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松江河
    松江河,雪。

    关外少名山,与别处相比,似乎总弱了一些气势。不过还好,有长白山这座牌面,不至于太过丢人。

    长白山脉极其博大,总面积1964平方千米,横跨夏国和高句丽,最高峰在高句丽境内,海拔2749米。

    经过数十年的开发,旅游设施非常完善,最著名的景点便是山顶天池。路线一般有两条,北坡和西坡。

    北坡可以通到天池边上,近距离观赏、触碰,不过近年保护生态,道路已经封断。西坡是一处山峰,可以站在上面俯瞰天池全貌,算是各有特色。

    松江河就是西坡脚下的一个小镇,也是小斋幼时的居住地。

    “哇,这里真冷!”

    一家四口刚从火车站出来,小堇就叫了一声,随即呼出一口白气,嚷嚷道:“哎哎你们看,哈气都冻成霜了!”

    “呀,你别老抱着我……这里真的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龙秋闹心的推开对方,随便扫了几眼,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镇。到处都是白白的,街道、屋顶、行人、车辆,连奔跑着的流浪狗,也像裹了一层白松松的绒毛。

    细雪纷落,轻柔散乱,有一种天地肃冷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别吵吵了,先去酒店吧。”

    顾玙招呼着两个妹子,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预订好的宾馆。司机师傅非常怪异,一路瞄着后视镜,拿不准这四人是啥关系。

    男的高瘦英俊,撑着两条大长腿。稍大点的姑娘气质非凡,也撑着两条长腿。稍小点的两位同样漂亮,嗬,腿也不短!

    好家伙,坐车里就跟玩闹似的,门一开就能前列腺刹车。

    松江河虽然不发达,但旅游产业兴盛,还是有几家上规模的接待点。出租车开了五六分钟,就停进一处大院,楼有十几层,新盖不久。

    要了两间房,都是带客厅的小套间。

    龙秋一进屋,就忙不迭的收拾衣物,她法力足够,能抵御自然寒冷,所以带的衣服也很薄。

    一件一件的往衣柜里挂,手指轻巧,唇角微翘,然后就不自觉的哼起歌来。

    “秋秋!你居然唱歌!”

    小堇刚拉完屎,从厕所出来就瞪大眼睛,一脸惊奇。

    “嗯?我唱歌了么?”龙秋有点呆萌。

    “你唱了,就是听不懂!”

    “哦,可能哼的是游方歌(苗族情歌)吧。哎哟,你快点收拾,一会就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她挂好了衣物,把行李箱立在墙角,又拿出牙具毛巾之类的开始摆放。

    那丫头就像只背后灵一样,走哪儿跟哪儿,劲劲道:“不对不对!你来个长白山,干嘛这么开心啊?肯定有猫腻!”

    “我出来玩都很开心啊,你不开心么?”龙秋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开心个锤子,这也是我老家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忘记了!”

    龙秋有点不好意思,没毛病,她跟小斋是堂姐妹,父辈是亲兄弟,小斋的爷爷自然也是她爷爷。

    不过这般一想,小秋倒来了点兴趣,问:“堇堇,你小时候在这里住过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呆在盛天,一年才回来两次,后来爷爷没了,我就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从小跟姐姐亲近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小堇眼睛一眯,一副又凶又逗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好奇啊,你就没发现姐姐跟别人不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跟别人不一样,她是跟正常人不一样。唉,你是没体会过被大魔王支配的恐怖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哀思奔涌,情难自禁,一时戏精附体,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龙秋狂汗,问:“那你见过她师父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这事除了爷爷,谁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她提起来就特愤懑,嘀嘀咕咕道:“都是命啊!要是我从小体弱多病,说不定拜师学艺的就是我,现在到处浪的也是我,在上面的还是我,在下面的就是她,哇咔咔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乱七八糟的?

    龙秋满脑袋黑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松江河是大镇,十几万人口,下辖11个行政村。

    四人住了一晚,次日清早便前往长青村,也就是江家祖宅。长青村跟名字可不贴边,白雪皑皑,覆盖着低矮的房屋和村道,仿佛空寂寂一片。

    几人跟大模似的咯吱咯吱踩着积雪,偶尔经过的村民都瞄上一眼,跟看病人一样。

    小斋头前领路,一直不吭声。从抵达镇子开始,她的情绪就有些低落,就像只轻度抑郁的刺猬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“咯吱!”

    众人拐过一条胡同,只见迎面走来一位大妈,穿着厚厚的棉袄,手揣在袖子里,胳膊上挎着塑料袋,里面装着几个猪蹄。

    小斋忽然停步,开口道:“陈婶儿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大妈一愣,仔细辨认了下,不太确定的道:“你是,江家老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斋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怎么回来了?”大妈立时热情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看看。这是小堇,我叔叔家的,您也见过,这是我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简单介绍,笑道:“我们呆两天就走,您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好都好。我家那小子十月份刚结婚,还想着给你爸打电话呢。我说打什么啊,人家那么大领导,谁记得你个吃粑粑孩子?结果你爸就是讲究,不知听谁提的,还专门托人带了礼金……哦对了,你爷爷那房子也好,老水尽心尽意的,你得谢谢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呵,是呢……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寒暄片刻,几人继续前行,快走到了头,才停在一座小院前。很普通的农家院,三间瓦房,白雪都掩盖不住的破旧痕迹。

    小斋掏出钥匙,开门进屋,里面光线很暗,却没有陈腐的味道,显然经常打扫。小堇的记忆比较久远,瞧着还挺陌生,东瞅西瞅的到处乱转。

    顾玙也看了看,中间是厨房,东屋是主卧室,盘着土炕,家具什么的早就清空。西屋有张小床,连木板都没了,只剩下一副铁架子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就睡这儿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睡了好几年。”

    小斋摸了摸铁制的床头,笑道:“最初还能凑合,后来个子越长越高,已经容不下了。爷爷惦记着给我买张大床,不过那会儿,我就回盛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小时候睡炕,后来也不够了,就在炕沿放张板凳,才垫出一截。”

    顾玙又踩了几步,跟着一顿,忽瞥见角落放着一堆杂物。

    他凑近观瞧,最显眼的是个木龛,上面贴着红纸,左右有对联:在深山修真养性,出古洞保家平安。

    正中是大大的供奉二字,下面则是:胡仙三太爷,胡仙三太奶之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盯了好久,问:“村里都供奉么?”

    “以前很多,现在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凰集好像没有供奉的,我还真不了解。不是总说五大仙五大仙么,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他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狐仙(狐狸)、黄仙(黄鼠狼)、白仙(刺猬)、柳仙(蛇)、灰仙(老鼠),俗称狐黄白柳灰。说是神仙,其实就是精怪为了躲避雷劫出山渡人,借弟子之身积德行善。它们通常叫出马仙,这些弟子叫出马弟子,如果被选中,那自家就叫堂口,可以设立仙堂,为人排忧解难。”

    “借人身行事?这不就是神怪附体么?跟萨满教挺像的。”顾玙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小斋冷哼一声,道:“他们就是萨满教的分衍,装神弄鬼,贪图钱财,祸害乡民。村里以前就有一个,害了不少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被我师父端了堂口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差点噎住,果然是师徒,又道:“所以,萨满教才找上你师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想问是怎么身故的,但顿了顿,还是放弃。

    四人呆了没多久,简单打扫了一遍,又锁上门出来。

    顾玙临走时,还回头看了两眼西屋。出马仙这东西,搁在以前,他是绝对不信的。现在么,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突突突!”

    “突突突!”

    一辆手扶拖拉机呼啸而过,泥雪飞溅。师傅神情淡定,车技骚浪,破破烂烂的车斗子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,又消失在小胡同里。

    “嗬!不知道的还以为去秋名山呢!”

    小堇挥了挥袖子,已然不耐,叫道:“姐,我们现在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去水家。”

    “去水家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随便看看啊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小堇完全没有被怼的自觉性,得得瑟瑟溜到一边,反而很舒爽的样子。龙秋摸了摸她的头,一脸关爱傻子的表情,也问:“姐姐,那水家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老爷子跟我爷爷交好,这几年也帮忙照看房子,我们去感谢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家离得不远,说话间就到了。水家的位置更偏僻,紧贴着一片林子,不过院子非常宽敞,瓦房也很气派。

    小斋戳在大门口,没进门就喊道:“老把头!”

    里面缓了几秒钟,才传出一个苍老却很有力的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,慢慢踱出一位老汉,抬眼扫了一圈,顿时扯出笑容:“哦,江丫头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老爷子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小斋跑到跟前,显出一种晚辈般的亲昵,介绍道:“这是我男朋友,这两个是我妹妹。这位是水荣,长白参帮的老把头。”

    (啊,我下半年要拿半年奖……)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