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道法万千 不拘于形(中)
    晨曦初露,微风。

    远天一抹霞光,映照着山头白雪,又分了一抹落在绿谷之中,一方清素,一方明丽,谷内谷外两个世界,浓淡相宜。

    小秋早早的就坐在老树底下,采食朝霞之气,那张小脸在晨光的映照下,显得愈发灵动。周身白雾缠绕,河面氤氲,缓缓的铺散开来,引得河中鱼群纷而跃逐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待初阳完全跳出了地平线,龙秋才收功起身,抬眼就见小堇从练功场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平日懒惰,修行却异常勤快,她颠颠跑到近前,pia住小姐姐道:“秋秋,早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米粥,米饼和萝卜腌菜……哎呀,你为什么老抱着我?”

    龙秋挣脱不开,只得半搂半挂的拖着她上岸。

    “一共就四个人,我不抱你还能抱谁?”

    小堇理所当然的样子,随即又道:“还好你回来了,不然我连饭都吃不上,我已经啃了五天黄瓜了!”

    “哈,谁叫你不会做饭的!”龙秋一乐。

    这丫头对厨艺一窍不通,小斋虽然会做,但一修炼就是一整天,根本不管她。小堇饿的呱呱叫,只能摘些瓜果来啃。

    俩人回到庐中,龙秋自去厨房忙碌,麻利的做好早餐,然后跑到静室前,唤道:“哥哥姐姐,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没人应。

    “哥哥姐姐?”她又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没人应。

    “咦,他们怎么搞这么久?”

    小堇也奇怪,转了转眼珠子,鬼鬼祟祟的摸到门口,往那儿一扒,侧着耳朵偷听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龙秋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过来,过来!”她连连招手。

    “我,我才不偷听……”

    龙秋嘴上说着,身体却很诚实的凑了过去。俩人暗戳戳的扒了一会墙根,她不禁疑惑:“怎么没声音呢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,难道已经练到静音抽送了?”小堇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你乱说什么呢?”她顿时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哟,你小孩子还听不得大人话了?对了,你做过爱么?”那货巴巴的往前一凑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龙秋瞪了她一眼,嘤嘤嘤的气走了。

    “哇,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娇羞方式……”

    小堇觉得很神奇,随即双手捂脸,也装模作样的嘤嘤嘤羞遁而去。

    好吧,她们当然不晓得,屋内二人正在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静室内,烟气缭绕。

    案上的聚气香已经燃了第三支,云山叠嶂,凝凝实实,从中又分出两道细流,持续补充着消耗的灵力。顾玙和小斋仍是那身睡袍,同时用神识探入玉佩,正一点点的梳理信息。

    《玄珠心境录》的内容非常松散,不成体系,更像是一篇篇日记随笔。古修士的理论跟现在不同,可能一句话,一个词就带有莫大的深意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不敢掉以轻心,反反复复的推敲、揣摩,把无用的内容屏蔽,尽力摘取有价值的信息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顾玙忽然睁眼,道:“游记篇第六章末尾处,提到一种小封禁术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小斋也抽回神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沉思半响,点头道:“可用。”

    随即,又是闭目。小斋也不打扰,约等了一个小时,他才重新开口:“施法不难,是古时比较通用的一种禁制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站起身,走到三米开外,左手捏诀,右手五指张开,往前一探。

    刹时间,一股奇妙的波动传出,就像小小的渔网越撒越大,在俩人之间形成了一道无形屏障。

    小斋走到近前,伸手一碰,似有一层透明的薄膜挡住去路。这薄膜由无数根细细的灵气线组成,交织密集,结了一张大网。

    “有破除之法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两种,一是强行击破,二是施术者自行撤除。”顾玙道。

    小斋找到那篇内容,亦研究了半天,道:“它的作用是封禁空间和物体,那是不是可以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挥手,将禁制笼罩自身,圈成了一个数尺见方的狭小空间。她张了张嘴,似乎在说话,眼中带着问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摇摇头,表示听不到声音。小斋遂撤下禁制,笑道:“非常实用。”

    跟着,二人继续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小斋忽道:“器物篇第十二章中段,化息归物术。”

    她略微兴奋,道:“简单说,就是将信息储存到玉简中的方法。载体不限,但古代一般用玉,品质不用太高,普通的玉石便可,主要是带有灵性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了这个术,可就方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玙也瞧了瞧,笑道:“我们还剩一些青玉石,我去取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颠颠的跑出静室,在小堇小秋的注视下冲进仓库,又拎着一小块石头返回。

    “哥哥在干什么?”龙秋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新花样儿,你不懂。”小堇鄙视之。

    顾玙懒得理她们,拎着石头回屋。小斋亮出青叶刀,齐整整的劈成八公分长,两公分宽的细简,一共五枚。

    他拿起一枚,神识带动灵气变化,将刚才整理出的小封禁术和化息归物术,一并输入其中。

    之后又尝试几次,调取自如,不由乐道:“这就相当于古代U盘,再加上禁制,比我们现在的保密手段还要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实力高过我们才能强行破除,不然根本读取不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一边说,一边将纸笔收起,这是准备记录法术的,以后就用不着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道术,施展容易,没啥威力,但非常非常的实用,甚至能纳入修行界的基本法则。

    他们这般研习,转眼就到了天黑。小秋叫了几次饭,都不见动静,也知哥哥姐姐在做着一件大事,不再打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聚气香燃了一支又一支。

    俩人完全沉浸在《玄珠心境录》中,就像两个发现新大陆的探险者,每挖掘出一段有价值的信息,或者可以使用的道术,都会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亢奋和成就感。

    这种亢奋贯通着全身,以至于忘记了饥饿,忘记了疲惫。他们多数时间都在沉默,偶尔才冒出一声,有时相和,有时争吵,然后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奇趣篇第七章开头,岳真子提到师祖轶事。”

    顾玙抬起头,道:“叶天师有双铜印遗世,乃是驱魔重宝。印文一为‘南阳开国’,一为‘道经师宝’。前者似乎早已遗失,后者在松阳叶氏宗祠供奉。哎,我记得你以前做过相关收集。”

    “我查过很多资料,叶氏宗祠人丁凋落,那枚法印确实保管了上千年,不过在建朝前夕,也莫名其妙的丢了。”

    小斋顿了顿,道“还有一口大历钟,存放在桃溪镇延福寺,相传为叶法善所铸。不过有另一种说法,说是他成仙后58年,这口钟才铸成。我去和尚庙找茬的时候,特意瞧过,就是一口凡钟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过这些信息也很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顾玙想了想,道:“我们应该把它们按年代梳理,自己编纂一本《修行轶闻录》,算是启蒙读物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小斋笑道。

    交流完这些,俩人又是不语,继续揣摩,挑拣。

    《玄珠心境录》里的东西,一段段一字字的被扒干抹净。有些内容实在深奥,但又觉得很有用处,只能暂且摘取,单独存放一枚玉简,日后慢慢研究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三日,总算挖出了一个比较厉害的道法。

    “布虚术,双足离地行走,踏风而行,速度极快。”顾玙通俗易懂的介绍。

    “离地行走?”

    小斋皱眉,问:“可是缩地成寸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神行千里?”

    “有点那个意思,效果怎样,学会了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玙拿着一枚玉简,提议道:“最好作为遁法类,单独列册。”

    “可。”

    又过两日,小斋也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小搬运术,将另处空间的实物搬运到此处空间,将此处空间的实物搬运到另处空间,不能作用自身,体积不能过大。”她解释的也很通俗。

    “可是五鬼搬运术?”顾玙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五鬼搬运是求财法,用符咒驱使五鬼,帮忙运财。那是下茅山的龌蹉手段,弄不好还会被五鬼反噬,上不了台面。”

    小斋乜了他一眼,道:“这个术是正统道法,也能作为遁法类,一并列册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呃,你说的算。”

    道法之中,一般与空间转移、交换有关的法术,都称作遁术。比如逃遁术,就有五行遁法,利用五行之物远遁千百里。

    还有隐遁术,将自己身体隐去;还有九宫遁术、穿墙术等等。

    小搬运术貌似作用单一,但实战性超强。两口子瞬间领会,对其超级重视,甚至列在布虚术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十五日之后。

    随着吱呀一声,那扇木门终于被拉开,俩人面容憔悴,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静室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们只吃了少量的食物和水,每天每刻都在消耗着精气神,纵然有聚气香补充,也是快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不过内心却是异常兴奋,他们不仅整理了《玄珠心境录》和两枚玉简,还将凤凰山现有的全部道法、凡术,一一列册。

    原本很贫瘠的修行底蕴,在等级和逼格上,一下子就拔高不少。

    正映了顾玙的那句话,马无夜草不肥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