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龙8国际 > 顾道长生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祭坛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阿古一声怒吼,裸露在外的两条胳膊猛然鼓胀,就像有只小老鼠在皮肤下面来回窜动。而这种鼓胀迅速传到全身,随着爆竹般的炸裂声,两米高的身躯硬生生又拔了一截。

    他双拳对撞,筋肉虬结,树根似的崩露在表皮之上,显得极其可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格图也显出了自己的最强姿态。

    他要安静的多,只是将身体拧成一个特古怪的形状,眼睛渐渐变成了竖瞳,然后伸出舌头。那舌尖居然分成了一股细叉,还发出“咝咝”的细微声响。

    跟他们相比,坎曼尔竟是最正常的。

    她摸出一枚骨牌,用力一拍。从骨牌中立时飞出一只狰狞的鬼头,在空中形成了一小片黑云。这鬼头大的惊人,带得阴风阵阵,那晚在张维别墅见到的三只鬼面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三名法师没有大意,知道对方不好惹,刚照面就祭出了最强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微眯着眼睛,面无表情,忽然身形一闪,再出现时,已到了阿古跟前。他还有闲心甩出一句:“我左你右!”

    说罢,抢先揽住了左侧五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来吧来吧,让我见识见识真正的高手!”

    阿古大笑着,拳头如炮弹一般,带着沉重且撕裂的风声,呼的砸向对方头部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顾玙脚踏云烟,嗖地从他身侧穿过。

    即便眼力最好的人也只能勉强看到,在二人交错的一瞬间,似有一道赤芒闪动,又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“来啊,胆小鬼,不要逃!”

    阿古还在奇怪,对方为何不战。他正想转身追击,顿觉胸口一痛,力量似潮水般的汹涌退去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低头,只见胸口处血肉无存,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,心脏连同少部分的左肺部,已然化作灰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古意识模糊,扑通倒地,到死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中招的。

    顾玙略过这个大家伙,停都没停,又直奔坎曼尔。

    坎曼尔见同伴被秒,立即操纵鬼面攻击,同时大叫:“拦住他!拦住他!”

    鬼面裹挟着黑气,尖啸着俯冲而下,三名教众则挥动尖刺,疯狂扑来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顾玙速度猛然加快,划出一道虚影,周身火龙缠绕,又分作四股。一股迎上空中鬼面,余下只听噗噗噗三声爆响,皆是穿体而过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几人未等动作,瞬间变成了火球,烧的是鬼哭狼嚎,倒地翻滚,顷刻没了生气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顾玙再一个大步,直接戳在了坎曼尔身前,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,捏住那截细嫩的脖颈,然后用力一拧……

    两名法师,连带三名主战力,转眼全灭!

    另一边,龙秋也接下了四人。

    格图吐着诡异的舌头游动过来,然后身形一矮,竟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武器,蛇一样的缠向对方。

    刷刷!

    小秋连连挥剑,剑光寒凛,笼罩了前方数尺。

    只见格图就地一滚,从一个绝无可能的角度躲了过去,随即顺势一绕,就牢牢盘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那根分叉的舌头,略略略的轻颤,得色道:“咝咝!你的剑虽然厉害,但是伤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格图张着嘴,却嘎巴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自己的舌头竟然不见了,而下一秒钟,连头都不见了。接着是肩膀,双臂,半身,腰腹,下身……

    数息之间,这人完完全全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法,法师……”

    手下吓得呆住,他们再凶,也没见过这么凶的。小秋可不管,长剑一点,抖出一朵青花,将三人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又是全灭!

    几个照面的功夫,西北教区就损失惨重。顾玙没用幻术,那是压箱底的,而且消耗甚大。小秋歇了练招的心思,也变得杀威凛凛。

    不过呢,她刚把剑收回识海,胖娃娃就从虚空中跳出来,小脸青紫,然后嘴巴一张:“呕!”

    金蚕居然吐了。

    噫!

    瞧着它吐的那滩黑色血水,小秋扇了扇风,毫不心疼道:“它说太臭了,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它说……”

    顾玙捂住口鼻,蹲下身开始摸尸。

    烧成灰和被吃掉的不算,比较完整的还有五具。俩人摸索了一阵,找出些奇怪的卷轴和骨制品,小心装进木匣,又往洞口方向飞奔。

    小秋头回出山,就碰上此等大事,显得紧张又兴奋:“哥哥,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召唤大怪兽呗,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大法师带着众人绕过洞口,向东约走了两里路,停在了一面光滑笔直的岩壁前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赭红色的山岩,掌心射出一道黑光,幽灵般的穿透岩壁。他感受着传递回来的信息,再次笃定道:“没错,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“终于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祖先有灵,祖先有灵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脸上都带着亢奋之意,其中又有俩人上前,躬身道:“大法师,请您移步,看我们破开此门。”

    “速度快些。”

    老者后退几步,随手一伸,就拽过一只女性鬼人。他那粗糙的手指在饱满的表皮上轻轻划过,触碰到的阴凉感觉,让内心有了些放松。

    这帮人从小就跟邪巫术打交道,精神和审美已经不太正常。他们看鬼人是极美的,若非有别的用处,早就占为己有,以供日常玩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只鬼人特乖巧的任他摩挲,眼中透出莫大的恐惧。它,正是来措温布骑行,然后被捉走的吴杨。

    话说鬼人与低级僵尸的区别,就是它保留相当的神智,又绝对听从指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自己的意识被关在漆黑的笼子里,只能透过一扇窗口看着外面。你知道自己在哪儿,在做什么,但仿佛一个局外人,什么都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资质倒是不错,如果没有任务,我还真想把你重新炼制……可惜,可惜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看它眼中痛苦,自己却非常愉悦,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就见那俩人站在岩壁前,猛喝一声,身体骤然膨胀,与巴虎两兄弟相似,但形态要更加庞大。

    俩人抬起胳膊,如挥动几千几万斤的重锤,咣咣凿着石壁。很快,就出现一个盆口大的窟窿,里面果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火洲不能带炸药,很容易被侵蚀,或者直接爆炸。好在他们力量强大,不多时就凿出一方一人来高的孔洞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守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二人左右分开,跟两尊门神一样。大法师不敢怠慢,领着其余人进到洞窟。

    洞内没有那种污浊不堪的空气,反而火灵气灌入,就听噗噗数声,光线大亮。却是两侧镶嵌的鬼头灯自行点燃,泛着幽绿幽绿的光。

    “跟上!”

    里面的通道不宽,可供俩人并肩同行。

    大法师走在最前,环顾四周,这通道颇为原始,没太多的人工痕迹,顶上红岩裸露,不见任何的支撑物。但神奇的是,此处极其稳固,没有半点碎石掉落。

    稍走了一段,前方便分出两条岔路,大法师顿了顿,道:“左右各是一座养虫窟,无需理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继续前行,余人依次紧随。

    可偏有例外,走在末尾的一名教众实在忍不住好奇心,偷偷往右侧探了探。他下了通道的云石路,往那边迈出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,就见黑幽幽的窟内现出无数只红瞳。跟着便是扑棱棱的翅膀闪动声,一只只黑影从窟中飞出,密密麻麻的遮盖了整支队伍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蝙蝠!蝙蝠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有两名教众被咬伤。数息之间,这二人的神情已有些不对,眼眸浑浊,且带着癫狂之意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两名法师十分果断,毫不犹豫的将手下干掉,惹祸的那个家伙冷汗直流,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大法师冷哼一声,从怀中摸出一支骨杖,喝道:“去!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骨杖黑烟升腾,生成一只几乎凝聚实体的鬼面,这鬼面大口一张,刹时间,阴风倒卷,一股强劲的气流裹带着蝙蝠群,直直往口中卷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上千只蝙蝠东倒西歪,根本反抗不了,如同一窝可怜的蚁群,被吞入食蚁兽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当洞窟恢复清静,鬼面才显出一丝人性化的饱腹感,黑云哧溜溜的不断缩小,又回到了骨杖中。

    “没空料理你,自行了断吧!”

    大法师瞥了那家伙一眼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惹祸的那人看着队伍远去,使劲咬了咬牙,终究不敢违抗。他左手在右手上轻轻一弹,便有一片指甲脱落,化成了一只小虫。

    他拈起小虫嚼进嘴里,不多时,已是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了教训,一行人更是谨慎,不敢乱碰。

    这通道似乎无限长,走了好久都没到尽头。里面的气息也愈发古怪,他们只觉身上越来越冷,随后又越来越热,最后分不清冷热,被两种能量夹击,显得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又走了漫长一程,近乎到山腹的位置,前面才出现一方洞窟。四面立着十二根石柱,围成一圈石廊,正中却是一座圆台,附近还有几具尸骨。

    “去搜一搜!”

    大法师见前方无路,便吩咐下去,自己也凑到一具尸骨前,细细查看。

    这尸骨不知过了多少年,只剩一副骷髅架子,外面罩着破衣烂衫。它的姿势很奇怪,类似佛门中的禅坐,部分骨骼也呈现出晶莹的洁白色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指,在截白骨上轻轻一戳,只听“哧啦”一声,指尖像被溶化了似的,瞬间消去了一小段。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大法师不怒反笑,嘶哑道:“果真是佛门贼秃,还是修成佛性的老家伙。好啊,好啊,任你生前风光,死后还不是落在我手里。你这副半舍利架子,够我炼出几只极品鬼头了。”

    他诡笑了一阵,便掀开那腐烂衣衫,开始摸身搜寻。不过很可惜,入手光溜溜一片,什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又到了一具躺倒的尸身前。这具完全相反,骨骼漆黑,且多处变形,倒像只似人似狼的怪物尸体。

    他却面色一凛,郑重的拜了几拜,随即搜身,居然搜到了一枚骨牌。

    接着是第三具,看不出什么头绪,不过也摸出一枚玉佩,正面刻着阴阳鱼,反面刻着云纹,形姿飘逸。

    道门中人?

    大法师一怔,看来那场争夺西域传教资格的大战,道门也有参与。只是不知为何退出,让佛门捡了便宜。

    他翻遍了几具骸骨,只找到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们仔细搜过了,没发现机关暗道!”

    此时,手下人纷纷禀报,四周确实无路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大法师目光闪动,顺着洞窟地势扫去,最后停在那个圆台上。

    他踩上台子,见是一大块石头雕成,上有自己这一脉的鬼面图腾。而按照五行方位,边缘处各有一个凹下去的方孔,孔与孔之间有细槽相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思考片刻,忽道:“你,你,还有你们几个,站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五人不明所以,老老实实的上了台子,又分开站好。大法师稳居中央,摸出一只骨盅,伸手一拍。

    五只实体小鬼从盅内飞出,各逮住一人,扑到头上就开始狂啃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五人死命挣扎,可惜无济于事,鲜血顺着头部哗哗流淌,正流到那方孔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救命!救命!”

    他们嘶嚎痛呼,惨不忍睹,其余人冷冷瞧着,竟无一丝不忍。随着血越流越多,很快灌满了方孔,接着又灌入细槽,缓缓相连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当血槽连为一体,圆台突然颤了一颤,然后慢慢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“还不过来!”大法师喝道。

    那帮人如梦方醒,带着鬼人跳上圆台,一点点降到了地底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萨满遗民,学的也是残缺秘术,没体会过祖先全盛时的那种辉煌。但此时此刻,包括大法师在内的所有人,都平添了一份荣耀和激动。

    在数百年前,或许更久,竟然能在火焰山中开辟这样一方天地,简直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圆台沉降了十米左右,终于停止了动作。下面是更大的一个洞窟,灵气异常浓郁,并且很清晰的分成两块。

    一团黑气,一团赤气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而在它们交接的地方,却凹陷出一池混色液体,池边修筑着一座祭坛,周围亦满是尸骨。
龙8国际