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奇珍异宝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十人迅速退回木屋,用力关上门,又将窗户拽紧。

    一名队员勾开炉子,往里添了几块煤,炉中的火苗先是一压,过一会又旺了起来。红通通的铁炉散发着热度,慢慢驱散了寒冷,也让内心的恐慌减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外面的两只棒槌鸟仍在盘旋鸣叫,之前还觉得有趣的啼鸣声,此刻只是诡异慎人。组长瞧了瞧大家脸色,开口道:“小水,这麻达山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麻达山是我们关外土语,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一向大大咧咧的水尧格外严肃,闷声道:“它大概就是,会没有规律的形成一片特殊区域,只要人在里面,就会丧失方向感,而且意识混乱,怎么走都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听起来跟鬼打墙很像。”

    组长想了想,道:“我以前研究过鬼打墙的原理,其实就是在光线黯淡,地势复杂的时候,容易造成自我感知模糊。因为生物运动的本质是圆周运动,如果没有目标,我们的本能运动都是圆周。我们之所以能直线行走,是由于眼睛和大脑在不断修正。那所谓的鬼打墙,就是你的修正功能模糊掉了,你以为在走直线,实际陷入了一个半径大约3Km的圆圈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一哥们听他讲的很有道理的样子,忍不住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强光,并且找到参照物来辨识方向。”组长道。

    “强光没问题,我们有九个野外手电!”

    “对,实在不行还能制作火把!”

    “参照物也不困难,我们看月亮就能辨别方向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群情亢奋,甚至马上就要行动。

    水尧坐着没动,只是摇头:“哥几个,麻达山不是鬼打墙,靠什么手电筒、火把,根本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啪嚓!

    刚撩起来的气氛,顿时摔得稀巴烂。一哥们脾气冲,直接开骂:“艹!你特么能不能说明白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想说,我是真解释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水尧苦着一张大脸,道:“这里的老辈人都讲,麻达山是山神爷发怒,是给进山人的惩罚,只要碰到这东西,就没人能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水……”

    组长觉得特荒谬,道:“你这个显然是封建迷信,凡事要相信科学。”

    “科学?行,您解释解释,为什么能屏蔽卫星信号?那两只鸟是什么鬼?”那货问道。

    这下没声了。

    水尧接着道:“老哥,我既然能提供线索,心里肯定是有数的。你们东跑西颠采集样本,别跟我说是为了科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屋里的气氛就变得很微妙。

    九人作为研究组,肯定知道灵气复苏的事情,那根据上面政策,还不是全面公开的时候。可现在,对方把窗户纸捅破了,忽然有点不晓得怎么聊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尴尬,水尧倒是很洒脱,搂着猎枪往墙板上一靠,嘀咕道:“唉,没还没出新手村呢,就特么要挂了。老爷子少我这个孙子,以后也能清静点。老爹老妈在城里,估计烧纸都来不及……还有江姐,刚见面就拜拜了,注定是我的扫把星……”

    这货嘟嘟囔囔的,旁人听了愈发心烦。

    一哥们猛地站起身,吼道:“我就不信了,它再厉害能厉害过枪!”

    话落,他拎着配备步枪就冲到窗口,啪的推开窗户,枪口一指,就对准雪树上的两只雀鸟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那两只棒槌鸟不惊不吓,反而安安稳稳的停在枝头,眼中带着古怪的光。

    “好畜生!”

    这哥们呼吸急促,脸色晕红,由恐惧到愤怒,由愤怒到亢奋,再由亢奋到紧张。

    3,2,1……

    他在心中默数,手指缓缓按压扳机。众人没有阻拦,也死死盯着窗口,然后就听: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打中了没……嗯?”

    有人刚要叫喊,忽然发觉不对,紧跟着,又听见一声,“轰!”

    “雷声?哪来的雷声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真的是雷声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刹时间,第三声巨响震彻峡谷,将议论声全部吞没。众人只觉眼睛微痛,一道金紫色的雷弧带着浩然光耀之势,狠狠劈在屋前空地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被冰雪冻土夯实的地面,瞬间炸开了一个大坑。与此同时,十人脑中皆是一震,似有一层迷瘴破除,意识重现清明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两只棒槌鸟不复淡定,翅膀扑棱棱的闪动,一下子飞起老高,惊慌失措的向峡谷深处逃去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而在它们后面,又有四道轻袅人影,流云般逐风而去。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人影骤分,其中一道被果断抛弃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!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等着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仨大爷!!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暴走的吼叫声,那只生物无奈转身,几个起落就到了屋前。她就像一个超凶的表情包,砰的一脚踹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……”水尧指着来人,带着莫大的惊诧。

    “是你妹!”

    小堇一挥手,熊一般的汉子就昏了过去,砸的地板都颤了两颤。

    组长的神经反应从未如此灵敏,迅速在脑海中提取出一张照片,恭敬道:“您是,您是江小姐?”

    “不想跟你们说话!”

    小堇耷拉着脸蛋,进屋转了一圈又跑出去,蹭地跳上屋顶,又开始哇哇乱叫。没办法,忒欺负人了!

    众人吓得一激灵,随后却欣喜若狂,妈蛋的有救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哥哥,把堇堇留下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

    龙秋双足离地数寸,一边在崎岖的峡谷中飞奔,一边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速度跟不上,留下也安全点。”顾玙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抱着她,你气息充盈,多带一个人不是问题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咧了咧嘴,幻想自己抱着一只二哈狂奔的情景,摇头道:“算了,我没那么大心理承受力。哎,你倒是挺果断的,上来就放雷法,你知道那个东西?”

    “麻达山。我师父讲过,由于山龙和地气紊乱而形成的一种天然迷域。解释起来非常复杂,你可以理解成空间重叠,要破掉那层假的空间,才能回到现实。”

    小斋顿了顿,道:“多数情况下,它是自然产生,灵气枯竭之后,就没有相关记载,都是很早以前的传说。不过这次我觉得很古怪,就像有个东西在幕后操纵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两只傻鸟?”

    顾玙抬头,见那两只棒槌鸟还在扑啦啦的往前飞,一脑袋蠢逼相。

    “不,棒槌鸟给我的感觉跟紫貂不一样……现在说不好,反正先跟着。”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三人宛若流云轻烟,小斋在前,龙秋在中间,顾玙殿后。

    单论灵力的积累,小斋和龙秋差不多,甚至还要少一丢丢。但她对道法的理解和控制力,要高过龙秋,也能保证较长时间的飞奔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两只鸟被吓得不行,好像失去了某种联系,本能性的飞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不知追了多远,就在峡谷的最窄处,仅有几米宽的一处隘口,只见它们翅膀一扇,顺着几乎九十度的峭壁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小斋见状,步子丝毫没停,就听石壁上突的一声,陡然出现一级阶梯。她左脚踩上去,第二级刚好出现,随即右脚又落。

    如此像登天梯一般,伴着碎石滚落的声音,很快就到了崖顶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龙秋两眼冒星星,她注意到旁侧的一块石壁凹陷了一大块,明显是小搬运术的应用。若在平时,她肯定要尝试尝试,但此刻紧急,便招出金蚕,直接载着自己飞起。

    顾玙更简单,他灵力最深厚,布虚术施展,就那么垂直“走”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,只觉两侧林丛茂密,时有树藤荆棘阻路,行进愈发艰难。又追了好一会,终于,眼前突显出一棵巨大的枯树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棒槌鸟鸣叫一声,双双钻进树冠,眨眼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停步观察,见这树有十几米高,直径粗壮,约要六七人环抱。从上到下已经完全枯死,但枝杈还留着,虬曲缠绕,覆盖了好大一片。

    树身斑驳皲裂,呈灰棕色,似阅尽世间沧桑。

    顾玙顿觉古怪,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强大的绿意……哦,不是那种绿,而是春天到来,万物萌发的那种生命力和复苏感。

    “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三人身形一纵,就窜到了树顶,然后往下一瞧,不禁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这棵树赫然是空心的,里面像掏出了一个大洞,还泛着微弱的绿光。而那股强大的生命力,就来自树心底部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!”

    顾玙一手拉着一个,轻飘飘的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里面空空荡荡,温度也高了许多,还长着一些矮矮的青草。四周亦是枯死的树皮,仿佛厚厚的灰色墙壁,而在一侧的墙壁上开了个小洞,正是两只棒槌鸟在此筑巢。

    这俩傻鸟也不害怕了,竟然互相梳理着羽毛,对闯入者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略微看了看,紧跟着,目光齐刷刷的被一株植物吸引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