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棒槌鸟
    四人从长青村出来,过了条窄窄的冰河,约走了三五里,就进了一片杨树林。

    这些杨树笔直参天,植距稀疏,冲天的枝条上挂着绒绒的白雪,非但没有落寞冷清,反而清奇高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看着四周,以为小斋师父的坟就在林中。结果她步子不停,领着大家穿过树林,直接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这里都属于长白山的西坡,正门在景区,有结实的盘山道和石阶,其他的全是野径。

    此处也不例外,小斋一言不发,只握住男朋友的手,迈步上山。龙秋和小堇十分好奇,但是不敢问,特乖巧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片山区挨着村庄,人为的痕迹很多,道路被粗糙的木板简单铺设,即便覆了雪,也不至于太滑。

    四人走了一段,前方出现一个岔路口,一条往上,险峻非常;一条往下,相对平整。

    小斋站在路口处,终于道:“就是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?”顾玙奇怪。

    “师父当年被萨满教围攻,留了病根子,勉强维持了一年半,自觉寿限已至,就一个人进了山。”

    小斋微微仰头,望着那条孤拔陡峭;似直上白云间的小径,道:“那天我一直追到这里,哭的要死要活。她不许我哭,不许我问,不许我跟,不许我念。然后,就自己上了去,再也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怔了怔,他忽然发现,自己还是低估了她对师父的感情。孺慕,敬仰,崇拜……这些通通不够,好像还要高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你后来找过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有,但是没找到,哪怕一件衣冠一件遗物,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小斋眼眸低垂,片刻又抬起,笑道:“所以你想祭拜也祭拜不了,心意到了就好。行了,不说这个,那条路就是去大峡谷的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们就向右一拐,奔着那条平路往下。

    两只大的在前面走,两只小的也在后面私语。龙秋就一脸古怪,问:“堇堇,姐姐的师父是男是女啊?”

    “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还以为是男的呢,那就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傻笑两声,莫名其妙的很安心。小堇什么脑袋瓜子,立马就明白了,低声道:“什么没事?女的比男的更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因为……啧,跟你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懂了?她师父一定是个很好很漂亮很强大的人,才能让姐姐想念至今。”龙秋不服气。

    很好,很漂亮,很强大……

    小堇抽了抽嘴角,特想给对方科普一些知识,想想还是放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水尧,就是开旅馆的么?我觉着不太像,挺江湖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爸妈在喜都经商,大学念完没找工作,直接回了老家。他从小就跟水爷进山,干死过一头人熊,猎枪玩的好,也会点拳脚功夫。这人仗义霸道,爱交朋友,在松江河很吃的开。”

    冷山寂寂,一片银白,俩人在雪林中穿行,越走越深。小斋介绍了一些童年玩伴的情况,然后用一个很精准的名词概括:

    “简单说呢,他就是黑社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通俗易懂。”顾玙一乐。

    “他从小到大都在跟我叫板,每次都被打的很惨。据说水爷一开始,还想撮合我们俩,后来心疼孙子,就没提过这茬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这哥们要是现在碰上你……咦?”

    顾玙忽地一顿,就在刚刚,在他左眼余光的视线范围内,好像闪过去一个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足下一点,话音未落,人已飘出去老远。双脚离地数寸,仿若凌空虚渡,雪地上竟无半分痕迹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那东西四条腿迈开,以一种非常高速的状态移动,普通人光用肉眼,根本看不清身影。

    怎奈顾玙更快。

    布虚术不愧是比较高级的道法,整个人化作一缕轻烟,转瞬就追到近前。他捏住小东西的脖子,提起来一瞧,却是一只肥肥的紫貂。

    关外有三宝,人参、貂皮、乌拉草。

    现在野生紫貂极为稀少,不想这会竟捉到一只。这只貂的皮毛呈深棕色,尾毛蓬松,约有50公分长。

    眼仁和瞳孔都是黑色,看起来又大又亮,非常有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皱了皱眉,这双眼睛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,就像有个东西躲在背后,透过紫貂的视角在观察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山鼠,原来是它,我小的时候就很少见了……咦?”

    此时,小斋也凑过来,同样发觉不对。她伸手抚在紫貂身上,运气扫了一圈,没什么异样,道:“怪了,我怎么有种被监视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能在暗中窥探我们的,我还真想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也苦恼,忽然头顶亮起一个灯泡,笑道,“难道是水爷说的山神?”

    “呵,现在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,就算真跳出个山神跟我们怼,我都能接受。先不管了,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小斋轻轻一扔,紫貂就被抛上了树枝。

    顾玙再随手一抓,一层透明的小禁制就罩在它四周,笑道:“不难为你,睡一觉就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基本判定,原体为长白山红景天。高10-20厘米,根粗壮,圆锥形,肉质,褐黄色,根茎部有须根,被鳞片状的叶覆盖。形态没什么变化,就是更加矮小,我们现在采集了三棵,带回去具体研究。”

    在一处向阳山坡的草甸上,组长对着摄像机讲完了以上描述。

    这里说是草甸,其实已覆满白雪,而在突露的岩石缝隙中,长出了一簇簇的红景天。

    《神农本草经》有云:红景天为药中上品,可轻身益气,不老延年,无毒多服,久服不伤人。清朝时,更做为宫廷贡品,被某位大帝封为龙头凤尾草。

    这便是水尧之前提供的线索,一队由九人组成的研究小组找了大半天,总算看到了实物。

    “告诉局里,可以通过验证。”

    组长把药材小心装好,然后吩咐一句。有人立马解下背负台,将信息传回分局。

    这种背负台可以单人负载,每隔3小时,就会将坐标发至最近的基站台或卫星接收机,比卫星电话更靠谱。

    搞定之后,组长看了看时间,道:“大概有三个小时才会天黑,我们离大峡谷不远,加快点速度,可以跟那个提供者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有林场建的木屋,能够住宿,我们的干粮也很充足,没有问题。”负责向导的组员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马上出发!”

    当即,一行九人顺着野径下山,他们的人员标配是科研+安保+向导,各种仪器武器也很完备。

    所谓的大峡谷,是二十多年前才发现的自然奇观。

    长60多公里,乃火山爆发后的火山灰和泥土被江水冲刷形成。最宽处有300多米,最窄处仅几米,垂直深度120-150米。

    他们紧赶慢赶,终于在天黑前抵达。

    两岸本是怪石林立,奇景叠生,如今都被积雪覆盖。整个峡谷显得空荡萧索,唯有一条锦江仍是活水,哗哗的在谷底奔流。

    “这儿呢!这儿呢!”

    水尧穿得跟只熊一样,站在木屋前挥着双手。

    众人急忙凑过去,组长笑道:“你好你好,你就是小水吧,这趟可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甭客气,这是我个人爱好,就算没有你们,我隔三差五也进山住住。”

    双方简单寒暄,便一起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木屋的防寒性不错,他事先还生了火,使得更加暖和。几人席地而坐,先脱了厚厚的防寒服,又费劲的扯下靴子,在地板上磕了磕,满是碎碎的冰渣。

    “还是烤火舒坦啊,一下子就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组长没有一般科研人员的斯文刻板,反而显得很爽快。水尧瞧着颇对胃口,又颠颠端来一口锅,笑道:“还没吃饭吧?我刚捞的,来来!”

    那锅盖一揭,嗬!上面是簾屉,闷着一摞玉米面饼子,下面是热腾腾的杂鱼汤,鲜味扑鼻。更过分的,还一瓶52度的老村长。

    九人早就饥肠辘辘,也拿出自己的罐头和压缩食品,大家分享。

    筷子不太够,组长就拈着鱼尾,直接啃了一大口,赞道:“老弟啊,一看你就是个老江湖,这生存能力可以啊!哎对了,你之前好像说,你爷爷是长白参帮的?”

    “我爷叫水荣,听过吧?”那货一脸自豪。

    “听过,绝对听过!我同事以前来长白山科考,还是老爷子带的路,后继有人啊!”

    众人闲聊了一会,很快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组长道:“老弟,你说那只鸟是棒槌鸟,能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百,我小时候亲眼见过,不可能认错。”

    水尧非常肯定,道:“这鸟以前绝不会在冬天出来,所以我才觉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倒略有听闻……”

    组长点点头,道:“都说它以人参籽为食,跟着它就能挖到人参。但我查过资料,它应该叫东方角鸮,食谱主要是大型昆虫和小型啮齿类动物,从没记载过它喜欢吃人参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我爷爷就跟过一只棒槌鸟,挖出过一棵五品叶,你那资料做不得数。”

    水尧将背包当作枕头,大大咧咧的往哪儿一躺,道:“你们找我帮忙就对了,这鸟只在清晨和深夜出来,急不得。咱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睡觉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