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六十章 余波
    死寂!

    连空气都已凝结的死寂!

    每个人的神经和心跳,都好像出现了短暂的停顿。而隔了几秒钟,待空气重新开始流动,待场中的血腥味开始慢慢弥散,终于从大楼里面,传出了阵阵尖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虽然距离稍远,但仍能隐隐约约的看出来,顾玙手中提着的那颗人头。刹时间,整个大院都陷入了一种恐慌和惊乱。

    门口的安保人员更是无措,职责上,他们应该立即捉拿,可本能上,却让他们噤若寒蝉。反倒是来往的行人和车辆,由于视线被挡,还以为是上访闹事,又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一招秒了关攀,手一翻,人头顿时消失不见。他转过身,看着已然僵硬的两位高官,直接略过张隽,对穆昆道:“我还要回松江河,再劳烦您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好!”

    穆昆反应过来,缓了缓心神,亲自坐上了驾驶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发动机响,这辆越野车缓缓启动,驶离了大院门前。

    无人敢阻,张隽更是颤抖着身子,眼睁睁看着车辆远去。长袭三百公里,顷刻取一首级而回!在短短半天内,所谓凤凰山,所谓修士,所谓道法,已将他数十年的观念和坚持彻底击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,寒天。

    越野车开着大灯,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碾过一片细碎的寂寥夜色,道路漫长,仿佛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顾玙坐在后座,径自闭目调息。他今日连番作(zhuang)战(bi),精气神都消耗了不少,尤其刚才那一下,貌似轻松,其实非常费力。

    小搬运术,是一种非常灵活的道术。它损耗的法力程度,完全取决于你搬运的物体、距离、形态等等。

    两口子从《玄珠心境录》中整理出此术,为什么如获至宝?就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它的价值所在。

    今天一试,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越野车匀速前行,穆昆年纪较大,精力倒还撑得住。他跟凤凰山的关系不错,也知道有些私话要讲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,你这次真是快狠准,正好打在我们的七寸上。”

    他此刻情绪稳定,脑筋清楚,忍不住叹道:“当众杀人,杀的还是官!若是旁人,我们不惜代价也要绳之于法。但你这……唉,好算计啊!”

    “您别抬举我,我智商没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顾玙睁开眼,道:“我不杀那些特警,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无辜。我杀关攀,是因为他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?呵,你怎么说都行了。”

    穆昆摇摇头,现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人在世间,凡事要讲个分寸。他之前在军旅,后来入官场,沉浮了大半辈子,更是深知这点。

    所以他愈发感觉,对方的分寸掌握得极妙。

    如果在长青村,顾玙一怒之下,把二十名特警和两名高官全灭,那换来的,绝逼是不死不休。政府不惜成本,也要干死他们。

    或许两口子和龙秋能逃脱,但凤凰山肯定回不去了,以后必是全国通缉。而且江爸江妈,小堇的父母,甚至方叔、水爷一家,都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可顾玙没动,直接杀了关攀,一个萨满教的卧底。

    诶,这就很尴尬了。于情于理,官方都很亏心,属于想吐又吐不出,最后只能自己咽下去的敢脚。

    从双方合作开始,凤凰山就一直踩在黄线边缘,看着过界,实则都在容忍的范围之内。至于这个范围,是随着双方实力的变化而变化,若在以前,凤凰山也没这份底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件事,上头总要有个态度,估计明天就会派人下来。”穆昆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们回白城。”顾玙应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好。”

    穆昆表示明白,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,对方又在闭目调息,当即也不再打扰。

    其实以他的位置,考虑的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:比如同样是先天,为何凤凰山和道院的差距如此之大?那些赤红色的,可以飞来飞去的东西,到底是怎么炼成的?

    还有,政府以前不重视修士的个人能力,认为现代武器胜于一切。如今被好好上了一课,以后的策略是不是要修改?

    还有萨满教,政府内部争论不休,甚至有些人还不相信。现在呢,起码自己觉得,萨满教就特么是颗毒瘤!随随便便就能挑起一场争斗,其中渗透的权力和渠道,简直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十点左右,二人抵达松江河。

    穆昆去招待所暂住,顾玙到了水尧的旅馆。小斋带着两个妹妹,已经提前赶回,小堇又惊又吓,早早睡下了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过多解释,也问:“你这边呢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就是堇堇有些毒性隐患,需要人参精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那事不宜迟,我一会就上山,明早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把小秋带着,她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俩人说了几句,又匆匆分开。

    顾玙和龙秋带着木盒,在苍茫的夜色中,直奔长白山巅。那边路程极远,估计要凌晨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小斋则回到房间,坐在床边,安静的看着妹妹。

    这丫头睡着了就像个天使,小脸蜷在浓密的发间,被橘色的灯光一晃,似裹了一层滑腻透明的胶质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将遮在唇瓣上的一缕发丝抹去,结果小堇咕哝一声,瞬间不老实,在睡梦中一张嘴,就把她的手指咬住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轻轻抽了抽,竟然没抽出来,顿觉无奈。

    她自幼在长青村长大,跟了师傅七八年,从小受其熏染,便养成了这副性格。貌似温润优雅,情商极高,实则随心随性,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没什么朋友,水尧算童年玩伴,长大后也没怎么联系。其实呢,她很重视身边的人,虽然这个基数太少。

    小堇有血缘亲近,又是同道中人,两层关系叠加,别看她成天怼,实际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她正有些发呆,忽听有人敲门。她用另一只手,一捏妹妹脸颊,那丫头一张嘴,便趁机抽出手指。

    湿湿滑滑的。

    她过去开门,却是水尧戳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还没睡?”他问了句废话。

    小斋一瞧,就晓得有事要谈,便道:“堇堇睡了,我们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俩人下楼,在旅馆后面的小院子里慢慢溜达。

    夜很深了,天气非常冷。小斋就穿了件衬衫,领口还解开一颗扣子,裹得跟狗熊似的水尧是各种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这次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她言语直接,开口就很脆:“理论上,无论是官方还是萨满教,以后都会很老实。但你们毕竟是普通人,难免会有意外。所以你跟水爷商量商量,最好搬到白城,我也能照顾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老铁,没白被你打!”

    水尧一听乐了,道:“我正想跟你说这个!你们来这几天,我是眼花缭乱,热血沸腾啊!这人啊,一看着好东西,别的就再也容不下眼,我要还在这闷着,我得憋屈死!老爷子那边没跑,我去做工作,就是,呃,还有我爸妈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愿意,也可以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哈,那就谢谢了!”

    水尧咔咔来了几个大跳,道:“你放心,我过去我懂,绝不打着你们的旗号欺男霸女。我能在松江河混出一片天,在白城也没问题,以后你们有什么不方便做的,找我,我好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咧着嘴角,又头疼又滑稽,还挺有外门扛把子的自觉性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水省,冰城。

    在一间密室里,一个男人忽然闯进门,道:“大法师,有急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古色古香的木制床榻上,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睁开眼,红唇轻启:“说!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黄庄的分坛被袭,二十七人包括两位执事,全部战死。还有在喜都特异分局的关攀,也被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手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顾玙和江小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们有招惹过凤凰山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子的声音很有特点,略微低沉,带着些许的沙哑,而在沙哑中,又透着一种撩弄心肝的奇异魅惑。

    不是那种在大保健一条街,低低矮矮的小板房,亮着骚气的小粉灯,然后一位位肉体治疗师,抖着胸脯拉客:“来呀来呀,全套100,包夜500,冰火毒龙蚂蚁上树,能开发票!”

    而是在一间低调的酒吧里,她独坐台前,长发披肩,在白嫩的手背上轻轻抹了一点细盐,然后用舌尖卷起,再灌下一杯龙舌兰。

    当然在此刻,那人完全领略不到这种魅力,只是冷汗直流,颤声道:“是,是喜都那边擅自做的决定,原本想挑起凤凰山和官方争斗,结果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偷鸡不成蚀把米,是么?”

    女子缓缓起身,下了床榻,走起路来软的像一条刚刚交(防和谐)配完的雌蛇。她凑到男人跟前,道:“我才闭关没多久,你们就给我闯了祸,我该怎么惩罚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大,大法师,这不关我的事啊!”

    男人明明很害怕,却动都不敢动,只道:“我也没收到消息,从头到尾都是他们在做!”

    “咯咯,行了,我有那么可怕么?”

    女人掩嘴轻笑,流露出一丝天生的媚态,道:“你告诉完颜蠢货,叫他自己过来请罪,然后传令下去,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,别再耍那些小聪明。我虽然刚接任不久,倒不介意尝尝他们的心肝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,宽大的衣袖一挥,平地涌出一股白雾,整个人竟然消失不见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