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五十三章 开撕(2)
    喜都,特异分局。

    研究组回来之后,只短暂休息了一天,便被叫到局里开会。

    如今灵气几乎铺满整个夏国,引发的各种变化越来越多,特异局的权限和下属机构也自然增加,研究所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个部门迅速成为了爆款,多少人抢破头都想挤进去。虽然在行政级别上,它隶属地方政府,但别忘了,上头专门有一条特令:

    如遇特殊情况,可辖令当地任何机关单位!

    什么叫特殊情况?海了去了,凡事违背常理的事情都算。好嘛!以前总觉得憋屈的工作人员,在社会转型伊始,反倒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刻,在会议室里,分局的主要领导都在,组长正汇报着此行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们共收到两条线索,一条只拍到照片,一条成功采集。这个原型是长白山红景天,是一种珍贵药材。我们发现了13株,比较稀少,但不排除其他区域也有生长。

    据我们初步估计,异化后的药性会非常猛烈,效用也是翻倍提升。在传统医学上,红景天可轻身益气,不老延年,益智养心。最难得的是,它本身并无毒性,久服不伤人,可当作日常调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领导一听,神色略有不同,但都带着隐隐的兴奋感。对方的意思很明显:经常吃这个,至少能续命一秒,即便到了老年也能保持身体康健,头脑灵活,耳聪目明。

    现在全国三十六分局,明里暗里都在撕比,辖区内发现的异化生物数量、种类、价值、危害性等等,都要统一上报,直接与政绩挂钩。

    价值越大,功劳越大。像红景天这种的,若是在古代,那叫天降祥瑞,要连升三级的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局长王旭桥咳了两声,问:“老方,这个红景天的制药性有多大?以我们现有的技术,能不能在保留效用的基础上,生产出一种新药品?”

    “它虽然异化,但基本的生物特征没有变。在传统医学界,对红景天的使用经验非常丰富,也有完善的理论体系,绝对不成问题。”组长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我一会就联系郝市长,争取集合本地最优秀的资源,尽早开发出新产品。”

    王旭桥始终飘在一个G点上,又道:“还有,你再组织一次研究行动,一定要探明它的全部区域和产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组长有些犯难,道:“我们这次遭遇了很大困难,好容易才逃出来。有几名同志的情绪不太稳定,短时间不能进山,得重新挑选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有什么需求尽管提,只要合情合理,我们优先满足。”

    局长下了保票,副局长关攀却忽然开口,问:“老方,你说你们这次撞到了麻达山,又碰巧遇到顾先生,才得以脱困?”

    “呃,对。”

    “他把你们救出来之后,又追那两只鸟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怎么样?他找到什么东西么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组长不明所以,只是实话实说:“那两只鸟是棒槌鸟,传说跟着它们,就能找到人参。我们当时在木屋等了一夜,凌晨顾先生返回,手里什么也没有,我们就一起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关攀点点头,表情微妙。

    “呃,大概就是这样,你们下去准备吧,散会!”

    王旭桥察觉出不对,先让其他人出去,才皱眉问:“老关,你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,我就想啊,顾先生那么大本事,应该不会空手而归。或许他们找到什么东西,一时有什么麻烦,才没有拿回来呢?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啧,没听老方说么,那可能是人参啊!”

    关攀加重语气,道:“人参自古以来就是神草,万一他们发现一棵异化人参,咱们不说起死回生、长命百岁,起码也得比红景天厉害吧?我们要是拿过来,交给上头,那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妥不妥!”

    话还没完,王旭桥就挥手打断,道:“政府现在的大方针没变,仍然是友好接触。更何况,他有没有人参还不确定,我们不能擅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关攀听了,没应,反而打了个电话,按下公放:“喂,小程……嗯,你还在那边呢,顾先生他们走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还在松江河。酒店那边的人员反馈,他们又交了三天房费,不过龙秋和江小堇先回去了,而且订的是往返票,间隔一天,好像很急的样子。”电话里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王旭桥也没话了,按常理分析,的确行为古怪。

    双方目前是和平关系,但谁也不放心谁。只要凤凰山的人出来,政府必定会掌握行程,顾玙他们也知道,可没打扰到自己,也就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老实讲,有那么一瞬间,王旭桥真动心了。不过谨慎的性格又让他迅速否决,道:“老关,有红景天已经足够了,手别伸的太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的?长白山又不是凤凰山,捞根乌木还有权利征收呢,何况是异化人参?”对方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还是再想想……今天就到这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关攀看着他离开屋子,不由冷哼一声,自己也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异分局隶属市政府,自然也分到几栋家属楼。相隔不远,约莫十来分钟的路程。

    关攀步行回到家,一看门锁上有道细细的黑纹,不由脸色一板,开门进屋道:“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好歹是你哥哥,跟我说话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一个矮矮小小的人跳下椅子,声音古怪,语带不满。

    “废话就不用讲了,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脱掉外套,往沙发一坐,目光阴郁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很气,却无从发作,只问道:“你今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王旭桥终究是个怂货,无胆做事,我们指望不上。”

    关攀回了句,也问道:“不过你真的确定,那个地方有宝?”

    “十有八九。我一靠近那棵树,就会涌出一股冲动。如果我吃掉它,一定能晋升先天,甚至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哈,可惜你吃不到!”关攀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那人愈发来气,狠声道:“别忘了,你也是教中执事!凤凰山势大,对我们百害无益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忘,但我宦海多年,跟你们这帮只会打打杀杀的家伙不同,我会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关攀又嗤了一嘴,道:“以前呢,政府跟凤凰山没什么利益冲突,而且互有所需。现在政府有两个先天,峨眉山也正在开发,据说资源非常丰富。凤凰山的地位自然下降,我太了解那帮老爷的做派了,稍微挑动挑动,必会发生冲突,我们坐收渔人之利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!希望你不要耍弄小聪明,最后反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想再谈,将厚厚的羽绒服一裹,毛绒帽一戴,十足的孩童模样。他推开门,忽地顿了顿,留下一句:“我会带人帮忙,随时联络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松江河,小雪。

    在水尧的旅馆后院里,顾玙正教他那套炼体动作。店里没住什么客人,只有服务员呆着,老板爱好拳脚人尽皆知,所以也没奇怪,只认为是以拳(这个和不和谐不知道,我就当和谐了)交友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对,你先停下。”

    在水尧打完一通之后,顾玙止住他,道:“跟你讲过很多次了,重要的不是力气,是控制力。你要将全身的肌肉掌控自如,想发就发,想收就收,这样才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明白,但做出来就不是一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水尧也很郁闷,他空有一身蛮力,学的也是世俗武术,冷不丁推上高台阶,根本迈不动腿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看四周,无人留意,便伸手搭在他的右臂上方一寸,嘴里道:“跟着我来,放松,放松,放松……走!”

    “哎哎!”

    水尧只觉被一股柔和的力道牵引,不自觉的往前一挥,然后一转,这个右拳出招的动作就已OK。

    紧跟着,顾玙又搭着他的左臂,轻喝道:“走!”

    他左手也跟着动,刚才NG了无数次的一招小擒拿,完成的标标准准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顾玙就像个木偶师,提着一只牵线木偶,以笨重的身体做出一个个轻妙迅猛的招式,看着古怪又滑稽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套基本体术打完。

    水尧只觉筋骨酸痛,在雪中大汗淋漓,喘着粗气道:“厉,厉害!不愧能当我妹夫,要是没点本事,分分钟被那丫头榨成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老水,你再胡说八道,我一定把你的舌头割掉。”

    正此时,小斋慢悠悠的从前门走来。水尧立马闭嘴,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,特纯真,特不做作。

    顾玙打量了几眼女朋友,问:“又上山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坐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他在心中轻叹,所谓坐了一会,其实就是悼念师父去了。他不好说什么,毕竟人家师徒感情深厚,只是有些担心,如此深的执念,恐怕会成为小斋日后的修行阻碍。

    “水哥!”

    “水哥!”

    这边没聊两句,服务员妹子又大呼小叫的从前面跑过来,嚷嚷道:“不得了啊!”

    “吵吵把火干什么,啥事?”水尧问。

    “咱们,咱们山上发现人参精了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