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归去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句话,张千秋的汗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对方的眼睛,腿都有些发颤,可此人毕竟有些倔强脾气,索性承认:“是,我对秋小姐很有好感。”

    “好感?这种形容很微妙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轻笑,又道:“我不管你有什么感觉,从此刻开始,你要把它抹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为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张千秋不服,强自道:“你们没权利干涉别人的感情!”

    “呵,我原以为你的智商是最出色的,现在看来,李冬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。许是我们太宽容,让你忘了一点,凤凰山不是公司,我们不是老板,你更不是所谓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面色一板,道:“你们擅自闯山,应该庆幸我们不是滥杀之人,不然你还能留条命在这跟我对话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莫大的气势如泰山压顶般笼罩,张千秋膝盖一软,扑通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脸部的肌肉完全扭曲,只觉全身的骨头都被一只大手捏住,正一点点的往里挤压,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却经历了地狱一样的恐怖和痛苦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那股气势收敛,他直接栽倒在地,疼痛的近乎抽搐,偏偏意识还十分清醒。

    张千秋,二十啷当岁,家境优越,事业有成,性格果断独立,没缺少过妹子相伴。这种人就是天生的成功者,扔在人堆里从来不会跌份。

    如今换了环境,也是自信满满,坚信能闯出一番名堂。不过很可惜,他虽然入了山门,思维还停留在过去。

    现代社会人与人打交道,凡事看个脸面,留个后手,顾虑着法律。在一套成熟的既有规则下,你玩我玩,大家乐呵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刻,他忽然就明白了:这不是什么有约束的文明地带,这就是一片原始苍茫,充满了本能与欲望的血腥荒野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张千秋大口喘着粗气,用刚恢复的一点精力,问道:“你,你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不是滥杀之人,何况还是对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家伙。当然,如果你想死,我可以。”小斋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秋撑起身,嘶哑且低沉的道:“我现在没有资格跟你们对话,但总有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放什么狠话。你一会下山,以后就在北麓庄园做事,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下被怼在嗓子眼里,人倒是有几分性格,竟似啥也没发生过,还躬身行了一礼,然后出门。

    小斋瞧着对方离开,忽转头道:“你干嘛呢,一句话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发现,你冷不丁来这么一出,我说什么啊?”顾玙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这阵子光顾着修炼,能发现个屁!”

    小斋鄙视之,又理所当然道:“小秋可是我的,怎么能让别人撬走?”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顾玙撇了撇嘴,懒得接茬。讲道理,他是真没察觉到张千秋的心思,别说这个,他连张千秋都没见过几次。

    丫才上山一个月,就瞄上团宠了。

    不能不操心啊!就龙秋那种一米七四小姑娘的画风,带出去买菜都怕走丢了。他们不想因为这点事杀人,可也不能放丫回去,那就得关在山下。

    至于说什么报复,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……拜托,who care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麓,公墓。

    临近春节,按夏国人的风俗,都有给亲属长辈上坟烧纸的习惯。白城就一座公墓,来的人很多,或推着自行车,或双手提着供品,在一道窄窄的石砖路上往往复复。

    而在里面的一座墓碑前,一家四口齐聚。

    顾玙点了三炷香,摆上瓜果酒水,然后撕开几袋纸钱,手指一抹。一点赤芒传到纸钱上,顿时就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将火势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,烟气袅袅,没往四周扩散,直直的升向天空。小斋站在另一侧,也拿着两袋金元宝,不时往里添加。

    龙秋和小堇没什么事,可也乖乖的立在旁边,难得没有打闹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爷爷的墓碑,每逢清明、鬼节、春节等几个重要日子,他必定前来拜祭。可修行之后,日程常常错过,比如去年的春节,他人在火洲,就没法前来。

    那火烧的很旺,过不多时,就只剩一堆黑色的灰烬。

    顾玙在偏侧一点,屈膝跪下,磕了三个头。起身本想走,结果小斋也过去,咣咣磕了三个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愣了愣神,也跟着要磕,被他一把拦住,“行了行了,你就别凑趣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四人顺着小道离开墓园。

    顾玙一路牵着女朋友的手,老实讲,他有点感动。不过俩人相处已久,彼此通透,倒没说什么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待出了墓园,又沿着一条土道往北拐,只觉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“爷爷去世,一晃也好几年了,我现在就挺,挺害怕的。”他忽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怕自己不记得了?”小斋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十年,二十年,都能记得父母亲人。一百年,二百年,世事变幻那么快,有几个还记得住呢?”

    顾玙握了握她的手,道:“我们经历那么多稀奇古怪,还没见到过鬼,我挺希望有鬼的,起码有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念想,可是建立在很多人的恐惧之上。”

    小斋用指尖轻轻摩挲着他的掌心,笑道:“等开春之后,我们把爷爷的墓迁到山上吧,也方便照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正想跟你说这个呢……哎对了,你师父的墓在哪儿?要不要也迁过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随口一问,结果女朋友的笑容淡去,第N次的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张精雅优美的侧脸,轻声道:“你总是不愿提起,但我真的想了解,这毕竟是你过往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斋还是不语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强求你讲,可我有个心愿,你能不能满足我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把老人家的徒弟拐到手,于情于理,都该去拜祭一下。而且你也很多年没回去了,就不想看一看么?”

    又是沉默许久,小斋终于点点头,“好吧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