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门(2)
    太清宫是十方丛林,接待八方道友,自然有坤道寮房。只是近年女道士愈发稀少,一年都不来一个,所以寮房也是逐渐缩减,最后只留了两间。

    而官方新政出台后,坤道院又开始扩大,与乾道相仿。

    何禾到的这一间,四张单人床,两两相对,还有个厕所,稍感拥挤。三位舍友已经先至,正在家长的帮助下整理床铺。

    相互通名,一个叫徐子瑛,十二岁;一个叫胡淳,十岁;一个叫王瑶,十岁。何禾是最小的,八岁。

    女孩子相见,自是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,颇有点寄宿学校新生入学的样子。徐蕾一边铺床,一边偷偷打量徐子瑛和她母亲。她母亲可是省内名人,排行前三的女企业家,父亲更是高官。

    据传徐家只有这一棵独苗,想不到爹妈如此果(niu)断(bi),竟然送来宫观。

    约莫半小时后,大抵整理完毕,从外面进来一位中年女冠。身材修长,气质清和,长相不算太漂亮,但五官精细,皮肤也非常白嫩。

    “好了,几位居士便到这里吧,既然送入门墙,总要放手的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委婉送客,家长们仍然恋恋不舍,百般嘱咐。徐蕾也道:“小禾,你在这好好的,七天后我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何禾点头,随后又加了一句:“谢谢阿姨!”

    接着,家长们纷纷离开,寮舍冷清,孩子们初来乍到,更是显得紧张不安。表现最好的却是徐子瑛,以她的家世,肯定探听到一些内幕,来之前想必也被叮嘱过。

    她主动开口,道:“请问道长,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冠看了看她,温声道:“我俗家姓刘,自号清慧散人,你们可以叫刘道长,也可以叫清慧道长。但你们未及拜师,切不可乱称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瑛乖巧回应,有意无意的以大师姐自居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冬衣拿出来,我教你们如何穿戴,此七天内,你们都要着道袍,保持衣衫整洁,不可沾染污秽。”女冠又道。

    说着,四个丫头齐齐拿起冬衣,又把鞋袜拽出来,跟幼儿园大班似的眼巴巴盯着前面。

    道袍分为大褂、戎衣、法衣、得罗、花衣、衲衣六种。形制上下通直,直领,右衽大襟,有大袖与窄袖之分,领口多有镶白或素色护领,宽大飘忽。

    她们还是实习生,除了大褂之外,其余五种都不能穿。

    而大褂色分三种,刚好是三件衣裳,浅蓝、深蓝和近乎黑色的藏蓝,布料纯绵,厚实柔软,保暖性很好,另有白色的中衣裤。

    鞋则是圆口鞋、双脸鞋和十方鞋。十方鞋比较特殊,鞋上有十个孔,代表十个方位,适合夏天穿着。穿十方鞋必着云袜(过膝的白色长袜),这叫云游十方无量度人。

    四个姑娘都不笨,看两遍就会了,一个个穿戴整齐,就是头发还很现代。

    “你们上前,我给你们梳髻。”

    清慧坐在床上,依次给孩子们梳束道髻,再插上一支朴素的木簪。眨眼间,四只漂亮可爱的小道童新鲜出炉。

    许是女冠态度温柔,孩子们不自觉的放下戒心,轻松了不少。可紧跟着,她们就成了苦瓜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虽属适应期,但一切举止作息,要遵循全真戒律。现在把你们的手机、电脑、零食、玩具、杂书等等,交到我这里,七天后自会返还。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手机我怎么活啊?”

    “道长,我留一袋辣条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道长,这娃娃从小就陪着我,没有它我睡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妹子们叫苦连天,甭看人小,个个都是戒赌吧上岸老姐,溜的不行。而清慧面容一板,严声道:“勿要多言,如果不愿,自请回去。”

    得,瞬间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三个妹子的家世都不错,自然被家长软硬兼施,还真的不敢耍性子。唯独何禾,她什么都没有,就抱着书包过去,问:“道长,我这些书可以留下么?”

    清慧翻了翻,见都是小学课本,还有一册《第一套全国中小学生健体术》,这就太熟悉了!

    去年火洲灾变之后,国家便暗地组织各宫观,集思广益,编了一套适合孩童练习的入门体术。她有幸参与其中,还提了几个不错的想法。

    有此缘由,她看向妹子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许,道:“这些都是有益教材,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道长。”何禾道。

    嘁!

    装什么小白花啊?撕比战斗力爆表的徐子瑛大小姐,强忍住放飞天性的冲动,偷偷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随着观内的铜钟敲响,清慧带着四人出了寮舍,直奔经堂。而从另外两间寮舍中,也有女冠领着孩子出门同行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又碰到了几拨身穿道袍的男生,互相看着都特有趣,嘻嘻哈哈指指点点,免不了被道长训斥。

    众人进到经堂,见里面空间极大,地上摆着二十四个蒲团。在对面,另有十三个蒲团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十二位道长径自上前,安身端坐,闭口不言。孩子们面面相觑,有机灵的拽过蒲团,抢先坐下。

    余人恍然,纷纷效仿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坐这里!”

    徐子瑛早早占了一小片地方,舍霸属性一览无余。胡淳和王瑶知晓她的背景,有些讨好的意思,何禾无所谓,仍然很沉默。

    众人刚刚坐好,便见从经堂内间走出一人,四十多岁,长髯,威严又不失亲和。

    “住持!”

    道长们齐齐行礼。

    “劳烦诸位了!”

    那人回了一礼,坐在正中的位置,于是左右平均,男九女四。

    他扫视了一圈,低声议论的孩子立时安静,好像那目光中带着莫大的威压,完全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我俗姓秦,自号华阳道人,为太清宫主持。”

    他简单开场,然后示意旁边,道:“这位是明真道长,任监院一职。

    这位是翠玄道长,任都厨一职,管理厨房各项派遣,大众三餐。

    这位是玉真子道长,任殿主一职,殷勤洒扫,谨慎香灯,虔洁供器,并监理经师。

    这位是徽和道长,任经师一职,诵太上经典,礼天尊宝号,祈福迎祥,度亡生方。

    这位是方城子道长,任巡照一职,为寮房首领,常住监察,统辖大小执事……”

    华阳把观内的高层都介绍了一遍,孩子们压根听不懂,徐子瑛也是一知半解,不过对巡照倒是很清楚,就是教务处主任嘛,惹不得惹不得!

    很明显,太清宫是按照三都五主十八头设置的,当然也削减了些。比如水头,在古代负责提桶运浆,调食上供。可现在都自来水了,根本用不着。

    “我全真嗣老君遗教,秉东华演教,承钟吕传教,开宗于辅极帝君王重阳,以全老庄之真,苦己利人,千百年来,向为道教正统……”

    之后,华阳又将全真的历史简要讲了一通。他知道小孩子的理解力有限,索性全程拽文,反而显得不明觉历。

    他内气深厚,一字字道来,仿佛洪钟大吕,振聋发聩。效果也特显著,学生们听着听着,不自觉的就挺直腰板,神色肃穆,与此间气氛共融。

    讲到末尾时,他才语调一转,道:“你们当中,有的要留三年,有的可能只留七天。无论怎样,你们能来此处,便是天大的机缘,定要珍惜把握。好了,今日初见,你们对道教应该不太了解,我许你们每人一问,由我和诸位道长解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们眨巴眨巴眼睛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还是徐子瑛捧场,问:“住持,我叫徐子瑛,我有疑问。这世上真的有法术么?我是说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飞来飞去,biubiubiu的法术?”

    她讲的天真可爱,华阳不禁莞尔,却不答话,只道:“你且看!

    呼

    气劲带起风声,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小孩子嘛,就爱看这个,顿时激起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法术自在天地间,从未消失。只是现在道法势微,需要开拓发展,我们顶多算领路人,未来还要靠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是真心实意,徐子瑛亦受感染,有模有样的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有了起头的,后面的就容易了。一时间气氛热烈,问的是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“我们用多长时间才能修成啊?”

    “道衍化万物,而后万物求道,你说要用多久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会飞么?”

    “道法千般,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我如果留下的话,是不是每天都要在观里,没有假期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限作休,但你们年纪尚小,外出需人陪同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不让吃肉,可我最喜欢吃肉了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十三位道长哭笑不得,没办法,收小孩子就是这样了,难免cos一把幼师。

    热闹了好半天,差不多全问过了。清慧却注意到何禾,鼓励道:“小禾,你呢,没有疑问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禾垂着头,忽然往前一扑,整个人都拜在地上。这四不像的大礼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而紧跟着,又听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问:

    “我想让死者复生,长生不老,可行么?”

    (这章给长安萌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