得轻忽言笑,举动非真。当持重寡辞,以道德为务。”

    他先念了一遍,然后逐一讲解。

    戒律这东西,就是出家人的行为准则,跟五讲四美、八荣八耻什么的并无本质区别,无非拗口了一些。

    孩子们都念过小学,部分已经上了中学,纯当语文课的古文赏析来听,倒也不算麻烦。

    徐子瑛神情专注,貌似认真听讲,但膀胱时不时的瞟向旁边:何禾就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话说从入观的第一天起,或者说,从那个小姑娘惊天动地的一问开始,她就觉出一丝很明显的异样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,就是徽和道长亲自开口,将何禾的座位从最后面,调到了最前面。

    这特么说明啥?每个学渣心中的痛啊!尖子生即视感,妥妥的!光凭这一点,已足够让徐子瑛提防万分。

    “仙经万卷,忠孝为先。盖身事君,勤劳王事,所以答覆庇之恩也。修身慎行,善事父母,所以答生育之恩也……”

    徽和讲完了第一戒,遂问:“可有不懂之处?”

    “道长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何禾就唤了一声,问:“您讲不得不忠不孝,现在没有皇帝了,我们又忠于谁呢?”

    “呵,虽没有皇帝,然我们敬信神明,祝国延禧,除妖却害,化民为善,即是出家人之忠也。”徽和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谢谢道长!”

    何禾不太懂,但是牢牢记下。

    之后,又上了十几分钟,早课结束。孩子们呼啦啦的跑出去,到饭堂就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何禾来此已经三天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他们年纪尚小,太清宫并未安排过多的课程:每天六点半起床,七点钟早课,七点五十早饭,然后是三节文化课。

    下午主要练习体术,有两套拳法,比《全国中小学第一套健体术》要稍稍高级一点。

    然后是吃晚饭,上晚课,大概八点之后,都是自由活动的时间。

    宫观教的经义很浅显,也没强求他们静心打坐。这个年龄的孩童,别说进入什么状态,你就让他安安稳稳的坐上一个小时,都愁得不行不行。

    何禾适应的还可以,她不算太聪明,但有一股子死倔死倔的韧劲。而她也了解到,此处并非终点,因为十方丛林不得收徒,只能作为启蒙培训的地方。

    先在太清宫学习三年,打好基础,倘若觉得你道心坚定,资质优异,才会推荐你到别的子孙庙。

    子孙庙就是大多数宫观,师传徒,徒传孙,一代代延续的那种。到了那里,才会真正拜师,而后冠巾,成为一名全真道士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知道我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?不就弄脏你衣服么,至于骂人么?”

    “我骂你怎么了,我特么还打你……”

    却说何禾刚吃完饭,正准备上文化课,忽听外面传来一阵争吵。小孩子坐不住,乌央乌央的都跑去围观。

    却是林俊龙和邵阳明站在庭院中,争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邵阳明是商业家族的子弟,有几分背景。而林俊龙呢,跟顾玙还有那么一丢丢渊源——正是方晴的那个初中同学。

    这小子中考失败后,便跑到盛天,给叔叔的洗车场打工,每月有个几百块钱。干了有大半年,洗车场突然出了事故,被迫关门,他便留在盛天胡混。

    正赶上今年,太清宫招人。林俊龙也不知咋想的,或许就冲着一千六百块钱的补贴,竟然主动报名。

    他跟父母的关系一向不好,爹妈也是奇葩,很利索的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两个跟凤凰山都有点关系的孩子,特神奇的汇到了一处。

    而俩人没吵多久,忽然人群肃静,方成子道长走了过来。他是巡照,本就负责纪律监察,沉着脸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静默了一会,林俊龙道:“我吃饭时弄脏了他的衣服,他出口辱骂,便吵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众吵闹,影响大家课业,身为同门,又不懂包容体谅,都有过错。”

    方成子没废话,直接宣判:“晚上抄写《初真十戒》五十遍,明日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林俊龙施了一礼,很是听话。

    邵阳明却不干了,他自幼娇生惯养,性情乖张,硬生生被送进道观,本就一肚子气。加上三天以来,各种规矩束手束脚,荤腥不见,更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,信不信我把你这破道观买下来,还特么抄五十遍!抄你大爷!”他梗着脖子叫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成子皱眉,没理他,吩咐一个年轻道士,“通知他家人,马上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道士应了声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之前还嚣张的小屁孩,脸瞬间就白了,没想到对方如此干脆。这要是被赶回去,得让老爹活活打死。他哭丧着脸,想认个错,可惜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进去上课,勿要围观!”

    方成子轰走众人,抹身便闪,留下死灰般的邵阳明。

    一干小萝卜头看在眼里,心思各异。豪门出身的,多为警醒,万不可骄纵。寒门出身的,则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体与群体接触之后,就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种心理:比较。

    无论成人还是孩童,无论在学校、公司、酒桌,甚至走着走着偶然看见一辆好车,都会不自觉的比较一番。

    这叫天性。

    太清宫二十四位小门徒,短短几天,就把情况摸得一清二楚。如今的孩子都早熟,对钱财门户的观念比成人都重。

    十二男,十二女。出身官家的有八人,出身商界的有九人,出身普通、贫困家庭的,有七人。

    虽以宿舍为单位,但很自然的就分成两帮。也就是何禾,除了刻苦修习,嘛都不管。

    转眼间,已是七日后。

    经堂外,家长们翘首等候,脸上都带着紧张和期待。徐蕾也在,她跟旁人不同,仍然不希望何禾选择留下,小小年纪就出家,做一辈子的道姑。

    而经堂内,二十三个人齐整整的坐在蒲团上,前方十三位道长排开,宛如第一日初见。

    “七日已过,你们的适应期结束,当作分晓。”

    华阳扫视一圈,道:“我会念到你们的名字,点评一二,是去是留,由我们双方决定。”

    他拿过一摞资料,面容古井无波,心中却是忐忑。道门萎靡了几百年,好容易机遇来临,灵气复苏,还有政府扶持,可谓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太清宫是最早完成适应期培训的宫观,上上下下都看着呢!这群孩子的水准一般,勉强算中等,不过还好,总算有一只千里驹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不经意的扫过某个位置,缓缓开口:“徐子瑛,经义甲等,体术乙等,资质优,守律作息,洒扫勤恳,友爱同门,总评为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住持!”

    徐子瑛大喜,连忙拜谢。

    华阳又问:“你可愿留下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,从今日起,你便是正式的实习弟子。”

    华阳甚是欣慰,其余十二位道长也很鼓舞。徐子瑛的综合素质不错,潜力颇大,值得培养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念第二个:“林俊龙,经义丙等,体术甲等,资质良……你可愿留下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林俊龙忙道。

    一连念了十几个,多数是良,被问到的也都选择留下。除了三只太差劲的,不用自己说,华阳就开口劝退。

    明知没潜力,还要收,道门又不是傻的。

    最后,当华阳拿起仅剩的一张纸卷时,全场的目光都锁定在何禾身上。十三位道长更是极为热切,政策都是变通的,即便她不答应,也有方法让她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何禾,经义甲等,体术甲等,资质极优……总评为极优。”

    华阳念完,按住内心汹涌,问:“你可愿留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禾未言未动,眼眸迷晦,不知怎地,忽又想起七天前,自己的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死者复生,长生不老,可行么?”

    “此问我无从解答……然吾辈修道之人,自上古四千七百年起,多少先贤披荆斩棘,踏亿万山岳,百折不回;又有多少前辈苦苦寻终,不得大道,最后魂归冥冥……为的,不过就是长生二字。”

    何禾掌心朝上,手背贴地,身子前倾拜倒:

    “我愿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