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五十章 麻达山
    寒山,霜月。

    在峡谷崖顶的树林边,已经燃起了一堆篝火。

    顾玙正翻弄着五条肥大的虹鳟鱼,让鱼肉不至于烤糊,又微焦的恰到好处。小斋则摸出不知在哪儿采的红色浆果,手指一捏,粘稠状的果汁迸裂,细细的涂到鱼肉上。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头碰头的歪在一起,眼巴巴等着爸爸妈妈开饭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顾玙又翻了几下,看了看鱼皮颜色,终于撤下木头钎子。他递给俩妹子一人一条,自己也拿着一条,小斋不喜吃荤,只拎着葫芦喝酒。

    小堇迫不及待,张开一口白牙,吭哧就撕下一大块。虹鳟鱼是冷水鱼,能在低温下生存,肉质鲜嫩,还带着特有的爽滑感,稍稍加工就是一道好菜。

    “嗯嗯,好好吃!”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,哈巴狗似的点头。龙秋也赞道:“这个果酱酸酸甜甜的,抹上去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秋秋,给你鱼头。”

    小堇三两口就消灭了一条,把鱼头随手一递。龙秋喜欢吃这个,刚想说谢谢,却见她忙不迭的拿起第二条。

    噫!

    小秋瞬间有种变垃圾桶的感觉,当然也没浪费,乖乖的啃着鱼脑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俩人则眼神一碰,往外走了几步,踱到了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只见飞镜高悬,映着千尺幽涧,锦江奔流,谷底的木屋亮着昏灯,又掩在皑皑白雪之中,宛如人间尽头。

    一时无言,只听得后面叽叽喳喳的打闹声。

    “她们很开心的样子。”顾玙回头瞅了瞅。

    “出来玩,就得开开心心的。”

    小斋有些抱歉,道:“我这两天心情烦乱,弄得你们也不舒服,我尽快调整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一家人么,最重要的就是互相体谅。”他随口就端了碗TVB鸡汤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?”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们现在这种情况,无论深浅,都是一体的。”

    顾玙忽然脑洞大开,道:“哎,你说我们俩要是真结婚,会不会很滑稽?先去民政局领证,然后拍婚纱照,发请帖,订酒席,请一大帮人吃吃喝喝,小肥皂吊着个苹果,让我们俩啃。晚上又pia在床上,哗啦哗啦数红包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小斋总算笑了起来,道:“你若是有洞天福地,玉阙金銮,仙兵开道,九龙拉车,并百里珍宝,万顷遥花,灵丹如海……嗯,我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彩礼也太狠了,我都没管你要嫁妆。”顾玙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“嫁妆?简单啊!”

    小斋往那边靠了靠,勾住他的小拇指,“你要什么,我去给你拿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得咧!

    他被女朋友震得一愣一愣的,又是日常的聊天止于女总裁(1/1)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得拽过对方,想以一通湿吻结束谈话,顺便彰显一下主导权。结果被人家抢了先,她搂住这货的脖子往下一压,滑嫩嫩的舌头就伸了进去,在他嘴里搞风搞雨。

    “略略略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蹲在后面特嫌弃,也震动着舌尖表示嘲讽。龙秋就很害羞,鸵鸟似的低着头,可又忍不住想看。

    好半天,俩人才分开。

    小斋舔了舔嘴唇,感受着唇瓣细纹中的滋味,不知在说鱼,还是说他。

    “嗯,味道不错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多人不了解,其实人参也是开花结果的。

    人参的花细小如粟,如丝集成穗,为紫色,杂以白色或青色。秋后结籽七八枚,如大豆,生青熟红自落。参籽表皮为红色,同鸡腰子,中有一根细茎,合起来像个小榔头,一个小榔头里有两个籽。

    棒槌鸟吃的,便是这团红籽儿。

    它们食完果实后,参籽会随着粪便排在山林各处,遇到适合的环境就会生根发芽,是人参繁殖的重要方式。

    话说顾玙一行在上面等,水尧一行在下面睡。

    这木屋宽敞简陋,只有一张木板床,十个人索性pia在地上,围了炉子一圈。铺上厚实的干草和破烂的棉絮,缩身一窝,再拿防寒服一盖,也挺暖和的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疲惫,但职责所在,都没敢睡死。水尧年纪轻轻,经验却足,更是支棱着一只耳朵浅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桌上的煤油灯越来越暗,炉中的煤块倒还充足,透着红亮亮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就听从空寂寂的峡谷中,传来两声古怪的鸣叫。水尧刷的睁开眼,连忙推醒众人,“来了!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快!”

    研究组急慌慌的爬起身,穿好衣服,背着装备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外面漆黑暗暗,温度骤降,他们耐心的等了片刻,果然,又听见两声鸣叫: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只见黑夜中,扑棱棱的飞来一只棒槌鸟,在木屋附近盘旋。而过了一会,又听一声啼鸣: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另一只棒槌鸟也飞了过来,身形偏大,羽毛的色彩也很明艳。

    所谓的汪刚哥和丽姑,都是人为拟音。现在不管什么东西,都得强行配上一段美好的传说,大概就是一男一女相爱,受到封建压迫,最后化成鸟啊,树啊,石头啊巴拉巴拉……

    棒槌鸟也逃不掉,就是汪刚和丽姑的狗血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却说这两只鸟汇到一处,便一起飞向峡谷深处。

    “拍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拍到了!拍到了!”

    “快,赶紧跟上,说不定能挖到棒槌!”

    水尧心里高兴,他亲眼看到研究组在拍照存证。既然真的有,那就说明验证成功,30分没跑了。

    在那款APP里,10分是一个门槛,到10分,你才有三个邀请码发给好友。30分又是一个门槛,到了30分,你就能获得少许权限:可以浏览一部分的隐秘内容;可以与其他提供者站内私信。

    这个暂且不提,单说那两只鸟。

    它们的速度不快不慢,还不时停留徘徊,好像故意在等。那帮人小跑着,勉强能够跟随。

    一直跑了好久,谁也没注意周围的环境变化,好像脑中的这部分神经被屏蔽掉,根本想不起查看。

    而跑着跑着,忽见两只鸟连连啼叫,猛地加快速度,翅膀一闪,直接钻进了茫茫夜空。

    “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愣了一会才缓过神,这特么是哪儿?组长皱着眉,刚想叫人查探,忽听一人叫道:“看前面,有光亮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瞧去,只见前方不远处,隐隐约约的透着一丝微光。

    水尧胆子大,提着猎枪凑过去,顿时毛骨悚然,眼前粗糙简陋,房门微掩,透过玻璃窗户还能看见桌上的煤油灯罩。

    正是那座小木屋!

    他心里一抽,紧跟着,脑中的那部分神经也像解除屏蔽,非常突兀的看向四周:山谷冷寂,远处江水流淌,什么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它们带我们转了一圈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们好像在跑直线,不可能兜回原地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凑过来,一时间吵杂纷纷,皆涌出了几分慌乱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忽听两声啼鸣传来,全场瞬间安静。只见夜空中飞来一只雀鸟,在附近盘旋,过了一会,又飞来一只,不停叫着: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咝!

    众人浑身一颤,只觉一股抵挡不住的寒意穿过厚厚的衣服,如跗骨之蛆黏在脊背上,在吸食着体内热气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全身上下已经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他们,好像刚从屋里跑出来,好像刚看到这两只棒槌鸟,好像刚才的一切正在重演。

    “组,组长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组员连声音都在都,问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组长也有点发毛,但仍能保持镇定,大声道:“大家别慌!小杨,你马上跟局里联系,让他们监测我们的位置坐标。你们几个留守,生起火堆,备好武器。你们几个跟我来,我倒要看看它究竟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在一个队伍中,主心骨是非常重要的,大家的情绪立马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组长领着三个人,再次追向那两只鸟。水尧也在其中,他留了点心思,用匕首在木屋旁的树上刻了一道印记。

    那两只鸟仍然不快不慢的,似在逗弄着追逐者。

    四个人精神紧绷,死死盯着前方,水尧更是一路拎着猎枪。不过跑了一会,似乎谁也没意识到,自己的脑筋变得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眼睛发直,好像什么都不想,视野中只有那两只雀鸟。

    “汪刚哥!”

    “丽姑!”

    跑到最后,两只鸟又是连连啼叫,扑啦啦的扇动翅膀,消失在夜空中。

    “又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你留意路线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什么都没留意,就是一直在跑。”

    四人迅速交流,几乎与上次一模一样,前面依旧有光,区别就是同伴们正在屋前大喊: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什么了?”水尧跑过去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从那边追,然后就消失了,然后从这边出现,中间隔了几秒钟。”一名队员应道。

    几秒钟?

    组长沉声道:“小杨,你那边呢?”

    通讯员面色惨白,道:“各项数据正常,但是信号,信号根本没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,诡异的沉默。一股莫大的恐惧在场中滋生,蔓延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占据了众人内心。

    组长紧紧抿着嘴,顿了片刻,随即喊道:“收拾东西,连夜出山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咱们怕是出不去了。”水尧忽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名队员情绪激动之下,竟揪住比自己高出一截的汉子衣领,“你说什么,为什么出不去?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水尧也不生气,指着那棵树道:“我在上面刻了一道划痕,现在还在,说明刚才经历的不是幻觉,我们只是被困住。我小时候听爷爷讲过,这是碰到麻达山了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