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搞事情
    妹子蹦出一句惊人之语,顾玙和小斋同时皱眉:谁把消息泄漏了?不过转念一想,又觉不对,发现人参精的事情,没有外人知道,包括水尧和研究组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听说的?”顾玙问。

    “镇上都传遍了,我也不知道谁起的头,反正早上一睁眼,很多人都在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妹子显得特兴奋,就是那种“难得碰到新鲜事发生在自己身边,就算毫无关系也能跟着瞎操心”的兴奋感。

    “网上有传言么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些消息,不过很快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非常笃定,继续道:“现在都拿这个当证据,你想啊!如果是假的,官方就算不出来辟谣,也不至于监控删帖,所以八九不离十,那帮人都要上山找人参精呢!对了哥,水爷不就是老把头么?这下好了,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用武之地,就你有嘴叭叭的!去,前面看店去,别跟着瞎嚷嚷。”

    水尧不是粗人,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古怪,先把妹子轰走,然后问:“妹夫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顿了顿,还是坦然相告:“我们跟着棒槌鸟,确实找到了人参精。”

    嗬!

    这一句话,水尧连眉毛都抖起来了,脸上的几块横肉拧成一团,有种凶萌凶萌的敢脚。他刚要张嘴,就被对方打住,“但这件事,只有我们五个知道。我不太明白,这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只紫貂有问题!”

    小斋忽然插嘴,道:“那个家伙既然能操纵紫貂,就能操纵别的动物,或许是我们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不过他不一定知晓真相,也可能是凭空臆测。”

    俩人十分冷静,跳过起因、过程,直接戳到目的性上。甭管如何,对方的动机都很明显,就是把水搅浑。

    他们一板一眼的分析,水尧听着就很急,问:“我说,那个人参精到底什么来头?有什么用?是不是已经化成人形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人形,用处巨大,吃一点就百病全消,益寿延年。”顾玙逗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,那还不赶紧的!还特么有功夫在这装柯南?走走走!”

    水尧简直来气,拽着俩人就出了旅店,上了那辆破皮卡,直奔长青村。

    而这一出门,就感觉街上的气氛非常诡异。好像全镇人心照不宣,一碰面不用开口,互相使眼色:

    “哎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!”

    嗯,就这种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前来,见到很多闲人骑着摩托车、电动车、自行车等交通工具,晃晃悠悠的也奔向长青村。

    这些人未必相信,更多的作为一种谈资,一种闲极解闷的乐趣。群众都喜欢看热闹,反正掉不了二斤肉。

    却说他们到了村子,水荣的院里已经站了好些邻居,老头拿着长烟杆,无奈道:“这棒槌不可能在冬天出来,还不是放山的时候。肯定是造谣,你们爱去就去,别找我!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这么多年都没放过山了,管它真假呢,上去溜达溜达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万一真碰上呢,那您可就发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,您吃肉,我们喝汤!”

    顿时七嘴八舌一片,老头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顾玙和小斋跳下车,没进院,只道:“老水,你这几天就跟老爷子呆着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小秋和小堇回来了,你就让她们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干嘛去?”

    水尧颇有自知之明,没强求他们带上自己。

    “当然去护食了,人参精可是凤凰山的。”小斋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关!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特异分局,王旭桥气势汹汹的推开门,劈头盖脸的质问:“没有我的批准,你怎么能擅自上报?”

    “哎,这话就不对了。虽然你是局长,但条例明文规定,我身为副局长,遇到紧急情况,有权直接上报。”

    关攀的身体随着转椅左右摆动,显得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紧急情况?这点小事就算紧急情况?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局长?”

    “哈!我可不觉得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关攀看着对方,语态轻松:“人参你总清楚吧,那就是吊命用的。如果真有人参精,你想没想过,它能起到多大的用处?就算没有,那也无所谓啊,我们尽职尽责,主动一下总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王旭桥还真指责不了,于情于理于规定,人家都冇问题。他只能把这件事压下,又道:“好,我们先不说这个。现在松江河都传遍了,山上有人参精,这到底是谁运作的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关攀的脸上显出一丝惊讶,道: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?会不会是姓水的那个家伙,他跟顾先生的关系好像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可能,他没有动机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王旭桥心烦气躁,愁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马上调动人手,先去松江河看看,可别出什么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平息谣言才是。”

    关攀笑了笑,目送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都,特异总局。

    几位高层围成一圈,也在召开会议。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份材料,正是喜都分局上报的文件。

    局长环顾左右,问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有几分可信度,现在异化生物越来越多,谁也不敢否认,就不能出来一只人参精。我个人认为,应该争取一下。”一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没拿到图像资料,仅凭推断猜测,还是草率了些。”

    反对的是穆昆,他不想为了只莫须有的人参精,就跟凤凰山撕比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的意见不重要,重要的是上头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高层也开口,问道:“局长,上头究竟有没有指示?”

    “材料收到之后,我就报了上去,说是尽快决定。”

    局长也糟心,道:“现在亲善派和镇压派分歧明显,估计那帮大佬正在吵架吧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都是心腹,他也不忌讳说些逾越的话。他本人也有派系,只是属于中立派,因此才能坐上总局局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几人又闲说了几句,忽听外面有人敲门,局长的机要秘书走进来,道:“报告,中央发来指示!”

    “念!”

    “1,喜都特警总队待命,守住松江河-长青村-山脚一带,避免群众盲目进山。

    2,总局立即派人,与分局一道负责协调指挥。

    3,如与凤凰山接触,不到迫不得已,不得擅自交火。

    4,让齐云的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四条指示,都很口语化,能看得出很急切,也很隐晦。官面就是如此,好好的话不讲,总喜欢让人猜。当然在座的都是老油条,一听就懂了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穆昆暗自松了口气,还好,只是特警,没有调动部队,说明大方针还是缓和的。这次属于试探范围,看能不能把对方的底线再压一压,以齐云为主,其余为辅。

    不过呢,他又觉得很无奈,算意料之中吧。人参精的诱惑不是白给的,毕竟某些领导的年岁不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柱山,齐云道院。

    卢元清也在召集众人商议,他刚把调令一讲,顿起一片不平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让我们去跟凤凰山拼斗?就为了一只不确定的人参精?”

    张守阳皱着眉,当先开口,没办法,官方将道院充当打手的意图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哼!打的一手好算盘,自己装善人,却让我们撕破脸。”晁空图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享用资源,自当回报,但无事与人争斗,还是浮躁了些。”石云来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你一言我一语,都表示出些许不满。同时也觉得,道院全体要脱离政府掌控的意愿,也更加明确。

    “好了,拼斗与否暂且不提。单就此次出行,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止住争论,转头看向左右,道:“石师兄,张师兄,劳烦二位随我同去。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俩人齐齐起身。

    “晁师弟,钟师弟,二位也可同去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晁空图和钟灵毓虽然惊讶,也一并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莫师兄,这段时间,道院就劳烦您主持打理。”

    “自可放心。”莫老道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等离观期间,诸位万不可懈怠。修行一途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当与诸君共勉。”

    卢元清起身,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旅客朋友们注意了,16:30分,由盛天开往冰城的D12动车就要出发了,现在开始检票,请大家到A3检票口,自觉遵守秩序……“

    候车大厅,随着广播声响起,两方席位的乘客纷纷行动,乌央乌央的挤到检票口,又像长虫蜕皮似的,一点点的往后故涌,最后排成两列队伍。

    冰城在黑水省,从喜都往北再走三百多公里,临近边境,气候严寒。

    它是关外四省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城市,这趟动车途经松江河,从盛天出发,大概要四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站在队末,前者背着一个大包,里面正是木盒。

    话说他们找到了人参精,却没有趁手的工具。本想让李冬送过来,毕竟单程要快一些,可想想不妥,李冬的能力不足以制作和保全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小堇便自告奋勇,自己回去搞定。顾玙不放心,又让龙秋陪着。

    她们在7号车厢,乘客很多,坐了有九成。那盒子体积过大,行李架塞不进去,托运也不放心,小秋便自己抱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列车启动,驶离车站。约莫二十分钟后,两侧的建筑逐渐稀少,满是冬日的苍凉荒原。

    龙秋不晓得干什么,就抱着盒子傻呆呆的坐着。

    小堇却低着头,劲劲儿的玩着手机游戏,嘴里还嘀嘀咕咕:“班班来拿红……班班你又去哪了……班班秒他……班班你喝多了吧……班班你抢我蓝了……班班你开语音,让我能骂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就很好奇,问:“你在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垃圾游戏,你不要学,没前途的。”她头也不抬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探头瞅了一眼,只见一个小短腿蹦蹦达达,不时来上一发,果然很垃圾!

    而小堇玩着玩着,忽然叫了声:“艹,没网了!”

    却是火车驶入无信号地段,网络连接不上。她兴致大减,索性扔了手机,抻着懒腰道:“这么半天才过了四十分钟,啊,我最讨厌坐火车了……哎,秋秋,你说姐姐要那东西做什么?”

    龙秋很谨慎,随手放了层禁制,又贴近她耳边。这样在外人看来,俩姑娘只是在悄悄话,会忽略听不到声音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凤凰山就是木属性灵气,人参精也是,如果移植过来,相当于锦上添花,好处多多的。而且凤凰山是节点,灵气浓厚,它在长白山,迟早会吸光周围植物的。它还能制造迷域,可以当作护山大阵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哟哟!”

    小堇瞧她那副自豪的样子就很不爽,道:“懂得还挺多嘛,不愧是凤凰山第三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好好学,也会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龙秋正说着,冷不丁一个小脑袋凑过来,狠狠撞了自己的额头一下,疼道:“你撞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说就说,老卖什么萌?”

    小堇也疼,但努力装作不疼的样子,分分钟高岭之花。

    俩妹子吵吵闹闹的,不知不觉,火车已驶出了辽东省境内,进入乌拉省。

    乌拉省的经济实力相对落后,山区较多,两侧都是萧素白芒的大山,夹杂着一块块如积木般的小房子。

    龙秋瞧了瞧外面,依稀有印象。前方好像是个不停的小站,叫黄庄,再过去是个大站,会停留三分钟。

    然后一路不停,再过去一个大站,便是松江河了。

    “咻……咻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列车平稳的向前运行,突然间,车厢内传出尖锐的报警声,直接盖过了各种噪音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怔,不晓得怎么回事。乘务员及时赶来,安抚道:“大家不要慌,这是烟雾报警器,可能有乘客吸烟,我们会紧急制停,请大家耐心等待。”

    “艹,又是哪个傻逼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上回坐,就碰上一个二逼,特么的这回还有!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就是犯贱,以后再发现,直接拘留十天,罚款一万,你看他还敢么?”

    好嘛!这种偷偷摸摸在动车上抽烟,导致临停的家伙,最是讨人厌。群起而攻之,没有半点可怜。

    列车缓缓停下,刚好离黄庄站不远。与此同时,列车员开始逐个车厢排查,果然,在12号车厢的厕所里,发现一个半大小子,手里还捏着烟头。

    而谁也没注意到,谁也不会注意到,有个人影溜到列车近前,鼓弄了一番,随即偷偷离开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