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开撕(1)
    这株植物就在矮草丛中,要稍稍高上一点。

    叶片非常肥厚,宛如成年人的手掌,枝叶分三品,层次鲜明。中有一根长长的直柄,顶端有一蓬拳头大小的红籽儿。

    它立在树洞里,无风自摆,轻轻摇曳,仿佛在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顾玙瞬间锁定,那股强大的生命气息就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。他眨了眨眼,现学现卖道:“这棵应该是棒槌吧,还是个灯台子。那什么麻达山,估计也是它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跟水爷爷说的很像,它是四年生的人参么?”龙秋也问。

    “人参叶都是轮生的,从一品到六品,然后重新长,这叫转胎。”

    小斋瞧了瞧,道:“它既然有这么大能耐,指不定转胎多少次了,可能比我们加起来都老。”

    龙秋微微张着嘴,满是好奇的看着那棵棒槌,又问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它蛮有灵性的样子,我先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上前几步,仔细端详了一会,伸出手就想碰一碰。而那修长的手指刚接触到叶片,就忽地一顿,他发现自己的意识中竟然传来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不是语言,不是文字,就像懵懵懂懂还不会表达的婴儿,比手划脚的在传递着某种意思,就两个字: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顾玙一怔,惊讶中又带着几分有趣,他神识一动,就分出一根细细的触手伸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非常非常的抵抗,数般试探,奈何不得,他索性化身触手怪,直接一吞,这才勉强相通。

    刹时间,他就觉得有一个柔软的,天真的,又充满惊人生命力的意识,与自己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他用神念询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毫无反应,似乎不知道什么意思,更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株草?哦,人参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不应。

    “我叫顾玙,你在这里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?”

    “那两只傻鸟是你的马仔么?”

    丫默默的各种比比,完全不管人家的感受,好不容易,那边才传来一道新的信息:害怕,防备,讨厌……很多种情绪糅在一起,显得混沌杂乱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发现什么了?”龙秋见他半天不语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啊!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装模作样的叹道:“我们之前还在聊山精鬼怪,没成想这就碰上了。这孩子已经产生了初级意识,虽然不会表达,但不能用一般的奇珍异宝看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它是有生命的?”妹子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正确。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小秋顿时兴奋,嗖地蹲下身,想摸一摸又不太敢,只是歪着头看。

    小斋不去管她,思索道:“或许是棒槌鸟的粪便洒到树洞里,慢慢的生根发芽,由于地方奇特,一直没被发现。不知活了几百年,就成了现在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可能,这棵大树原本是好的。参籽落在树顶,就开始吸收生命精华,后来越吸越多,这棵树也被嗑空了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讲儿童故事,你在讲鬼故事。”小斋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俩人随便谈论了几句,谁也没对人参产生意识这回事表现出太大的惊奇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参这种活了三五百年才能长出一丢丢的吊逼植物,你说它没点灵异之处,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它就被视为有灵性的东西,尤其在参帮中,更是将其神怪化。

    比如参棒有一条规矩:发现棒槌后,第一时间要把索拨杆子插在地上,再用两枚系红绳的铜钱搭在杆子上,这是防止棒槌跑掉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正此时,龙秋忽然低呼一声。却是她终于忍不住,用手指头戳了戳那团红籽,然后就感觉到对方传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哥哥姐姐,它在笑,它在笑!”

    “你能交流的这么好?”顾玙有点挫败。

    “嘻,它不怕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都觉着有门儿。

    小秋就是西方系的传奇德鲁伊,自然属性max,自然亲和力max!只要有她在,像什么坑蒙拐骗,啊不是,什么循循善诱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把它带回凤凰山,你有办法么?”

    小斋问了句,随后补充道:“如果愿意,那就最好;如果不愿,也不必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龙秋皱着鼻子,手指搭在红籽上,闭着眼睛开始沟通。

    俩人耐心等待,过了好一会,只见她睁开眼,忽取出一只葫芦,小小倒了一点灵酒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那灵酒滴到叶子上,瞬间被吸收干净。而紧跟着,整棵人参都在无风摆动,比之前更强烈。

    “它说不清楚,我也没太懂,但应该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龙秋把半葫芦酒都倒了下去,道:“只要我们能提供这个就行了,它很喜欢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俩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人参的木属性灵气天生磅礴,而且能连通山龙地气,制造麻达山,简直氪金玩家。它是有大用处的,不能强行掳走,必须保留自己的主观积极性。

    不过呢,但搬运又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顾玙刚才用神识扫过,这人参的根芦粗大,连带着好一片泥土。理论上,小搬运术可行,但长白山距凤凰山近千公里,谁有那么大法力施展?

    所以咧,只能用凤凰山老树做的木盒盛装,而且得是超大的木盒——手头可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稍作商量,还是先行下山,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仨人跳出树洞,顾玙和小斋叠加施法,下了双重禁制。他们翩然而去,却没注意到在较远的一个地洞里,一只古怪的老鼠瞪着小眼睛,死死盯着这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放亮,日光和煦。

    一个矮小如孩童般的身影,忽然出现在山间。他个子虽矮,脚步却不慢,奔走如飞一路直上,目标正是那棵老树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他猛然停步,声音混杂着孩童的稚嫩和成人的深沉,听上去极其诡异。他看了看老树,虽然感觉不到里面的强大生气,但本能的涌出一股想吞噬对方的饥渴。

    “我险些暴露行踪,倒要看看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此人上前,顿了片刻,伸手就要抚摸树干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结果手掌接触,就像按在了一层透明的薄膜上,软软的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眉头微皱,运足气力,又使劲一拍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只见薄膜中轰出一道金紫色的雷弧,顺着掌心迅速游走全身,所到之处,内气无不退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惊叫一声,连忙坐地调息,费了半天功夫,才勉强将那道雷光吞噬。

    “果然名不虚传,居然掌握了这等法术。”

    此人脸色阴晴不定,又怪笑道:“嘿嘿,我得不到,你们也别想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说着身形一闪,遁入林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姐,江姐!亲姐!我的老姐姐诶!”

    山脚下的那片杨树林中,研究组刚刚离开,水尧就冲着某人扑了过去,扯着嗓子开始哀嚎:“你说你还有良心么?咱俩不说穿一条裤子长大,也在一张炕上睡过吧?你说你现在位列仙班,哥哥我还在坭坑里打滚,你就不心疼么?”

    “不心疼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嘎!

    一句话噎死。水尧像卡碟似的卡了两秒钟,接着哀嚎:“行!抛开以前的交情不谈,你们这帮玩修仙的,不就讲个缘分么?咱们见面就是缘,你随便奶一下也好啊!”

    “太蠢,奶不动。”小斋摇头。

    嘎!

    一句话又噎死。

    “行!够意思!你狠!”

    水尧抹了把鼻涕,猛地转身,一步步走向顾玙。他瞪着眼珠子,跟要吃人的狗熊一样。呃,又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妹夫,我有大把大把的黑料和幼齿照,你想不想知道?友情价,十件换一件,干不干?”

    顾玙真想说,干!可惜不敢。

    他咳了两声,道:“水哥,不是我们薄情,这东西真是讲资质的。你年纪较大,根骨也差了点,不太适合修……”

    “甭跟我说这个!我就算是只癞蛤蟆,也想尝尝天鹅肉。我就问你,要是你碰到这机会,你因为资质差就能放弃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也是,人家在理。

    顾玙看了女朋友一眼,小斋懒洋洋的似没听见,他顿时心中有数。你想啊,本是童年玩伴,冷不丁一个在天一个在地,还正儿八经的教东西,始终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但自己就不一样,半生不熟的,正合适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能帮你的就两件事。第一,给你讲讲现在的情况;第二,有一套基础的炼体功夫,你要是不介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来这客气话了,赶紧的!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当即,顾玙传授了那套教给谭崇岱的改良体术,又给讲了讲大概形势。

    水尧听得一愣一愣的,半响反应过来,叫道:“卧槽!咱们夏国五千年,圣人辈出,我就说不可能一点好东西没留下!妈蛋的,指不定那帮神仙就猫在哪个地方,等到天地大劫,就下凡救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暴汗,止住他话头,道:“水哥,此事重大,不可轻易透露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懂我懂!”

    他常年混社会,是真的懂,这句话的重点不是“不可透露”,而是“轻易透露”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