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真正的实力(1)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随着厚重的大门被推开,一行六人走进了镇政府的招待所。几乎一瞬间,就牢牢锁住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领头的一位,身材中等,气质圆滑,一看就是八面玲珑的人物。他算是正常的,后面五个就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头挽道髻,宽袍大袖,衣衫单薄,却丝毫没有寒冷之意。每人背着布包袱,脚踩十方鞋,有的包袱里还露出一截剑柄。

    往面上看,更是个个风姿奇秀,清雅出尘。

    松江河是旅游重镇,各种研讨会、交流会常年都在举办,所以招待所的档次也比较高。服务员算见过不少大人物,但此刻一瞧,竟是莫名紧张。

    大人物也是凡夫,而这几位道长,却好似神仙中人。

    却说他们上了电梯,到客房安顿,接待者便匆匆告辞。卢元清、石云来、张守阳、晁空图、钟灵毓五位,则聚在房间小坐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嫡传,自幼便在观中苦修,没什么机会外出行走。这次组团刷BOSS,还有一种挺新奇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北地小镇,倒别有一番风光,真与江南不同。”张守阳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我久在观中,不闻世事,这一出来,我是觉得有些落伍了。”石云来道。

    “莫要叹气,早听说长白山盛名,难得来此,我们不如上去瞧瞧?”晁空图的性子最为跳脱,当即就要动身。

    “就你心急!我们既然来了,政府的人应该马上就到,先等等。”钟灵毓比他小一岁,性格却稳重的多,脸总是板板的。

    随便聊了几句,张守阳又问:“师弟,你与凤凰山打过交道,他们的实力究竟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敢妄言,远远在我之上。”卢元清很坦然。

    “二人都是?”

    “二人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还真要做过一场?”石云来也问。

    “哼!打手没那么好请的,出工不出力罢了。”晁空图哂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,政府不是笨蛋,肯定有所察觉。”

    张守阳立马否定,道:“我们现在依附官方,一切资源都靠他们供给,这层关系是脱不掉的。我们不仅要出工出力,还要出全力,至少对日后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补充道:“不错,政府对道院的认识还没转变过来,只看作是一个下属机构。我们现在的话语权不多,所以态度是关键。无论输赢,都要尽力而为。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况什么?”晁空图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?凤凰山并不是什么道门重地,那两位年岁轻轻,怎么就突然这么强势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道:“想当初,那二人与政府在乌木市对峙,跟王琦有过交谈。王琦问及功法,那位顾先生给的答案是,丹法。呵,我全真诸派历经千年,好不容易才保存内法,多少先贤前辈苦修一生,不得其果。我们也是恰逢其会,才能突破先天。我就想问问,他们修的是哪里的丹法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阳神色一动,道:“他们修的不是丹法,有可能是,古仙道法?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人皆惊。尤其是晁空图和钟灵毓,正一的道统就是古仙食气,此刻听闻,又怎能不激动?

    石云来出身龙门,虽然全真视食气法为异端,理论上见面就打。但现在不同古代,道门势弱,必须竭诚齐心才行。

    他有点懂卢元清的意思了,道:“政府的思维还是很保守,根本不重视功法。你是想通过这次事件,让他们重视起来?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如果官方知道了,他们会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卢元清正说着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。几人立时噤声,钟灵毓过去开门,正是穆昆和张隽两位副局长。

    “众位道长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二位有礼!”

    双方寒暄见礼,穆昆态度还好,张隽就毫不掩饰的透着一种讨厌和不屑。他是很老派的军人,压根看不惯这种神神叨叨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从松江河到山脚一线,主要场所已经全部布防。山上我们也搜寻过,暂且没发现所谓的人参精。但从顾玙的举动来看,人参精存在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穆昆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,卢元清问道:“顾先生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他还在长青村,好像有驻守的意思。另一位去了黄庄,我们不清楚具体情况,但应该是龙秋和江小堇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为这件事发愁,道:“她们两个虽是小姑娘,战斗力却不容小觑。我现在就很担心,或许有第三方势力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管它什么第三方!喜都整个特警总队全在这儿,我就不信谁敢叫板?”张隽满不在乎,大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穆昆不爽的瞥了一眼,压住情绪,道:“几位道长旅途劳顿,还是先行歇息,稍后再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现在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人家客气,卢元清却不能当真。果然,对方也没拒绝。

    当即,众人下楼,坐上几辆越野车,直奔长青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个小村庄貌似没什么两样,仍是白雪覆盖,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越野车带着强大的轰鸣声,驶进了村口,一直不言语的张隽忽然操起对讲机,喝了一声:“集合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两辆黑色的防弹运兵车,分别从两条胡同里驶来,与越野车汇成一股开往水家。

    “老张,你这是干什么?”穆昆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手里有兵就要用嘛,不然不是浪费了。”张隽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提醒你,上头的指示是以商谈为主!”

    “嘿,那我也提醒你,上头还指示,如遇情况危机,我们可以开火!”

    “开火?这里有几百户村民,你要在居民区开火?”穆昆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哎,别那么紧张,我又不是杀人狂。咱们威慑一下总可以吧,谁知道他是不是纸糊的老虎?万一人家怂了,我们岂不省事?”张隽咧着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穆昆还想反驳,却见车队停住,已经到了水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哗啷!”

    那两辆运兵车一开,噼里啪啦下来二十个特警。

    夏国幅员辽阔,世界人口第一,经过九十多年的发展,软硬件实力皆是一流。就拿他们的装备来说,什么车载电台、自动步枪、轻型冲锋枪、狙击步枪、抓捕网、排爆机器人、激光测距仪等等,那是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五位道长满眼所见,皆是科技与武器力量的莫大彰显。他们也是平民百姓,没接触过,就不晓得什么叫国家力量。

    这会一瞧,好嘛,冲击力妥妥的!连卢元清这等人物,都不禁生出了一丝惴惴:道院真的能摆脱政府束缚么?

    水家的位置本就偏僻,再加上事先清场,方圆一里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各自就位!”

    突击队长一挥手,队员齐刷刷的攀上矮墙,架好武器,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房屋,瞬间锁死了全部方位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个人则跟在后面,持枪警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五位道长更是面色复杂,沉默不语。张隽哈哈大笑,故意在他们脸上扫了一圈,道:“进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众人进院,刚走了几步,就听“吱呀一声”,木门拉开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高瘦的身影晃出门外,衣衫单薄,似乎有些冷,双手抄在宽大的袖子里。修长的脖颈微微前倾,头部有少许低垂。

    他就静静的站在那儿,像极了一只丹砂作顶,羽衣敛翅的白鹤,在浑泞的泥泽中孤芳孑立。

    “咦,这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抬眼,露出一丝微妙的意味:“卢道长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先生!”

    卢元清施了一礼,介绍道:“这是我的几位师兄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穆昆皱着眉,感觉不太对头。对方的态度一直很和善,现在呢,却在风轻云淡中透着一股诡谲暗涌。

    他上前几步,道:“顾先生,打扰了,我们有件事情特来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那进来说吧,外面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就问你,到底有没有人参精?”张隽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瞧了瞧他,笑道:“有啊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怔,就这么承认了?

    穆昆更觉不安,道:“顾先生,我们来就是跟您商讨此事。政府的意思是,我们双方合作,共同研究,然后利益共享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合作法?”

    “呃,人参不比灵石和灵米,它本身就有很传统的药用基础。国家在医药技术方面,处于世界前列,如果以我们为主体进行药物开发,一定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。当然,您在环节中也很重要,毕竟是您发现的,很多事情还要向您咨询。”

    穆昆说的有点惭愧,明摆着啊,这是赤果果的霸占资源,许以小利。

    “那又是怎么个共享法?”顾玙也不恼,接着问。

    张隽不耐烦了,道:“行了,别装傻了!只要你交出来,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!这种东西在我们手里,总比在个人手里有价值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只人参精,除了凤凰山,哪儿都养不活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一分,又负于背后,语调清朗有力:“而且,我也不想给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