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除夕(2)
    江爸升官后,便成了盛天数一数二的人物,算是位高权重。相应的,他的某些权限也随之提升,能看到一些绝密的内部资料。

    所以近年发生的许多事情,他都心中有数,此刻听女儿问出这句话,没有任何不快,反而道:“现在的形势坏到这个地步了?”

    “您眼中的形势,和我眼中的形势应该不同,您先讲一讲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们是该交流一下。”

    江爸捋了捋思路,道:“我目前知道的,天柱山方面,已开垦最大灵田十亩,平均亩产108公斤,两季稻,年产两千多公斤。灵石储备2.54万吨,已经打磨成型的有80万公斤,每块重约0.5斤,约320万块。这些灵石一部分在天柱山,一部分在京城,由于数量太少,还不准备作为流通货币。不过上头刚刚有了决定,打算作为刺激奖励,发放给某些群体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卢元清那些人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不,它包含整个道门系统。如今各地宫观肃清完毕,保留在册的道士还有22890人。下一步,就是大规模的广招门徒,只要天资出色,表现优异的,都有机会获得灵石奖励。”

    江爸顿了顿,道:“而且这件事,不仅牵涉到道门,政商两界的波动也非常大。保守点的选择观望,果断些的已经决定,将家族子弟送去学道。国家的态度是不支持,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默然,官方对资源的垄断和规划,远超想象。

    现在修士太少,对资源的需求尚不明显,以后基数增多,这个牵扯关系就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政府用不着掌控每个人,它只要垄断资源,也就间接控制了修行界。就比如灵石,你发现矿脉也没用,先不说技术和资金,你怎么保证私自开采而不被官方抓获?

    还有那个奖励制度,至少在初期,决定了修士只能乖乖听话,为王前驱。

    还有招收弟子,就更不得了。因为平民中出一个修士,与权贵中出一个修士,影响力绝逼不同。二者的基础、人脉、资源供给……方方面面都会存在差距。

    权贵子弟修道,不还是权贵么?一旦发达,自会反哺家族,提携同亲。他们是既得利益者,自然会拥护一个稳定的阶层,不会圣母般的想着“人人如龙。”

    甭管什么时代,豪门之所以能屹立不倒,靠的就是两点:最有效的信息渠道,最简单的得利渠道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一点,自古以来都是大佬吃肉,小弟喝汤,其他人能否分到,看运气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江爸的话更加验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峨眉山方面,现已开垦灵田五十二亩,两季稻的年产量能达到15000公斤。普通人的摄取量极小,这个数字足够中上层分配,还能有大量剩余。这些灵米,官方也会拿出来做奖励。此外,基地还在做多元化的农业结构试验,争取开发出更多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配额有多少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呃,每个月20斤。”江爸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些我大概了解。关于萨满教方面,你们有动作么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没有,我能看到的资料也不多。”江爸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道:“那我就说说,我眼中的形势。如今灵气的复苏程度,近乎铺满全国。异象纷起,以无人区居多,然后是乡镇聚集地,城市周边最少。我们不能完全判断这些异化生物有害有益,就按对半估算。以后的人口分布,必是以大城市、超大城市为核心,以中小城市为节点,构建交通网络。至于野外和小乡镇,五成都会是禁区,尤其是地理异象比如火洲,或许方圆数百公里都无人烟。

    这个现象不会很慢,几年内就可能出现。如此一来,所有的权贵阶层都会集中到几个核心内,那时的情况不用我说,您比我更清楚。我不希望您身为管理者,在那样的一个政治环境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爸刚要张嘴,又被女儿打断,道:“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萨满教。关外是教区之一,对政府的渗透远超别处。盛天肯定有很多他们的人,我们现在结了大梁子,不敢保证会不会对您和妈妈,甚至二叔他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女儿意思很明显了,辞官随我去凤凰山,喝茶钓鱼,长命百岁,岂不美滋滋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爸也沉默了一会,道:“小斋,你有没有想过,我为什么会在这个位置上?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话,又道:“我虽然是你的父亲,但在上头眼里,并无区别对待,包括灵米分配和资料查阅。他们自然知道,我们之间会有沟通,但为什么不对我保密?我只能说,你们虽然在松江河有过冲突,但在大体方针上,上头还是善意的。或者说,我就是个标准,只要我没倒,你们就不会真正敌对。那相应的,上头对我也会暗中保护。

    萨满教的威胁,我承认,但我……呵呵,我从一个山村走出来,到今天的地步。不怕你笑话,我不甘心就这样退休。我也想做点事情,作为官员也好,作为你的父亲也好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此番言语一出,小斋暗叹一声,不再劝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我现在没有什么防护法器,等过一阵子,我给你们送过来,一定要随时佩戴。还有,如果发现不对劲的地方,一定马上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呵,好好,我们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江爸还挺意外的,这孩子自小独立,总有一层东西隔着,见她流露出一丝关切之情,又觉得很欣慰,毕竟是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凤凰集,方家。

    方叔、方婶和方晴,外加顾玙和龙秋,五个人围着圆桌,笑道:“干杯!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酒杯碰到一起,各自饮尽。

    龙秋不胜酒力,但适逢除夕,心情愉快,也干了一杯。她很喜欢这种气氛,小小的屋子,热热的炕,电视里传来熟悉的大碴子味,外面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还有孩子拿着嗤花跑来跑去,欢笑嬉闹。

    这才叫过年嘛!

    “小玙啊,你现在也太忙了,一年到头才回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方叔显得很高兴,喝了不少,大着舌头道:“你可不知道,那帮人是怎么掰扯你的……都说你发财了,就忘了本,忘了父老乡亲。我说去你妈的蛋,人家靠自己本事,没吃你家饭,没花你家钱,不要个逼脸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吃您家的饭了,所以没忘了您,这不回来看看么。”顾玙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!咱俩家什么关系?不过就算你没发达,你叔还是你叔,你婶还是你婶!”

    他借着酒劲就开始神侃,道:“你邮来的那些钱,都存着呢,给晴晴上大学。你邮来的那坛酒,哎哟,不敢多喝啊……你这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老大不小的,还没个着落。别老寻思玩,该定就得定,上次那姑娘不挺好么,怎么着就换了……哦,小秋,我不是说你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方婶扬起巴掌,就扇了他后脑勺一下,骂道:“瞎咧咧什么,去去去,滚那屋躺着去!”

    说着,又对龙秋抱歉:“他这人就这样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真是他妹妹,不是女朋友。”龙秋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,我哥复古,我懂我懂。”

    方晴吃饱了,一边鼓捣着平板,一边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顾玙都懒得解释了,大过年的,领着个妹子回家,你说没关系谁信啊?可没办法,总不能把小秋自己扔山里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何况亲友近邻。

    这几年,他对方家时有关照,也早就观察过。老两口不提,单就方晴,小姑娘的资质非常一般,基本上无望仙缘。

    所以他能做的,也只是保一家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呆到了十点左右,俩人起身告辞,回了爷爷的老屋。还是那副样子,家具电视,厨灶摆设,丝毫未变。

    顾玙转了两圈,道:“我们是回山,还是留在这?”

    “听哥哥的。”龙秋日常乖巧。

    “那就住一晚吧,明早跟方叔告别再走。哦,你睡这儿,我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自去西屋,里面的工作台还在,摆着少许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他坐在蒲团上,正准备修炼食气,忽听手机声响,摸出一瞧,却是小斋发来的信息。有三只异化水族的资料,然后询问:“这种鳖甲,有没有可能炼成防御法器?”

    顾玙没时间看APP,仔细扫了一遍,打过去道:“理论上可以,你要捉几只么?”

    “我干嘛费事啊?APP上写了公告,春节后更新版本,交流板块上线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你想在网上求购?”他奇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!你说我用你的签名照交换,有人肯做么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顾玙汗了汗,道:“价格面议吧,哎不行,面议的话没有吸引力,我们用的都是网名。现阶段大家对修行物品,还没啥概念,干脆用钱买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我顺便求几只红羽鹫,它们的羽毛也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俩人聊了几句,他挂断电话,开始闭目修习。小斋倒是放心,压根没问龙秋的情况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